第三百二十五节 这是……


  夜色中,五艘运奴船,安静地前进

  “阿鬼,我men要去云海界了”zuǒ莫轻轻对身边阿鬼说形如人偶的阿鬼,木然没有生机,脆弱得让人怜惜每每想及,金乌城外,阿鬼舍身一击犹如在眼前,愈让zuǒ莫感到惊心动魄

  黑熟睡如旧,塔和火没心没肺地玩闹着,傻鸟一反常态,宁静地立在阿鬼一侧,灰色的羽毛,轻轻颤动

  公孙差束龙谢山几人都聚集在这艘运奴船上,谢山自从进阶金丹之后,便退出天锋曲,而是守在zuǒ莫身边天锋曲由麻凡执掌,年绿和雷鹏担任副手这段时间,连续的战斗,对众人的提升极其显著,朱雀营又有十八名修者领悟剑意天锋曲的人数不减反增,数目达到三十人

  而炼器部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由于大家用的都是金乌火,金乌营这个名字得到大家一致同意金乌营内也划分出明确的职责,炼器部成为其最重要的一部,除此之外,炼丹部等等也单独划分出来五艘运奴船,有两艘专门划分出来给金乌营,以建立专门的各种炼丹室和炼器屋

  随着经验不断积累,众人渐渐掘出一套行之有效的体系

  打坐入定的谢山忽然睁开眼睛,瞥了一眼远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这群家伙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从他men出,一路上始终有人远远跟着他men

  “不用理会”zuǒ莫道他men的行踪虽然尽可能隐蔽,但还是瞒不过有心人这些探哨很机警,并不靠近,只是远远缀着

  又飞了两个时辰,下面的地形也从丘陵变为平原,一处巨大的符阵进入众人的视野

  “哇,好大啊”

  “厉害这么大的传送阵”

  运奴船上的众人立即兴奋起来,个个伸长脑袋,看着下面巨大的传送阵

  半径过十里☆的天水传送阵,是天水界最大的几处传送阵之一黑暗中,庞大的传送阵不时有光芒闪动,这令它看上去愈迷人

  zuǒ莫也一脸震惊,在诸多符阵中,传送阵向来以nán度高而著称,如此庞大的传送阵,布设nán◇度之高,实在让人nán以想象天月界的传送阵和这座传送阵一比,就像孩过家家的玩具天水界比天月界要繁荣强大,这座传送阵便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下去”

  五艘运奴船缓缓降落,朱雀营则散开警戒,防止有人接近

  zuǒ莫迫不及待地从船上飞下,飞到传送阵上空,观摩传送阵繁复的符纹,赞叹不已很快,zuǒ莫便现,这处符阵居然有许多地方他看不懂,不过他也不着急,而是掏出一枚空白玉简,把眼前传送阵的符纹全都记录下来,以便日后参详

  “真是浪费你men修者的东西就是华而不实”蒲妖的声音在zuǒ莫脑海里响起,他充满诱惑道:“莫莫,来学妖术,妖术里有很多哦”

  zuǒ莫没理会,而是反问:“蒲,你看得懂?”

  蒲妖顿时如霜打的茄子:“看不懂……”但他立即争辩道:“我是妖,要懂你men符阵干嘛?”

  “看不懂就闭嘴”zuǒ莫有力地回击,心头却闪过一丝疑惑,蒲妖这厮●最近干嘛老是蛊惑自己学妖术?疑惑同时,也不禁感慨,看来金丹果然大补,蒲最近要比以前活泼不少

  若是再多吃几个金丹,蒲妖会不会变成话唠?

  zuǒ莫一个寒颤,决定要提防这点,不能滥补啊 ■
  在传送阵上空飞上数圈,zuǒ莫降落下来,虽然这个传送阵有许多细节他还没有揣摩清楚,但是如何运用还是nán不倒他

  五艘运奴船飞入阵内,zuǒ莫则开始朝阵内镶嵌晶石,整整一百二十颗四品○晶石,花得zuǒ莫心头滴血

  一百二十颗四品晶石嵌入阵内,一百二十颗晶石,一颗接一颗亮起,犹如天空中的星辰被点亮十息后,一百二十颗四品晶石全都点亮,倘若从天空中向下望去,有如繁星点点亮起的光芒◇jīngshí,huādézuǒmòxīntóudīxuè

  yībǎièrshíkēsìpǐnjīngshíqiànrùzhènnèi,yībǎièrshíkējīngshí,yīkējiēyīkēliàngqǐ,yóurútiānkōngzhōngdexīngchénbèidiǎnliàngshíxīhòu,yībǎièrshíkēsìpǐnjīngshíquándōudiǎnliàng,tǎngruòcóngtiānkōngzhōngxiàngxiàwàngqù,yǒurúfánxīngdiǎndiǎnliàngqǐdeguāngmáng从每颗晶石处出,沿着符纹流淌

  看着脚下繁复的符纹一点点亮起,众人感到十分好奇和鲜

  整个大阵的符纹被激活,密密麻麻,眼花缭乱,蔚为壮观忽然,光芒脱离符纹,缓缓向上空浮起

  “大伙注意了,要走了”

  兴奋的zuǒ莫忍不住高喊一声

  话音未落,刷地一下,阵内所有人消失不见耀眼美丽的光芒也化作无数碎芒,雨点般,被风吹散,纷纷洒洒,迷离眩目

  片刻后,两人★出现在大阵旁,其中一人赫然是严阳

  严阳此人脸上亢奋异常,当他探查到zuǒ莫一行人的踪迹时,就知道他men朝天水传送阵而来他men事先一步赶到,悄然改动大阵,成功阴了一zuǒ莫一把严阳按捺住心○中狂喜,而是恭敬朝身旁人行礼:“多谢师叔出手”

  “没什么,高秀我亦颇为喜欢,也算是为他报了仇”此人淡淡道:“不过,山城你不要动天水界乱了,大家都没有好处,其他各门,也不会答应”

  “◇弟子省得”严阳忍不住问:“他men会传送到哪?”

  “三千世界,有如天上繁星,他men会去哪,只有天知道”

  此人一挥衣袖,飞出点点光芒,没入传送阵,几处符纹悄然生改变

  “此○间事了,走”

  “是”

  zuǒ莫看着眼前,如同血染般的天空,心头忽然升起不详的预感公孙差、谢山等人的脸色也迅变得凝重,任谁都能看出来不对头

  “这里不是梵花界”zuǒ莫沉声道

  天水界没有直到云海界的传送阵,所以他men需要先到梵花界梵花界在zuǒ莫的界图里有着明确的描述,梵花界四季如春,气候怡人

  可眼前……

  空气弥漫着肃杀的气息,天空带着诡异的红色,脚下的土地,寸草不生

  zuǒ莫反应最快,低头看了看脚下,脸色陡然一变:“不好,传送阵被人动了手脚”脚下的传送阵残破不堪,而且显然是很多很多年没有人用过,许多地方都已经风化

  众人脸色皆变,在诸界间行走,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突然陷入一个陌生荒凉的界,最后往往只剩下一个结果,被困致死

  “蒲,知道这是哪么?”zuǒ莫心中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不知道要心,这地方……有点不大对劲”蒲妖的语气罕见地凝重,zuǒ莫心不断往下沉

  该死的不用想,zuǒ莫也大致能猜到动手脚的是谁,不过此时去想谁在背后搞鬼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第一次陷入如此境地,zuǒ莫不由有些紧张以前无论是山界,还是天水界,哪怕情况再糟糕,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他不知道前方是什么,这里有没有人?有什么危险?

  什么都不知道

  未知是心中最深处的恐惧

  紧张和不安在众人间蔓延,zuǒ莫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知道,此时自己一定不能乱他深深地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加平静:“我men向前走,所有人作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zuǒ莫的努力没有白费,众人见◎他保持镇定,就像找到主心骨般,骚动立即消去不少此时公孙差束龙亦反应过来,迅冷静下来

  队伍有条不紊地开始运转,五艘运奴船重升空,开始缓缓向前飞行

  飞着飞着,每个人的脸色愈凝重

  荒凉,令人绝望的荒凉,飞出上百里,他men没有见到任何活的东西地面焦黑透着几分血色,但是寸草不生,山峰都是光秃秃,什么都没有

  zuǒ莫忽然心中一动,催动灵力,脸色不禁再变:转过脸对公孙差道:“让他men省着点用灵力,这里灵气太稀薄”

  公孙差闻言脸色不由微变,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很快,原本散开的朱雀营修者迅地飞回运奴船

  情况糟糕到如此地步,zuǒ莫反而彻底冷静下来,他对束龙道:“你试试,这里对你men有什么影响”

  束龙连忙催动魔功,很快,他脸上露出喜色:“大人,这里很适合我men施展魔功,似乎……似乎……”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里玄煞气很重”蒲妖再次开口:“对束龙他men有好处”

  “玄煞气?”zuǒ莫心中一动

  “嗯,一种特殊的煞气,大多出现在一些战场这个地方,有可能是个古战场不过……”蒲妖忽然顿住

  “不过什么?”zuǒ莫急声问

  “这么重的玄煞气,说明两件事一个是这里曾经应该是个战场,一个规模很大的战场,生过规模惊人的战斗另一个则是时间,想形成如此浓重的玄煞气,需要很长的时间”

  “多长的时间?”

  “万年以上”

  嘶,zuǒ莫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一万年……

  “万年前的古战场……”zuǒ莫喃喃自语,眼前荒凉的景色,在他眼中,变得加荒凉苍茫他身边的谢山束龙闻言,脸色不禁大变,谢山是露出nán以置信的表情

  “可是……”蒲妖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zuǒ莫猛地一个激灵,脱口而出

  “如果这里真是战场,那一定生过一场惊世大战这样的大战,屈指可数,我不可能不知道”蒲妖沉声道:“可是,这个地方,和我知道的任何一个战场都挂不上钩”

  zuǒ莫听得脸色煞白,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起,手足冰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