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节 行动


  夜色降临

  百花谷山峰上,灯火辉煌,人声鼎沸

  左莫立在最高处,下面营地热闹非凡,他的目光望向远处那不可预知的黑暗他知道,在黑暗中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这里,人们们在等待,等待明天的到来

  可是……

  厚厚的云层布满天空,没有一丝月光,他嘴角忽然浮起一抹笑意

  麻凡像幽灵般在夜色中潜行,他的动zuò悄无声息,最为难得的,是他任hé一个动zuò,都没有带起一丝灵力波动不远处的雷鹏等人,脸上皆不由露出佩服之色

  这潜行的法诀,都是麻凡传授给他们的但同样的法门,麻凡催动起来,比他们娴熟hé止一分两三,举重若轻,从容至极

  果然不愧是娘以前◎指定的核心

  麻凡警惕地猫着腰,身形有如一团虚影,融于黑暗之中百花谷营地的声音远远传来,愈令人感到周围的寂静他忽然想起以前的生活,在没有遇到老板之前,他经常要干一些夜色潜行的活

  他不●◎指定的核心

  麻凡警惕地猫着腰,身形有如一团虚影,融于黑暗之中百花谷营地的声音远远传来,愈令zhǐdìngdehéxīn

  máfánjǐngtìdìmāozheyāo,shēnxíngyǒurúyītuánxūyǐng,róngyúhēiànzhīzhōngbǎihuāgǔyíngdìdeshēngyīnyuǎnyuǎnchuánlái,yùlìngréngǎndàozhōuwéidejìjìngtāhūránxiǎngqǐyǐqiándeshēnghuó,zàiméiyǒuyùdàolǎobǎnzhīqián,tājīngchángyàogànyīxiēyèsèqiánhángdehuó

  tābú喜欢黑暗

  那时他只想能找个稳定的工zuò,而不需要在黑暗中搏命山界浩劫后,他的处境加糟糕,好在他还有几手绝活,好歹活了下来但心底的那份渴望,加强烈

  他不是个有野心的人,被娘指定为核心yě没有令他感到开心相反,远过其他人的训练量令他叫苦不迭他的水平进步很快,哪怕就是现在,他依然是天锋曲最有话语权的两人之一

  原本他以为,他会迅地觉得厌烦,这样每天不断训练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但是他惊讶地现,他不但没有像自己预料的那样厌恶,反而一点点融入这支队wǔ,他渐渐喜欢上这支队wǔ

  不是因为各种刺激,yě不是为了那些法诀符阵,而是为了希望这支队wǔ,总是不知不觉中,让他感到希望,感到阳光,哪怕是行走在黑暗之中,他没有半点以前的负面情绪身后的每个人,都让他感到安全,感到信任

  想到这,他的眼睛不自主地瞥向身旁,那里空荡荡如果在平时,谢山会出现在那个位置谢山前些天突然入定,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他不免有些担忧两人搭档这么长时间,感情深厚,配合默契

  他忽然神色一动,停止胡思乱想,身形停住

  众人立即紧张起来

  不需要招呼,众人的默契地散开,悄然朝前摸去

  两个人在藏身在一处大树上

  “哼,这些山界的家伙,看他们还能快活多久”其中一人愤愤道、

  “嘿,天亮了就是他们死期”另一人有些贪婪道:“据说他们肥得流油,yě不知道咱们能不能捞个一件两件?”

  “拉倒,咱们就两个望风的,还指望能捞什么好处?能拿个几十颗三品晶石就不错了”

  “哎,门派这次都算大方了,二十颗三品晶石,够咱们用一阵子”

  “二十颗?哼,拿到手,还不知道剩下多少?”

  忽然两人脖子处蓦地一凉,他们瞳孔猛然扩张,却来不及出任hé声音几团虚影在他们尸体身旁显现,赫然是麻凡等人

  “第十个”年绿轻声道

  对方百花谷周围派出的探子数目真是不少,就这么一伙功夫,他们就已经解决了十名探哨天锋曲这些领悟剑意的家伙,来干这些偷袭的勾当,简直无往不利

  麻凡仔细地搜刮两人身上,见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才抬起头:“咱们的度要快,离丑时不远了”

  众人脸上现出焦急之色

  丑时……

  麻凡领着众人迅离开,寻找下一个目标他们沿着一条偏僻的道路,悄然而迅地推进沿途不时地解决一些探哨,不过这条路实在有些偏僻,他们遭遇的探子数目并不算

  从一处山谷拐出,远处灯火通亮的明水城遥遥在望,明水河在夜色,幽深安静,麻凡松了口气

  丑时未到

  他朝身后雷鹏和年绿点了点头,两人会意,迅消失在夜色中剩下的人,分为几拨,跟在两人身后,消失不见

  麻凡看着身边剩下的三人,轻轻道:“大伙休息一下”

  说完,便盘膝开始打坐其他三人yě不废话,同样盘膝打坐

  ◇幽深的山谷,这里曾是百花盟置放花奴的地方,极为隐蔽偏僻山谷已经被左莫扫荡一空,什么都没有留下然而这个空荡荡的山谷,此时却坐满了人

  宗如轻声在公孙差耳边道:“大人,丑时到了”

  公孙差★脸上笑容愈盛,带着一抹消之不去的羞涩,他睁开眼睛,闪耀着逼人的锋芒:“出”

  一支队wǔ,悄然沿着一条狭窄的山谷前行,山谷两边,不时能看到有人影一闪而逝队wǔ的度没有丝毫停顿,大伙都知道,那是天锋曲的成员,他们扫清了这条路径

  守在谷口的麻凡忽然睁开眼睛,然后便看到一支人影幢幢的队wǔ,心才彻底放下来娘安排给他们的任务,他们没有出纰漏

  队wǔ悄无声息地鱼贯飞出山谷,山谷外茂密的树林给他们极佳的掩护

  公孙差刚走出山谷,他忽然停下脚步,转脸看向远处山峰顶端,情不自禁轻笑一声

  师兄,你慢慢吹风

  待目送队wǔ消失在夜色中,麻凡收回目光,心满意足道:“回去”

  木剑门

  “师父,明天让弟子打头阵”一位面容俊秀的修者忍不住道,他便是严阳的爱徒高秀,掌管着木剑营

  严阳慈爱地看着高秀,高秀身上,倾注了他无数的心血能够在不过二十五岁,便掌管木剑营,高秀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很多人并不知道,高秀刚刚摘得白银战将的玉牌

  能够在二十五岁便摘得白银战将,这天赋足以笑傲天水界,无人能出其右

  他能理解爱徒求战心切,刚刚摘得白银战将的玉牌,愈想通过实战来磨炼自己

  “放心,明天你想不战yě不行”严阳笑道,旋即有些严肃:“不过你要心金乌城主麾下的两队wǔ,能够从山界杀出来,自然是实力强劲容薇你yě熟悉,丫头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她认为的精锐,一定是精锐”

  “弟子定然全力以赴,不坠本门威名”高秀道

  严阳摇头:“你错了这一战,我对你的要求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高秀愕然抬头

  “◆我为hé知道对方是精锐,还与hé秋定下这般赌约?”严阳语重心长道:“木剑营好比一把宝剑,非要磨一磨,才能露出锋芒这金乌城主,便是磨刀石但咱们要心,别把它磨折了尤其是你自己的安全,一定要心你在,木剑营在,以后不愁没机会”

  高秀心中感动,恭敬行礼:“弟子明白”

  严阳忽然问:“百花谷情况怎么样?”

  高秀连忙道:“这一带的山界修者几乎全都汇集在百花谷,还有许多山界修者从各地向这边赶来”

  “金乌城主在这群人之中的声望竟然高到这地步,委实厉害”严阳赞道:“若是给他时间,说不定yě能为一方枭雄可惜了对了,他现在在哪?注意他的行踪”

  “他在百花谷主峰,咱们的人一直远远盯着他”高秀笑道:“据说他一直迎风而立,想必yě在头痛明天之战”

  “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一定要牢记这一点,不要重蹈金乌城主覆辙”

  “弟子明白”

  左莫立在山顶,吹着寒风,忍不住破口大骂:“什么破计划,要哥在这吹一晚上风,再这么吹下去,哥都要风中凌乱了”

  阿鬼安静地坐着,除了战斗的时候,左莫走到哪,她都会像木偶般跟到哪黑趴在阿鬼头顶打着瞌睡,火和塔精力充沛,在她身上滚来滚去,不亦乐乎傻鸟本来安静地立在阿鬼身边,不过它听到左莫这句话,顿时不免翻了个白眼

  有些无聊的左莫,朝火一伸手:“火,过来”

  火闻言,立即欢呼雀跃飘到左莫跟前左莫抓住火,软乎乎的,手感极好他双手抓着火,好奇放在眼前,不断一捏一放:“咦,怎么不喷火了?”

  原本yě想跑过来凑热闹的的塔,一看这情形,顿时缩了回去

  可怜的火,被左莫放在手里蹂躏,直到它喷出一缕火苗哪想到,左莫愈来劲,捏得加欢实

  “有意思很有意思”

  火便成了一个会喷火的气囊,一捏便会喷出一道火苗火吱吱地悲鸣,然而怎么yě无法挣脱这双魔爪,只能屈辱地不断喷火

  塔跑到阿鬼头上,和黑一起,同情地望着火

  忽然,左莫手上一痛,手不由一松,火抓住良机,挣脱魔掌

  左莫转过脸,迎接他的,是傻鸟充满鄙视的目光,刚才是它在左莫手上啄了一下

  他呆呆地望着傻鸟,心中震惊莫名

  这一啄……力量好强啊

  自己可是大日魔体……一啄之下,都把握不住……

  他有些不能置信地望向傻鸟,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加震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