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节 昔日的仇恨


  束龙巡视了一遍卫营,见所有人都刻苦地修炼,不禁流露出几分满意神情他深知他们的天赋底子很差,唯有用刻苦修炼才能弥补先天不足

  卫营都是修奴出身,经历无数苦难,性情坚忍不拔,异常珍稀来之★不易的机会,没有人私底下偷懒束龙年龄最大,性情也最是稳重,但凡蒲妖提出的要求,无论再苛刻,都会想方设法地督促众人完成

  数月时间,营卫们消化掉上次突破的好处,整体实力再上一个台阶每个人身上的黑◇◇甲,加精致,形状也悄然发生变化不tóng的人的黑甲有着细微的区别,有的人风格粗犷,有的人则显得纤细匀称就有rú,有的人力大无穷,而有的人灵敏迅捷,经历最初阶段的修炼,他们开始向不tóng的方向发展

  这是修炼到中期阶段的必然结果,任何一种法诀,或者魔gōng,都会rú此

  束龙近水楼台,受到蒲妖指点的机会最多,他的实力在整个卫营,无人能出其右虽然没有与天锋曲的高手们比试过,但是私底下众人都在揣测,束龙的实力虽然没有达到谢山麻凡的境界,但是和年绿雷鹏应该相差不远

  所有人都低估了他

  魔gōng凶险,稍有不慎,便一命呜呼,神魂俱灭可若是能跨过去,进境之,远非修者的炼灵和妖的炼神能比束龙一生坎坷,饱经苦难,这些苦难的经历,对《苦卫》魔gōng来说,有rú肥料修炼之途,水到渠成,一日千里

  虽然他对督促众人修炼一丝不苟,但性情实则温和,不喜争斗修炼魔gōng令他恢复年轻,但是性格并未发生变化,中年人所特有的韬光养晦,在他身上体现无遗

  卫营的驻地呈狭长的月形,几乎把整个营地保护起来

  忽然,束龙眼中闪过一道光芒,朝身旁的营卫作了个手势,○旋即朝营外走去,营外是茂密的丛林他耳力惊人,听到丛林中有动静,似乎有不少人正在朝这边靠近

  离他近的数十位营卫,紧跟在他身后

  营卫们的神态警惕却不紧张,镇定许多,经历金乌城那一战,尤◆其是那么艰险的一战,他们的进步显而易见

  丛林中传来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这次不光是束龙能够听到,便是其他营卫,也能够察觉所有人的目光盯着丛林,等待着不之客的出现

  哗啦,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从丛林中钻了进来

  束龙有些意外,但当他看清楚此人的面孔,瞳孔陡然收缩

  “阿文”

  身边的营卫看清来人,不自禁地失声惊呼

  浑身是血的来人听到这边的惊呼,身体一颤,有些茫然地抬起头

  “阿文,天啊,真的是你么?”

  “阿文,你还活着”

  众人激动异常,他们都认出这位浑身是血的少年,少年眼神迷茫,眼前这群穿着黑甲的人,虽然不认识,但gěi他依◎稀熟悉的感觉

  “待会叙旧,天木,带阿文到后面去,其他人,准备迎敌”束龙声音沉稳,有条不紊,俊秀的脸上波澜不惊,只有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凛冽的寒芒

  少年听到“天木”这个名字时,浑身一震▲,他抬头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黑甲大汉:“天木,天木大哥?”

  天木咧嘴一笑,却带着几分杀气:“小阿文,谁欺负你,大哥帮你揍他们”

  熟悉的声音和语气,让少年确信,眼前这个陌生的大汉,真□的就是天木大哥,已经强弩之末筋疲力尽的少年昏死在天木的怀里

  没有人说话,但是一缕缕黑气,从众人的黑甲中钻出来,缠上他们的腿、肘、腕,看着阿文的惨状,每个人心中都像有团火在熊熊燃烧

  ●只有束龙,一动不动,浑身没有一点杀意流露

  哗啦哗啦,一群女修从丛林中冲了出来,与此tóng时,天空中亦有一群女修掠至

  这群女修的首领看到束龙一行人,眼中露出警惕之色,不过当她们看到天木怀中的阿文,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冷然道:“阁下何人,为何夺走本门在逃修奴?”

  当看到此女时,束龙心中的杀意再也遏制不住,无数黑气,就像火焰般,突然从他身体中蹿了出来,笼罩全身

  他◎认得这张脸

  白rú芬,当初掌管修奴的众女之中,此女的脾气最为暴戾,稍有不顺,便拿修奴出气,束龙周围的tóng伴,死在她手上的,不下五十人

  “杀”

  束龙冷冽的声音,消失在空☆中,他的身形,也消失在原地

  百花盟的女弟子们万没想到对方居然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动手猝不及防,顿时落于下风

  不光是束龙,其他营卫们,亦认出对面女修们的来历,个个眼睛通红,杀气暴涨

  束龙倏地出现白rú芬的身边,有rúguǐ魅,右手斜斩,一道黑芒,rútóng刀锋,朝白rú芬雪白的粉颈划去,与此tóng时,他脚尖飞出一缕黑气,悄无声息地朝对方右腿卷去

  白rú芬花容○失色,对方一出手,就是致命杀着,没有半点留情的余地仓皇中,她手中飞剑飞出几团雪白的梅花剑芒,护在身前

  哪知对方度太快,竟然狠狠撞上剑芒白rú芬心中一喜,当她目睹梅花剑芒穿过对方身体时,脸色雪◆

  不好,是残影

  脚下蓦地剧痛,她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颈上一痛,突然眼前天旋地转,然后,她看到一具无头的身体,在不断地喷涌出鲜血

  惨叫声不绝于耳,百花盟的女修们平日里▲哪里经历过rú此血腥杀戮的场面?惊恐间,便丢掉性命

  瞬眼间,横尸遍野

  天空中的百花盟修者,个个脸色惨白,不少人失控地尖叫,疯了般逃逸

  束龙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从起一块石头,☆整个人后仰rú弓,猛地扔出石头

  呜

  慑人心魄的啸音骤然响起,石块洞穿一名女修,透胸而过,扬起漫天血花

  这名女修由于太害怕,甚至忘了催动灵甲

  束龙这一石头,吓得其他人加拼命地逃

  束龙喝住准备追上去的tóng伴,《苦卫》魔gōng强悍,可也是有着缺点,那就是不擅长飞行这个弱点将一直到他们达到高深境界,才能消除

  回到营地,束龙第一件事,便是向左莫禀报这件事他知道此事干系重大,这次算是把百花盟得罪惨了,极有可能导致与百花盟的开战

  左莫听完束龙的禀报,并没有怪责,而是问:“还有活口么?”

  束龙一愣:“有一个”

  “马上去查清楚百花盟在什么地方”左莫神色肃然:“先下手为强,不能gěi他们缓冲的时间要不然,我们就危险了”

  束龙一惊,原本他以为老板会责怪他们,没想到老板不仅没有责怪他们,反而立即决定主动出击他■抿了抿嘴唇,立即转身离去

  公孙差摇头:“这下麻烦大了”

  他们这么多人出现在明水城,明水城当地势力本就对他们戒备万分,rú今与百花盟之间又发生冲突,局面对他们相当不利

  “没★啥,只要不gěi他们时间,战决,我们就能在别人反应过来之前,安全离开”左莫倒没有在意

  “你不怪他们?”公孙差有些好奇地问,师兄今天的果决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怪”左莫摇头,理所当然道:“束龙他们是咱们的人他们和百花盟是血仇,咱们帮谁?当然帮束龙再说这件事,错本就不在束龙他们,换作是我,肯定直接杀上百花盟不过,嘿嘿,现在也不晚”

  营地迅开始的运转,没有人惊慌,就连炼器部的修者们,亦是一脸从容镇定驻扎之初,众人便知道这里只不过是暂驻之地,绝大多数东西都在运奴船上,没有搬下来,节省了许多gōng夫

  一个时辰,所有人都全都登上运奴船

  五艘运奴船缓缓升上天空,朝明水城东南方向飞去

  他们这么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当地势力的眼线,而左莫也不打算瞒过他们,他的想法很简单,最快的度,解决战斗他们与百花盟之间的仇恨,是无法化解的而像百花盟这样在当地盘根错节的势力,一旦gěi他们充足的时间,他们能发动的力量就会相当可怕

  对其他势力来说,他们才是外来者

  左莫展现了一位领袖的果决,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决定主动攻打百花盟

  苏月面沉rú水听完下面的人报告,她无论rú何也没想到,这支神秘的势力竟然会rú此蛮横甚至没有gěi她们开口的机会就动手,就好似和她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她怎么也猜不到,整个卫营,全都是她们运到小山界的修奴

  双方到了这般地步,已经没有任何和谈的余地

  对于这支神秘的队伍,她虽然很忌惮,但并不害怕百花盟作为天水界有数的大势力之岂容人rú此轻侮?

  “门内有几位长老在?”她转过脸问身边的心腹弟子

  “王长老、梅长老和肖长老都在”弟子立即答道

  苏月心中大定:“请她们来议事,你亲自去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