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节 疯狂左莫


  连淳于成这样不问世事的家伙,也被惊动

  “师兄真的没问题么?”看着状如疯癫身的左莫,他有些担忧有些不确定地问

  公孙差摇摇头:“不知道”

  “听说他要一个人建城?”淳于成小心翼翼地问,他有些同情地看了左莫一yǎn难道是最近的yā力太大,师兄狂燥异常,导致不正常?

  “是啊”公孙差也同样小心翼翼yā低声音回答:“前些天我还问师兄,要不要再去扫一些修者过来师兄说,他要一个人建城”

  “原来这消息是真的啊”淳于成发出长长惊叹,又看了两yǎn,感慨了一句:“果然,我就知道,师兄不是一般人啊”同情地瞥了一yǎn左莫,转身负手施施然离开人

  “师兄果然不一般人啊”公孙差也发出同样的感慨声,也转身施施然离开

  袁江有些心惊胆战,硬着头皮道:“老板,这个……这个地基,还要再挖深些才行”

  左莫转过脸,目光幽幽,像狼一般

  袁江的脸色发白,好在左莫只看了他两yǎn,复又转过身开始疯狂地挖地基只见他纵身跳进坑里,双手狂舞,ní土翻飞,土坑以肉yǎn可以的度,迅变深变大

  袁江在一旁拼命地吞口水,满脸惊惶作监工作到他这份上,也委实可怜每当他看到老板狰狞的面孔时,就仿佛自jǐ面前是一只洪荒巨兽,下一刻便会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自jǐ吞了进去

  尤其是他指出老板做到不到位的时候,老板盯着他,幽蓝幽蓝的目光,他每次都被吓得连呼吸都忘了

  这个世界真疯狂

  担惊受怕的袁江只觉得每天都是如此黑暗,黑暗得没有一丝光亮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老板究竟是发了什么病,怎么会突然要一个人建城

  没错,这个城的确很小,一万人的城,小城中的小城可它到底是个城啊长这么大,噢,请原谅他的无语伦次,年龄过八十岁的袁江说这句话时,是有些不伦不类但是在他八十年的生活经历中,他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有哪位修者,一个人建城

  而让他感到绝望的是,老板是认真的

  作为一位监工,袁江认为老板是一名极其优秀的建城者看看那飞快的进度,如果谁手下有这么一名好手,rèn何一名监工都会笑歪了嘴然而,若把情况换成,只有这么一名好手,那他就该哭了

  以老板现在的进度,想把这座城建起来,袁江不禁再次感到绝望

  最让他绝望的是,对方是他老板

  左莫觉得浑身每一块的肌肉都在颤抖,不自主地颤抖,他仿佛失去了对身体的rèn何控制他张大嘴,就像被丢上岸的鱼,一动不动这炼体,可炼得真彻底啊,左莫感觉连脑子里似乎都在抖rèn何力量,无论是体力、灵力、神识,在如此极限的劳动中,消耗得一干二净

  在这座城的设计里,地基深达二十丈

  而整个地基,全都需要左莫用徒手挖掘出来

  蒲妖这厮,好阴险……

  左莫在心中有气无力地诅咒着蒲妖休息了片刻,之前塞进嘴里的灵丹,药力☆▲开始释放身下的黑炼蒲团,不断地把灵力传入左莫的体内左莫的身体,此时就像干涸的沙漠,贪婪地吮吸着rèn何一点一滴的药力灵力

  又过了一会,左莫恢复了些元气,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头顶的太阳有些刺目,他◎▲开始释放身下的黑炼蒲团,不断地把灵力传入左莫的体内左莫的身体,此时就像干涸的沙漠,贪婪地吮吸着rènkāishǐshìfàngshēnxiàdehēiliànpútuán,búduàndìbǎlínglìchuánrùzuǒmòdetǐnèizuǒmòdeshēntǐ,cǐshíjiùxiànggànhédeshāmò,tānlándìshǔnxīzherènhéyīdiǎnyīdīdeyàolìlínglì

  yòuguòleyīhuì,zuǒmòhuīfùlexiēyuánqì,tāzhèngzhāzhezhànleqǐláitóudǐngdetàiyángyǒuxiēcìmù,tā◇转脸看了一yǎn脚边完成一半的深沟

  深深地吸一口气,他又跳进沟内

  老板异样,早就传遍营地大家私底下都议论纷纷,他们搞不清楚老板究竟想做什么?

  左莫机械地挥舞着双臂,度飞快◆,神识不断释放,把周围土壤的每个细节倒映在他心中

  蒲妖说得没错,如果自jǐ能一个人把这座城建起来,自jǐ的实力,绝对能够突破到一个崭的高度可这真是个变态的计划啊

  左莫紧紧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埋头疯狂挖掘着

  他开始知道,如何用神识探查周围土壤,如何利用土壤本身的结构,来节省力量他开始懂得如何吝啬地运用灵力,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jǐ会有一天,如此吝啬地运用灵力他开始懂☆得如何在一边挥舞着双手,一边汲取地气……

  三天后,一个深达二十丈的口字形大沟,出现在天星峰上

  左莫有如ní人,只露出一双yǎn睛,无声地笑了笑,他盘膝坐了下来

  袁江在一旁□☆,瞠目结舌地看着深达二十丈的地基,一个完全达到标准的地基不光是他瞠目结舌,营地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那些原本有些讥笑之间的修者,看到这个深达二十丈的大沟,震得说不出话来谁能相信,这是一名修者,徒☆手一点一点挖出来的?可他们亲yǎn目睹了整个过程,所有抱着看笑话的人,此时心中只有佩服

  识海里,蒲妖盯着墓碑,道:“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会选他了”

  “你们”他一字一顿道:“同样倔强”

  墓碑寂然无声,周围的黑云缓缓缭绕飘荡

  公孙差若有所思地看着正在入定的左莫,转身回到营地他低声对周围的修者吩咐:“告诉麻凡他们,多骚扰,要拖住他们,我们需要多的时间”

  “是”这名修者取出一枚纸鹤,在上面写上暗语,轻轻灌入灵力纸鹤扑腾扑腾地飞上天空,旋即消失不见麻凡他们走之前,都留下自jǐ的印记,这些纸鹤能遁着印记,找到麻凡他们

  小山界并不大,纸鹤用起来颇是方便

  “那我们呢?”另一名修者忍不住问,除了麻凡他们每人带走一曲,营地里还有许多战斗修者

  公孙差脑海中忽然浮现满身是ní的师兄,脚下微微一顿,便恢复如常:“我们当然也不能闲着”

  麻凡扫了一yǎn战场,十多具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草地上,到处可见一个又一个的大坑一望无际的草原,被剑芒法宝蹂躏得支离破碎空气中残余的灵力,似乎还能嗅到刚才那场战斗的残酷

  敌人全灭,但他们也有一个人战死

  曲尉神情有些悲伤,这是他手下第一次出现战死剩下的修者都在默默地打扫战场,收缴战利品,原本的胜利因为一名同伴的战死而变得不那么让人开心

  麻凡看了一yǎn气氛有些yā抑★的同伴,心中却有些惊讶,又有些骄傲在他以前呆过的rèn何一支队伍,没有一场战斗,会在取得胜利的情况下,只是因为有一名同伴战死而气氛低落

  或许,这才是同伴麻凡有些悠悠地想,恰在此时,他抬起头,☆天边一只纸鹤翩翩飞来他伸出手掌,纸鹤飞入他掌中

  拆开看扫了一yǎn,嘟囔道:“麻烦了”随手把纸鹤递给身后的曲尉

  “老大是什么意思?”曲尉满脸疑惑,纸鹤里没有明确的命令,只是让他们尽量拖延敌人

  麻凡没有回答,注意到战场打扫得差不多,他整整衣裳,懒懒道:“让大伙准备一下,咱们得离开这估计敌人很快就会找到这”

  “咱们去哪?”曲尉满脸好奇地问

  “往南”

  曲尉吓一跳:“那不是南胜镇方向么?”

  “是啊”麻凡漫不经心道

  随着他对剑意的理解越来越深,本性也随之一点点显现出来重组后,他不再需要担rèn核心,整个人也似乎一下子轻松下来,重恢复以前那副懒散的模样

  “咱们去那干嘛?进攻南胜镇?”

  麻凡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曲尉:“就咱们这点人,进攻南胜镇?不想活了?”

  “那我们往南干嘛?”

  麻凡没有看他,径直拔了根青草,叨在嘴里,含糊不清道:“半路截杀”

  风声如刀

  左莫睁开yǎn,神光湛然这次打坐入定,整整三天有多久没有入定这么久了?左莫在脑中回想,心中充满欣喜

  他能感受身体的变化

  玉铁头,尉阶魔体排名第五,果然神奇非凡

  也不见他用力,身体就像有一根无形绳索,被往上提,他就这样站了起来铁肌玉骨,这玉骨的好处,他还没有体会到,但这铁肌的好处,此时就开始显现出来

  他身上的肌肉本就坚硬如铁,又带着惊人的韧性挖这座地基,他浑身的每块肌肉,似乎经过重锻打,肌肉间的缝隙小,紧凑凝实这丝细微的变化,使得他的力量,陡然上升三成有余

  他不需要动用灵力地气,便可以轻易地用把手插进青石之中

  看了看满身的ní,他也不恼,嘿嘿一笑,诀顿时出现在头顶劈啪的雨水倾泄如注,只片刻,左莫身上的ní土便冲得干干净净

  左莫这才发现,自jǐ的皮肤,开始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黑亮光泽,有点像金属光泽

  啧啧称奇,左莫收回自jǐ的目光

  守在一旁不知不觉睡着的袁江,此时也被惊醒,睁开朦胧的睡yǎn当看到左莫,顿时一个激灵,睡意全无他几乎是从地上弹起,飞快地跑到左莫身旁:“老板”

  “我们继续接下来干嘛?”

  左莫盯着深深的地基,忽然心中涌起万丈豪情

  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