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节 埋伏


  营地

  左莫看着女修,挠了挠头:“你总要有个名字,这样大家也好称呼”换了副身体,头发尚短,挠的时候,感觉头就像铁丝一样扎手邪门,头发怎么可能这么硬?

  女修充耳不闻

 ☆ 左莫上次检查她伤势的时候,发现她体内有一股奇异诡寒的力量她体内触目惊心的伤势没恶化,就是因为这股奇异的力量存在这股不明力量就像强韧的蛛丝,遍布她身体的每个角落左莫有时都怀疑,如果这股力量不存在,她的身体会不会轰然四分五裂

  她的气息令人畏惧,应该也是这股不明力量的原因,左莫心想任何人都不敢靠近她就连傻鸟这个傻大姐,也不敢靠近她三丈之内,遑论小塔小黑两个胆小鬼

  见女修还是没反应,左莫把注意力放回到自己脑门上像铁丝般的头发自己不会越长越像妖兽,他心中里嘀咕着

  三名金甲卫拄剑而立,立在他不远处,他们对女修似乎也有些畏惧这让左莫百思不得其解,金甲卫不是傀儡么?怎么还会怕人?

  女修浑身上下,就让人看不明白

  看来今天还是没有成果,左莫摇摇头这些天,他每天都坚持和女修聊两句,试图拉拉关系,可到目前为止,成果为零她就像尊石雕,站在那一动不动,左莫也从来没有听她shuō过话

  难不成她是哑巴?

  左莫有些不确定地想,在他看来,此女不像大门派出身,因为实在太潦倒邋遢蓬头垢面,一身密密麻麻有如苔癣般的疥疮,唯独完好只有一双赤足

  shuō实话,左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脚匀称白皙,像玉像瓷,没有一丝瑕疵,温润小巧,精致不可方物左莫在给她检查伤势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双赤足,竟然出现一刹那的恍神

  它就像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令人难以挪开目光

  只可惜,自膝以上,全都是疥疮

  她戴着面具,松松垮垮的麻衣,赤足踩在泥里雪白温腻的赤足,与黑sè的泥,形成强烈的反差,每每触及,左莫总是不自主呼吸一窒但旋即心中多的便是惋惜,一个女人,浑身长满疥疮,也真是可怜

  心中微微叹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感慨什么,起身飞上一座山峰极目远眺,天空如碧洗,白云如纱,山风微微吹着,凉爽无比山脚下的天星湖宛如一块剔透的宝石,镶嵌在群峰之中

  左莫心情dùn时开阔许多小山界灵气虽失,但是对于这些草木野兽来shuō,并不多少不同反倒因为没有修者的活动,群山愈显郁郁葱葱

  为了接下来的建城,他把营地扎到天星山忽然想起淳于成师兄一脸的不愿,他不禁莞尔成师弟真是名豢养痴人

  吉伟、孙宝带领着手下的修者们,拼命地赶工

  建城所需的材料,是一个极恐怖的数目比如城砖,在多由山石开切割而来,每一块都需要经过炼制,镌刻符阵修者开采山石并不费事,但是炼制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为了能够加快进度,左莫布下大阵,再次收集了大量的金乌火,人手一份手下的修者们自然是惊喜莫名,愈发卖力

  每一块青石◎条长三丈,宽一丈,高一丈,由金甲卫开采来后便由修者开始炼制但让左莫感到头痛的是,金乌火品阶太高,这些不过二品的青石,稍有不慎,便会融成一滩岩浆

  后来采取先镌刻符阵,再用金乌火炼制,才解决这个▲◎条长三丈,宽一丈,高一丈,由金甲卫开采来后便由修者开始炼制但让左莫感到头痛的是,金乌火品阶太高,这些不过二品的青石,稍有不慎,便会融成一滩岩浆

 tiáozhǎngsānzhàng,kuānyīzhàng,gāoyīzhàng,yóujīnjiǎwèikāicǎiláihòubiànyóuxiūzhěkāishǐliànzhìdànràngzuǒmògǎndàotóutòngdeshì,jīnwūhuǒpǐnjiētàigāo,zhèxiēbúguòèrpǐndeqīngshí,shāoyǒubúshèn,biànhuìróngchéngyītānyánjiāng

  hòuláicǎiqǔxiānjuānkèfúzhèn,zàiyòngjīnwūhuǒliànzhì,cáijiějuézhègè问题但是炼制过的青石条缩水一半有余,呈青金sè,质地细密至极,坚硬无比左莫试过,便是用飞剑砍,火花飞溅,丝毫不损直待左莫灌入全身灵力,一剑下去,飞剑才没入石一半有余

  如此材料,用来制作灵甲之类还不够,但是用来作城墙,那绝对绰绰有余

  五十名修者,全都来炼制青石条而左莫自己,则忙着勘测地形建的城,必须布阵这次布的阵,是要对付金丹修者,对左莫来shuō,这是个前所未有的考验

 ▲ 他以前布过的所有大阵,包括荒木礁上的大阵,都不足以抗衡金丹修者他见过金丹修者,但从来没有和他们动过手,也不知道金丹修者有多厉害,但他知道,肯定比他想象的要厉害

  凝脉和金丹,对灵力的理解,有◇着本质的区别

  他不知道这本质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他只能竭尽所能

  路途艰险啊

  望着远处群山,左莫眼睛黑亮深邃

  年绿身上背了一个人,周围景物不断向后飞掠,度竟然一点都不慢仔细看,便会发现,他的脚底托着一朵白莲白衣胜雪,莲花娇艳,御风而行,shuō不出的潇洒,看得沿途不少女修两眼放光

  “哇好帅”

  女修们尖叫声不绝于耳

  背后紧追不舍的修者们听到尖叫,脸sèdùn时加难看

  年绿此时没有半点遮掩,他挑了一条最直接的路线,一条直线

  不光是他,其他九人选的都是直线,他们从镇内各个方位,齐齐朝南胜镇镇门掠去如果从南胜镇的天空往下看,便能看到十道人影,划出十条笔直的线条,即将相交于镇门在他们身后,总共有五六十位修者,他们被牵引,齐齐朝镇门涌去

  许多修者纷纷飞到半空,他们在看热闹心中也大为惊讶,什么人敢在明霄派的地◇头如此放肆?

  雷鹏第一个到达镇门,他甚至还有闲情回头望了望急靠近的其他同伴得意地咧嘴大笑,才好整以暇地转身背着人,悠哉悠哉穿过镇门

  其他九人同时看到雷鹏一脸得意的表情,九人同时翻了□个白眼不需要招呼,众人皆冷哼一声,同时发力

  尖锐的啸音dùn时响彻南胜镇

  九道人影,宛如九道利箭,挟着尖锐的啸音,直扑镇门

  南胜镇的镇门只不过象征性建筑,贺翔压根没想过有人敢打明霄派的主意敢在明霄派的地盘上撒野?除非不想在小山界混了正因为此,南胜镇的防御简直弱得可怜

  九道人影高掠过,可怜的镇门dùn时被如刀的劲气撕扯得粉碎

  镇门灰尘弥漫,木屑横飞

  后面追击的修者们接踵而至,他们见状,毫不减,浑身灵甲光芒闪动,灵罩开启,直接准备从镇门处穿过去

  “我就知道,这帮人肯定要咱们吃灰”

  灰尘里,有人抱怨

  无数剑芒,陡然从灰尘中迸射而出,就像隐藏在夜sè中的蝙蝠,伸出它们吸血獠牙

  “有埋伏”

  追击的修者们大惊失sè

  噗噗噗

  追在最前面的修者根本来不及反应,灵罩就像纸糊的一般,瞬间被洞穿,修者身上多了几处血孔这名修者脸上表情立即凝固,身体失控,像沙包般依着惯性,一头摔进灰尘里

  不光是他,靠前方的几名修者,没有一个活下来

  “剑意”

  后面的修者大惊失sè,如此摧枯拉朽的剑芒,只有一种可能——剑意

  只有领wù了剑意的剑修,才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剑芒,才能如此轻松洞穿灵甲,一剑致命

  数目并不多的剑芒,颜sè各异,显然是不同的剑修放出来的

  不止一名领wù剑意的剑修

  这群修者脸sè大变,领wù剑意的剑修极其罕见凝脉期的剑修,领wù剑意的,百中有已算难得剑修为何孜孜不倦地想领wù剑意?

  便是因为一旦领wù剑意,剑芒的威力,便要大许多这种增幅因人而异,因为剑诀而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领wù剑意的剑修,远比同修为却没有领wù剑意的剑修要可怕

  有七名剑修在一照面便丧生

  其他人胆寒之★余,却心中庆幸,起码自己刚才被有追那么紧让他们高兴的是,双方碰撞的冲击,把弥漫的尘土一扫而空,对方也露出真面貌

  五人

  只有五人

  他们心中稍安,哪怕这五人都是领wù到剑意,◇★但数量太少他们这些人,可是有五六十人

  宗如闭目当街而立,手持十字金刚降魔杵,心中无喜无惧

  他的手珠在与血角大蟒一战中被毁,左莫心中颇为愧疚,便生出重给宗如寻一件法宝的念头不过宗如是▲少见的禅修,禅修的法宝是难寻,他忽然想到自己戒指的那根半残十字金刚降魔杵

  那根十字金刚降魔杵是一件正宗的禅修法宝,而且上次宗如的手珠全力发动,也让左莫窥得一丝禅修法宝的奥妙,他便花费不少心思,重炼制这件十字金刚降魔杵,并把它送给宗如

  十字金刚降魔杵一到宗如手上,宗如便知道这是件品阶不低的禅修法宝杵身内蕴含了极为充沛的禅念,不知哪位前辈大能长久手持此杵从禅,久而久之,这根十字金刚降魔杵内便沉淀积累了大量的禅念

  这根十字金刚降魔杵在左莫手上,能发挥的作用,不到宗如手上的百分之一

  杵身内所沉淀的禅念,对宗如的修炼大有裨益,最珍贵的,却是其中蕴含了不少前辈的禅定■感wù片断

  一直苦于无人指点的宗如,如获至宝,进境一日千里

  除了拳意,连他之前以为一辈子也不可能修成的神通,竟然也在无意中修成

  感受着十字金刚降魔杵传来一阵阵温和清凉气息■,就在剑芒将消未消之际

  双目紧闭的宗如,蓦地睁开眼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