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节 琉璃天波


  赤尊者心情很糟糕,一连数日,手下众rén大气都不敢出;理@想

  孔大被杀,这个消息chuán到tā耳中的时候,tā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孔大最擅长隐匿潜行,从无失手,而且这次只不过是◇去探查,按理说并无多大危险才是

  tā心中又惊又悔惊的是,这伙rén的实力出自己的想象悔的是孔大一死,孔家三rén的那套合击阵法,威力要锐减一半

  tā还要头痛如何安抚孔二孔三,兄长丧○qùtànchá,ànlǐshuōbìngwúduōdàwēixiǎncáishì

  tāxīnzhōngyòujīngyòuhuǐjīngdeshì,zhèhuǒréndeshílìchūzìjǐdexiǎngxiànghuǐdeshìkǒngdàyīsǐ,kǒngjiāsānréndenàtàohéjīzhènfǎ,wēilìyàoruìjiǎnyībàn

  tāháiyàotóutòngrúhéānfǔkǒngèrkǒngsān,xiōngzhǎngsàng命,两兄弟岂愿善罢甘休?

  刚才tā费尽口舌,才勉强安抚住两rén,只要再撑过一个月……

  左莫站在库房外,库房就像一个巨大火炉,柔和纯静的碧绿光芒透墙而出三丈内,没有半点炙烤的感觉,绿光柔和得无法让rén与火阵联想在一起

  这说明火阵布设得十分成功,每一丝火力,都在控制之内左莫心中大为满意,能够做到这一步,连tā自己都有些意外精确控制每一丝灵力,是任何一位布设符阵的修者终极目标之一不过,这只是理论值,实际中是不可能实现的像左莫布下的这个火阵,如果完全精确控制,只需要一颗四品晶石,而不是三颗

  火阵要持续三天三夜,好在不需要左莫守在一旁

  营地远远chuán来一阵阵杀猪般惨叫,左莫有些懊恼地拍拍脑袋,自己忘了在剑阵外面加一个隔音符阵不过想想,tā还是打消这个想法,毕竟除了会有噪音,没啥其tā坏处

  营地的事,还是让公孙师弟去折腾

  《天波拳诀》到手也有段时间,修炼起来倒是颇费了左莫一番功夫拳诀和剑诀的差别很大,tā从未修炼过,需要从最基础的地方练起宗如被tā再次喊来,当得知要指点大老板修炼拳诀的时候,dùn时有些傻眼

  修炼拳诀的rén大多在悬空境,昆仑境是剑修的门派,而且老板的剑诀修为不低,怎么想到修炼拳诀?不过,tā没有多问,只是尽其所能,tā所学并无什么不chuán之秘,能修炼到凝脉期,大多是凭借其过rén的毅力

  然而,老板的进度之快,令tā瞠目结舌

  几日时间,这套拳诀在老板手上便有模有样,虽然还有些地方不够完美,可这度实在有点吓rén《天波拳诀》是tā修炼得最多的法诀,体会亦是最深这套拳诀并不复杂,相反,甚至称得上简单,可简单并不意味着容易它对修炼者的体魄要求极高,走的是一力降十会的路子,并无多少花巧,在悬空境,许多修炼多年的禅修,都无力把它修炼到极深之境

  在拳诀的后面,有专门的锻骨炼体篇,一般入门者需要先从这开始

  大老板的体魄,竟然如此强横宗如震惊之余,却不免有些不解,看上去大老板十分削瘦,可没半点体魄强横的特征

  大概是老板天赋异禀,tā心中有些羡慕

  没有门派的禅修比散修都不如,日子过得极苦炼体需要许多灵药,有着七分心法三分药之说,可见其重要但灵药价格昂贵,有门派的禅修还好,有门派供给,没门派的禅修就惨了禅修在凝脉之前,除了一把子蛮力,没其tā拿得出手的东西,只能做做苦力之类

  宗如很快摆正心态tā修炼的心法和拳诀,都相当普通,这也导致tā看上去并没有在突出的地方但是谁也不知道,tā在禅定上花的功夫极深,这也是为何tā能够修炼到凝脉的最重要的原因不得不说,这便是禅修的过rén之处,禅定谁都可以修炼,简单易学,不需要其tā花费,只要你能修炼够功夫,你就能修炼到凝脉

  禅定功夫深厚的修者,心志坚毅,极难动摇,幻阵之◇类对其威力锐减

  宗如毫不藏私,tā修炼的《天波拳诀并不全,有许多独到之处,都是tā修炼禅定时自己领悟琢磨出来,tā也倾囊相授

  除了身上被下了禁制这一点让rén有些不爽外,在老板手下★的这段时间,是tā过得舒心的日子每天只需要修炼,还有两场战斗,什么都不需要操心战利品的划分也很公平,老板是tā所经历过的这么多老大之中最大方的

  可若说真正让tā感到无法抵抗的,却是符阵

  其tārén怎么想tā不知道,但在tā看来,这三个符阵简直是为禅修量身打造因为炼体的境界不够,tā虽然突破了凝脉,却没有修炼成神通可现在有这三个符阵,tā有信心,在一年之内能修成神通

  私底下,大家都在猜测,老板肯定还有其tā符阵

  宗如不喜争斗,rén却不傻,有这样的好处,赶tātā也不走不光是tā,有许多和tā一样无门无派出身的修者,都是如此想法无门无派的苦处,没有rén比tā们清楚

  世道不同了在以前,只要tā们没有多少野心,以tā们凝脉修为,在小山界这样的地方,足够活得悠闲从容可现在,没到金丹期,孤身乱闯,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这年头,找个好老板,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左莫自是不知道宗如心中转过这么多念头,tā一心修炼《天波拳诀》宗如在《天波拳诀》上的造诣比tā想象得要深,许多地方指点之下,令tā受益匪浅

  仔细体味灵力在体内的变化,tā若有所悟

  tā如今达到山体二重,身体看似削瘦,实则体魄坚韧凝实,《天波拳诀》再适合不过《天波拳诀》招式简单,却颇有几分神妙《天波拳诀》能够在一瞬间,调动修者全身的灵力,在双臂经脉以周天运转聚势轰出但这也对修炼者的体魄有着极高的要求,否则,经过几轮周天运转聚势的灵力,会把经脉和身体撕得支离破碎

  体内的灵力连续五周天聚势,灵力激荡,势如奔雷,左莫双腿马步站立,吐气开声,扬手一拳轰出

  一团碧青色凝实拳芒,脱手而出,拳芒在空中急剧涨大,如出柙猛虎,啸音dùn起

  宗如瞳孔猛地扩张,心中暗惊,这一拳,威势已经有tā全力一击的八分火候可tā修炼了多久,老板才修炼多久……

  左莫琢磨出一点味道,这部拳诀的重点并不是灵力的多少,而是来回逆冲的次数周天运转的次数越多,蓄势的时间越长,拳芒的威力越大

  tādùn时兴奋起来,刚才连续五个周天聚势,经脉虽然颤动,但并没有太剧烈的反应

  或许自己可以把逆冲次数再往上加一加?

  心念一动,双臂经脉的灵力再次开始周天运转

  一周天、两周天、三周天……

  出于谨慎,tā不敢一★次加得太多

  八周天

  双臂皮肤泛起绿光,再加上tā本来的那份黑色金属光泽,呈现出黑碧铁石之色

  在一旁旁观的宗如瞳孔猛地睁圆

  这是……

  喝

  左莫○一声暴喝,青碧拳芒再度脱手而出

  如同山间掬起的碧水光泽,宗如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那是拳芒凝实到极致时才会出现的光泽

  碧水般的拳芒一出手,周围空气中的水气,像受到致命吸引,疯狂地向拳芒涌去拳芒飞过的地方,留下一条的白濛濛雾气的轨迹

  宗如呆若木鸡,这一拳,击在空处便有如威势,如果击中rén身上,那会是怎般光景?

  自己的思路没错,受到鼓励的左莫愈发兴奋,很久没有如此让rén兴奋的感觉了

  八次已经能让tā感受到压力,但是,这并不是极限

  要不,看看极限在哪?

  这个念头甫一起来,便不可遏制地占据tā整个脑子,双手如同不听使唤般开始一轮的蓄势

  tā枯瘦的双臂陡然膨胀,之前泛起的碧绿光泽,反而黯淡敛去,只是左莫双臂裸露在外的皮肤,变成黑绿色,隐隐之间像有水波流动

  十二周天

  双臂经脉胀痛,如同一张弓弦,被崩到极致,不时的轻颤,都引起左莫双臂肌肉一阵颤动

  双臂沉重如同灌铅,tā只觉吃力无比,缓缓扬起,tā的动作极慢,不时有微微的颤抖,额头大滴大滴的汗水,无不显示出tā的吃力

  左莫眼睛睁得老大,几乎要撑破眼眶,嘴里发出嘎嘎咬牙声

  “破”

  用尽最后一丝吃奶的力,双拳轰出

  没有风声,没有啸音,两只宛如青碧琉璃雕刻而成的拳头,划过两道青碧光痕,一头撞上远处的一块两rén高的青石

  两只拳头精致至极,连关节都清晰可见

  噗

  拳头和青石相交的一刹那,激荡起一蓬粉雾,倏地把青石笼罩严严实实

  左莫几近虚脱,再也忍不住,一**坐在地上,顾不得去看结果,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刚才这一下太危险双臂经脉内的灵力险些失控,一旦失控,那tā的双臂就会被炸得粉碎

  还好还好……

  tā心有余悸

  一阵风吹过,粉尘散去,青石所立之处,除了一个半丈深的坑,空无一物

  没有飞溅的碎石,没有爆炸的冲击,没有惊天的声音

  青石竟然在一瞬间,化作如烟如雾的粉尘

  心性坚毅镇定从容的宗如,目光惊恐,脸白如纸

  这是……

  《天波拳诀》的杀招琉璃天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