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节 战利品


  整场战斗,已经渐渐失去悬念

  一看己方处于劣势,这位老大便毫不犹豫采取措施——投降

  呼啦一下,所有人集体投降公孙差一脸愕然,qí他修者倒是一脸见怪不怪

  不投降咋办?逃?现在的小山界,除了金丹期修者,金丹之下的修者孤身一人肯定会被人盯上死磕?那队伍也就打残了,打残了要么被人搞死,要么被人吞并

  投降丢人,不投降丢命

  这位老大早就深谙qí中关节,◆况且这伙人明明人数不多,但战斗力极强,与qí被别人吞并,还不如跟着这样的队伍混,日子也好过些这年头在小山界,不就是求个活路么?

  这场轰轰烈烈的战斗,就这般结束

  当左莫看到公孙差带着○一大帮俘虏回来时,大吃一惊果然不愧是极端狂热战争份子,这效率有点实在太吓人来不及高兴,当看到三十多名俘虏,他心中不由暗自叫苦

  自己的神识又要大出血……

  鲍德是这伙人的老大,当他听到对方老大要在自己体内设置禁制的时候,不禁一哆嗦相比那些无门无派的家伙,他出身一个小门派,各方面的见闻比起普通人要丰富许多

  不是只有金丹期修者才能设下禁制么?难道这里有金丹前辈?

  他心中有些忐忑起来,金丹修者在小山界,那绝对是无敌的存在不过他随即又有点疑惑,金丹修者若要招人,只需要往那一站,不需要打,所有人都会直接投降

  当左莫出现在他面前,他傻眼了

  下禁制的,jū然是一个刚刚突破凝脉一重天的家伙回过神来,他心中顿时有些不爽禁制就意味着自己的小命捏在对方手上,稍有不从,轻则修为大减,重则神魂俱灭

  自己的小命捏在一个刚突破凝脉一重天的家伙手上?
▲   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心中有些想不通,难道有人在这家伙后面撑腰?要不然这么多修为比左莫厉害的家伙,都从了呢?心里想着,脸上却不敢有丝毫不满

  没办fǎ,败军不足言勇,成了别人的俘虏,自然○   búguòtāzhīdàozìjǐdechùjìng,xīnzhōngyǒuxiēxiǎngbútōng,nándàoyǒurénzàizhèjiāhuǒhòumiànchēngyāo?yàobúránzhèmeduōxiūwéibǐzuǒmòlìhàidejiāhuǒ,dōucónglene?xīnlǐxiǎngzhe,liǎnshàngquèbúgǎnyǒusīháobúmǎn

  méibànfǎ,bàijun1búzúyányǒng,chénglebiéréndefúlǔ,zìrán也不敢起什么歪心思尤qí是当他看到不远处,那位安静立着,带着几分浅浅柔柔笑意的公孙差,顿时所有念头全都没有

  禁制对左莫来说已经是轻车驾熟,几下功夫,三十人的身家性命都捏在他手里

  不过连续布下三十道禁制,他元气大伤,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萎顿

  “死了多少人?”左莫问

  “十二个,筑基全死了”公孙差的心情有些不好虽然取得胜利,虽然主力未损,但是这样的战果并不能让他感到满意

  左莫叹了口气,心情也有些糟糕

  “好歹胜了”公孙差说得自己也没什么底气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重乱世如铜炉,大家都在这铜炉中,谁也跑不掉左莫决定换个话题

  “找到灵谷了没?”

  “没”公孙差老实地摇头

  左莫顿时直欲吐血,本来他是让这帮家伙以战养战,能够从别人那抢些灵谷什么的,减轻他的负担谁想到,出去一趟,俘虏了三十多人回来,结果半点灵谷也没找到,他损耗了大量神识,还得多管了三十张嘴的饭

  亏大了

  “那有什么收获?”左莫如同霜打了茄子,有气无力问

  “东西倒是收了一些,不过我不大懂,师兄得自己挑”公孙差眨着他如同桃花般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道

  从数量上,公孙差这次缴获的东西的确不少,堆起来,像一座小山

  飞剑、fǎ宝、玉简、材料等等五花八门,让人眼花缭乱

  左莫看了眼,倒是有些惊叹,绝大多数东西都不值钱,但是也不乏精品毕竟这些大多都是凝脉修者的收藏,还是有些不错的东西

  左莫的眼光何qí老辣,下手也极快,翻翻拣拣,一堆小山便被他划拉出好几堆

  他指着一堆飞剑和fǎ宝,道:“这批东西品相不错你拿去分给他们,装备好了,战斗力才能提升”

  公孙差心中大为佩服,师兄果然是做大事的人跟着师兄这么久,眼光虽然没有师兄那么毒辣,但大致的好坏还是能分得出这堆飞剑和fǎ宝的●品相都相当不错,如果能脱手,可以换相当数目的晶石,没想到师兄随手便把它分出来

  这胸襟,这气魄……

  “要想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左莫相当意味深长道,禅意十足

  公孙差心中的◇佩服已经上升为顶点,看来自己还是太嫩,比起师兄来,境界不够啊

  “就当薪水好了人家好歹要拼命的,不给点好处也说不过去”左莫砸巴着嘴,摸着下巴:“反正这批货也换不成晶石,放着还占地方”

  公孙差听到后半句,心中所有禅意刹那间烟消云散

  这才是师兄嘛……

  不知为何,他发现自己有些微松口气的感觉,全身放松下来

  “哦,对了”左莫从玉简堆里挑出一枚玉简:“这批玉简■没什么太好的东西,这枚除外,里面是一些和战将有点关系的东西,你拿去参考参考”

  “和战将有点关系?”公孙差顿时来了几分兴趣,接过这枚玉简

  “材料倒是能有些用处”左莫看着面前的几堆东西□自言自语道:“qí他的,只能给喂给小塔了玉简就收藏好了,免费给他们开放?唔,反正也不占地方”

  说起玉简,他倒猛地想起一件事:“我这有一门五品遁fǎ,我估计没时间练了,给下面的人练他们实力强一分,我们也安全一点至于怎么分配,你去想办fǎ”

  “好”公孙差对师兄能拿出一门五品遁fǎ有些惊讶,但毫不犹豫点头,师兄这句话他深以为然

  分完战利品之后,左莫又嘱咐公孙差关注一下,哪里有阴煞之地大家都知道时间紧迫,便没有废话,公孙差带着一堆fǎ宝飞剑离开

  左莫唤出小塔,指着一堆飞剑fǎ宝,便拿起一枚玉简翻看起来

  这枚玉简是这堆战利品中,他唯一感兴趣的东西玉简里面不是什么高级内容,讲的是一些粗浅的炼制傀儡fǎ门如今左莫在符阵方面的造诣不低,傀儡中符阵之学用得也比较多,他看起来也不费劲

  之前没有接触过傀儡,这一看,倒是觉得颇有几分奇许多地方,颇有独到之处不过最让他感到惊喜的是,傀儡能够解决他人手不足的问题

  低级的傀儡,没有灵智,只能接受最简单最基本的命令ér那些高级傀儡,已和真人没什么区别,经秘fǎ炼制的傀儡,浑身刀枪不入,迅捷如风,绝对是优秀的打手小弟

  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傀儡,原来如此

  当然,合格的打手小弟傀儡,炼制的难度极高不过,左莫却没有打这些傀儡的主意,他的目光放在那些最容易炼制最低级的傀儡

  这些家伙没什么大用,但是干些粗笨的活,应该还是勉强能够胜任

  他忽然萌生一个的想fǎ,小山界如今混乱不堪,人数锐减,以前的那些矿脉什么的,可不会长脚啊再说灵脉受侵,但这些矿脉呢?

  他越想越是兴奋,脑子思路清晰无比现在乱成这样,根本没有谁愿意花人力在采矿上如果这些矿脉没有被感染,又是无主之物,若自己去采,没人管至于人力的问题,可以用傀儡解决

  他按捺心中的兴奋,仔细盘算起来

  最低级的傀儡,炼制起来难度不大,ér且消耗的都是一些很低级的材料,自己完全有能力炼制

  陷入沉思中的左莫,浑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贪婪地吸入fǎ宝飞剑的小塔

  当最后一件fǎ宝飞入小★塔体内,小塔蓦地寂然不动

  “论功行赏?”雷鹏以为自己听错了,咧嘴讥笑道:“你别他妈做梦了,吞进肚里的食,谁会再吐出来?再说,咱们现在这帮人,都下了禁制,谁敢不听话?谁傻到再往咱们身上砸?” ○
  年绿急道:“这可是千真万确的消息,下午就**功奖赏,据说还有一门五品遁fǎ”

  “哈哈笑死我了”雷鹏指着年绿,转过脸对宗如大笑道:“听听还五品遁fǎ呢真他妈放屁五品遁fǎ又不是白菜,●说给就给我说老年,你又不是不懂行情,一门五品遁fǎ,都够明霄派那帮混蛋放你过去了这样的好东西,人家白送你?”

  宗如盘膝端坐,如老僧入定,宝相庄严,充耳不闻禅修在小山界极为罕见,他们修身体和神●通宗如修行的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禅诀心fǎ,还未生成神通,但一身修为却修炼得极qí扎实

  他平时寡言,性子沉静,战斗时却俨然换了一个人,勇猛异常

  他们三人性情各不相同,雷鹏性烈如火,匪性十足,ér年绿性子活泛,乐观豁达

  被雷鹏这么一说,年绿自己也有些将信将疑起来五品遁fǎ,足够成为一个小门派压箱底的fǎ诀这样的好东西,谁会白白放出来?

  好在时间过得不慢,很快就到下午

  所有人,包括刚刚俘虏转正的三十人,全都被集合在一起

  大家都知道,小娘肯定有重要的事要宣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