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节 两宗生意


  jīn甲卫的强悍让左莫印象深刻

  “不过,他们究竟算啥?”左莫指着三个大块头问三名jīn甲卫的体形魁梧,拄剑而立,就像三座小山,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傀儡”蒲妖轻描淡写道

  “哦”左莫应了声,他xīn中涌起强烈的冲动,好好研究一下三具傀儡炼制傀儡有诸多法门,最著名的大概便要数炼尸,什么千年僵尸之类,是极品的炼尸材料符兵亦属傀儡中的一类,和炼尸截然不同

  不过想想刚才惊艳一剑,他决定还是熄了这个危险的念头

  他的目光盯着三名jīn甲卫手上的通红大剑,半晌,洞内传出左莫撕xīn裂肺的惨叫

  “老鬼哥跟你拼了呜呜呜我的赤火石我的天目银……”

  荒木礁天空中

  “还要等多久?”常横有些不耐道

  “呵呵,他很快便会出来”傅峰倒是xīn平气和,一旁的鬼风目光不时扫过荒木礁和他们想象的不同,荒木礁上并不止左莫一人,还有其他无空剑门弟子,zhī是这些弟子都是生产修者

  一开始,这些弟子还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他们,到后来,便自顾自地忙活起来

  荒木礁看似平静,但是许多关键地方,都笼罩着白色的云团,什么都看不到这◎些云团也证明荒木礁上的大阵并没有受到致命的损伤

  鬼风愈发觉得左莫的神秘,他有些奇怪,无空剑门怎么会一名如此重要的弟子发配到如此偏僻荒凉的地方?是对左莫有信xīn吗?

  他不觉得荒木礁■的重要性当然毋庸置疑,可哪怕再有信xīn,长辈们也绝不会吝啬给他多配几名实力强劲的弟子

  如此杰出的弟子,他不相信哪个门派愿意损失

  可现在左莫一人守着荒木礁,这让鬼风觉得发配的意味大大过派遣

  乌风贼全军覆灭,若传出去,肯定震动天月界,左莫的个人声名和无空剑门的声望都会推到一个的高度

  鬼风瞥了一眼傅峰,傅峰脸上没有半点不耐,他们在这已经守了五天为了表示没有敌意,三十六名筑基修者,他都没有带来

  鬼风眼角余光瞥见下方出现的左莫身影,顿时精神一振

  咦

  目光扫及左莫身后三具庞大的身影,鬼风瞳孔骤然收缩如针

  jīn黄色的鳞甲笼罩全身,细密的鳞片闪耀着纯正的jīn黄光泽,面部是黄jīn面具,zhī露出一双眼睛

  三名身着jīn甲的护卫齐齐望向天空中的三人

  鬼风的目光触及三人的眼睛,顿时xīn中一颤

  三双眼睛出奇的一致,漠然、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甚至给鬼风空洞如死物的错觉他能感觉到,在对方的眼中,自己就像蝼蛄,不能惹起他们一丝波澜

  忽然,鬼风感觉仿如置身火炉,恍如实质的压迫感油然而生,沉●甸甸就像一座小山压在xīn头

  鬼风微变,冷哼一声,身形微摆,灵力运转

  那股笼罩周身的无形压力顿时消失

  成功摆脱对方锁定,鬼风没有半点得意,相反,他脸色很差双方的较量看似平◆□分秋色,但鬼风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落入下风

  好厉害的高手

  nán道这才是无空剑门的隐藏实力吗?他眯起眼睛

  傅峰和常横面色都凝重起来,他们的想法和鬼风一致这三名全身笼罩jīn甲■中的修者,修为都在凝脉期之上,而且实力非常强悍虽然看不清楚他们的面目,但他们浑身笼罩着浓郁无比的肃杀凌厉的气息,这zhī有那些经历无数血战之后,才会有如此浓郁的杀气

  nán怪乌风贼会全军覆灭,原来荒木礁还隐藏着三名高手释然之余,三人xīn底都在庆幸没有硬闯任何一名jīn甲修者,哪怕傅峰,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凝脉期三重天,鬼风和常横两人还zhī是一重天之境但这三名jīn甲修者,每人都在二重天以上

  凝脉和筑基之间的差距巨大,可就是凝脉与凝脉之间,差别同样巨大凝脉二重天的修为,是一重天整整三倍

  比修为,不如对方;比战斗经验,不如对方;比法宝……

  看了看三人手上恍如烧红的大剑,显然不是凡品,品阶肯定达到四品双方zhī在伯仲之间他们最有信xīn的,大概便zhī有法诀了鬼风对自己正在修炼的《九鬼钉咒》极具信xīn

  左莫的识海里,蒲妖在嘀咕:“可惜了那个光头,倒是个炼jīn甲卫的好材料”

  左莫没理会,他的目光投向天空

  这次有三名jīn甲卫在环伺,虽然身上伤势没有好全,他胆气也要壮许多

  “有劳三位久候,不知有何事?”左莫素来不喜欢客套,开门见山直接道

  傅峰也不拐弯抹角,笑道:“在下有两件事相求”

  “哦”左莫有些意外,没想到对方还真的有事,而且一说便是两件事

  “左兄弟歼灭乌风贼,实在大快人xīn”傅峰道:“我想从左兄弟这买个消息”

  乌风贼?左莫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原来攻击自己的这伙人,是乌风贼,nán怪实力这么强xīn思电转,嘴上反应亦极快:“不知是何消息?”

  傅峰盯着左莫,神情认真道:“我想从左兄这里买秘境的方位”

  左莫xīn中一突,秘境

  他委实被“秘境”两个字给震了震上次试剑会之后秘境探索,左莫因为被丢进剑意大阵而错过,这件事他一直很遗憾,却没想到突然听到关于秘境的消息

  傅峰突然跑来问自己秘境的位置,精明的左莫立即意识到秘境的消息从何而来

  乌风贼

  一定是乌风贼

  蒲妖比他反应快,手段是层出不穷,眨眼间,便从那些还泡在黑潭中的苦力身上得到想要的答案

  听蒲妖简单说了一下,左莫也明白过来事情大致的原委,顿感失望

  最先发现秘境的是红袍修者三人,后来不知道怎么消息泄露出去,被乌风贼盯上不过三人滑溜异常,硬是耍了乌风贼,把秘境几乎搜刮了干净,这才跑路

  左莫此时方明白来过来,为什么这三人身上竟然有那么多好东西,原来是秘境

  又是羡慕又是失望,可惜被人搜刮过的秘境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吸引力

  不过,他也不会那么轻松地告诉傅峰搜刮过的秘境虽然没有好东西,但秘境灵气浓郁,十分适合改造成洞府对他来说,作用不大,但是对门派和势力来说,可是好东西

  傅峰●显然这个秘境

  “呵呵”左莫笑了笑,zhī是他僵硬的表情看上去十分诡异:“不知傅兄打算怎么买?”

  一谈起生意,他陡然来精神了反正他占据主动,可卖可不卖,红袍汉子三人跑到小山界,一时半◎会是绝不可能回来知道秘境方位的,zhī有乌风贼,可所有的乌风贼一个不拉全泡在黑潭里

  哪怕不卖给傅峰,把这个消息送回门派,奖赏也不会少

  不过内xīn深处,左莫却不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门派换作以前,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消息报给门派,但如今门派让他所念者,zhī剩下师傅一人现在的无空剑门,不再是以前那个给他家一般感觉的无空剑门

  若不是师傅,没有物资,没有无空旗他一个筑基修者,来到荒木礁这等偏僻之地,凶多吉少

  他情不自禁地暗中握了握拳头

  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上比较靠谱

  “呵呵”傅峰轻笑一声,xīn中似乎早有对策:“我用一个消息来和左兄交换”

  “消息?”傅峰的提议出乎左莫的意料

  傅峰大方道:“左兄不妨先看,若是觉得不满意再说”说完手指轻弹,一枚玉简朝左莫劲射而来

  啪

  左莫身后伸出一zhījīn色手掌,准确抓住玉简

  傅峰笑了笑,不说话,xīn中却暗赞左莫的小xīn

  左莫接过玉简,低头浏览起来

  玉简里面的内容并不多,但看完最后一个字,左莫zhī觉如堕冰窖,浑身发冷

  “如何?左兄可满意?”傅峰问

  左莫深吸一口气,朝傅峰拱手抱拳,认真道:“多谢傅兄”说完便摸出一枚空白玉简,把秘境的位置录入其中,然后丢给傅峰

  傅峰接过玉简,浏览一遍,脸上露出喜色看完之后,啪地把玉简捏得粉碎

  “左兄真是爽快人”傅峰利索道:“在下想向左兄求一缕jīn乌火,还请左兄成全”

  “jīn乌火?”左莫点点头:“若傅兄有四品以上的土行材料,便可”

  他没有狮子大开口,投桃报李,刚才傅峰给他的消息实在太重要了

  傅峰脸上nán抑喜色:“果然是缘份在下这正好有一块息岩,质地上乘,想必能满足左兄的要求”

  “换”左莫毫不犹豫地点头

  在四品土行材料中,息岩是nán得的精品它一般存在极深地下,有独特的草木灰色,自然抱团成块,锐jīn之物无法对其切割

  左莫xīn中激动,他的五意套剑终于凑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