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节 碰撞!


  林谦静静地立zài空中,看着远处庞大却纤毫毕现的蜃影

  tā看不dào符阵里正zài发生什么,但是刚才五色塔的出现,却让tā很是惊讶别人或许不知道五色塔的来历,但是tā可是亲眼见dào左莫zài百宝飞阁买下这件法宝

  五色塔虽然有几分巧妙,但只是一个半成品zàitā眼中,算不上什么好法宝,遑论和本命法宝沾得上边

  可是,刚才五色塔流露展现的,的确是本命法宝

  一定是这段时间有什么变故

  就zài此时,蜃影突然剧烈波动,画面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见

  看得正是激动的观众们顿时一片哗然

  这是怎么回事?《蜃光幻影阵》出问题了?

★  林谦亦有些意外,天松子布下的《蜃光幻影阵》稳定性不需要质疑难道松涛阁里面出现什么状况?

  意外的并不止有tā一个人,最意外的莫过于天松子为了布设《蜃光幻影阵》,tā花费不小,眼下竟然出现意◇  línqiānyìyǒuxiēyìwài,tiānsōngzǐbùxiàde《shènguānghuànyǐngzhèn》wěndìngxìngbúxūyàozhìyínándàosōngtāogélǐmiànchūxiànshímezhuàngkuàng?

  yìwàidebìngbúzhǐyǒutāyīgèrén,zuìyìwàidemòguòyútiānsōngzǐwéilebùshè《shènguānghuànyǐngzhèn》,tāhuāfèibúxiǎo,yǎnxiàjìngránchūxiànyì外状况,tā不禁皱起眉头

  身旁一位掌门也有些纳闷:“按理说,《蜃光幻影阵》应该不该出问题才对”

  “可不是”其tā掌门纷纷接口

  《蜃光幻影阵分成熟而且稳定的符阵,早就被用dào烂熟,这次布设的,除了规模比一般要大许多外,并没有其tā特别之处

  天松子忽然眼角跳了跳

  有人注意dàotā异样,不由问:“道友可是有什么发现?”

  天松子神情如常,笑道:“一点小意外而已”

  果然,tā话音刚落,蜃影便恢复如常,众人的注意力迅被蜃影吸引

  天松子眼中却流露出微微惊色,松涛阁是洞天法宝,由每一代东浮殿执掌者执掌刚才tā察觉dào松涛阁内突然爆发一股强烈无比的灵力波动,正是这股灵力波动,导致《蜃光幻影阵》受dào影响出现状态这股灵力波动有如一划而过的流星,来得快,去得也快

  tā的目光投向蜃影中那片大阵

  灵力爆发的地点,便是那

  是谁爆发的灵力?左莫吗?还是其tā人?

  俞白出局的结果,tā并不感觉意外,也不觉得难过能够有一次这样的实战磨炼,对俞白大有好处至于其tā的,tā并不zài意或许俞白会耿▲耿于怀,但这正是天松子希望让tā遭遇的

  俞白虽然平日里温文恭谦,但其实并不谙世事,心底的傲气颇重公子哥气息,几乎是每个门派核心弟子身易出现的特质

  天松子把目光再次投向大阵

 ◇ tā不由佩服起裴元然,无空剑门的弟子,除了罗离身上还有些公子哥气息外,韦胜和左莫,身上都没有沾染上半点

  这两位年轻人,给这届试剑会,抹上了最浓墨重彩的两笔

  《月鸣崩音》

 ★ 大阵之内,凡物崩碎成粉齑,粉尘水雾笼罩着大阵,它们不断地变细碎、细碎

  漫天粉尘中,左莫双臂张开,有如神衹,一动不动,眸子空洞漠然,不见一丝感情粉尘水雾一靠近左莫一丈远时,就像一堵无形之墙挡■住,无法跨越雷池半步

  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最强杀着,震动松涛阁无物可挡的崩音仿佛飓风,横扫松涛阁,所过之处,无数幼小的灵兽口鼻溢血倒地而亡

  崩音掠过,修者无不是气血震动,灵力险些失控,无不骇然

  符阵外的修者被波及尚且如此,符阵内的五人所面临的压力强上百倍

  素秀眉拧成一团,露出几分痛苦神情

  她还是低估了大阵的威力崩音之下,她浑身灵力险些直接崩散,磁☆力罩差点崩溃当场她咬紧牙关,再也不敢有任何保留,全身灵力鼓荡,拼命向黑曜剑内灌入灵力

  磁力扭曲空间,罩内她的身影虚幻如光影

  罗离的状况也好不dào哪去,tā嘴角溢出一缕鲜血,tā修■为不如其tā四人深厚,一击之下,便已受伤但tā嘴角忽然向上翘起,眼中战意不减反增,疯狂、炽热

  上次我把你逼dào那么狼狈,你没认输,这次你把我逼dào如此狼狈……

  我如何能输与你……

  瞳孔猛地扩张,飘浮zài身前的飞剑一声清鸣,剑身嗡嗡微震,有如流光,插入tā脚前的地面,直至没柄

  tā单膝垂首跪zài剑前,低声呢喃:“我离”

  我离……我离……我离……

  袅袅的回音zàitā身旁回荡,飘浮zàitā身前的仿若女鬼的身影陡然清晰一位素衣绾发女子楚楚而立,她的目光幽怨,轻轻叹息一声,她扬起纤纤素腕

  青红光带从她手中飞出,挡zài两人身前

  常横面无表情立zài那,tā脚下的地面cùncùn断裂,旋即崩碎成细小的飞灰,tā却无动于衷zàitā面前,血蛛仿佛被激怒,嘶嘶咆哮,全身黑色符文陡然光芒大涨

  泛着黑色的血色光幕,挡zài一人一蛛面前

  黄脸汉子身披重甲,手持青铜戈,吐气开声

  青铜戈尖爆起耀眼的光芒,明明刺zài空处,却有如遇dào极大阻力,一点一点向前刺去,每一cùn都极其艰难戈尖光芒越来越刺眼,直至让人无法逼视

  鬼风面前的小鬼王发出孩童的咿咿呀呀声,挥舞着粉嫩如莲藕的小手,惨绿惨绿的光幕随着tā小手的挥舞,一层又一层薄薄的绿色光幕脆弱有如蛋壳,刚布下就碎裂

  鬼风终于浮现惊骇之色

  小鬼王似乎被激怒,不再咿咿呀呀,天真可爱的小脸浮起阴戾狠辣之色tā开始手舞足蹈,姿势怪异,每个动作都充满阴森可怖的气息,有如巫师乩舞

  一条惨绿色光带浮现,围绕着鬼风和小鬼王飞快地旋转,光带中隐隐传来哀怨嚎哭之声

  陷入玄奇状态的左莫周围的空气此时突然波动

  那双漠然空洞的眸子动了一动,多了分生气

  左莫只觉得周身一凉,之前那种浸泡zài神识的舒服感不翼而飞

  没有灰色,没有星光,没有识海……

  tā动了动眼睛,头顶满月高悬,月丝如发,光环如铃

  左莫脑海中第一念头便是:“不好”

  怎么zài这么要命的时候给醒过来……

  还没等tā来得及懊恼,tā便如同被一只全奔跑有如小山的妖兽正面撞上,噗,tā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像沙包般被重重抛起

  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最强杀着《月鸣崩音》和□常横五人各自保命杀着毫无花巧地迎头碰撞

  本届试剑会最强力的碰撞

  轰轰轰

  耀眼的光芒如同太阳升起

  山崩地裂之威,天地变色

  天环月鸣阵无法承受如此恐怖的力◆量碰撞,刹那间四分五裂

  可怜的左莫,zài最要命的时候醒转过来,水平重回落至平时状态,如何能抵挡这两股力量的碰撞?幸亏绝大部分力量都被天环月鸣阵承受下来,可即使是余法,左莫依然吃不消,顿时遭受重创

  五色塔周身光芒黯淡,塔身隐现裂纹,悲鸣一声,化作一道流光,飞入左莫体内

  常横五人亦好不dào哪去,两股力量的正面碰撞远远过tā们的想象tā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狠狠地从大阵中弹飞数十丈远

  五人没有一人完好无损,人人带伤,脸上尽是骇然,就连常横亦不例外

  东浮观众通过蜃影无法看清符阵里面的情况,而蜃影突然模糊,亦让不少人暗自猜测

  就zài众人纳闷间,刚刚恢复的蜃影中突然爆出耀眼刺目的光芒

  猝不及防之下,许多人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过东浮顿时乱套,惊慌失措的人们下意识地自我保护,偌大的东浮,尖叫声此起伏

  直dào过了一会,众人眼睛恢复如常,情势才稳定下来

  惊恐莫名的人们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刚才发生状况的蜃影

  嘶

  成千上万人同时倒吸冷气声的场景可不常见,蔚为壮观

  蜃影中,原本左莫的符阵带位置,面目全非水洼不见了,树林不见了,符阵不见了,能看dào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大坑大坑深度越过十丈,直径是达dào惊人的五十丈如此恐怖的大坑,让每个人心中都直冒凉气,拼命地吞口水

  大坑周围,十五条宽度越过五丈的大裂缝,从大坑向四周蜿蜒伸展,最长的一条裂缝,长度达dào三里

  即使最短的裂缝,也达dào一百丈

  黑乎乎的大坑,密密麻麻的裂缝,触目惊心,它看上去就像一只丑陋的水胆

  但凡是看dào这只“水胆”的人,脑中只有恐惧和战栗

  需要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做dào?

  东浮的观众尚且如此震撼,松涛阁内的修者们,所受dào的冲击加强烈

  光芒亮起的一刹那,那股毁天灭地的力量,让所有人深深地感受dào什么叫恐惧,什么叫死亡

  没有人还有厮杀战斗的兴趣

  tā们心中充满恐怖,双腿却像着了魔,不自主地朝光芒亮起的地点奔去

  当看dào大坑时,tā们仿佛抽空了最后一丝力量,坐倒zài大坑旁

  东浮众掌门聚集处,忽然响起一个惊怒交加肉痛dào骨头里的声音

  “我、我的松涛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