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节 悟


  素忽然移至罗离身旁,罗离心中暗自警惕

  “你是左莫的师兄?”素决定自己干了,那个软饭僵尸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半点反应软饭僵尸对胜利可以无所谓,dàn是她却不能

  “嗯”罗离有些意外地嗯了一声

  “一人一个”素的语极快:“我挑鬼风”

  罗离加意外,难道是左莫的朋友?是真还是假?他脑子转得飞快,权衡得失

  他暗自防备,嘴里却毫不犹豫道:“好,我挑黄脸那人”■虽然无法判断真假,dàn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对他都没有害处

  双方一触即开

  两人之间的对话,其他三人亦听得清楚

  常横无动于衷,黄脸汉子笑了笑,鬼风直接在原地消失

  ◆大家心中很有默契,各自寻找地方捉对火拼,唯独常横留在原地,抬头看着头顶的那些光环陷入思索之中

  左莫没有去理会阵里正在发生什么,打定主意之后,他便毫不动摇

  身体内的伤势对他影响很大,体内灵力运转时多了几分滞涩,从修炼《胎息炼神》之后,他很久没有尝到神识受伤的痛苦dàn之前的两战,连他最擅长的神识,都无法幸免

  这便是跨越境界战斗的结果,哪怕借助符阵之力,他依然不可避免地受伤

  可若只是单从表面来看,没有人会想到他已经伤及经脉内腑他的目光专注平和,清澈宁静,没有一丝杂念,指法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快若闪电,dànyě有如行云流水,给人另一种美感

  天空中,五陵散人忍不住感慨:“此子必成大器”

  魏飞亦露出赞赏之色:“能以筑基修为,挡下南门阳全力三剑,重伤宗铭雁,足以自傲老天实在厚爱无空剑门,一韦胜,一左莫,百年无忧”

  不知为何,五陵散人突然叹息一声:“只可惜,生不逢时啊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如此天赋,若夭折,委实可惜”

  魏飞哈哈大笑:“我却与散人意见相左正因他们天赋出众,才需磨炼乱世出英豪没有乱世,yě难见英豪”

  五陵散人闻言,呵呵自嘲道:“魏老弟说得在理,老了,我果然老了”

  心中无杂念,无胜负之心,平和如左莫布阵的度竟然不知不觉中大为提高几乎不用思考,材料便从指间滑过,法诀自然成形,圆融自如

  不多时,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竟然完成

  他怔怔地看着面前全部完成的大阵,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若有所思

  苦战重伤,昏迷醒转,心绪从激荡到平和一开始充满期待,强烈求胜,到希望破灭只求伤敌,转而再到眼下专注无他物,无胜负之念,短短时间内,他却仿佛经历了许久

  他呆呆地立在阵中,有如泥塑,一动不动

  主峰之颠,韦胜和古róng平之间的战斗依然在持续

  韦胜视野中一片血色,模糊不清他浑身数不清的剑伤,流淌出的鲜血浸湿了衣裳,模糊面róng,俨然成为一个血人

  许多观看比试的观众此时都不忍心看下去,就连天松子都忍不住跑过来,问要不要停止比试裴元然没有停○止比试,dàn他紧握拳头,指甲深深地陷入肉中而不自知

  古róng平yě不好过,他身上有三道剑痕,三道剑痕并不深,dàn鲜血还在他胸口洇湿一大片他的剑意依然和之前那般天马行空,无迹可循,dàn★zhǐbǐshì,dàntājǐnwòquántóu,zhǐjiǎshēnshēndìxiànrùròuzhōngérbúzìzhī

  gǔróngpíngyěbúhǎoguò,tāshēnshàngyǒusāndàojiànhén,sāndàojiànhénbìngbúshēn,dànxiānxuèháizàitāxiōngkǒuyīnshīyīdàpiàntādejiànyìyīránhézhīqiánnàbāntiānmǎhángkōng,wújìkěxún,dàn是旁观的众人还是能够轻易地察觉他的疲软

  没有人会觉得古róng平实力不行,苦战这么长的时间,疲软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古róng平yě知道自己的情况越来越不好,dàn是他没办法在一个时辰之前,韦胜便已经遍体鳞伤,摇摇欲坠,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了,韦胜还是苦苦支撑他仿佛随时可能倒下,却硬是没有倒下每次古róng平觉得再加把力,就能打倒对方,可当他发力之后,发现除了在对方身留下一道剑伤,没有任何收获,对方依然能挡住

  没等到韦胜倒下,古róng平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陷入困境

  他身上的三道剑伤,便是佐证

  他的剑诀就仿若抽丝剥茧,布一张大网把对手困住,然后慢慢消磨对方力量,让对手失去所有的空间窒息而死他成功困住了对手,dàn是,对手却没有停止挣扎

  双方陷入了僵持对方的顽强远远出了他的意料,他的灵力迅地流失,他的剑芒yě渐渐失去锋锐,他的动作开始变得迟缓,对手抓住了他的破绽反击

  时间越长,古róng平心中的恐惧越重

  韦胜就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野兽,像没有生命不知痛疼的符兵剑芒从他身上掠过,除了能听到他的闷哼,除了能看到飞溅的鲜血,再yě看不到这对他有任何影响

  猎人与野兽之间的战争,猎人渐渐失去优势

  左莫的符阵流,让众人感到华丽眩目,让人感到意外而韦胜与古róng平的这场战斗,却让众人感到震撼,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

  时间一点点流逝,议论声越来越小,许多人眼中的不忍yě越来越浓重

  看着一位浑身都是鲜血的血人一声不吭,狼狈地战斗着,苦苦挣扎着飞在空中的身形摇摇欲坠,浑身流淌的鲜血滴嗒滴嗒从空●zhènhàn

  shíjiānyīdiǎndiǎnliúshì,yìlùnshēngyuèláiyuèxiǎo,xǔduōrényǎnzhōngdebúrěnyěyuèláiyuènóngzhòng

  kànzheyīwèihúnshēndōushìxiānxuèdexuèrényīshēngbúkēng,lángbèidìzhàndòuzhe,kǔkǔzhèngzhāzhefēizàikōngzhōngdeshēnxíngyáoyáoyùzhuì,húnshēnliútǎngdexiānxuèdīdādīdācóngkōng中洒落

  没有人还有说话的心情

  虽然韦胜还没有胜利,dàn众人眼中,只有这个浑身鲜血的身影

  松涛阁的战斗还在进行天环月鸣阵吸引了绝大多数高手,让许多人欢呼鼓舞,很多人以为,他们进入前十的战斗将大增然而,事情的发展,和他们想象的完全相反

  没有了高手的震慑,许多原本打算隐匿身形的修者失去压力yě失去耐心,他们不再躲在角落,厮杀反而变得加激烈

  dàn是,没有人敢靠近天环月鸣阵,yě没人敢靠近主峰

  天环月鸣阵就像一只神秘的妖兽,张着血盆大口,没有人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而主峰两人那场惨烈的战斗,让松涛阁内凡是目睹的修者,感到恐惧,深深的恐惧

  就连松涛阁内的评师们,他们的注意力yě全都在这两处,恨不得其他所有的战斗全都立即结束

  左莫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一个巨大的灰色气泡里,他上下左右,充斥着奇特的灰色物质

  虽然穿着灵甲,dàn是灵甲却没给他任何隔离的感觉,他仿佛赤身**地浸泡在灰色物质之中说不上温暖,yě说不上冰冷,很奇怪的感觉,唯一他能准确描述的,便是熟悉他好像对这种灰色物质十分熟悉,一点都不陌生

  这灰色物质是什么?他好像什么都明白,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他伸手抓了抓,什么yě没捞到

  这是哪里?这是什么?

  他觉得自己应该知道,可是无论他怎么想,yě想不起来他有些茫然,周围的一切没能给他任何提示,他唯一的线索便是那种熟悉感

  这到底是什么?左莫不由皱起眉头苦苦思索,他觉得自己要找出这个答案

  他下意识地伸手又在灰色物质里抓了一把,同样什么都没捞动

  这东西就像空气一样,无形无质,左莫心中暗想

  等等,无形无质……

  左莫陡然一振,他知道这是什么

  神识这是神识

  就在他告诉自己这是神识的一刹那,体内的那种熟悉感陡然强烈无比,而与此同时,周围的景物陡然变化

  脚下很远处有一个类似小岛的地方,小岛上一片火海,无数鲜红的火焰舞动一座墓碑,上面坐着一位穿着黑衣的男子还有一条笔直的河,河里很浑浊,只能隐约可见有两不同的颜色

  识海这是识海

  左莫能看到墓碑上蒲妖神情很吃惊,他不由开口喊,然而却无论他怎么用力喊,蒲妖都听不到

  他不得不放弃,开始打量起周围

  整个识海,都被☆这种灰色物质包裹着,这和左莫之前想象的完全不同他记得在识海中,看周围全都是一片黑寂的虚空,除了天空的星辰

  对了

  他记得虚空之上,挂着四颗星辰

  果然,当他抬头向上看时,果然▲看到星辰

  天空总共有四颗星辰,其中一颗最亮,其他三颗稍黯

  以前每次进识海,他都觉得四颗星辰十分遥远,此时才发现,原来四颗星就四只小船,飘浮在神识的外壁

  他若有所悟

  就在此时,四颗星辰突然开始洒落点点星光星光有如银砂,缓缓落入灰色神识之中,只是灰色神识太大,那点点星光,少得可怜dàn是四颗星辰,源源不断地喷洒出星光,度并不快

  左莫不知道这有如银砂的点◆点星光突然有何用途,dàn是很显然,他的神识似乎开始发生变化

  魏飞和五陵散人入神地看着韦胜和古róng平的战斗,不光是他们,整个松涛阁的评师全都在关注这场惨烈的战斗忽然,五陵散人似乎察觉到什◎☆么,不由转过脸,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脚下的大阵就这一眼,他的目光定住

  符阵中,左莫张开双臂,像要拥抱什么,木偶般呆呆立在原地,眼神空洞抽离

  在他周围,空气像燃烧的材薪,不时发出轻微劈啪■爆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