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节 盘问


  轰轰轰

  爆炸声bú绝于耳,场内化为一片火海

  肆虐的深红火焰数丈高,吞吐着,狂舞着,被火海吞没的两人,看bú见半点踪影

  忽然,火海zhōng,飘出几片雪花

  一个模糊的人影轮廓在火海zhōng显现,他一步步地朝外走,隐约模糊的人影也在一点点加深

  是谁?

  所有人bú禁伸长脖子,摒住呼吸再笨的人,也知道,走出来的人,便是这场比试的胜者

  最后落下的漫天火雨挡住所有人的视线,留在他们视野zhōng最后一个画面,便是那把宛如火焰的巨大水剑,自下而上,斩向晁安

  斩上了吗?结果呢?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到了要揭晓的时候

  火海zhōng黑色人影越来越重,那人终于走到火海边缘,他没有停顿,向前迈了一步

  一只带着几分焦黑的暗金色赤脚,从火海zhōng伸出来

  天空晴朗,温暖的阳光再次降临大○地,天月界气候怡人,虽然雨水丰沛,但是一年四季,也都是晴朗的日子居多建于半截山峰之上的东浮,繁忙异常来来往往的修者,或踏剑飞行,或骑乘灵兽,或操控法宝,从四面八fāng汇集于此

  东浮bú远处★的无空山

  **全身的左莫泡在药桶里,只露出脑袋,时bú时地响起嘶地倒吸冷气这次他虽然取胜,但受伤极重,一走出火海,hūn倒在地等他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泡在药水里药桶旁放置着的一具音圭,音圭玉盘上光芒流转,是左莫央求小果帮他找来的

  他很快被音圭里播放的内容吸引

  “虽然这两天的比试十分精彩,但是bú得bú说,都无法和第一场比试相提并论让我有些打bú起精神来,徐师,您怎么看?”

  “的确,我也有同感这两天的比试虽然各种法诀层出bú穷,但没有第一场比试左莫那么惊艳的表现可是,细细分析下来,左莫与晁安的那场比试,能让大家如此印象深刻,这其zhōng有很多因素”

  “bú错,经典之战自然需要一些能够称之为经典的因素像双fāng实力的巨大差距,还有左莫对符阵对阵盘的独到运用等等,都成就了这场经典之战这场比试zhōng,左莫的符阵和阵盘成为大家讨论最多的话题内□行的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对这符阵一窍bú通,徐师您是这fāng面的高手,肯定看得比我明白您给我解解惑”

  “bú敢当bú敢当说实话,当时比试的时候,我就在现场,给我的震撼相当大可能因为我对符☆阵非常感兴趣的缘故,左莫对符阵、阵盘的运用,让我的感触尤其大许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左莫究竟丢出去多少张阵盘?”

  “是啊这个问题我一直想问”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十一张阵盘”

  “这么多?”

  “他最先丢出的是一张迷踪阵盘,随后丢出的阵盘包括土灵阵、涌金阵、聚水阵,这三张阵盘,组成三连环那三道缠住晁安的青索大家应该记得,我查了一下,它是缚龙阵,bú错的符阵最后出现的金色符阵,是流火心御阵,它和左莫腰间玉佩上的流火心御阵组成了双连环”

  “这明明是六张阵盘啊”

  “哈哈,这六张阵盘经过精心安排,但左莫高明的地fāng,并bú止于此,他还丢出了五张五元补灵阵盘”

  “五张五元补灵阵盘?”

  “没错,左莫毕竟只有筑基期的修为,他的灵力远bú如晁安深厚,所以必须补充灵力令人赞叹的是,他丢出去的五张阵盘的fāng位,十分巧妙,基běn上,他转到任意一处位置,都可以踏入五元补灵阵的范围之内……”

  药桶zhōng的左莫心zhōng大为佩服,这徐师也bú知道是什么人物,自己所有的安排,全都被人家看得清楚透澈心zhōng又有些小得意,能在音圭zhōng听到别人如此夸赞自己,那感觉,可bú是一般的好啊

  似乎连药水钻进身体的痛楚都要减少许多再想到这次自己赚的晶石,他的魂儿在飞……

  “你很得意嘛”施凤容寒声道,她粉面含霜

  药桶zhōng的左莫顿时耷拉下脑袋,忘乎所以啊,他忘了现在他还处在公审掌门、辛岩师伯、阎乐师伯、师父,四个人一字排开,站在他药桶前,盯着他

  “弟子bú敢”他小心翼翼道

  “bú敢?你有什么bú敢?”施凤容猛地提高音量,厉声道:“你说,你还有什么bú敢?”

  左莫一看情形bú妙,师父动了真怒,可他也bú知道哪里犯事了,当下只有唯唯诺诺

  没想到一看左莫唯唯诺诺的模样,施凤容心zhōng怒火盛:“看你长得一脸老实模样,却是所有弟子zhōng,最奸猾最痞懒的家伙你这家伙bú治,我这当师父的都被你耍得团团转……”

  左莫完全摸bú着头脑,心zhōng却暗暗叫苦,越发确信十有**什么事犯了可他见bú得光的事实在太多,被师父指着鼻子骂,他也bú知道到底是哪件

  能把一向沉默寡言的师父气得如此破口大骂,这事,只怕犯大了

  小果李英凤几人在一旁大气都bú敢出,到后来,却是拼命地忍住笑

  “咳”直待施凤容气出得差bú多,裴元然才站了出来

  “小莫啊,你炼气期就领悟了剑意,怎么bú和我们说呢?”掌门的声音和蔼可亲,极其祥和,然而泡在滚烫药水zhōng的左莫却bú自禁地一哆嗦

  其实左莫是bú怎么惧怕师父的,师父面冷心热,虽然嘴上骂得厉害,但却是实打实地关心他四位长辈zhōng,左莫最悚的便是掌★门掌门说话bú愠bú火,和蔼可亲,但bú知怎地,左莫对这位把自己捡回来的掌门却始终非常敬畏

  原来炼气期领悟剑意的事,左莫心下稍安,这事应该没什么问题

  “弟子当时觉得,这剑意,又bú□★门掌门说话bú愠bú火,和蔼可亲,但bú知怎地,左莫对这位把自己捡回来的掌门却始终非常敬畏

  原来炼气期领悟剑意的事,左莫心下ménzhǎngménshuōhuàbúyùnbúhuǒ,héǎikěqīn,dànbúzhīzěndì,zuǒmòduìzhèwèibǎzìjǐjiǎnhuíláidezhǎngménquèshǐzhōngfēichángjìngwèi

  yuánláiliànqìqīlǐngwùjiànyìdeshì,zuǒmòxīnxiàshāoān,zhèshìyīnggāiméishímewèntí

  “dìzǐdāngshíjiàodé,zhèjiànyì,yòubú能赚晶石,bú如灵植夫来得实在……”左莫故作吞吞吐吐道

  偌大的院子,鸦雀无声

  听到左莫这个答案,饶是四人金丹期修为,也呆立当场四人面面相觑,哭笑bú得而小果和李英凤几人,此时拼命地忍住笑,以至于浑身在打抖

  别说,这个想法在相长的时间内,都是左莫自己的认知所以他说起来,自然无比

  左莫平素里的行径众人心知肚明,一个敢冒死跑到灵英派去抢法宝的家伙,说出这话,再正常bú过

  “赚晶石你就知道赚晶石你总有一天,要被晶石砸死……”施凤容一听,左莫竟然为了一个如此荒诞的理由而浪费自己的天赋,如何bú又气又怒

  “被晶石砸死也值……”左莫下意识地嘀咕,话一出口,他顿时暗呼糟糕师父他们的听觉何其敏锐,这bú是自找霉头么?

  这一受伤,人的自制力就下降了啊

  施凤容被左莫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的手指都直哆嗦

  阎乐一脸无奈,如此财迷的弟子,偏偏天赋又这么好……

  唯独裴元然的表情十分正常,他语气依然十分温和:“唔,我没记错的话,离水剑诀是你在筑基之后才修炼的,那你之前,领悟的是什么剑意?”

  左莫顿时一惊

  该死的怎么忘了这茬

  离水剑诀,是他筑基之后才跑去典籍室找来修炼的剑诀他万万没想到平日里bú动声色的掌门,竟然如此关注他,连离水剑诀什么修炼的都摸得一清二楚

  若是被掌门发现蒲妖……

  左莫心zhōng恐慌莫名,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他吞了吞唾沫,有些迟疑道:“是师伯的冰螭剑意……”

  这个是绝计瞒bú住的,他现在只会两种剑意,若是编造,只要掌门让自己一试,便露出马脚

  辛岩微阖的眸子陡然亮起两点寒光,左莫的回答出其他三人的意料,便连裴元然,都一时愣住

  “哦,你用出来给你师伯看看”阎乐急忙道

  果然……

  左莫强按心zhōng恐慌,发出一道潮汐剑意剑意十分微弱,但其zhōng所蕴含的冰寒,却是辛岩的冰螭剑意无疑

  “你从哪学来的?”掌门裴元然目光灼灼地盯着左莫

  其他三人此时亦☆反应过来,辛岩从未传授左莫冰螭剑诀,而běn门剑诀开放那是bú久前的事,左莫怎么可能在炼气期的时候接触到冰螭剑诀?

  掌门四人的目光如炬,左莫只觉得如芒在背,手足冰凉

  该死的,这个谎■怎么才能圆得过去?

  左莫的沉默,让四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压抑的气氛让小果和李英凤等人面无人色,偷学法诀,在所有门派zhōng,都是死罪没有人会对这样的人手软

  就在左莫感觉穷途末路,几乎绝望的时候,他忽然福至心灵

  他结结巴巴道:“是……是大师兄筑基的那天晚上……我……我看到师伯的那条螭龙……”

  刚刚脸色阴沉的四人脸上齐齐露出愕然的表情他们此时猛然想起来,那天晚上,辛岩为了驱赶凑热闹的修者,用出他赖以成名的冰螭剑诀

  “你那天晚上看了一眼领悟的?”素来镇定的辛岩此时终于忍bú住

  “是……是……”左莫只觉得劫后余生,说话都有些哆嗦

  施凤容露出浓浓欣喜和些许愧疚之色,其他三人脸上只有震惊,深深的震惊连素来镇定的掌门,也被震得说bú出话

  只看一眼,便能领悟到其剑意,这修剑的天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