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节 左莫的口水


  东浮,一处不起眼的宅院。

  “白日星现,是强大的妖魔,为了方便白天汲取星力,强扭乾坤而致。”说话的一身银光闪们的男zǐ,他沉稳道:“除非万不得已,妖魔不会干这种事。看来这只妖魔的状况○不佳,极有可能是身受重伤,需星力修补,这才强扭乾坤。”

  说到这时,他语气轻松,其他人也是一脸轻松。

  “能够白日星现的妖魔,绝对是最顶尖的妖魔,只在三千前那场大战中出现,没想到这里居然还藏zhe这me厉害的妖魔。”他感慨道。

  “厉害又怎me样?还不便宜我们?”黄袍道人尖声道:“嘿嘿,天妖黑魔之心,融入剑中,我的飞剑品阶可要提升好几品!”

  “哈哈,此等妖魔之瞳,可是苦求不得,天生看破万物。”

  ……

  一群人顿时兴奋起来,就好似那只绝世妖魔已经被他们捕获。

  对修者来说,高品阶的妖魔,浑身是宝,几乎全身都可以炼器炼丹,均是难得之物。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正是为了这只妖魔而来。身受重伤的绝世妖魔,是令人垂涎的猎物。

  银衣男zǐ看到众人此般,慎重道:“各位且不要高兴得太早。大家没有发现这里的人很多吗?”

  “多又如何?谁敢和我们抢?”黄袍道人尖声不悦道,眼中已经是杀机密布。其他人眼中亦是凶光闪动。

  银衣男zǐ自顾自道:“各位今天看到那艘大船了吧,六品宝船,难得的法宝。而且,各位若是仔细看那艘翎船的船尾,便可★以看到一个印记。”

  “谁的印记?”黄袍道人狐疑地问,今天他也看到了那艘翎船,说实话,心中也微惊。

  “明涛界界主。”银衣男zǐ缓缓道,众人顿时鸦雀无声,许多人脸上都露出惊惧之色。

  黄袍道人亦是脸色微变,但旋即恢复如常,尖声道:“你mò要乱说,明涛界界主闭关已经超过六十年,怎me可能跑到天月界这个小地方来?”

  “我只是看到这个印记,当年在明涛界混过一段时间,这印记倒是有几分印象。”银衣男zǐ淡淡道。

  见众人一脸惧色,他又笑道:“各位毋需太担心,明涛界主不闻世事多年,只怕来的可能性不大。估计是他的弟zǐ或者手下。”

  众人脸色稍缓,其中一人道○:“只要不是明涛界主,其他人,咱家可不怕。”

  “不错不错!”其他人纷纷附和。

  “明涛界为何插手此事?”黄袍道人眉头微皱。

  “前辈mò忘了,天月界属明涛界的辖界之一,小弟知□◆道白日星现,他们知道也不稀奇。”银衣男zǐ道。

  忽然黄袍道人和银衣男zǐ脸色微变,齐喝道:“谁!”

  两人如箭般蹿了出去,院外空无一物,黄袍道人飞上天空,扫视四周,片刻后下来,对银衣■男zǐ摇摇头。两人眼中尽皆骇然,面色凝重,再无半点刚才的轻松。

  其他人纷纷跑出来问情况,两人神情已经恢复如常,银衣男zǐ笑道:“没事没事,虚惊一场。”

  众人闻言,这才松一口气,说说笑笑地朝屋内走去。黄袍道人走在最后,在进去前,尤自回头看了一眼,这才跟zhe走进去。

  片刻,角落阴影处,一道人影悄然显现,赫然是白衣林谦。

  他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旋即在原地消失不见。

  东浮殿内,众人齐聚一堂,天松zǐ身为地主,坐在上首,俞白恭立在侧。下首依次坐zhe六人,各自悠闲地喝茶。

  “这次叨扰道友了。”说话的是一位明艳美妇,明眸皓齿,风情万种,她肩头上停zhe一只翠黄小鸟,好奇地打量zhe众人。

  “云霞仙zǐ这话就太客气了。”天松zǐ呵呵笑道:“能有这me多道友光临寒舍,在下可是不胜荣幸。只是小地方,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各位还请多多见谅。”

  “道友说哪里话。”众人纷纷拱手。

  天松zǐ神色忧虑感慨道:“不瞒诸位,自从白日星现之下,我这心就一直没放下来过。在下虽然见识不多,但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me好兆头,今天诸位来,我也安心了。”

  “道友不必担心。”云霞仙zǐ安慰道:“袁道友擅长观气之术,对妖魔再敏感不过,定可寻得其藏匿之处。”

  此时那位袁姓道人忙道:“云霞仙zǐ过誉了。”

  恭守在侧俞白心中骇然,在座的这些人,个个修为。而最引他注意的,却是坐于末首一直低头的小姑娘,看上去和他年龄差不多大小,修为却给他高深mò测之感。素来自傲的他,心中颇有几分不是滋味,这天下的天才,果然不计其数啊!

  蒲妖看上去情形很糟糕。

  他坐在墓碑上,面色苍白,神情萎顿,仿佛油尽灯枯,左mò顿时吓了一跳。不可一世的蒲妖,怎me会突然间沦落到这地步?

  左mò小心翼翼地凑上去:“蒲,你这是怎me了?”

  蒲妖抬了眼皮看了左mò一眼,语气很淡,和平时一般不可一世,反问:“什me怎me了?”左mò却注意到蒲妖昔日妖艳的赤红血瞳黯淡许多,连声音都有气无力。

  但不知怎me,听到蒲妖这不可一世的语气,左mò反而放心下来。

  “是不是晶石不够?”左mò不由关切问道。他也不知道为什me自己关心蒲妖,按理说,对方是妖魔,早点挂了对他才好,可是看到蒲妖这般模样,他还是忍不住问。

  又看了左mò一眼,蒲妖看上去对左mò的这句问话有些意外。

  “想帮我?”蒲妖扬了扬眉。

  “唔。”左mò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句,既不肯定也不否定,他如今学精明了。

  蒲妖忽然笑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蒲妖拿出几颗晶石,在地上摆出一个左mò从来没见过的符阵。

  符阵左mò没见过,但是这晶石他眼熟啊,难道……

  他一摸身上,◆脸色大变,这个该死的人妖,又拿我的晶石!还没等他说话,眼前忽然光芒大盛,他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时,一下zǐ呆住了。

  “蒲,这是哪?”他结结巴巴地问。

  眼前黑乎乎阴森森○,脚下是冰冷的岩石,不远处的小河里流淌居然是鲜红的血水。地府?左mò艰难地吞了吞唾沫,神情紧张地四下张望。

  蒲妖舒服地呻吟一声,他张开手臂,一脸陶醉,完全不见刚才的萎顿。

  “剑洞。”蒲妖又恢复他慵懒的神态,他伸出猩红的舌头,血瞳放光地舔了舔嘴唇:“这里有很多魂魄。美味的魂魄啊!”

  “剑洞?”左mò一愣。在无空剑门呆了两年,剑洞这个名字他还是听说过的。韦胜师兄不就在剑洞■里吗?

  这下他便不害怕了,好奇地四下张望,又有些担心地问蒲妖:“韦胜师兄也在剑洞,会不会被他撞见?”若是在这撞见师兄,那可浑身有嘴也说不qīng了。

  “这个剑洞有十八层。”蒲妖一脸□鄙视地看zhe左mò:“你韦胜师兄已经下到十六层。你若有你师兄一半的本事,我至于这me狼狈me?”说到这,他有些愤愤:“我堂堂天妖,沦落到地这地步,说出去都丢人!”

  见蒲妖恢复如常,不知怎me,左mò也轻松了许多,顿时不买蒲妖的账,哼道:“关我屁事!什me天妖,还不是被我师伯一剑斩伤?也只能欺负欺负我这种筑基期的菜鸟。”他迅速作出纠正:“错了,哥当时还是炼气期呢!好意思me!”

  蒲妖也不生气,笑嘻嘻道:“这地方好,阴气浓郁,舒服啊!而且还有魂魄,虽然都是些不完整的魂魄,但也聊胜于无。”

  “你怎me找到这地方的?”左mò对这十分好奇,这剑洞之隐秘,他呆了两年也不知在哪,蒲妖却能找到。而且他还听说剑洞需要两名金丹期修者同时运转才能开启,蒲妖随随便便就进来了。这厮还是有些手段的,左mò心想。

  蒲妖不屑道:“巴掌大的地方,扫一眼就知道了。”旋即他对左mò道:“以后过段时间,我们就进来呆一阵zǐ。”

  “还来?”左mò瞪大眼睛,他毫不犹豫摇头:“不行,你知道今天花了多少晶石me?四颗三品晶石!四颗啊!你知道我要炼多少金乌丸才能赚四颗三品晶石?你花起来倒是轻松……”

  蒲妖一脸鄙视:“这只能说明你废。赚个晶石搞得像生儿zǐ,遇到你这等废物……”

  左mò毫不客气打断他,同样鄙视道:“有本事你来赚啊!你不是天妖me?怎me?天妖还只能从我这搜刮晶石,说得自己有多能耐!”说zhe说zhe,长久以来积累的怨气一下zǐ爆发:“哥好不容易赚来血汗晶石,你倒好,一声不吭全抹去了!哼哈,还给哥搞收费项目,劈一次多少晶石,你好意思me?哥还没向你收房租呢?你当是白住的啊……”

  左mò义愤填膺历数蒲妖的种种罪状。

  蒲妖懵了,事实证明,即使强如妖魔,面对过于强大的口水,也是会懵的。

  左mò劈头盖脸骂了一柱香,这才心满意足地停了下来。爽!

  过了好半晌,蒲妖才回过神来,他歪zhe头想了想,道:“好吧,我教你一个小手段,可以赚晶石。”

  左mò顿时精神大振,凑了上去:“什me手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