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节 离水焚天


  “要不要叫停?”阎乐皱起眉头,看着场内狼狈不堪的zuǒ莫,略带不满道。之前他觉得罗离虽然有些心高气傲,但总体还是相当不错,今天zhè场比试却让他对罗离的感观十分不好。他虽然没有辛岩那么强,但好歹是金丹期修者,怎么会看不明白?罗离明明占尽优势,却像猫zhuā老鼠般,不断地玩弄对方。

  双方即使再多隙怨,但终归是同门师兄弟,眼下zhè般,有些过了。

  他心中也怪zuǒ莫逞强,他明明送给zuǒ莫一套灵甲,zuǒ莫居然没有穿在身上。他哪里知道,zuǒ莫之前在河中练剑,灵甲自然脱下,回来之后,却又忘了穿上。

  瞥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施凤容,裴元然笑道:“不急不急。”旋即沉吟道:“日后zhè规矩还得改改。”

  “不错。”阎乐赞同道:“以前他们师兄弟感情不错,从未发生过zhè类事情。如今本门情况复杂,还是把规矩改改为好。”

  场内,zuǒ莫喘着粗气,所有的外音,被他不自觉地屏蔽。他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罗离,罗离离他只有十步之遥。

  他zhuā到了!

  zhuā到那一点细微至极的波动!

  《空剑诀》如遁虚空,难以找到飞剑所在。

■  但是,罗离为了给zuǒ莫难堪,故意流露出一点破绽,好给zuǒ莫闪避的时间。然而他绝对想不到,zhè一点他故意留下的破绽,却让zuǒ莫找到《空剑诀》的一个特征!

  不得不说《空剑诀》不愧为三▲品剑诀中极品,到目前为止,zuǒ莫依然没有发现罗离的飞剑在哪里。zhè便是《空剑诀》的神奇之处,它能够让飞剑遁入虚空,再刺破虚空伤人,给人无剑之感。

  可是,罗离远远没有到剑意如空的境界。

  一个极细小的波动,只要的在飞剑如现之前,会有一个极小的灵力波动。zhè个灵力波动极其细微,夹杂在不稳定的环境之下,极易被忽视。

  然而,罗离一次次戏弄,也让注意力高度集中的zuǒ莫zhuā到zhè个特征!

  zuǒ莫修为不如罗离甚多,但是神识,却要远远超过罗离,zhè也是他能捕捉到zhè一丝波动的关键。

  只要zhuā到zhè份波动,空剑,便不再无迹可循!

  一张沾满泥土汗水蜿蜒的僵尸脸,那双眸子里仿佛有两缕深红色狂野的火焰在跳动!

  罗离脸上的得意渐渐消失,之前,他每发一剑,zuǒ莫狼狈的模样都能引起不少哄笑。但后来笑声越来越少,到现在全场安静若死,无论zuǒ莫再怎么狼狈不堪,也没有一点声音。

  zhè让罗离感觉很不舒服,他决定结束zhè场渐趋无聊的比试,用他刚刚悟出来的那招。

  脸上嘲笑之色消失,神色肃穆,全身灵力运转。

  空气似hū都变得沉凝起来,萧索肃杀。围观的所有外面弟子脸色齐变,一种沉甸甸压力,恍若实质,让他们避无可避!

  罗离师兄,竟然到了zhè境界么?

  便是几位内门弟子,脸上也不禁露出骇然之色。罗离师兄的修为比他们强,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罗离师兄竟然强到如此地步!

  “咦!”阎乐眼中陡然爆出两团精芒。其他几人,脸色凝重地看着场内。

  “师弟,注意出手。”裴元然沉声对辛岩道。他眼睛紧紧盯着罗离,隐现激动之色,以他的眼力,如何看不出来zhè是《空剑诀》和《无形剑诀》重组的剑招?

  《空剑诀》和《无形剑诀》系出同源。当年,《无空剑诀》拆分成两部剑诀,一部《空剑诀》,一部《无形剑诀》。zhè么多年,许多人都想把zhè两剑诀重组,可是一直没有人成功。

  倘若当年辛岩不是修炼的《冰螭剑诀》,他也必然会做zhè件事。基本上,只要修炼zhè两部剑诀中一部的本门弟子,都会想尽办法重组两部剑诀。

  所以当看到罗离zhè一招时,裴元然四人的心神也立即全被吸引。

  《无空剑诀》的修炼方法没人知道,但是关于zhè部剑诀的记载却颇多,所有的记载都提☆到一句:“意动势起。”

  以罗离的修为,除非他领悟剑意,否则绝对无法引起眼下zhè般威势。可是,在辛岩zhè些行家眼中,罗离是否领悟剑意,一目了然。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剑诀重组!

  z□▲hè如何不让他们激动?

  zuǒ莫并不知道zhè些,他的眼中只有罗离,只有那波动!罗离的威势极其骇人,可是在zuǒ莫眼中,却远远没有之前那般让他害怕——波动太强了!

  zhè次的灵力波●动强到他几hū不需要费劲,便能准确判断出它的具体方位,比前面任何一次都要清晰。

  之前的剑招,虽然威势比zhè远远不如,但是那丝波动极细微,若不是zuǒ莫神识强大,连察觉都察觉不到。

  来吧!

  一直苦苦等待机会的zuǒ莫瞳孔倏地收缩,飘浮在他面前的冰晶剑落入他手中。

  弓步半蹲,身体微屈,剑尖指地,眸子微阖,所有的火焰、所有的战斗**、所有的信念,全都在一点点地收缩内敛。

  zuǒ莫就像一尊脏兮兮的石人雕塑,一动不动。

  罗离看到zuǒ莫的模样,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而且,他要让掌门他们看到,看到他的潜力,看到他比韦胜更优秀,他要拿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他没有注意到,在zhè个时候,辛岩师叔的注意力,从他身上,挪到zuǒ莫身上。素来冷峻如岩石的脸,罕见地露出讶之色。

  罗离没有注意到,如果,他注意到,或许会想想其中玄虚。

  他扬起右手,骈指成剑,灵力运转!

  有些细心的外门弟子,立即注意到zuǒ莫垂下的冰晶剑剑身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色水雾,看上去,zuǒ莫就像提着一团雾气。

  罗离感觉到时机恰好,他毫不犹豫发动,骈指成剑轻轻朝zuǒ莫一划!

  所有积累的威势,好像找到一处渲泄口,疯狂地朝罗离手指轻划的方向涌去。

  就在此时,zuǒ莫倏地睁开眼睛!

  就像一具死气沉沉石像,突然活了过来,那双清亮的眼子里,一片赤红,如同血眼赤瞳,又如那熊熊燃烧的火焰,燃烧的是他的战意和信念!在他睁开眼的一刹那,所有内敛收缩的力量,陡然爆发出来!

  用尽全身力量,挥剑逆势而上,狠狠斩去!

  “离!”

  嘶哑的声音夹杂着爆裂,仿若火团轰然炸开!

  蓄势良久,只为zhè一招,所有的灵力,所有神识,zuǒ莫■没有一点吝啬,全都灌入zhè招《离水焚天》!

  他怒目圆睁,目眦欲裂,那张从来无动于衷的僵尸脸,狰狞如同一团跳跃的火焰!

  罗离脸色大变,zhè是什么?

  他分明看到无数跳跃的★火焰,无数充满暴烈气息的火焰,可为什么?它们明明是水!

  不可能!

  zhè不可能!

  那个该死的僵尸明明用的是水行剑诀!怎么可能变幻成火?

  不得不说,《离水剑诀》是一部十分奇特的剑诀,zhè种奇特并不光体现在御水如火上,就连它的剑招都十分奇特。总共七招,前面六招,全都是典型的水行剑诀,走的也都是水的路子,任谁刚接触,都会很自然地把它归为典型的水行剑诀。唯独到了最后一招,却陡然一个大转弯,御水如火。

  没有练成最后一招《离水焚天》,就不可能真正领悟《离水剑诀》。《离水剑诀》所有的精华,都在zhè最后一招,连修炼的人都很难想到,更何况与其对战的人?

  而且,前面zuǒ莫使出的剑招,虽然精妙圆融,但每一招,都没有露出分毫剑意。

  zuǒ莫想得很清楚,剑意是他唯一能够取胜的地方,一旦对方有了防范,那自己连渺茫的希望都没有。所以前面无论是《★顺水》,还是《七涡》《层澜》,他都没有贯入剑意。

  直到现在!

  zuǒ莫面前,突然出现一道裂缝,散发着恐怖的威势,仿若欲择人而噬的远古巨兽!

  裴元然几人脸上浮现惊喜之色,唯☆shùnshuǐ》,háishì《qīwō》《cénglán》,tādōuméiyǒuguànrùjiànyì。

  zhídàoxiànzài!

  zuǒmòmiànqián,tūránchūxiànyīdàolièféng,sànfāzhekǒngbùdewēishì,fǎngruòyùzérénérshìdeyuǎngǔjùshòu!

  péiyuánránjǐrénliǎnshàngfúxiànjīngxǐzhīsè,wéi□独辛岩的目光,紧紧盯着zuǒ莫。

  裂缝里面会出现什么?飞剑吗?

  zuǒ莫整个人都在熊熊燃烧,他双目赤红,嘶吼着,毫不闪避,逆势全力挥动的冰晶剑上浮起一层诡异而透明水形火焰。

  所有的弟子们,无论外门内门,没有人还能保持镇定!就连沉稳如秦城,也不禁脸色大变!

  剑意!

  那是剑意!

  在他们眼中,zuǒ莫整个人就像一团火焰,一团诡异而透明的水形火焰!

  威势!暴烈狂躁的威势,以zuǒ莫为中心,轰然扩散。

  罗离终于骇然,再也顾不得其他,全身灵力疯狂运转!

  重若千钧的冰晶剑陡然一轻,诡异的水形火焰,离剑而出,幻化作一杯幽■幽燃烧的水形火剑,准确击中那道裂缝!

  轰!

  众人眼前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见,耳中轰鸣,什么都听不到。靠得近的弟子只觉得被人用力推了一把,整个人向整整退了七八步,方止住身形。
  不知过了多久,众人的眼睛才恢复如常,待看清场内,所有人地彻底傻眼了。

  广场一个巨大的深坑,坑内,zuǒ莫上半身**,衣服消失,保持着挥剑的姿势一动不动,眼中光芒褪去,如同石像雕塑。

  在深坑的边缘,罗离师兄嘴角溢血,头发凌乱,身上衣服也残存不堪,双目死死盯着zuǒ莫。

  噗!

  罗离师兄忽然又喷出一口鲜血,仰面向后倒!

  就在同时,zuǒ莫保持挥剑的姿势,一声不吭栽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