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节 抓到了!


  《七涡》!

  众外门弟子齐齐发出惊叹,原来打算看好戏的众人陡然来了精神,左莫师兄深藏不露!

  阎乐有些吃惊地看着场内:“小莫竟然还有这么一手?”他刚回来,左莫的事情还不知道。看到左莫能发出如此细腻的剑招,大吃一惊。

  裴元然笑道:“别着急,说不定还有更大的惊喜。”

  局势突然发生变化,原本被认为毫无还手之力的左莫,突然露出了这么一手极见功力的剑招,也把大家的兴致给提上来。

  被七道剑芒漩涡封锁的罗离脸上依然一脸无动于衷,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七道呜呜急响的剑芒漩涡突然一滞一乱,细若发丝的剑芒四下乱飞,但没有一道剑芒能够欺进罗离五步之内。

  “罗离这段时间也没有偷懒嘛。”裴元然露出满意的神情,转过脸问辛岩:“这一招《空灭》,有几层水平?”

  “第五层。”辛岩道。

  “嗯,罗离天赋是不错,可惜遇到韦胜。”阎乐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几人脸上都露出几分不自在的表情。韦胜的天赋比之罗离,要胜出许多,从门派的角度来说,他们厚此薄彼,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是罗离跟着他们的时间要比韦胜久许多,在感情上也更加亲近。

  裴元然沉吟道:“这个是没有法子的事,我们剑修,行的本就是强弱法则。志高固然好,但也需要明白自己的能力。”

  “秦城问我求去《无形剑诀》。”辛岩道。

  “想必是给罗离求的吧。”阎乐为人精明,笑道:“《无形剑诀》和《空剑诀》系出同源,这秦城行事,还是有点心思的。”

  施凤容皱眉道:“这岂不是添乱?“

  裴元然笑道:“师妹毋需担心,有竞争是件好事。他们还年轻得很,我们照看着,慢慢磨炼,说不定能有一两个成大器,我们也不愧对列代祖师了。”

  其他三人闻言,皆颔首赞同。

  场内左莫和罗离斗得越发火热。

  罗离心中也相当吃惊,三个月的时间,能够练成这般水平,这般天赋,绝不弱于自己。一想及此,他胸中郁郁之气,就仿佛突然被一把火点燃。十多年来,他都是无空剑门天赋最出色,最受长辈重视的弟子!没想到,突然出一个韦胜,筑基时天生异象,为了培养他,门中长辈甚至为其天启剑洞。

  这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待遇。

  出了一个韦胜,现在yòu多了一个左莫!

  他从未听过说本门有如此细腻如水的剑诀。难道师叔们yòu传授了新的剑诀?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的心就像被一条蛇咬噬,目光yīn沉无比!

  左莫无暇顾忌罗离的心情,他全神贯注地运剑。

  《离水剑诀》的前六招,他练过的整整几万遍,便是当年这部剑诀的创始人,也未必比他更熟练。领悟剑意之后,他重新对这些剑招yòu作了一些细微的调整。他调整的方法十分简单,哪个地方剑意稍有滞碍,他便大胆修改,修改到剑意能够贯通如意,没有丝毫阻碍。

  这部剑诀,早就面目全非!

  换一个人,哪敢如此修改?可是左莫心中没有定规,修剑方面,他基础全无,自然也不会受什么束缚。他修炼灵植夫的五行法诀时,由于玉简有许多内容语焉不详,都需要他自己揣摩,长久下来,他也习惯对法诀进行调整,并且有一套心得。

  像以剑意为标准,修改剑招,这个想法若是被辛岩知道,一定大为赞叹。

  看玉简里罗离杀人,神鬼莫测,到现在为止,他根本没有看到罗离师兄的飞剑。

  《空剑诀》果然神奇!

  许逸师兄曾说,《空剑诀》是三品剑诀中的极品,如今看来,确实厉害!

  看不到飞剑,看不到剑芒,你永远不知道对方攻击将从何而来,防不胜防。看不到、猜不到的东西,最易引起人的恐惧。

  左莫有些发悚。

  和罗离始终好整以暇,如同闲庭信步相比,左莫心中的紧张却越来越重。左莫的实战经验浅薄得可怜,连续两招被破,对他信心的打击颇大。

  不过,他不想就这样认输。

  一咬牙,第三招划出!

  只见无数密密麻麻的剑芒,形成一道剑幕,如同潮水,泛着层层水光,一波一波!

  第三招,《层澜》!

  第一招《顺水》空灵,如铃羊挂角,无迹可循。第二招《七涡》,细腻缠绵,暗藏杀jī。

  而这招《层澜》却是连绵不绝,愈后愈强,层层剑芒如同水波,一层层细小的水波不断叠加,刚刚还和风细雨的剑幕,陡然汹涌澎湃!

  罗离恍若置身水边,汹涌巨浪眼看就要把他吞噬。

  广场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刚才两招虽然让人惊艳,却远没有《层澜》这般声势骇人!在他们眼中,广场中间,一道巨浪从天降,席卷而至,令人避无可避。而那些正对左莫的外门弟子更是吓得脸色苍白,两腿发软!

  这道巨浪可是不水,而是由无数剑芒层层叠加而成,一旦被卷入其中,就等着被绞成粉碎吧!

  看来他真的领悟了这部剑诀!

  罗离目光愈发yīn沉,盯着席卷而来的惊天剑幕,眼中杀jī暗现。他决定要给对面的僵尸一个打击,一个把对方信心彻底摧毁的打击!

  他迎着杀jī纵横汹涌涛天的剑幕,向前迈出一步!

  yòu一步!第三步!

  “破!”

  声彻广场,众人只觉胸中一闷,顿时脸露骇然。

  嘶!

  像小刀划破布帛,不刺耳,却清晰可闻。

  如同巨浪般涌动的剑幕,从中一分为二!

  眼前的剑幕突然被从中硬生◎生斩开,左莫吓了一跳。正欲变招,忽然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心中骇然,顾不得多想,整个人向左扑倒!

  虽然什么都没有看到,但左莫清晰地感受到有什么东西,紧贴着自己擦过去!他就像受到惊吓的猫,全身○的毛陡然全竖起来!

  扑倒在地左莫顾不得摔得浑身疼痛,连滚带爬地与罗离拉开距离。

  “乖乖,看得我心都快跳出来了!左莫师兄也不弱啊,可惜,他遇到了罗离师兄。”围观的弟子中有人忍不住道。

  “那是!你看罗离师兄,那才叫高手风范!那步伐,那神情,左莫师兄还是弱了点!”周围一人接口道。

  “是啊,要是韦胜师兄能够出来,还差不多。”

  “嘿嘿,不急,反正两人一战是跑不掉的。”

  “真的假的?”

  “你想想啊,一山岂容二虎……”

  左莫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他只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他拼命地喘着粗气,胸膛里好像有个扯动的风箱,他瞪大眼睛,死死盯着罗离,口舌一阵发干!

  好险!

  就差一点点!

  刚刚左莫脑子甚至出现一段短暂的空白,如此惊险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僵尸脸上,满是尘土,全身沾灰带泥,看上去狼狈不堪。

  他的表现绿纯粹是一个菜鸟,愈发衬托出罗离的高手风范。

  好一会,左莫才渐渐恢复平静,罗离在不远处,冷笑地看着他。

  罗离突然发现,这个方法好极了。他本意就是为了折辱一下左莫,当着掌门的面,自然不能伤左莫,那就是让左莫颜面全失吧!

  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可远比你想象要大得多!

  打定主意的罗离冷笑地看着左莫,也不着急进攻,就像玩猫抓老鼠般。

  郝敏一脸得意,倘若不是长辈们都在旁,她肯定会哈哈大笑。她眼中闪过一丝狠意,敢和本姑娘斗,贱人,今天玩死你!

  罗离悠然向前迈一步。

  左莫下意识地向后一缩,那模样,像极了惊弓之鸟!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哄笑声,台上的施凤容脸色铁青。

  左莫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罗离,他没有听到周围的哄笑。没有人知道他那张僵尸脸下的心情,就如同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强烈的恐惧反而让他的注意力空前集中!

  “师弟不出招了?”罗离充满讥讽的声音远近可闻,就像猫在逗老鼠。零星的笑声让罗离心中充满得意,他甚至有余暇朝郝敏看了一眼。

  郝敏看到罗离看她,顿时给了他一个媚眼。

  罗离大受鼓舞,更加打定主意,今天要好好虐一下眼前这个令他讨厌的小僵尸!

  左莫一言不发,瞪大眼睛,盯着罗离。

  刚刚尝到《空剑诀》的厉害,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既然师弟不出招,那我就不客气了。”罗离朝郝敏一笑,悠然道。

  左莫瞳孔倏地收缩,整个人就像弹簧般,猛地向右边扑去!

  嘶!

  左莫只觉左肩一凉,一块布料飞上天空,凛冽森然的剑芒,紧紧贴着皮肤擦过!

  砰!

  左莫扑得太用力,砸在岩石铺成的广场地板上,顿时痛得呲起牙!他也顾不得疼痛,一个翻滚,爬了起来。他披头散发,浑身凌乱,左肩一个硕大的破洞。

  “师弟的剑招呢?”罗离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戏谑。

  嘶!

  左莫不及多想,用力侧扑!与此同时,右边衣袖,飘上天空!

  砰,痛!

  爬起来,盯着罗离,周围的哄笑,他没有听到!

  罗离根本不给左莫休息的时间,剑芒连连!

  一片片衣服布料飞上天空!

  左莫浑身衣衫几乎成为布条,全身上下沾满灰尘泥土,还有几处蹭破血皮,如同乞丐!

  没有人再哄笑,整个广场,出奇的安静!许多外门弟子,都露出不忍卒视的表情。小果紧咬嘴唇,浑然不知自己眼泪流下来。李英凤双目直欲喷火。

  半蹲在地上,左莫拼命喘着粗气,瞪大眼睛,死死盯着罗离!

  他耳中,依然没有声音,急促的喘息着,喉咙燎烧,他浑若未觉,就像没有人注意到他眸子里一缕兴奋光芒隐现

  ——抓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