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节 林谦


  罗离有xiē傲然,又有xiē遗憾地摇摇头:“这还算不上真正的无空剑诀。重组无空剑诀,岂有那么容易?”

  秦城很快恢复镇定,不由叹道:“不完整尚且如此厉害,完整的《无空剑诀》不知会强到☆何种地步?”他不由抬头看了看刚才雷光消失的地方,那里条裂缝hé雷光,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见半点痕迹。

  “师祖之能,鬼神莫测。”骄傲如罗离,也对本门祖师,心服口服。

  “师弟也莫妄自菲薄,区区三月,师弟能有此成就,师兄果然没看错rén。”秦城眼中流露出满意的神情:“真让rén期待啊!不知韦胜面对师弟,能有几分胜算?”

  罗离双手不禁暗自握紧成拳,冰冷的眸子中隐约可见火焰跳动道:“区区剑仆,便想爬到我头上,不知死活!”

  “呵呵,再过几天,就到了门中考核。师弟好好给师妹出口恶气,我瞧师妹这段时间的心情都不是太好。”秦城笑道:“可惜韦胜赶不上门中考核,要不然,那可就精彩了。”

  对左莫,罗离从来没有放在心上,他的目标是韦胜,漠然道:“他总会出来的。”

  秦城满意地从罗离那离开,回自己住处的时候,看到不少神色匆匆的外门弟子。这xiē外门弟子一见秦城,连忙停下来行礼:“大师兄!”

  “何事这么匆忙?”秦城问道。

  这xiē外门弟子对视一眼,片刻后,一rén开口道:“左莫师兄在河中练剑,不小心被河水冲走,掌门命我们沿河寻找。”

  秦城闻言,哑然失笑,挥挥手:“嗯,那你们去吧。”

  这xiē外门弟子如蒙大敕,连忙离开。他们也不傻,内门弟子的两派之争,他们可不想卷入。

  秦城悠然度着步子,心中越想越是好笑,在河中练剑居然会被河水冲走,这么可笑的事,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左莫倒是滑稽得很!他不以为意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左莫在他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在他看来,灵植夫固然重要,但在这个剑修称雄的时代,只有那xiē没有雄心壮志的rén,才会去种田。

  真正让他重视的rén是韦胜!只有此rén,才会对他的地位产生冲击!

  在韦胜没有出现之前,他的地位稳定无比,他也早就把自己视作无空剑门下一代的●掌门。但他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韦胜,竟然强到如此地步,轻而易举直接威胁到他的位置。

  他心思沉稳老辣,他知道有rén比他更介意韦胜的崛起,那便是罗离。对罗离师弟这般心高气傲的○★rén物,怎么可以容忍不久前还是自己剑仆的rén突然爬到自己的头上?这比杀了他都难受!

  秦城脸上浮起冷笑,他可不是一个rén。这xiē从外门爬上来的内门弟子,直接影响到原本内门弟子的利益,有○★rén物,怎么可以容忍不久前还是自己剑仆的rén突然爬到自己的头上?这比杀了他都难受!

  秦城脸上浮起冷笑,他可不是一个rénrénwù,zěnmekěyǐróngrěnbújiǔqiánháishìzìjǐjiànpúderéntūránpádàozìjǐdetóushàng?zhèbǐshāletādōunánshòu!

  qínchéngliǎnshàngfúqǐlěngxiào,tākěbúshìyīgèrén。zhèxiēcóngwàiménpáshàngláidenèiméndìzǐ,zhíjiēyǐngxiǎngdàoyuánběnnèiméndìzǐdelìyì,yǒu意见的可不止他一个rén。

  便是掌门,也需要顾忌到他们这xiērén的意见。

  左莫沿着大路行走,他上半身**,下半身只剩下一截裤衩,光腿赤足。路上偶尔行rén看到他,都是一脸怪异的表情。不过看着他手上提着的冰晶剑,倒没有rén敢讥笑。

  左莫不知道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问过rén才知道,这里离东浮大约有五百里。左莫心中苦笑,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河水冲出五百里。好在五百里对他来说★,也不算远,他如今修为大涨,行走速度大为提升。

  他打定主意,一达到筑基五层的修为,便去学一种飞行的法诀,免得日后遇到这般情况,只能依靠两条腿。

  不过他心中也不着急,他问过几个rén☆▲,都说只要沿着这条路,一直朝前方走,便能抵达东浮。到了东浮,离无空山也就近了。

  一边走着,一边在脑海思索这xiē天的所得,倒也不觉得劳累。刚刚突破,有许多地方,还不够明朗清晰,也有许多东西,★☆需要重新适应。虽然旅途独自一个rén,左莫也不觉得枯燥。

  “这位兄弟,打扰了,请问前方是何处?”

  想得正入神的左莫被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他有xiē不悦地抬头。

  他抬起头,■顿时呆了一呆。

  ***这世上怎么这么多比哥帅的男rén?

  左莫心中下意识冒出来的这个念头。

  帅,太帅!

  眼前这位男子个头hé他差不多高,剑眉星目,英气勃勃,一袭▲白衣,说不出的潇洒风流。若说蒲妖的英俊帅气是阴柔俊美,眼前这名男子的帅气则是英气逼rén。这是左莫第一次看到能够hé蒲妖在俊美帅气方面一拼的rén物。

  再看看自己,排骨身材,半截裤衩,猥琐骷○髅僵尸脸。

  左莫心中不爽,很不爽!

  “你是谁?跑这来干嘛?”左莫拖长音,斜着眼睛看着对方,俨然此处是他家后花园。

  对方一抱拳,行礼道:“小弟林谦,游玩至此,不知方向,还请▲兄台见告。”

  林谦?一听就是伪君子!左莫心中恶狠狠地诽谤。

  “游玩?”左莫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然后伸出右手,搓动拇指hé中指,那张千年不变的僵尸脸上,竟然也能流露出“你懂的”的表情★

  林谦一愣,看着左莫搓动的手指,莫名其妙:“兄台的手怎么了?”

  左莫顿时差点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不禁有xiē气急败坏道:“连引路的火焰鸟都要晶石,问路是付费服务,懂不?”

  “哦。”林谦哦了一声,老老实实从口袋中取出一颗晶石,递给左莫。

  左莫眼睛倏地睁得老大,闪电般接过晶石。

  乖乖!三品晶石!这厮拿出来的竟然是一颗三品晶石!

  富家公子!肥羊!凯子!

  左莫心中立即对林谦作了定位,问个路竟然会拿一颗三品晶石,只有那xiē不懂世事的公子哥才会做出这么傻的事。心中念头电转,左莫语气迅速变得亲hé无比:“哎呀哎呀!江湖救急乃我辈本色。●林兄弟放心,这一带我熟得不能再熟。”

  “哦。”林谦似懂非懂地点头,脸上却露出松口气的表情。

  “喏,往前走,便是东浮。”左莫抖出他仅有的知情底细,紧接着故作神秘地问道:“林兄弟可知东☆浮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林谦脸上兴致盎然地问。

  果然是公子哥!左莫又是嫉妒又是鄙视,这年头,除了这xiē有钱的公子哥,谁有闲情逸致四处游玩?

  心中腹诽,嘴上却道:“这东浮,可是我天月界十三重镇之一,那里应有尽有……”忽然想到眼前这位公子哥极有可能是从大地方来的,这一套估计难以引起对方的兴趣,话峰一转:“说起东浮,是当年东浮仙rén,一剑斩断东浮山,以半截山峰为底座,建立起来的。”

  “厉害厉害!”林谦连连赞叹,悠然神往。

  看来是个没本事的公子哥!

  左莫心中微松,接着道:“林兄弟想游山玩水的话,这东浮倒是有几个去处。”

  “请兄台指点。”

  左莫把他平日里道听途说的那xiē东西胡乱拼凑道:“若说赏景,当以东歧剑门的梅峰风景最佳。若说玩水的话,荡天河是个好去处,河水湍急,河两边的景色也险峻得很……”

  他胡言乱语,林谦却听得极为仔细。

  “东浮虽然有xiē偏僻,但也是有一xiē厉害的高手。那天我便见到一艘千羽福船,啧啧,真够吓rén!”

  “千羽福船?”林谦忽然问道。

  “是啊☆,赤野真rén的行宫。”

  反正也是顺路,两rén便结伴而行,赚了一颗三品晶石,左莫也心满意足。这林谦修为也不高,只比左莫略高,左莫也不怕他搞鬼。

  对修者来说,白天hé夜晚没有太多的☆区别,虽然夜色降临,但两rén并未停下脚步。虽然不能思索琢磨剑诀了,但是有一个rén说话,倒也不寂寞。左莫肚子里那么点墨水很快就被掏得一干二净,变成林谦侃侃其谈。

  左莫这才发现,这个看去像肥羊的公子哥,学识竟然十分渊博,听着听着,他不由心生几分敬意。他第一次见到学识如此渊博的rén。在他身周围,不是一心修剑的,便是忙于俗务,像林谦这般天文地理,无所不通的rén物,他从来没见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难得遇到一位愿意听他谈的rén,林谦谈兴浓厚,谈天说地,听得左莫心驰神往。

  两rén速度不慢,很快便到了离东浮不远处的地方。

  “左师兄!左师兄!”

  左莫听到有rén喊他,一抬头,却见是几位外门弟子。这几位外门子松了口气:“终于找到师兄你了!掌门对师兄颇为担心,特命我等来寻找师兄。”

  说完,他们脸色不由有xiē怪异。在他们面前,左莫hé林谦形成☆一幕极其强烈的对比。一个超级美男旁,站着一位半裸提剑骷髅,这画面,简直……

  左莫也不理会这xiē外门弟子的目光,他转过身,手上把那颗三品晶石递到林谦面前,语气认真道:“林兄学识如海,左莫佩服○。这颗晶石,在下不敢收。这一日一夜,小弟受益良多,足够引路之资!可惜小弟不日将门中考核,无暇陪林兄游玩,林兄玩得愉快!”

  说完,不由分说便把这颗三品晶石塞进林谦手中。

  一旁的外门弟子们个个瞪大双眼,呆呆地看着那颗三品晶石。

  对林谦挥了挥手,左莫便朝无空山方向奔去,几名外门弟子回过神来,连忙跟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