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节 悟


  湍急的河水咆哮如雷,激荡起大片大片雪白的泡沫,偶尔一两片树叶浮木被卷入水中,眨眼便不见踪影。

  奔腾的河面之下,左莫光着上半身,神情肃然,在他面qián,一道道水剑交错纵横,不时有鱼虾冲入这片水剑覆盖的范围之内,无不触之即死,但是体表不曾有半点伤痕。

  左莫不眠不休,一刻也不曾停地疯狂练剑。

  第三万三千六百剑!

  冰晶剑就像灵活至极的鱼儿,欢快地在水中zì由游走,来去之迅捷,快若闪电,直让那些以速度见称的鱼类相形见绌。

  左莫停了下来。

  他虽然累极,精神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但他的没有一丝松懈。他的眼睛,写满疲倦,但他竭力瞪dé老大,好像怕zì己的眼睛一不小心地闭上了般,很累。

  他知道,zì己又遇到瓶颈了。《离水剑诀》的七招,qián面六招,他没有任何问题,问题出在第七招上。

  qián面的六招,或顺流而下,或如漩涡百转,摸仿水的特性,各有神妙之处,左莫也能心有所悟。唯独第七招,左莫到现在还摸不到头脑。之qián在陆上的时候,他觉dézì己第七招也已经熟练至极。但是到了水中,立即发现不对。

  第七招的名字也有些骇人,唤作《离水焚天》。若是换个名字,叫《离火焚天》,左莫还觉dé可以理解。离水,那还是水哪,怎么焚天?

  这一招是一招两败俱伤的剑招,需要把所有的灵力,灌入飞剑中,激荡飞剑中的那一滴水精,剑势逆势而上,攻击敌人。

  这一招有太多困难的地方。比如全部灵力,在一刹那灌入飞剑中,这便十分考较人的灵力控制。而激荡飞剑中的那一滴水精,左莫更是不敢乱来。好不容易炼制出这么一滴水精,若是它炸裂开来,不仅左莫需要重新炼制水精,连这冰晶剑内部的阵法也有可能受到破坏。

  而让左莫觉dé最不合理的,便这招的剑势。

  qián面六招的剑势,有顺流而下的,也有弧形,也有旋转,唯独这最后一招,让左莫觉dé万公不解。逆势而上!水怎么可能逆势而上呢?

  这部《离水剑诀》模仿的是水,左莫还不能理解离水是什么样的水,但是归根结底,它总是水。只要是水,它又怎么而又低处流向高处呢?怎么可能逆势而上呢?

  可偏偏《离水剑诀》中便有这一招,而且还是最后一招。

  在陆上修炼的时候,左莫还没有察觉出来,毕竟剑中的那滴水精轻盈如气,挥洒间,也没多少感觉。然而在水中,水势沉重,剑势也同样变dé沉重起来,这原本看不到的问题立马凸显出来。

  无论左莫如何努力,这最后一招,却怎么也使不出来!

  往往使到一半,左莫便觉dé剑势一颓,无以为继。再加左莫不敢轻易催爆飞剑中的那滴水精,这招更是难上加难。连练习都很难实现,就这般,左莫卡在最后一招上。

  他只好不断地练习qián面六招,qián面六招被他练dé越来越熟,在水中的感觉,尤其是对“水”的感觉,清晰许多。六招越来越圆融,左莫心中也渐渐有所领悟。这种感觉,奇妙无比,就像透着纸窗,能看到屋外有人,但无论他如何努力,却始终无法捅破那层薄薄的纸。

  左莫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是心急不dé。这是★突破的征兆。

  可是看着时间在不断地流逝,离门中考核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左莫还是不禁焦急起来。

  他很清楚,别看他现在qián面六招十分熟练,可若想凭这六招打败罗离师兄,那无异于痴人说梦●话。比剑招、比修为、比实战经验,双方都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左莫差人家何止十万八千里!能够打败罗离师兄唯一的可能,便是领悟到《离水剑诀》的剑意!

  因为他知道,罗离师兄,还未曾领悟剑意,这也是唯一他能够利用的地方!

  这也是唯一他能够胜过罗离的地方,他曾经领悟过一次剑意!

  这才是他赌上全部的地方!

  剑意,说起来很飘渺,很虚幻的东西,却成为左莫所能依赖的最大底牌。若是不能领悟剑意,一切都白搭,他将输dé毫无悬念。

  莫非,真的需要催动最后一招?

  左莫不禁犹豫起来,离门中考核只有七日的时间,若是这次催动水精,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连补救的时间都没有。

  七天的时间,左莫不确定zì己还能不能炼制出一滴完整的水精。

  可没多久,左莫便横下心来。若是不能在门中考核之qián,领悟离水剑意,那和罗离师兄的对战较量完全没有任何胜算。zì己也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输。

  冒险失败了,那是定然输。不冒险,那也是定然输。

  左莫一咬牙,心一横,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若是真失败了,他也没话说,技不如人,赔贡献点就是了。总好过zì己连试的勇气也没有,就直接认输的好!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演变到此,左莫对罗离的心反而淡,这道坎,更像是对zì己的考验。

  而他,选择了赌!

  他没有马上开始,而是重新入定,开始恢复灵力,他决定用最好的状态,来试这一招。

  三个时辰后,左莫睁开眼睛,眸子里神光内蕴,淡然镇定。也不知道是下了决定的缘故,这次打坐的效果好极,他不仅灵力全都恢复,连日来的疲倦也一扫而空。

  恢复最佳状态的左莫舒展身体,这次,他没有用心神控制飞剑,而是把冰晶剑握在手中。

  冰晶剑入手冰凉,如握冰棱,这一丝凉意也顺着左莫的手臂,迅速转入左莫体内,他只觉精神陡然一清。原来这把剑还这般妙用啊!左莫不由暗zì后悔平日里没有多琢磨一下这把飞剑。

  但很快,他便定了定心神,这些问题,以后再说。

  闭目握剑敛神,他脚下无根无依,立于水中,湍急的水流却无法对他的身形造成任何影响,就好似一截圆木竖直立在湍急的河水中,一动不动,说不出的怪异。

  回忆着这些天练剑的点点滴滴、每个细节,感受着从身边流过的河水的那一丝味道,感受着飞剑内那一滴水精的气息,左莫放松心神。

  当所有的东西,所有的片断,所有的感受,汇集在一起时,左莫脑袋里,就好像有根弦,被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拨动。

  左莫猛地睁开眼睛!

  “离!”

  雄浑沉闷的声雷音从他的胸腔重重吐了出来,湍急的河水陡然一滞。

  没有激流、没有漩涡,左莫身边的水流就像一下子静止下来,一动不动。

  就在此时,左莫一直握着冰晶剑,缓缓扬起。

  左莫的神情看上去吃力至极,他额头的青筋爆凸,怒目圆睁,头发根根直立,手上的冰晶剑就好似重若千钧,哪怕向上抬起一分,也变dé费力无比。

  左莫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当他浑身的灵力,像潮水般涌入○冰晶剑时,那平时隐隐躁动的水精,陡然炸开了!

  轰!

  左莫心神一震!

  隐约间,他看到那滴黄豆大小的水精,被炸成无数细如雾气的水珠!

  陡然间,左莫突然想到zì己在识■hǎi见到的那一幕。那个半挂在虚空中的赤红火球,陡然炸开,那情景,与眼qián的一切是何其相似!

  御水如火!

  这个他一直不明所以的词,就像闪电般,刺入他心灵深处。

  恍然间,他豁然开朗,那层始终阻碍他的薄薄白纸,被轻轻捅破,一个崭新的世界浮现在他面qián。

  在他眼中,那些细如水雾的水珠,倏地幻化成一朵朵火焰,只是这火焰,不是识hǎi中那红dé发黑的火焰,而是◎透明的水火焰。一朵朵,晶莹剔透由水组成的火焰,它们微微跳动着,透明无色。没有识hǎi深红色火焰的狂野妖异,这些透明的水火焰,娴静dé就像待字闺中的淑女,它们布满冰晶剑整个剑身。

  左莫手中握着◇●的冰晶剑在缓缓上扬,周围所有的河水都疯狂地朝冰晶剑涌来,隐约组成一朵硕大无比由水组成的“火焰”!

  诡异的水形火焰一形成,左莫震动吃力的手臂迅速变dé稳定异常!

  剑势也仿佛失去滞碍,◎陡然加快!

  轰!

  小小的冰晶剑,挟着无数河水形成的水形火焰,狠狠地斩向天空!

  与此同时,无空山上,辛岩陡然睁开眼睛,身形一动,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典籍室的崖壁上!

  他怔怔地看着下面荡天河。

  一朵巨型隐约火焰的水流,轰然逆势指天而上,驳杂不纯的河水火焰,此时却是跳跃如火,充满暴烈无比的气息!

  是谁在练剑吗?

  能够练成剑意,天赋不错!◆而且如此独特的剑意,他还从来未曾见过。他看dé分明,这朵巨大无比的水形火焰,就是一道由无数剑意约束的暴烈水弹!

  猛然间,他忽然想起典籍室里收藏的某部剑诀,脸色不禁微变。

  难道是本门●弟子?

  就这一犹豫间,飞快上升的水形火焰陡然炸开!

  下方左莫看着天空中那的那朵美丽至极的水形火焰,他想笑,但浑身灵力耗尽,眼qián一恍惚。轰,水形火焰在天空炸开,数千斤的水倾泄而下,左莫一个身形不稳,眨眼间就被冲dé无影无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