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节 水中练剑


  左莫神情呆滞,玉简里的画面,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接连几天,他半夜都会梦醒,血腥恐怖的画面,jiù像梦魇般缠绕着他。

  灵田中,他呆呆地坐着,精神恍惚,气色极差。看着周围长势良好的各种灵草灵药,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变了很多,和以前已经完全bú一样了。

  怎么会这样?

  他问自己。

  他忽然想到那个困扰了他两年的怪梦,梦里那个有几分熟悉的声音。下意识地,他bú自主地把这两天的恶梦和平时bú断重复的梦境作比较。和这几天的恶梦相比,平日的梦没有半点血腥,可是每次他惊醒的时候,浑身jiù像从水里捞出来,全身湿透。

  明明一个并bú血腥恐★怖的梦,却总是令他如此地紧张、恐惧。没错,jiù是恐惧,惊醒时,除了汗水,还有僵硬的身体。他bú知道他梦到那个梦时,睡着的自己,身体会是什么反应。可毫无疑问,他肯定在害怕,他bú知道害怕什么。

●★怖的梦,却总是令他如此地紧张、恐惧。没错,jiù是恐惧,惊醒时,除了汗水,还有僵硬的身体。他bú知道他梦到那个梦时,睡着的自己,身体会是什么反应。可毫无bùdemèng,quèzǒngshìlìngtārúcǐdìjǐnzhāng、kǒngjù。méicuò,jiùshìkǒngjù,jīngxǐngshí,chúlehànshuǐ,háiyǒujiāngyìngdeshēntǐ。tābúzhīdàotāmèngdàonàgèmèngshí,shuìzhedezìjǐ,shēntǐhuìshìshímefǎnyīng。kěháowúyíwèn,tākěndìngzàihàipà,tābúzhīdàohàipàshíme。

  这个梦,也是他bú断追求力量的原因。他相信,这个梦背后,一定有什么。

  那个“连死也bú能忘”的,***究竟是什么!

  突然间,那些血腥和无头尸体,在左莫眼中,变得bú那么可怕。bú知道为什么,那个bú断重复出现并bú可怕的梦境,给左莫带来的恐惧,远胜于那些血腥的画面。

  自己这是怎么了?

  左莫好像突然醒了过来,他用力拍拍自己的脑袋。

  怎么jiù为这么一个场面jiù吓倒了?为了追寻答案,自己bú是连命都可以拼么?

  这个世上,有什么事情,比每天bú断地重复做同一个梦更可怕?这个世上,又有什么事情,比明知道自己有重要的事bú能忘,却什么都想bú起更可怕?这个世上,又有什么事情,比自己被别人抹容改识,却安然苟且更可怕?

  左莫茫然的瞳也渐渐有了焦聚,眼睛也重新恢复澈清明亮。

  怕什么?

  bújiù是拼命么?
▲   他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若想追寻答案,今后肯定会遇到无数比这更危险,更强大的人,如果连这一关都过bú去,连这一步都畏缩bú前,自己谈什么追寻答案?

  把他改容抹识的,是修为甚至连师傅都忌惮□的高手!

  左莫站了起来,想通之后,他精神一片空明。bú知bú觉中,他的心境修为,又大有进益。他心中有所领悟,修真,jiù是坚定本心,bú动摇!

  重新祭起冰晶剑,重新开始修炼。没有迷茫,没有彷徨,他比之前更勤奋更刻苦,他要把之前的时间给追回来。

  两个月的时间,左莫硬是没有出山谷。眼看门中考核jiù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左莫的离水剑意依然没有半分头绪。

  第两万零一剑!

  剑招的圆熟已经达到非同寻常的地步,左莫很怀疑,jiù连当年创立这部剑诀的人,也许在剑招上,都没有他熟悉。七招剑招,他改动了十二次。无数次的练习,让他对这些剑招的任何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这些改动调整之处,也是他认为能够让剑招更加合理有效率之处。

  虽然他心中也没有底得很,但还是作出调整。这十二处调整,他十分谨慎,非常小心,每一处调整,都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一遍遍对比印证,才最终确定下来。

  剑招上,bú可能再有进步了。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间,离考核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他决定作出改变。

  无空山下,有一条大河,无空剑门典籍室便是依河边崖壁而建。这条河河面bú算宽阔,但是气势奔腾,湍急无比,当地人称之为dàng天河。

  左莫来到河边,看着湍急的河水,一咬牙,提着冰晶剑纵身跃入河中。

  一入河中,他只觉周围一静,湍急的河水,几乎让他站立bú住。他强自稳住身形,便在水中开始练习起《离水剑诀》中的剑招。

  这便是他想出来的办法。

  jiù在他bú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想起蒲妖说过的一句话。蒲妖让他随便找条河,看看水是什么样的。因为那次识海见识的那幕太受震撼,蒲妖的这句话一直被他忽视,直到昨天,他猛地想起。之前他也曾在水中练习指法的经历,正是这个方法,让他的指法进步神速。

  其实他想去的是韦胜师兄玉简里曾经记载的那个大瀑布,但是现在时间来bú及了。

  无奈之下,他只有选择山下的dàng天河修炼。

  dàng天河尽管bú如大瀑布雄浑壮阔,但是水流湍急无比,而且由河床暗石密布,水面下暗流漩涡无数。稍bú小心,便极易被水冲走。左莫炼有《胎息炼神》,呼吸和常人迥异,这也让他能够在水中呆比较长的时间。

  倘若没有修炼《御水诀》之类法诀,在水下是呆bú长。当然,若是有避水珠之类的法宝,那又另当别论。

  左莫突破一息便是在寒潭中,对水倒也bú怕。只是激dàngbú休的河水和安静冰冷的潭水,却给左莫截然bú同的感觉。

  冷雾谷的寒潭jiù像一个深bú见底的洞,潜进去,jiù好像进入一个安静的世界,外面的一切似乎都隔绝起来。没有潜流,没有漩涡,越往下潜,越能感受到冰冷刺骨。它只是默默地释放着它的意志。

  而dàng天河呢,一跳进去,左莫jiù感觉像从一个喧嚣的世界进入另一个喧嚣的世界。水流的拍打声,泡沫的响声,底下bú计其数的暗流漩涡,扯动着河里的一切。它jiù像一头野马,暴烈狂燥,完全没有一点水的宁静。它时刻在咆哮,激dàngbú休。

  他很快感觉到吃力。

  所谓御剑,jiù指一缕心神控制着飞剑。经过祭炼的飞剑上,会有主人所特有的神识印记,而主人只需要调动一缕心神,便能控制这把飞剑,而bú需要担心自己的飞剑会被别人控制。

  但是在河水中,心神御剑jiù变得困难许多,尤其是灵力流动,也受到影响。

  首先要做到心宁神静便bú容易。由于河底暗流密布,水流湍急,哪怕你在水中控制住身形,你都会感觉到好像有无数只手在撕扯你。这种外力的作用,极易让修者分心,而灵力的任何一丝波动,都会对飞剑造成极大的干扰。

  在地上练得熟极,圆融无间的剑招,在dàng天河中,竟然一招都用bú出来!

  左莫眼前bú禁一亮,他只怕的,便是bú知道该怎么继续。jiù好像一个想挖山开路的人,最怕的,jiù是bú知道朝哪个方向开,bú知道自己目标的具体方位。而若是知道方位,哪怕前面有一座山横着,左莫也bú怕。

  他有一种感觉,找对方法了。他便老老实实在水中开始练习他的《离水剑诀》。

  离水剑诀本jiù属水行剑诀,在地上使出来,会附有淡淡的水汽。但是在水中,《离水剑诀》的威力陡然猛增,bú需要怎么灌入灵力,一道道无形水剑便激dàng开来。左莫jiù感好像自己又成了婴儿,拿着一把重斧,一个bú小心,bú是力量大了,便是方向歪了。再加上河水的冲击,漩涡暗流的干扰,他的剑招简直无法入目。

  bú过他也bú气馁,又开始一板一眼地修炼起《离水剑诀》。

  几日下来,左莫感觉最大的,bú是他的剑招,而是《离水剑诀》的祭炼飞剑之法。《离水剑诀》的祭炼飞剑水法,需要在飞剑上孕育一滴水精,这粒水精,能够与《离水剑诀》相呼应,bú仅指如臂使,威力也会大为增加。

  然而陆上水气哪里及河水浓郁充沛?左莫在院中修炼如此之久,所得水精也远bú如这几天所得。之前冰晶剑中的那滴水晶bú过绿豆大小,现在已经◆黄豆大小。

  而且现在冰晶剑的那一滴水精,性质和之前颇有bú同。之前的那滴水精,由吸引谷内空中水汽炼制而来。谷内种植着大量的灵草灵药,影响到谷内的水汽,之前炼制的水精性质温和而且充满生机。但如○今的这滴壮大bú已的水精,是从dàng天河中吸取的精华炼制而成,也带上了一些dàng天河的特性,一改之前温和性质,而变得活泼躁动。

  此番变化有好有处,好处是威力远胜之前,而坏处则是,控制精巧,却bú如从前。

  权衡一下,左莫还是觉得眼下bú错,毕竟那滴水精壮大许多。至于精纯,需要慢慢炼化。

  一连七日,左莫几乎都在水中勤练bú休,他在水中呆的时间颇长,但是由于水中灵力消耗▲速度是在陆上灵力消耗速度的数倍。修炼bú了多久,他便只有打坐恢复灵力。

  只是河边离石室颇远,而且来回也极招人注意,左莫jiù索性在河中打坐入定。

  在河中打坐入定,左莫之前并未尝试过□,更何如此湍急的河水之中。

  一连几次,他都没有成功,失败了数十次,他才渐渐摸到门窍,开始在水中打坐入定。他浑然bú知,长久在水中这样独特的环境,对他的《胎息炼神》帮助极大,bú知bú觉中,他的《胎息炼神》jiù已经突破二息。

  在他识海之中,又多了一颗星辰。只是这颗星辰,黯淡无光,远bú如另一颗明亮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