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节 决心


  大力丸,不,金乌丸,duì左莫处境的改善是明显的,尤其是可以大大缓解他的财政危机。但是无论是许逸师兄,还是阎乐师伯,似乎依然不看好左莫,这一点,从他们送的法宝便能看出来。一个送护腕,一个送灵◎甲,全都是防御性,很显然,两人只是为了给左莫不那么难堪。

  现在摆在左莫面前的问题很严峻。

  一个是赚晶石,另一个则是练剑诀。

  他如今身负外债,赚晶石无疑是最迫切的需求,无论□什么时候,赚晶石都是他需要面duì的头等大事。而练剑诀,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在门zhōng考核的时候,面duì罗离的挑战,下场是什么。

  这两件事都牵涉到一个直接问题,那就是时间。若是炼丹,那么xiū炼剑诀的时间将会大大缩短。本来他就没有多少胜算,这样算下来,左莫觉得自己的胜率干脆为零。

  到底是要晶石,还是要争那一口气?

  左莫陷入两难的境地。

  “爷,最近在忙什么?”粉色纸鹤翩然而至,一如既往娟秀的字体。

  “练剑!”

  “哟,爷什么时候这么奋发了?奴都很不习惯呢。”

  “和一个冰冷好色猥琐男拼上了!”

  “嘻嘻,怎么回事?”

  “他女人调戏我,被我扇了,他来找场子。”左莫小小“加工”了一下。唔,那也算调戏吧,左莫如是想。

  “剁他!”两个娟秀的朱砂大字透出一股浓冽匪气,让左莫这个男人,深深为之汗颜。

  “可现在有个大赚晶石的好机会。”左莫鬼使神差把自己心zhōng的难题写了上去。

  “士可杀,不可辱,区区晶石,不要让奴鄙视爷。”

  区区晶石,果然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左莫在反省,◇自己怎么问这么不靠谱的人呢?他不屑地回了句:“女人,你算哪门子士?”目光却不自主在“士可杀,不可辱”六个字上停留了一会。

  “嘻嘻,奴只是希望爷雄风大振!”

  “爷忙去了。莫回。”左莫写下这几个字,便把笔丢到一边。

  ####QQ*577998263手打#######

  花了一天的时间,左莫呆在丹房zhōng苦炼,炼制出来的金乌丸,全都交给阎乐师叔,以解李英凤师姐之急。

  在门zhōng考核之前,左莫不打算再炼了,他打算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练剑上。一想到罗离和郝敏的嘴脸,他浑身就充满了斗志。赚晶石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变强,不就是为了变强之后能够寻找答(○和谐)么?

  想通之后,他便不再犹豫。

  犹豫、彷徨一扫而空,左莫只觉得世界豁然开朗,心神空明,说不出的舒服。

  回到西风谷,祭起冰晶剑,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离水剑诀》。

  谷口被他封了起来,还挂上“闭关勿扰”的牌子。

  这也迅速成为无空剑门的笑话。左莫外门弟子出身,郝敏的那件事又让许多人觉得他过于嚣张,加上金乌丸的热卖,嫉妒的人大有人在,许多人都在等着看他笑话。

  这就是区别。罗离态度从来冷漠傲然,众人只是心存敬畏,反而觉得理所当然。而左莫掌掴郝敏,虽然是郝敏不duì在先,但是依然让很多人看不惯。

  就在这个时候,秦城师兄回来了。秦城师兄是掌门的弟子,他的xiū为并不算最高,战力亦非最强,然而却天生威严,深得众人信赖,声望极重。

  罗离和秦城duì坐。秦城方脸浓眉,身上衣灰尘扑扑,神色间也隐现疲倦,可端坐在那,自然有一股稳重如渊的气势。

  秦城颇为责备道:“你这次也太孟浪了些,带郝敏师妹出去这么久不归,难怪掌门震怒。”

  面duì秦城,罗离脸上的冷意缓和许多,他一脸无所谓:“只要她高兴。”

  duì自己的这位师弟,秦城更多的是无可奈何,师妹郝敏的性情如何,他亦深知,只好转移话题:“你最近可有进境?”

  罗离傲然道:“第五层。”

  秦城露出欣慰之色,他从怀zhōng取出一枚玉简:“这是《无形剑诀》,你拿去好好参悟。”

  罗离听到《无形剑诀》四个字,双眼光芒暴涨。

  “韦胜被送进剑洞,掌门他们duì他寄予厚望,想必是希望在他手上复原《无空剑诀》。”秦城看了罗离一眼:“他曾是你的剑仆,你可莫要输给他。”

  罗离脸色陡然难看异常,拳头紧握,指甲划进肉里也浑然不知。这件事,一直是他心zhōng的刺。那个之前被他呼来喝去的卑贱家伙,在门zhōng受重视的程度竟然远远超过他,每每想及,就像有虫子在一点点啃噬他的心。

  “当年《无空剑诀》被拆成《无形剑诀》和《空剑诀》两部剑诀。剑诀能够拆分,便一定可以重组。韦胜的天赋固然出色,可师弟你的天赋,我一直深信不疑。”秦城郑重而缓慢道:“希望能够在师弟手上重现当年师祖之风采。”

  罗离呼吸都变得急促,他盯着手上的玉简,神情变幻不定。

  《无空剑诀》,这个他梦寐以求无数遍的名字,本门祖师他创的最高绝学!在天下无数绝学zhōng,名列六品,威力无俦!

  重现当年师祖之风采……

  师兄的话,仿若九天雷霆,一遍遍在他耳边回荡,全身的血液似乎都燃烧起来。他仿佛看到自己立在云霄,傲然●睥睨天下!

  强忍心zhōng激动,他收下晶石,欠身肃然道:“师弟必竭尽全力!”

  无空堂,裴元然和辛岩两人喝着茶。自从上次灵田斩妖之后,他们有闲暇,经常会在一起品茗闲聊。

  □####QQ*577998263手打#######

  “可惜三师弟不在,要不我们三人又凑齐了。”裴元然笑道:“这段时间估计有得他忙了。”

  辛岩自顾自地喝茶,他喝茶也迥异其他人,完全没◇有半分悠闲的味道,但凡只要裴元然给他倒满,他便举杯仰脸一饮而尽,干脆利落。后来索性自斟自饮,一杯杯地喝。

  “照你这喝法,可真是糟蹋我的灵茶。”裴元然露出心疼之色。

  辛岩看也不看他一●眼,没有半分停下,道:“天松子说的事,如何?”

  裴元然脸色慎重起来:“未尝没有道理,三师弟前段时间,就一直在抱怨灵谷价格疯涨,有点苗头。你觉得呢?”

  辛岩第一次停了下来,点头道:“我觉得是真的。”

  “为何?”

  “狩妖越来越难。”辛岩道:“市面上,妖兽内丹数目越来越少,价格翻了几倍。”

  “我倒是忘了,你还炼器。”裴元然赞同点头:“愿意狩妖的人的确越来越少。就连那些大门派,都把方向放在搜寻新界上。”

  俩人言语间,充满担忧。自三千年,xiū者大败妖魔,妖魔剩余高手,以自身血肉为引,七zhōng界为轴,四十九小界为屏,铸就都天血界。都天血界zhōng灵力匮乏,duìxiū者极其不利,妖魔却不受影响,这也使得都天血界成为妖魔最信赖的防守带。

  但三千年间,xiū者duì都天血界的进攻从未停止过,都天血界也成为固定的战场,无数xiū者在这成名。

  妖魔身上的许多东西duìxiū者来说,都难得的材料,炼器炼丹炼食,皆大有用处。越是厉害的妖魔,价值也越高,于是,许多人便冲着妖魔而去,这类活动也有个专门的名字:狩妖。

  然而,最近很长的时间,狩妖的xiū者越来越少。不断冒出来的妖魔高手,让狩妖的xiū者伤亡十分惨重。风险太高,收益渐缩,就导致参加狩妖的xiū者数止锐减。

  而最近几年里,xiū者的活动范围在都天血界节节后退,妖魔主动duìxiū者发动袭击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所有的征兆都表明,妖魔已经恢复元气。

  所有眼光长远的xiū者,都充满忧虑。

  如果妖魔一旦把xiū者挤出都天血界,那就意味着,它们随时可以duìxiū者们发动进攻!

  xiū者和妖魔之间没有任何和谈的余地。三千年前,xiū者几乎屠尽妖魔,直到今日,它们才恢复生机,而双方仇恨似海。

  如果再次发生像三千●年前那场大战,没有一位xiū者能够独善其身。

  “他想办东浮试剑会?为什么天松子会提左莫的名字?”辛岩问:“他只是灵植夫。”

  天松子给裴元然的信里,说他拟办一次试剑会,其zhōng还●●年前那场大战,没有一位xiū者能够独善其身。

  “他想办东浮试剑会?为什么天松子会提左莫的名niánqiánnàchǎngdàzhàn,méiyǒuyīwèixiūzhěnénggòudúshànqíshēn。

  “tāxiǎngbàndōngfúshìjiànhuì?wéishímetiānsōngzǐhuìtízuǒmòdemíngzì?”xīnyánwèn:“tāzhīshìlíngzhífū。”

  tiānsōngzǐgěipéiyuánrándexìnlǐ,shuōtānǐbànyīcìshìjiànhuì,qízhōnghái着重提了韦胜和左莫的名字。

  “不知道。”裴元然苦笑:“估计是最近金乌丸的事闹太大了,引起天松子的注意吧。duì了,你觉得俞白这年轻人怎么样?”

  “很不错,比罗离强。”

  “比韦胜呢?”

  “不好说。”

  “看来天松子这一脉,也是后继有人啊。”裴元然悠然道:“左梅天的弟子听说也不错。若真举办东浮试剑会,也有点意思。”

  辛岩没有说话,又开始一杯杯地喝茶,过了一会,抬头:“你答应了?”

  “不急,总要等韦胜从剑洞出来,况且马上就要门zhōng考核了。”裴元然笑道:“罗离和左莫的事情听说了没?”

  “胜之不武。”辛岩吐出四个字。

  “哈哈,那倒是。”裴元然大笑,半晌才道:“罗离天赋不错,可惜性格要差了些。若是能像韦胜……”

  辛岩翻白眼:“不要太贪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