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节 黑心典籍室


  “本门是jiàn修门派,最强的jiàn诀乃是当年祖师所创的《无空jiàn诀》,只是本门渐渐式微,这部当年被评为六品的jiàn诀,本门竟无人学会。后来不知怎么被拆分成《无形jiàn诀》和《空j★◎iàn诀》,罗离师弟习得的便是《空jiàn诀》。只是这拆分出来的两部jiàn诀,只能达到三品。除此之外,便要数师父的《冰螭jiàn诀》,这部jiàn诀本为四品jiàn诀,在师傅手上却大放光彩,荣登wǔ◆品之列。当年师父便是凭借这部jiàn诀,在狩妖中斩下无数妖魔,得到冰螭jiàn这个名头。”

  说到师傅辛岩,许逸神色间不免有几分悠然神往。

  一部四品的jiàn诀能够发zhǎn成wǔ品,这足以说明辛岩师叔在《冰螭jiàn诀》上的造诣不仅达到深厚绝伦的地步,而且更进一步完善这部jiàn诀。能做到这一点的,都不是一般人物。

  “除此之外,本门先人也是人才辈出,《云jiàn诀》《红炎jiàn诀》《青琉jiàn诀》亦是名列四品的jiàn诀。呵呵,师弟别看本门在东浮没有什么声名,可放眼东浮,能有六品jiàn诀的,除了东浮殿那一脉外,便只有我们。就是四品jiàn诀,在东浮也不是什么门派都拥有。”

  左莫瞪大眼睛,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本门竟然还如此厉害过。

  许逸注意到左莫的眼神,笑道:“师弟可莫想得太好。四品以上的jiàn诀,本门是绝对不会轻易轻易传授给门下弟子■。掌门师叔他们信奉的是宁缺毋滥。当年罗离师弟,在门中二代弟子中可是无人能及,可就是这般,他也不过被传《空jiàn诀》这部三品jiàn诀。“

  见左莫眼中难掩失望之色,他劝慰道:“师弟也别太失望■。zhǎngménshīshūtāmenxìnfèngdeshìníngquēwúlàn。dāngniánluólíshīdì,zàiménzhōngèrdàidìzǐzhōngkěshìwúrénnéngjí,kějiùshìzhèbān,tāyěbúguòbèichuán《kōngjiànjué》zhèbùsānpǐnjiànjué。“

  jiànzuǒmòyǎnzhōngnányǎnshīwàngzhīsè,tāquànwèidào:“shīdìyěbiétàishīwàng。这三品jiàn诀之中,亦不乏精品。像罗离师弟所习的《空jiàn诀》,还有那部同样出自《无空jiàn诀》的《无形jiàn诀》,同样是三品jiàn诀中的极品。师弟可要注意,这同是三品jiàn诀,亦有高下之分。”

  左莫立即竖起耳朵,既然眼下去追求那些好货色难度太大,那也不能挑那些最差的货色。他现实得很,货差一分,这晶石可就不止差一分了。

  “一般来说,wǔ行jiàn诀最差。师弟是灵植夫,对这wǔ行的了解肯定比我深厚。wǔ行变化万千,却失之纯粹。这修jiàn一途,精纯二字必不可少。可这wǔ行相生相克,却难纯粹如一。我还从未听说过超过三品的wǔ行jiàn诀,师弟可千万莫选这lèiji◇àn诀。其他jiàn诀,倒是各有神妙。有的威猛无俦,擅长搏杀,有诡异莫测,伏击无双,有的温养心性,增涨修为。”

  “温养心性?jiàn诀不是主杀伐么?怎么可以温养心性?”左莫不由问道。

●  “呵呵,我们修真,漫长艰险,若没有一颗坚定持恒的心,又如何得证大道?以jiàn养心,坚定本心,这样的jiàn诀,修习的人不在少数。像我,学的《天心jiàn诀》,便是这种jiàn诀,没什么威力,但是★养心定性,却是相当不错。”许逸笑着解释。

  “门中典籍室在望江峰,你现在是内门弟子,可以进去的查阅。不过每次进去,都需要贡献点,师弟若是平时闲暇,切记多赚取一些门派贡献点,日后自然是用得着。”许逸殷殷叮嘱。

  告别许逸师兄,左莫便直奔望江峰。望江峰下有一条江,山势险峻,典籍室凭崖而建,并不大,只是个小小的院落,墙外种着些细竹,外墙有些破落,让左莫颇有几分失望。他之前从未踏足至此,这里只对内门弟子开放。

  守门的是一位老者,左莫一开始还幻想对方是什么隐世高人,但很快,他便大失所望。这位守门的老头,只有炼气九层的修为。不过左莫可不敢因此失礼,俗话说得好,现官不如现管。莫看这老头修为差劲,但把守典籍室,给自己闹心一下,也是件很简单的事。

  恭敬把自己的腰牌递了过去,老头扫了一眼,就垂下眼佥,道:“一楼一个时辰扣两点贡献,二楼一个时辰扣四点贡献。一楼玉简可以抄录,二楼禁止抄录。进去吧。”随手把腰牌丢给左莫。

  真黑!

  左莫心中暗骂。内门弟子的门派贡献和外门弟子的贡献点并不相同,彼此不能换算。左莫总共有十点门派贡献,其中wǔ点是他摘得玉牌,掌门给他的奖励,另外wǔ点则是上次让阎乐师叔帮他代售得到的。

  十点贡献点,能让他在一楼呆wǔ个时辰,在二楼呆两个半时辰。

  若是抄录玉简,随随便便也需要一两个时辰。而若是不能抄录,那只能靠死记硬背了,那可不是一两个时辰能搞定的。

  他现在方明白许逸师兄为什么提醒他要多赚贡献点。原来大头在这!忽然有些庆幸,师傅的炼丹典籍室不需要贡献点,要不然他可就要哭了。左莫估计辛岩师叔那肯定也□有个私人的炼器典籍室,否则的话,许逸师兄可就惨了。

  时间紧迫,可不容左莫多想,他一头闯进一楼。

  只见一排排的玉简,摆放得整整齐齐。左莫不禁撇了撇嘴,在他看来,这里比师傅的典籍室要差□得多。木板上积着薄薄一层灰,看来平时也没什么人光顾。虽然有些疏于打理,但是玉简还是摆放得让人一目了然。

  各种玉简都有,jiàn诀、wǔ行、心法、炼器全都有。这些都是历代无空jiàn门前辈搜集而来的玉简,这些玉简品阶都不高,没什么实用价值,丢掉又可惜,门派便索性建成的小典籍室,以供内门弟子平日参考所用。这lèi玉简往往只对刚刚成为内门弟子的人有用,随着跟师傅时间愈久,它们的价值也会越来越小。

  无空jiàn门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加入的内门弟子。李英凤成内门弟子后,天天跟着阎乐师叔,帮忙打理各种产业。而韦胜师兄成为内门弟子后,更是受到辛岩师叔无微不至的传授,后来直接进入jiàn洞,自然也就不需要来这。

  所以左莫进来才看到眼前这般灰尘满地的景象。

  虽然没有什么高级法诀,但是琳琅满目的玉简还是晃得左莫眼花,直流口水。莫看这些玉简不受重视,可若丢到市面上,每一枚都能卖个不错的价格。对于炼气期弟子来说,每一枚玉简都弥足珍贵。

  左莫直奔jiàn诀lèi,也是一楼玉简最多的一大lèi。无空jiàn门是一个jiàn修门派,对jiàn诀玉简的收集自然不遗余力。一楼摆放着大量的二品三品jiàn诀,这些自然不会是什么精品。走马观花一遍,他很快都放下,果然,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作为参考不错,但是主修,就实在不算好。

  看到通往二楼的楼梯,他犹豫片刻,还是决定上去看看。

  二楼空间要小一些,玉简的数量也要少许多,但是场景和师傅的典籍室十分相似,玉简都飘浮在半空中,每枚玉简都环绕着不同色彩的光旋。

  有过上次经验的左莫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他一个个翻阅起jiàn诀相关的玉简。一直到此时,他都没有决定究竟修什么lèi的jiàn诀。若是以前,他或许会选像许逸师兄修习的《天心jiàn诀》这lèijiàn诀,磨砺心志,对于任何一位修★者来说,都至关重要。可是,需要追求力量的他,寻找那些威力巨大的jiàn诀,似乎才更现实。

  没有打定主义的左莫一个个翻阅。

  他从来没有一次看到如此众多的玉简,二楼的玉简,每一枚放在以前,都是他梦寐以求的宝物。他不由生出一种如置梦中的错觉。

  果然,许逸师兄说的那几种jiàn诀,这里都没有。二楼也是清一色的三品jiàn诀,但是明显比楼下的那些玉简要高级得多,应该都属于三品中的精品。

  比如有一套《风雷jiàn诀》,炼成之后,飘忽若风,其势如雷,威力惊人。据说它本是wǔ品jiàn诀,但是随着数千年间不断遗落散佚,威力锐减,降至三品。

  而另一套《秋雨jiàn诀》更是新奇,需要一套一百零八枚的套jiàn,出手如雨,极难抵挡。不过和《风雷jiàn诀》一样,它也有很多内容遗失,尤其是其中的炼jiàn之法遗失,每一把子jiàn的威力急剧减小,变得尴尬许多。但是它的操纵变化十分精妙,故被放到二楼。

  每一种jiàn诀都有其独到之处,但同样,每一种jiàn诀都有它致命的缺点。

  眼看还没翻阅的玉简数目越来越少,左莫心中也不禁有些焦急起来。

  难道,自己挑不到一种称心如意的jiàn诀?

  他浑然没有注意时间的流逝,玉简的数量一枚枚减少,他的心也一点点跌到谷底。

  直到,他面对最后一枚玉简。

  《离水jiàn诀》,离水,这两个明显和wǔ行相关的字,让左莫心中一凉。

  许逸师兄的话尤在耳边,wǔ行jiàn诀的弱小,师兄一直叮嘱。

  粗通wǔ行的左莫也很清楚,师兄说得有道理,wǔ行多变化,却难做到精纯。jiàn意一旦不精纯,威力便会锐减。

  万念俱灰的左莫,下意识地翻阅着《离水jiàn诀》。

  “咦!”他忽然有所发现,不禁精神一振,刚想细看,眼前突然一花,发现自己置身院落里。

  “时间到了,你的贡献点用完了。”老头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下了逐客令。

  左莫欲哭无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