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节 神识


  嗤!

  从liàn丹炉升起腾而起的焦味,再次充斥着整个房间。

  左莫喘着粗气,汗水像溪水般沿着脸颊蜿蜒流下。第二次依然失败le!这次他整整jiān持le三个时辰,可是还是功亏一篑。打开liàn丹炉,看着里面焦黑的药渣,左莫心情大为糟糕。不过他现在累得像条死狗,只能干瞪眼。

  他本lái一直以为,liàn丹是项技术活,没想到竟然是个力气活。区区辟谷丸都这般难搞,以后若是那些高级的灵药,岂不是要把自己搞得灵尽人亡?

  第二次尝试,给他的体会比第一次更加直接深刻。之前的推断没错,他还是对liàn丹太陌生,输入灵力的过程中浪费le太多无所谓的灵力。倘若他的修为达到筑基,这辟谷丸自然不在话下,哪怕是浪费点灵力,也绰绰有余。但是对于liàn气九层lái说,稍有不慎,灵力便会不够。

  按照玉简上的说法,整个liàn制过程需要五个时辰。

  也就是说,他起码需要jiān持五个时辰,离现在三个时辰,差距很大。虽然有石室灵脉,但是灵力的增涨是一个缓慢过程,看lái只能把方向放在控制灵力上。

  过le一会,左莫气息渐渐平稳下lái,脑子也恢复清明。

  仔细想想,控制灵力这方面他其实是不弱的,《小**诀》便需要比较强的灵力控制能力。虽然他突破第四层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在灵力控制方面,按理说应该不成大的问题。

  琢磨下lái,左莫觉得自己还是对liàn丹太过于陌生。可是,如果真的一遍遍熟悉的话,那该需要多少liàn丹的原料?眼下这十份材料,能不能撑到自己熟悉的时候还不得而知,但月底五颗辟谷丸的任务十有**完不成le。

  据说,老大新收小弟的时候,往往在第一次的时候lái一个下马威。唔,难道这是自己冷面师傅的下马威?

  他有些没厘头地想着。

  回到西风小院,他连吃晚饭的心情也没有,打坐恢复灵力之后,兀●自爬上屋顶,继续琢磨liàn丹这里面的道道。

  月光如水,倾洒而下,山谷微亮,左莫旁边,灰喙雁安静地立在屋顶横杆上。左莫的脚边,黑金虫爬lái爬去,达到四品后,它的灵性大增,时刻围着左莫转。 ◆
  忽然,左莫觉得有什么东西飞近,不由抬起头,看向谷口。

  一只粉色小千鹤,在夜色中,袅袅而lái。

  愣在屋顶的左莫蓦地反应过lái,头皮顿时发炸。什么liàn丹,统统被他抛到◎九霄云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该死的,这死女人怎么láile?

  依然和以前一样,粉色纸鹤优雅地在左莫张开。

  “爷,有没有想人家哦?嘻嘻,人家可是很想爷哦。”

  看着漂浮在自己面前的纸色纸笺,左莫有股强烈的冲动,很想直接一脚把它踹出无空山!

  淡定,要淡定!

  强自按捺心中股魔鬼般的冲动,不甘心的左莫嘴里劈哩啪啦吐出一连串极其恶毒的骂声:“死女人!你不得好死!你吃饱le没事做!你神经病……”

  一直骂le一柱香的时间,左莫嗓子都骂干le,心中恶气方消减一些。看到还在自己面前漂浮不动的粉色纸笺,刚才还义愤填膺的左莫顿时垂头丧气,无奈一把抄起粉色纸笺,从屋顶跳下,进屋找lái一支狼毫,沾上朱砂。

  “有啥事?”

  把笔丢到一边,胡乱把纸笺折成纸鹤,从窗口丢le出去。直到纸鹤消失在天边,左莫心中的郁闷依然丝毫不得排解。

  对这个纸鹤的主人,他真的无可奈何,他从lái没想到过,人会无聊到这地步。这个无聊的疯女人,偏偏实力又比他强大得多,一不爽,人家直接用武力镇压。

  等哥强大le,看怎么收拾你!左莫咬牙切齿。

  很快,又一只粉色纸鹤翩翩飞lái。

  “不要这样对人家嘛!人家很受伤的。爷,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废话流,左莫很直接地给出评价,但是依然无奈地提起笔。

  “liàn丹。”

  西风谷,纸鹤飞进飞出。

  “呀,liàn丹!这个好玩!人家还没有玩过呢?人家只会折纸鹤!”

  你只会折纸鹤?左莫看到这句话,脸顿时黑le,提笔回le句:“错le,你还会画◇爆炎符。”

  “嘻嘻,爆炎符人家其实不是太擅长,人家擅长的是三十六连环爆炎符阵。”

  威胁、恐吓!这绝对是威胁恐吓!

  左莫把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哥忍!” ☆
  现实真是残酷啊,在对方三十六连环爆炎符阵的恐吓le,左莫只有忍气吞声地挥笔。

  “要淑女,女孩家,打打杀杀不好。”

  “可是人家很淑女的啊。嘻嘻,人家就是喜欢烟花,人家的目标是一百零八连环!”

  烟花……

  左莫额头黑线,他脆弱的心灵再次被狠狠地摧残。

  一晚上,左莫根本没有时间去琢磨liàn丹的事,粉色纸鹤就像梦魇般挥之不去,让左莫疲于奔命。

  直到天亮,才在对方一句:“人家要去睡觉le。”中彻底解脱le。可左莫这时已经被折磨得半残,他觉得一晚上回信,比liàn丹一晚上要累得多。

  掬le捧冷水,洗le个脸,他lái到灵田处,和其他法诀不同,施雨几乎是每天都需要进行的。迷迷糊糊中,他掐动《小**诀》。淅淅浰浰的水声在耳边响起,他精神恍恍惚惚,《小**诀》是他最熟悉的法诀,就算闭着眼睛都能施展。

  灵力涌向他的双手,◇云团和他的双手之间,有着奇妙的联系。

  雨声很平均,连绵不断,他下意识地调整灵力,这法诀他太熟le,并不是每个地方都要灌输灵力。

  等等!

  恍惚迷糊的左莫陡然一个激灵,他意识■到,他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

  不是每个地方都需要灌输灵力!

  他隐隐觉得他发现le问题的关键。当下不敢怠慢,连忙从头细想。《小**诀》是他最擅长也是最熟悉的法诀,几乎每个环节他都非常熟悉。仔细想想,《小**诀》从指法开始,到云团汇集,再到落雨,每个过程的灵力消耗都不相同,有几处地方,譬如落雨阶段,几乎不消耗灵力,只需要引导便可。

  越想左莫越是兴奋,睡意全消。

  假如liàn丹的过程就像是施展法诀,那么它也应该有相当多的部分是可以不需要消耗灵力。越是琢磨,左莫觉得越是有道理,也觉得之前自己如此均匀地输入灵力,是多么傻的行为。

  想清楚le方向,那么接下lái就是需要找到整个过程时候需要输入灵力,什么时候可以节省灵力。

  这个问题又再次让他陷入沉思中。他对《小**诀》很熟悉,所以能够找到什么地方需要灵力,什么地方可以节省灵力。可是对于liàn丹,他现在还非常陌生。想要找到节省灵力的办法,必须先熟悉liàn丹过程。可是若想熟悉liàn丹的过程,就意味着必须消耗大量的材料。

  可他没有晶石le。

  面瘫的左莫心中苦笑,问题再次陷入困境。

  难道真的只有提高灵力?这不大现实,《胎息liàn神》毕竟只是用lái提高神识的心法。

  想到这,他忽然心中一动,神识,或许自己可以用神识lái试试。神识增强以lái,他最大的感觉便是对周围的一切变得更加敏锐。像一些比较高级的禁制,以前他从旁边走过,不会有任何感觉。现在他却能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强烈杀机和危险感。

  神识的用途是他一直困惑的问题,除le在《庚金诀》上●的有体现外,到现在为止,神识的运用,他一无所知。《胎息liàn神》修liàn的是神识,增加灵力只不过是附带而已。自修liàn《胎息liàn神》以lái,神识增加的程度远超过灵力的进步幅度。

  ■或许,自己该琢磨一下神识的用途,左莫隐隐觉得这是个突破口。

  一天的时间,左莫全都花在灵田再次施展五种法诀。

  只是今天他并没有一味地施展法诀,而是主动运用神识地感受整个施法的过程。

  这个方法极其奏效,左莫惊喜莫名!

  每个步骤,灵力的每次运转变化,在神识的扫描之下,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他甚至能够感到细若发丝的灵力如何流动。

  看lái自己是身怀宝山而不知啊!左莫懊恼不已,倘若早知道运用神识,只怕突破这几种法诀能够早点突破第三层。

  心神空明,澄波不染。

  在神识的引导下,他专心地对各种法诀进行细微的调整,每一丝灵力地运转,他都不放过。如何增强效果,如何节省灵力,如何圆融流转……

  他像一个石匠,对自己的作品一点点地进行修改,一点点地试验。他并不知道,在他的识海,星辰变得前所未有的闪亮,在虚空中耀眼异常,红色狂舞的火海却呈现出诡异的静止,它们一动不动。唯独冰河缓缓流动,不受影响。

  黑云缭绕的墓碑上,蒲妖抬起头,嘴角向上翘起,冰冷如刀锋。

  “这就是你选的人?到现在才猜到。你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烂啊。”

  他复又闭上血瞳,悄然入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