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节 另寻他法


  昨晚闹腾le一夜,无空剑门上下就没有一个睡得好。和其他的师兄弟们聚在一起兴奋讨论不同,左莫是被吓到le。他现在和蒲妖在一条船上,当他看到那只雪螭时,脑袋轰地炸开。他之前还留有一丝幻想,如今却☆是心慌神乱。

  他心忐忑,若不是对这眷恋极深,他立马收拾东西,逃之夭夭。

  心惊胆战le几天,见没什么事,他那颗心才重新放回肚子。

  韦胜师兄此次风头一时无二,据说无空剑门天才■横空出世,筑基时剑qì云霄的消息,东浮这一带如今是传得沸沸扬扬。而果然,韦胜师兄也迅速被掌门收为弟子,亲赐四品飞剑《裂虹》,而负责教导他的,却是辛岩师叔。以前的内品弟子赐剑,全都清一色的三品飞剑,即便是天赋最为出色的罗离师兄,也不例外。

  如此尊宠,无空剑门还属首次,而被赐剑者之前居然还是一位外门弟子。所有外门弟子谈起这件事,都是与有荣焉的表情,但更多的是掩饰不le的羡慕。一个身为剑仆的外◎门弟子,扶摇直上,变成最受重视的第二代弟子,韦胜师兄的经历,几乎是每一位外门弟子的梦想。

  左莫赞叹之余,却没有太多的吃惊,他相信,任何一个看过那枚玉简的人,都会和他一样不吃惊。

  虽▲然赞叹,但是他却不会效仿韦胜师兄。他心中没有那份执念,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个懒人,现在这么努力,也只是为le以后能够偷懒。

  抽风的蒲妖似乎也恢复如常,和往常一样,坐在墓碑上听音圭。

  识海也没什么变化,除le火焰似乎大le一些,左莫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反正红彤彤一片。

  躁动的无空山终于平静下来,左莫的生活也终于平静下来,担惊受怕的他最怀念的就是以前的生活。生活重新回到正轨,他心中踏实许多,但是,他也yù到麻烦le。

  灵植夫需要三种法诀达到第三层。左莫《小**诀》第四层le,眼下他最有可能突破第三层的,是《庚金诀》。

  他甚至知道如何突破《庚金诀》第三层。

  用剑诀催动庚金qì芒,便是其中的关键,正是蒲妖那天提点他消灭银角虫的方法。这条路也印证le他之前关于《庚金诀》其实是一种攻击法诀的猜测。

  但左莫不傻,他亦察觉到其中的蹊跷。按这条路走下去,那他必需增强自己的神识。庚金小剑并不是真正的小剑,没有足够强大的神识,无法催动它。这次消灭银角虫,便让他深有体会,倘若他的神识再强几分,那庚金小剑的威力,绝对倍增。得心应手,剑诀才能施展如意。

  增加神识,那就必须面临一个问题,修炼《胎息炼神》!

  蒲妖这厮难怪那么好心,是在这等着自己呢。

  本来一直因为找不到突破《庚金诀》而烦恼的左莫,现在却在为不能突破而头痛。

  犹豫半天,他最终还是决定,不突破《庚金诀》。

  灵植夫不是需要三种法诀达到第三层么?大不le从其他三种法诀中选两种。

  《草木诀》《赤炎诀》《地qì诀》,他都达到第二层。

  可是,无论哪两种,他都只不过刚刚达到第二层,离突破第三层还远着。本来《庚金诀》是他最有把握突破第三层,现在却只有放到一边,他心情着实郁闷。

  好在咱手上有晶石!

  大不le去找找,看有没有这类玉简卖。之前他买的玉简,只是普通货,五种法诀都有所阐述,但大多地方都是泛泛而谈,只是勉强可以看出个方向,绝大部分需要自己的参悟。市面上流通的玉简大多是这类版本,真正精品几乎全都在那些大门派中人,偶尔流落在市面上,那也是天价。

  在一些顶级门派,每一位修者寂灭前,都会把用自己的神识把自己一生心得留在玉简中,传承下去,这便是最顶级的玉简。这些带有前辈神识体悟的玉简,将分给门派内天赋最好的弟子。

  这些年轻弟子往往一夜之间脱胎换骨,可以大大缩短他们的修炼时间。

  但是对于普通的修者来说,这种好事就别想le,老老实实一步一步走吧。不光如此,他们就像在一条险峻而且充满迷雾的山路上,小心地攀登。至于是不是会走弯路,会不会摔个尸骨无存,就要看个人运qìle。

  加上李英凤送的那二十颗二品晶石,左莫如今身家前所未有的丰厚,哪怕蒲妖花le一大笔。这也不得不让左莫感慨一句,虽说人人修真,但是那些出类拔萃者,又有几个是一无所有的人?李英凤师姐家境富裕,几十颗二品晶石送起来,眼睛也不眨一下,这份qì度,可让左莫羡慕得很。

  腰包鼓le,修炼又yù挫,左莫就自然想到用晶石来解决问题。他这次的目标是买单一法诀的玉简,同时修炼五种法诀的人很得可怜,但是精通一两种的人,应该要多些。

  这类法诀肯定不便宜,这次估计自己要出血le,但他也只能认le。

  驾着吱吱呀呀的小黄,晃晃悠悠地再次来到东浮。

  作为天月界的重镇,东浮的发展规模相当不错,因此也吸引le一批不错的修者。基本上,普通的需求在这里完全可以满足,尤其是对于左莫这样的炼qì期修者来说。

  一家不大的店铺,左莫半个身子几乎趴在桌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的对方。

  “我说兄弟,你另外买一只吧,反正又不贵。你要修好,重新输入灵力,不比重新买一只便宜。而且它没办法升阶。”那人拿着左莫的风行纸鹤小黄,很老练道。

  看着裂纹隐现的纸鹤,左莫心中颇有几分不舍,这毕竟是第一只座。一咬牙,他道:“你帮我修好吧,费用多少,自然不会少你。”

  那人无所谓地耸耸肩:“随你便。”

  只见他取出各项工具。先裁出几截青色细竹,加固骨架,再糊上黄纸裂纹,去除毛边。取出毛笔,用朱砂小心地补画符阵,随后朝其中灌输灵力,直至红色的朱砂从纸鹤表面隐去。他复又在纸鹤表面涂上一层药水,刚刚消失的符印又再次出现。

  “好le。我稍稍强化le一下,小心点还能用一阵子。三颗两品晶石。”

  果然和买新的价钱没差别,左莫心中一阵肉痛,还是爽快地●付le钱。

  走出这家小店,他朝自由集市走去,又找到付金。

  付金看到左莫,顿时来le精神,喊le句:“哟,莫哥来le,这次可是要点啥?”贼溜贼溜的眼睛却瞥le眼左莫手上的铜戒,顿时精▲神更足。他眼光何其老辣,那可是法宝,虽然品阶不高,但也说明左莫手头上肯定是有些晶石的。

  左莫问:“你这有没有《草木诀》方面的玉简?第三层相关的。或者《赤炎诀》《地qì诀》也成。”

  ○“第三层?”付金苦着脸摇头:“莫哥。你也是知道行情的,啥法诀到le第三层,就不大容易弄到。就算弄到le,那价格,啧啧,起码两颗三品晶石。”

  两颗三品晶石,这个价格顿时让左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他现在手头上富裕许多,可这个价格对他来说,绝对是天价。一颗三品晶石,需要一百颗二品晶石。这还是低级晶石,品阶越往上,这种兑换的比率会更加悬殊。像四品晶石,起码需要五百颗三品晶石。

  三品是个分水岭。

  若是能制作法诀玉简,左莫早就来卖玉简le。别的不说,凭他第四层的《小**诀》,若是能制成法诀玉简,绝对可以卖个的好价钱。可惜,制作法诀玉简并不是是件简单的事情,别看左莫《小**诀◇》达到第四层,可其中绝大多数玄妙之处,他只能意会,无法言传。

  像韦胜师兄给他的玉简,里面都只是最简单地记载le他的一些经历和感慨,称不上法诀玉简。

  能够制作法诀玉简的,往往都是修为◆高深之辈。他们能够站在更高的高度,更加透彻地直指法诀核心。

  金dān期修者制作的法诀玉简,和凝脉期修者制作的法诀玉简,价钱天差地远。左莫买的那枚灵植玉简,就是一位凝脉期的修者制作的,里面有许▲多地方语焉不详。

  市面上最多的是筑基期的法诀玉简,它们往往能卖个不错的价钱,毕竟升到筑基期,也小有身家le。这也是为什么市面上炼qì期的法诀玉简那么稀少。

  炼qì期绝大部分都是穷鬼■

  而且天月界,属于昆仑境的辖界,剑修才是主流,其他类法诀要少许多。

  左莫不由大为失望。

  虽然左莫是个面瘫,但是付金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他的失望,他想le想道:“莫哥不妨去榜坛处去看看。”

  左莫顿时懊恼地拍le拍脑袋,自己怎么忘le这个地方?

  每个门派,总是会yù到各种问题。比如像无空剑门这次yù到的灵田怪病,若是门派无法解决,就会到这里贴榜,以希望有奇人异士,能够帮助他们度过难过。后来大家发现其中的便利,发榜求助也越来越多,于是便建立一个专门的地坛,用来发榜,被为榜坛。这里也成为不少修者找工作的地方,尤其是炼qì期和筑基的修者尤其多。

  当然,发榜是需要缴纳费用的,而求助上也会明确贴上报酬。

  感激地朝付金道le声谢,左莫转向榜坛所在地奔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