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 异象


  左莫有些吃惊地看着韦胜师兄。

  师兄身上衣衫碎裂成缕缕布条,整个人浑若一把出鞘利剑,散发着逼人的气势。这让左莫感到很陌生,他的脑海里却蓦地出现一个词——剑意!

  左莫恍然大悟:“恭喜师兄!”

  韦胜闻言展颜一笑,环绕在他身体四周的剑意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拨动,陡然激荡起来。地面细小的碎石纷纷被弹飞,灰尘飞场,只片刻,他脚下便被无形剑意切割出一个浅浅的坑。

  “师弟抱歉,我修为有限,无法收发自如。”

  “师兄可是要火龙草?”左莫摆摆手,示意自己不介意。他第一次见到即将筑基的人,十分好奇。

  “有劳师弟了。”韦胜无奈地挪动脚步,脚下的土坑已经几乎没膝。

  知道韦胜已经到了一个紧要关头,左莫也不多废话:“师兄请跟我来。”说完,便撒开脚丫,率先向冷雾谷方向奔去。

  后面传来连绵不断的嗤嗤声,韦胜师兄所过之处,在地面留下jiāo▲错纵横的细微切痕,小石子纷纷被弹飞。

  两人很快跑到冷雾谷外,左莫丢下一句:“师兄请稍等。”便钻进浓雾之中,不多时便折返而出,手上捧着火红的火龙草。小心地把火龙草放在地上,他迅速跳到一边。

  师兄四周环绕的那些细碎剑意,破坏力惊人,这一路上,看得他心惊肉跳。

  韦胜俯身拾起火龙草,只见火龙草恍若一团火焰,色泽比之前更加鲜艳。

  韦胜脸上露出喜色,神色肃然,朝左莫一礼:“多谢师弟!”

  说完,韦胜师兄便匆匆离去。

  左莫呆呆地看着韦胜师兄消失的背影,他第一次见到修真者即将筑基时的模样,和他想象的可截然不同。不知道李英凤师姐筑基的时候,也是和这一样的▲情景么?

  筑基,被称为修真者第一道关卡,果然不同凡响啊!

  他这一天的精神都有些恍惚,今天韦胜剑意四逸的场景给他带来巨大的冲击。而且迟迟未听到上次宣布李英凤师姐筑基成功的那个声音。 ◎
  会不会失败?他心中充满担忧,火龙草本身就像烈性毒药,稍有不慎,便会灵力崩溃,更何况,韦胜师兄服用的还是一株三品的火龙草!

  韦胜师兄和他只见两次面,但是这个心坚如铁、百折不挠的师兄,却让他由衷地感到佩服。在这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勤奋的人,但是和师兄相比,自己的付出简直不值一提。

  午夜时分,左莫坐在屋顶,心不在焉地听着音圭播放的声音,心中担忧却更盛。

  就在此时,一道耀眼光芒忽然从山中某处升腾而起,直刺天空!

  铮!

  有如宝剑出鞘,铁石相jiāo,响彻无空山!

  偌大的动jìng,其他弟子纷纷惊醒,个个跑了出来,抬头一脸吃惊地看着着直刺天空的那道像剑一般的光芒。

  屋顶上,左莫表情也同样呆滞。心中又喜以惊,喜的是,这股气息是韦胜师兄的!让他感到吃惊的却是,这道像剑一般的光芒,给他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他不自主地想到把自己识海斩伤的那道雪白剑意。两者颇为形似,只是远不如那道雪白剑意那般浩瀚凶煞冰冷,但是师兄的剑意却有着一股敦厚凝实的味道。

  左莫对剑的理解少得可怜,但恍然间,他便认定,这就是师兄的剑意。他怔怔地看着这直插云宵的剑芒,又是高兴又是艳羡。

  李英凤师姐筑基时并没有太多的动jìng,师兄筑基却声势动天,实在是厉害啊!

  如此异象,不光是无空山被惊动,周围的门派也无不被这奇异的景象惊动,只见无数有如流星的剑光朝这边直奔而来。

  谁也没注意到,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掌门连同几位师叔已经守候在旁。

  “本门将大兴!”三师叔阎乐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他脸上◎早就没有平日挂在脸上的笑容,反倒露出几分哭意。

  掌门裴元然也忍不住,便在天空中,轰然朝东方跪倒,语气哽咽,连磕三下:“不肖弟子多谢本门列位祖师保佑!保佑本门薪火传承不绝!”

  抬起头■◎,他脸上老泪纵横。

  阎乐和辛岩也齐齐跪下,朝东方连磕三下!

  三人起身,个个红光满面,就好似喝醉一般。就连平时最冷峻的辛岩,此时脸上也不禁浮起一抹酡红。

  “可惜四师妹云游未◇归,否则见此景象,不知该多么欣慰。”裴元然神色恢复如常,感慨道。

  阎乐深有同感:“能见此景,我死而无憾。”

  裴元然喝斥道:“师弟岂可胡说,本门大兴在望,我等需各尽全力,好生培养韦胜,才能不辜负列代祖师对我们的期许。”

  阎乐连连点头:“师兄所言在理。”他忽然转过脸,皱起眉头,有些不悦道:“今晚的客人不少啊!”

  裴元然眼中寒芒闪动,语气淡然道:“奈何今晚不是招待◆之时,二师弟,莫让他们惊扰了韦胜。”

  “好!”冷jìng下来的辛岩如同铁石般冷峻,短短的一个字,寒气四溢。

  无论是朝无空山飞来的修真者,还是正在仰头观看的外门弟子,只觉眼前蓦地一片◇zhīshí,èrshīdì,mòràngtāmenjīngrǎolewéishèng。”

  “hǎo!”lěngjìngxiàláidexīnyánrútóngtiěshíbānlěngjun4,duǎnduǎndeyīgèzì,hánqìsìyì。

  wúlùnshìcháowúkōngshānfēiláidexiūzhēnzhě,háishìzhèngzàiyǎngtóuguānkàndewàiméndìzǐ,zhījiàoyǎnqiánmòdìyīpiàn雪白!还没等他们来得及反应,一股浩然带着毁天灭地气息的恐怖剑意,笼罩在他们头顶!

  所有人无不大骇,情不自禁向后疾退。

  只见一只巨大的雪白螭龙,占据半边天空的身体灵活自如地在夜空中游走,那双冰晶般的眸子睥睨傲然。冰冷凶煞的气息,远远便能清晰地感受到。

  众人此时才想起,无空剑门可是拥有四位金丹期修者!

  “可是《冰螭剑》?”有个苍老的声音远远传来。

  辛岩抬动眼皮,双目战意涌动,冷声道:“在下辛岩。”

  无空山上,一众外门弟子仰着脸,无不惊叹。原来平时冷着脸的辛岩师叔,竟然有这么大的名头。

  远处那人没有说话。

  “今日太晚,又恰值小徒筑基之际,实在不便招待,有扰各位雅兴,见谅见谅。各位不如择日再来,本门上下,必定扫榻相迎。”裴元然充满淡淡威严的声音,远近可闻。

  “没想我东浮竟然有《冰螭剑》这样的高手,失礼失礼!无空剑门大兴指日可待,贫道天松子先向各位道喜了。今日不便,来日再叨扰!”声音沓沓,直到微不可闻。

  周围的修真大吃一惊,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天松子。天松子在整个东浮绝对是大名鼎鼎,他是东浮仙人的后人,也是如今东浮的实际执掌者。

  就连裴元然也露出惊容,他没想到这里的动jìng竟然惊动了天松子。天松子的声名在东浮极著,传闻修为惊人。

  不过他终究是一派之主,极沉得住气,扬声道:“恭送道兄!”

  那些原本想一探究竟的修者见状,都识趣地四散而去。连天松子都持礼相待的人,他们哪敢造次。聪明人意识到,无空剑门在东浮地位势必水涨船高。

  无空剑门有四位金丹期修者的消息他◎们大多都知道。但无空剑门平时也甚少和外人jiāo流,这四人除了主管经营的阎乐知道的人多些外,其他三人也基本不踏出山门。

  有心人已经打算去打听一下关于《冰螭剑》的传闻。如此高手,却在一小山中默■默无闻,实在让人费解。

  掌门和天松子之间的话,左莫充耳未闻,他呆呆地盯着天空中正在游走的那只雪白螭龙。

  就像很直接地断定那道直插云宵的剑芒是韦胜师兄所致,他也认出天空中游走的那只雪白螭龙,就是自己识海里的那道剑意。在外形上,两者有着截然的区别,可是不知怎么,他却异常肯定,这只螭龙和自己见过两次的雪白剑意,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他不由恍然,原来那天晚上,是师叔们!

  这个结果,让他的心脏陡地一跳。

  猛然间他想起,罪魁祸首还在自己的识海里!这个想法,顿时让他的心脏不争气地狂跳。

  倘若让掌门他们知道,蒲就在自己的识海里……

  他不由打了个哆嗦,牙齿微微颤抖。

  他再看天上游走的那只雪螭,心底寒气直冒,他总有种错觉,这只雪螭似乎随时可能发现蒲妖,它一定毫不犹豫冲下来把自己撕成碎片!

  这种感觉愈来愈强烈,他甚至觉得那只巨大的螭龙似乎一直在注视着他。

  他亡魂皆冒,顾不得其他,几乎连滚带爬地翻下屋顶,缩回房内。

  回到jìng室,他才惊魂甫定。

  过了片刻,心跳慢慢平复,口舌还是一阵发干。

  该死的蒲妖!左莫忍不住再次在心中诅咒起来。

  他忽然想到,蒲妖是可以自己出来的,这个想法顿时让他惊骇绝伦。蒲妖那个疯狂的家伙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闹腾啊!

  他连忙坐定,强自jìng心,让心神进入自己的识海。

  识海仿佛有狂风肆虐,深红色火焰疯狂地飞舞,像一群妖艳的蛇女扭动着她们惊心动魄的腰肢。蒲没有像往常般坐在墓碑上,而是站立在墓碑前,像杆枪,光滑如绸缎的黑衣猎猎作响,额前黑色发丝飞舞,依然遮挡住他的左眼。

  他右眼血瞳如渊,凝视着墓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