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 银角虫


  冷雾谷bú是第一次来,但bú知是bú是神识进步的缘故,之前只是隐隐感到威压的禁制,就像露出峥嵘一角的怪兽,那股甸甸的威压增加数倍,让他有透bú过气的感觉。左莫一路带着心惊胆战,飞快地穿越浓雾。

  豁然开朗的山谷里飘着浓郁的药香,左莫下意识心有余悸地看着奔腾的涧泉寒潭。虽然顺利完成一息,仿佛在眼前的死亡感觉,他绝对bú想再尝试。

  还是老老实实地作一个灵植夫吧。他告诉自己。▲

  走到火龙草前,他顿时吃一惊,只见火龙草萎顿,火红的叶片中隐隐透出一股死气。他心中立即着急起来,这株火龙草关系着韦胜师兄筑基大事,若是稍有池差,那可如何是好?他心中对韦胜师兄敬佩至极,衷心希□望韦胜师兄能够筑基成功,十分上心。

  他连忙俯身检查这株火龙草。

  周围地面土还带些湿意,应该bú是缺水的问题,那会是什么问题?他对灵药的了解少得可怜,更遑论三品的火龙草。他绞尽脑汁,拼命地回忆自己这两年种植经历中,什么时候的情况和这株火龙草目前症状比较相似。

  难道是有虫?

  他有些bú大肯定地想着,但旋即把手搭在火龙草上,反正《庚金诀》对灵药也没有伤害,bú妨一试。

  暗金色的细砂从左莫手指没入火龙草体内,他的神识也随着庚金气芒一起进入火龙草内部。

  每种灵草内部都是bú同的世界,灵谷的内部青濛濛的,而火龙草的内部,却是红通通一片。

  还没来得及细察,一股阴冷的气息倏地锁定他的神识。

  左莫心中反而大定,他最怕的就是bú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如今知道问题出在哪就好办了。

  反正哥有庚金气芒,专杀各种害虫!

  一群银色甲虫,它们在火龙草体内缓缓爬动。

  它们的气息并bú强大,bú如他第一次遇到的那些蚜虫的气息凶残暴虐,左莫心中稍安。他的《庚金诀》水平有限,如果有什么厉害的虫子,那他bú仅无可奈何,而且还有可能出现危险。

  催去庚金气芒,朝这群银色甲虫扑去。

  银色甲虫似乎并bú慌乱,它们自顾自地继续啃噬着面前的植茎。

  庚金气芒像一团金色云团,迅速把这些银色甲虫包围起来。左莫心中安定,相信很快就会解决战斗了。庚金气芒比起以前的威力,提升bú少,他充满信心。

  一柱香时间过去了,左莫额头开始出现汗水。

  他遇到麻烦了。

  无论他如何催动庚金气芒,这些银色甲虫依然无动于衷!他能清楚地感应到无往bú利的庚金气芒,被阻挡了下来,无法寸进。这些锋利的如同金钢砂一般的庚金气芒,甚至无法这些银色甲虫上面留下一丝划痕。

  好硬的壳!

  果然三品就是三品啊,连里面的害虫也变厉害了,左莫欲哭无泪。

  庚金气芒是他对付害虫的唯一手段,而且门中另一位在《庚金诀》上达到第二层的郭卢师兄现在还呆在病床上。

  这可怎么办?

  额◇头的汗水出得更急,他心中愈发焦急起来。韦胜师兄可是指着它来筑基,可别在自己手上出什么意外!

  就在左莫束手无策时,蒲妖突然冒了出来:“啧啧,连一只小小的银角虫都奈何bú了,你居然也想去当灵植夫◇?”

  左莫有些狐疑地看着蒲妖:“你有办法?”

  没等蒲妖说话,他翻了一眼白眼:“你就是有办法我也bú问你。”

  之前惨痛的经历告诉他,千万别想从蒲妖那占什么便宜,会死得很惨的。bú过他心中却bú由暗暗记下银角虫这个名字,寻思着,什么时候去查查,看能bú能查到银角虫。

  蒲妖并bú着恼,嘴角勾勒出一道浅弧,血红色的右眼微微眯起:“嘻嘻,你这样,真的让人很伤心啊!唔,你那个什么师兄给你的玉简里,bú是有一些基本的剑诀么?你可以试着用剑诀去催动庚金气芒嘛。”

  “这样也行?”左莫一愣。

  “你试试就知道了。”蒲妖丢下一句,旋即消失bú见。

  蒲妖今天很反常!非常反常!

  虽然和蒲妖接触的时间bú长,看bú透他的深浅,但是左莫很明白,这厮绝bú是什么良善之辈。今天却突然大发善心,bú寻常,绝对bú寻常!bú过,他能想到的,也就只有反常这一点,而至于为什么反常,他想了半天也想bú出来。

  这个问题很快被他丢到一边,眼下怎么解决这些银角虫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他对蒲妖的话,也半信半疑。

  韦胜师兄给他的玉简里面记载的那些剑诀,都是一些最基础的剑诀,并没有太高深的地方,连左莫这个没有修炼过剑诀的人,都能很轻松看懂。

  用剑诀来催动庚金气芒?

  他坐在地上,陷入沉思。

  半晌,他忽然一跃而起,暗金色的庚金气芒出现在他指尖。庚金气芒就像金砂组成的云团,缓缓转动,煞是好看。庚金气芒忽然翻腾bú休,体积急剧缩小,片刻之后,凝成一把米粒大小的暗金色小剑。

  其实说它是小剑,实在有些恭维了,它就像被金色米粒被压扁的金色薄片。

  bú过左莫对此倒bú在意,他总共没见过几把飞剑,在这方面的想象力乏善可陈。

  一招一式地按照玉简里的剑诀比划着,他很快体会到神识变强的好处,他能够轻易地催动小剑。

  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招,很快他就练得差bú多。

  重新进入火龙草体内,银角虫依然自顾自地啃着火龙草内部植茎。左莫也bú招呼,径直一剑过去!

  叮!

  无动于衷的银色虫一颤,银色甲壳上火星迸射!

  有戏!左莫大喜!

  一剑接一剑,按照韦胜师兄玉简里的剑诀,左莫毫bú手软。

  叮叮叮叮!

  银角虫的甲壳坚硬无比,火星四溅,但依然没有出现裂纹。但对左莫来说,银角虫是一个bú会还手的靶子,再坚固,也只是靶子!

  左莫浑然忘我,生涩僵硬的剑诀,也渐渐变得娴熟,庚金小剑的威力也开始渐渐显现。

  叮!

  声音和之前大bú相同,银角虫甲壳上被砍出一道裂纹!

  左莫本来已经开始有些疲惫了,用剑诀来催动庚金小剑,可比平时催动庚金气芒要耗费灵力得多。而且,它对神识的要求也要高许多,倘若bú是之前的《胎息炼神》突破一息,他的神识根本bú足以做到这一步。

  终于攻破银角虫的防线,左莫精神大振,闷头一阵急砍。

  叮叮叮!

  银角虫终于承受bú住,啪地一声闷响,突然四分wǔ裂炸开。

  跟我斗,你活该!

  左莫对着银角虫的尸体,一脸鄙视。bú过,神识一阵波动bú稳,他连忙从火龙草里退出来。神识和灵力的消耗都很大,他连忙盘膝打坐,恢复灵力。

  灵力的恢复很快,可是神识的消耗并没有补上。想要恢复神识,他能想到的,就是一个办法,那就是《胎息炼神》。

  难道这才是蒲妖的目的?

  他bú禁有些犹豫。当他的目光投向面前的火龙草,挣扎片刻,他还是决定,先把这几只银角虫消灭了。

  这是他自从突破一息之后,第一次运转《胎息炼神》。几乎他刚坐定,一口气息在体内运转,从未有过的酥麻感,从骨髓最深处蔓延开来,整个人仿若飘飘欲仙。

  心静神宁,★有若虚空,他这才发现,bú知什么时候,他的识海的虚空之中,多了一颗星辰。星辰并bú耀眼,甚至有些黯淡,识海狂舞的鲜艳火焰夺走它的光芒,平时他根本没有注意到。

  幻象?

  左莫bú大肯定■

  多了一颗星辰,识海沦为火海,这样的变化,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改变。

  从入定中醒来,左莫神清气爽,检查一番,神识似乎又增强了一分。他又喜又忧,神识增强自然是好事,可是上次突破一息的教训,可是犹在眼前。

  灭完这几只银角虫,绝对bú能再练了!

  他在心中暗自告诫自己。刚才那股舒服至极的感觉,让他bú自主地迷醉,却也让他深为警惕。鲜美的bú一定是鱼汤,也有可能是毒药。蒲妖的反常,也令他觉得,这是毒药的可能极大。

  渐渐掌握窍门的左莫效率大增,剑诀也愈发犀利,之前奈何bú得的银角虫,如今三下wǔ除二,便斩之剑下!

  左莫大感畅快,bú过他还是很理智地没有多练。

  被斩除了银角虫的火龙草,立刻呈现出勃勃生机。左莫还发现一个规律,只要把植株体内的天敌杀死,这些天敌的尸体,反而会成为最佳的肥料。

  一连几天,他都守着火龙草,唯恐出现什么意外。

  这一天,他和往常一样,来到冷雾谷。

  咦,这是什么?

  他的目光落在火龙草上,一颗米粒大小的红色小果子,bú知什么时候长出来。小心而仔细地端详片刻,最终确定这颗红色小果子应该的是今天刚刚长出来。只是以他少得可怜的灵药学识,很难判断这颗小果子究竟是果实呢,还是种子。

  bú过,bú管是果实,还是种子,都说明这株火龙草生长状况良好,是件好事。他最担心的便是这株火龙草到这水土bú服,或者品阶下掉,那他可无脸去见韦胜师兄了。

  连续几天,他都小心看护着这株火龙草。火龙草是典型的阳属于灵药,适合用《赤炎诀》,每天左莫都忘bú了给它施展几次,它的叶片也愈发鲜红欲滴,而那颗米粒大小的小果子已经长大到黄豆大小,颜色也日渐转深。一切皆好,直到韦胜师兄找上门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