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高危


  “师兄来了。”费云热情无比地打了个招呼。他穿着百物阁弟子所特有的明黄道袍,只是前摆被他卷了起来,塞在腰里。

  左莫语气热络:“今天你轮值?”

  “师兄可要多照顾照顾啊。”费云◆笑嘻嘻道。他可是清楚,这张僵尸脸可是本门外门弟子中的大户,他的业绩有大半都着落在对方身上。

  无空剑门离东浮颇远,来回一趟极为费事,百物阁便是为了方便大家所设立。百物阁所售的商品虽然没有什么高☆级货,但是对外门弟子来说,却可以基本满足需要。虽然商品售价比东浮略高,但毕竟要方便许多,大家也习惯在此购买所需商品。

  就连左莫,有风行纸鹤,去一趟东浮也十分不方便。

  两人熟悉,他也不客气:“最近有啥好东西?”

  “一品法宝倒是有几件,但只怕不合师兄心意。”费云笑道,打交道多了,左莫的精明他可是深有体会,他极少会买些自己不需要的东西。

  “我看看。”左莫不置可否。

  费云拿出几件法宝,左莫一件件翻看。

  橘红色的镯子,由整块火玉雕刻而成,能够增加使用者的控火,左莫随手把它放到一边。这个镯子适合炼药者使用,自己是没什么用处。而且十颗二品晶石的价格过于昂贵,不实用。

  之后几件,他都匆匆放下。

  唯独一件黄铜戒,他端看良久。

  “师兄对这枚戒指感兴趣?”费云一看有戏,顿时来劲:“【金剑戒】,一品金系法宝,只需要往里面灌输金系灵力,灌输满了,它能够释放三道剑芒,威力惊人,强大无比。关键是,价格实在啊,才五颗二品晶石。一件法宝,五颗二品晶石,可没地方去找了。”

  费云滔滔不绝,把这颗【金剑戒】说得天花乱坠。

  左莫没有说话,他调整气息,往戒指里灌输灵力。若是以前,这枚戒指给他也用不了。但如今他学会了【庚金气芒】,能够转化成金系灵力,这颗戒指也就能用了。

  费云看出端倪,连忙闭嘴,以免打扰左莫。

  灵力不断地灌输进戒指,黯淡的黄铜戒渐渐亮起光泽。左莫心中暗惊,果然不愧是法宝,自己体内的灵力去了一大半,才勉强填满戒指的三分之一。

  心中一动,骈起手指,朝身前地面一指。

 ◆ 咻!

  一道金色剑芒脱手而出,击中青石地板。嗤!石屑四溅,青石板上留下一个极细的深洞。

  好犀利的剑芒!

  筑基期以下的修者,只怕难以抵挡。这件法宝的威力足够,唯一的缺点是只◆能贮存三道剑芒。不过想想,若是没这个缺点,这件法宝又岂会只眼下这个价?

  费云凑过来:“师兄感觉如何?”

  左莫心中满意,脸上不动声色:“我买了。”

  费云大喜:“师兄慧眼!”

  左莫接着递过一个写满材料的单子:“这些东西有吗?”

  费云接过单子,看了一眼,讶然道:“师兄想做【震灵锄】?何必如此费事?我这有品质不错的成品,师兄若要,我给师兄一个实在价。”

  “还是自己做吧,也算是种体悟。”左莫笑道。

  费云一怔,旋即肃然:“师兄说得有道理,小弟佩服。这些材料我这都有,师兄稍等片刻。”

  从百物阁出来,左莫身上的晶石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买【金剑戒】并不是他临时起意,自从昨晚他突破炼气第八层,他便决定买一件防身法宝。两年时间,从炼气三层蹿升到炼气八层,如此速度,绝对骇人。

  在他看来,自己的天赋还不错,可断然没到如此恐怖的地步。这其中最大的功劳,应该是那一小截灵脉!

  自己炼气八层的修为瞒不了人,落在有心人眼中,各种猜测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可偏偏关于灵脉的事还真的是不能见光。

  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倘若自己突破炼气第八层的消息一放出去,惦记自己的人绝对不少。

  他打定主意,这段时间减少外出,好好在家里琢磨玉简。【庚金诀】他才刚刚入门,莫说第三层,连第二层都还▲早得很。不过他也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自己突破炼气八层的事也藏不住多久。

  这枚【金剑戒】便是为了防止意外的情况出现。

  杀人夺宝的事情虽然他没见过,但听过不少,小心些总不是件坏事。 ◎
  至于炼制【震灵锄】,这是他一直的想法。从他知道炼器开始,他对这件神奇的事便充满兴趣,只是没有机会。前段时间许逸师兄给他们讲解【震灵锄】和【千丝针囊】的炼制方法,他才终于可以尝试炼器。

  材料买回来,他没有立即开始制作。刚刚突破第八层,境界还没有稳定,换个说法就是他对现在的灵力还不够熟悉。他把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庚金诀】,除了每天去一次药田,他这段时间基本都呆在家里。替别人施雨,他也从来不用全力,会像往常一般,施展一次便露出疲倦之色。

  连续几天下来,居然没有人发现他的已经达到炼气期第八层。

  左莫一颗心终于放下来,有时他也会想,自己是不是杞人忧天了?但出于谨慎,他每天都会花费一些时间去练习使用【金剑戒】,而且会一直保持戒指灵力满值的状态。

  好在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他蹲在院子灵田,右手搭在一株灵谷上,闭着眼睛。淡金色的【庚金气芒】悄无声息没入灵谷体内,他能感受到【庚金气芒】毫无阻碍地在灵谷体内穿行。

  忽然,【庚金气芒】传来一阵bō动,左莫精神一振,找到目标!

  是一群蚜虫。

  原本平静的【庚金气芒】像闻到腥味的鲨鱼,疯狂朝目标涌去。通过【庚金气芒】传来的信息,左莫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蚜虫的暴虐情绪和对【庚金气芒】强烈无比的排斥。

  神识对神识,从未有过的冲击险些令左莫失去对【庚金气芒】的控制。

  强自静下心来,面对蚜虫们充满暴虐的意识,他没有退缩。眼中寒芒一闪而逝,催动【庚金气芒】,早就蠢蠢欲动的【庚金气芒】立即扑向蚜虫们!

  【庚金气芒】像由无数细小无比的金砂,它们包裹着蚜虫,不断地给蚜虫留下一道道极细的伤口。

  这些半透明的蚜虫虽然体积小到肉眼难以分辨,它们的神识也十分弱小,但它们能把每只蚜虫的神识汇集在一起,形成一股比他们单体强大数千倍的神识。这股神识中,充满了暴虐、破坏、毁灭的气息!

  除此之外,它们不断地分泌出胶体,来修复自己受伤的身体。

  这是一场惨烈无比的战斗!

  左莫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只不过是对【庚金气芒】的尝试使用,竟然会演变成这般境地!

  他完全忘了,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尝试。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这场战斗之中,沉浸在那团【庚金气芒】中。拼命地催动【庚金气芒】,一次又一次地朝蚜虫们扑去。

  没有人会像他这样,把神识寄托在【庚金气芒】上,这实在太危险。

  他从未经历过战斗,他的神识脆弱无比,稍有不慎,极易被更强大的神识冲散。换作一个人,极有可能从此沦为白痴。可是蚜虫汇集的暴虐神识不但没有冲散左莫的神识,反而激起左莫骨子里的凶性,他像一只被激怒的狮子,疯狂地扑向敌人!

  自然界里,弱者总是畏惧强者。

  当左莫的神识变得更加凶狠疯狂时,智慧低下的蚜虫们,本能地恐惧。

  原本僵持的战斗,迅速倒向左莫这边。

  【庚金气芒】拼命地撕扯,一只只蚜虫被肢解粉碎,所过之处,只会留下一堆蚜虫的粉末。说起来也奇怪,对蚜虫杀伤颇大的【庚金气芒】对灵谷植株却温和无害。

  当最后一只蚜虫被杀死,左莫终于从惨烈的厮杀中退了出来。他像刚从水里捞出来,浑身被汗水湿透,喘着粗气,野兽般的眼睛,凶狠瞪着。

  过了一会,他眼中的凶意才渐渐退去,再也扛不住,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直到此时,他心中一阵后怕。

  “难怪灵植夫这么少,这玩意不小心,也很容易没命啊!”一边喘着粗气,左莫一边拍着胸口。之前,他一直以为种植是安全行业,没想到,竟然如此高危!

  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他索性在灵田里坐了半个时辰,才艰难地爬起来,挪到静室。

  他需要补充灵力,体力的灵力完全榨干,连一滴都不剩。

  也不知道是不是过于劳累的原因,这次入定很快便进入状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