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小云雨诀》


  “别忘!”

  “就算死,也不能忘!”

  ……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如同从云端深处传来。一遍又一遍,回音飘渺,层层相叠,经久不息。

  谁?

  不能忘?

  不能忘什么?

  他霍地惊醒。和往常一样,浑身湿透,衣服贴在身上,很难受。他坐直身子,头dǐng的星辰和浓黑的夜色在提醒他,时间离天亮还早。一阵夜风吹来,凉sōusōu。

  又是这个梦!

  习惯性地吐出一口长气,时间还早,再睡会吧。

  他复又躺下。

  “莫哥,记得帮我浇水啊。咱月初可是刚订了协议的,今年收成可就指望你了。”

  还没走到山口,大老远左莫就听到有人在喊。一个看上去约五十岁的老汉,黑瘦黑瘦,杵在田里,不仔细还真看不出那站了个人。

  老汉绰号老黑头,真名不知,无空剑门外门弟子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左莫擦了擦额头的汗,道:“忘不了。别急,明天就轮到你了!”

  他身形像根竹竿,身上绛青色的外门弟子服挂在身上,松松绔绔。和他说话时的滑溜截然相反的是他那张僵硬木板脸,阴沉阴沉。

  左莫这张僵尸脸,是他的招牌。一开始大家无不敬而远之,但渐渐大家发现,他除了这张脸生人勿近外,脾气性格无不是极好,交往才多了起来。两年过去,外门弟子中他反倒人缘最好。

  老黑头喜笑颜开,嘴里忙不迭道:“好好好!莫哥你那手绝活,我老黑头就没见其他人用出来过。”

  左莫一手【小**诀】的确有称道之处。第三层的【小**诀】,在外门弟子里是独一份。也就是凭借这一手,他几乎包揽了整个门派所有灵田施雨的活。

  【小**诀】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法诀,人人都会,主要是用来给灵田施雨。第一层只需要三五天功夫,便可学会。第二层呢,有个一两年也能轻易达到。但从第三层开始,便需要个人体悟方能习得。整个无空剑门外门弟子里,就左莫一人领悟成功。

  【小**诀】达到第三层后,功效大增,能够大幅度提高灵谷灵菜的产量。正因为此,自从他突破三品后,门中地位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称呼直接从僵尸小莫变成莫哥。

  左莫挥了挥手,和老黑头告别。

  呲了呲牙,挪了挪肩上的háng囊,肩膀隐隐作痛。肩上的三百斤的灵谷,几乎快把他瘦弱的肩膀压断。

  一个瘦弱的僵尸,背着一个比他体形庞大数倍的布袋,艰难地在山道中挪动。

  背着三百斤灵谷,吭哧吭哧走到山门。刚过山门,他一把肩上的布袋丢在地上,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气不接下气。

  休息半晌,体力稍稍恢复,他站了起来,小心翼翼从怀中取出一张草黄色纸鹤。

  纸鹤巴掌大小,黄草纸折成,上面绘有朱砂画符。

  输入灵力,纸鹤见风变大,形体比真鹤略大。细竹为支架,上面糊了一层黄草纸,通体画满弯曲如蝌蚪的朱砂符印。只是做工明显不是太好,许多■粘合处都有毛边。黄纸的品阶很低,纸张中草屑随处可见。

  从地上把布袋扛到纸鹤背上。

  山门内,外门弟子禁止飞háng。这条规矩,这两年左莫在心里已经诅咒无数遍。

  笨拙地爬上纸◇鹤背上,纸鹤顿时响起吱吱呀呀竹条被弯曲的声音。他动作顿时一僵,过了一会,见纸鹤没有崩溃的迹象,才松了口气。

  “小黄啊小黄,你可不要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啊。”

  左莫拍了拍纸鹤的头,纸鹤摇摇晃晃地缓缓离地。

  吱吱呀呀的竹子和纸片声音再次响起,纸鹤像喝醉了酒般,带着极诡异的弧形,忽高忽低,忽而左倾忽而右斜,沿着山路扑哧扑哧向前飞。

  左莫坐得极稳,他经验丰富。这只最低品○阶的风háng纸鹤,最多承受的重量不到四百斤,现在的重量十分危险。可就是这只“孱弱”的纸鹤,依然让其他外门弟子yǎn红无比。

  外门弟子中,他第一位拥有座骑。当然,至于风háng纸鹤究竟能不能○算座骑,就不在左莫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在吱吱呀呀的声音中,摇摇晃晃了五个时辰,左莫的僵尸脸都有些苍白,东浮才遥遥在望。

  云雾缭绕的半空中,东浮若隐若现。

  当年,东浮真人一剑斩断山峰,以半截残峰作底座,建立东浮。五百年过去了,东浮也发展成天月界十三重镇之一。

  修者三千界,天月界排不上名号,它只是一个小界,历史也不过才一千五百多年。一千五百年前,天月仙人发现并执掌此界,她便以自己的名号命名为天月界。天月仙人出身昆仑,天月界也就顺理成章成为昆仑境所辖的众界之一。

  之后,相继有一些真人来到天月界开宗立派,逐渐演化成今日这般景象。

  纸鹤吱吱呀呀地艰难朝东浮山脚下飞去,沿途不时能听到其他人的笑声。一个单薄的僵尸,坐在一只同样单薄、形似醉酒的纸鹤上,场面惹人发笑。

  左莫端坐如故,神情自若,仿若绝世僵尸,其实心中对自己头dǐng上掠过的座骑直流口水——那才是真正的座骑!

  灰体红喙的是火喙雁,雁背宽大柔软,坐在上面,几乎感受不到颠簸,堪称至尊级享受;那一团踩在脚下的是瑞祥云,踏云而háng,怎一个潇洒了得;通体银白飘浮在修者后背的是霹雳翼,雷光流溢,来去如电,想体验极速的快感吗……

  这些广告词他倒背如流,不过,他也只能背背广告词。

  最令人震撼的,是一艘从他头dǐng缓缓掠过的千羽福船。整艘船就像一座山峰,从他头dǐng飞过时,左莫只觉yǎn前一暗,一抬头,黑压压的船底禁制的光芒隐约可见。

  奢侈果然是修者最大的原罪!

  左莫在心中忍不住再骂了一句,不过当他看到其他修者也狼狈四下散开时,心情顿时愉悦起来。

  又飞了一个时辰,一人一鹤一囊终于抵达东浮山脚下。以小黄只能贴地飞háng的孱弱飞háng能力,想直接飞上东浮是痴心妄想。

  他从纸鹤上爬下来,卸下háng囊,收回纸鹤。纸鹤表面裂纹隐现,左莫心中哀叹,难道自己要再重新买一个了?这个想法让他深刻地感受到肉疼。

  抬头眯yǎn看了一yǎn高耸入云霄的东浮,和蜿蜒而上数不清有多少级的石阶,再看了一yǎn脚○边的háng囊,左莫腿肚子顿时一哆嗦。

  “兄弟,要帮忙么?”左莫yǎn前一暗。

  一个**上半身,精壮如铁塔般的汉子凑了过来。

  “多少?”左莫警惕地问,yǎn角余光朝四周扫◆了扫。受到他目光的鼓励,在一边坐着的几位壮汉站了起来。

  注意到身边的同háng似乎要凑过来,壮汉心中一紧,连忙道:“三一品。”

  三一品是指三颗一品晶石。

  左莫惊呼:“杀人啊!”随即断然道:“就两颗,你愿干就干,不愿干就拉倒。”此时若是作出惊讶的表情,倒是声色俱佳,可奈何左莫的僵尸脸没有任何波动,气氛顿时有些诡异。

  “太假了吧!”壮汉撇了撇嘴,不过他看了一yǎn周围蠢蠢欲动的同háng们,一咬牙,干脆点头:“成!”

  说完他蒲扇般的大手便要伸向地上的布袋,左莫喝道:“慢!”

  “咋了?”

  “先订协议。”左莫拿出一枚玉简。

  “就两颗,用得着订啥子协议?”壮汉不以为然嘟囔着。

  “保险起见,要不我这身板,到时你跑了,我可追不上你。”左莫依然面无表情,依然言语带笑。

  无奈之下,壮汉只好和左莫订下协议,其他人此时才散去。

  做完这,壮汉提起地上的háng囊,三百多斤的háng囊在他手上轻若无物。

  半山腰,左莫艰难地爬着石阶,浑身被汗水湿透。壮汉一脸鄙视道:“你体力可实在差劲。”随即催促:“你能不能快点?我今天还想再做两单啊!照这速度,咱天黑能到就不错了。”

  左莫感觉自己就像被从水里捞出的鱼,几乎快窒息。他一屁股坐在石阶上,喘着粗气,上气不结下气:“我……我不háng了……”

  壮汉顿时急了:“这怎么háng,你这不是坏我生意吗?”

  左莫两yǎn一翻,面无表情:“你也看到了,我实在没力气。”

  壮汉懊恼道:“接你这单,我今天亏大了。”说完,他一手抄起左莫,架在胳膊下,甩开大步,沿石阶小跑。

  “你们这些修体的,可真是让人羡慕。”占了便宜的左莫没心没肺道。

  “有什么可羡慕的?吃力气饭呗。我现在才炼气五层,能接的活不多。等我到了筑基期,能接的活就多了。这年头,生活不容易啊!”壮汉不由感慨道。

  “是啊!生活不容易!”左莫心有戚戚焉,他忽然想到路上见到的那艘千羽福船,不由问道:“哎,刚才那艘千羽福船什么来路?以前没见过啊。”

  “那是赤野真人的háng宫,你可要小心,不要招惹他。”壮汉好心提醒:“你要看到那些穿白衣戴面纱的女人,一定要敬而远之。她们都是赤野真人的美姬,脾气骄横得很。不少人触了她们霉头,下场很惨!”

  壮汉力量极其惊人,一手提着三百斤的háng囊,另一只手提着左莫,说话没有一丝吃力的感觉。

  “说得是,咱们这些小人物,去触这霉头,那是找死。”左莫附合。

  壮汉步伐很大,速度比小黄要快许多,这盘山石阶居然只花了半个时辰便爬完。

  左莫爽快地付了两颗一品晶石,壮汉接过晶石,转身便急匆匆朝山下跑去。

  “生活不容易啊!”左莫看着壮汉背影,面无表情地发出由衷的感慨。

  对东浮,左莫熟悉得很,扛起háng囊,几下转弯,便找到要找的地方。

  这是家专门收购灵谷的店铺,一个小小的店面,门外挂着小旗,上面写着两个字:灵谷。旗上的符阵能够保证■这两个字夜晚也能大老远便看到。

  三百多斤二品灵谷,对这样的店铺来说,只是笔小买卖。连掌柜都懒得出来招呼,只是派了个伙计。

  “三十颗二品晶石。”

  伙计没有谈价的意思,左莫也●●知道自己没还价的余地,很干脆地点头。

  这个价格有点低,但去其他店也是一样,除非他能够直接提供上万斤的灵谷,他才会有谈价的权利。扣除上缴给门派的额度,三百斤灵谷,是他整整一年辛苦的成果。
  三十颗二品晶石,对他来说,可是一大笔钱。

  揣着三十颗二品晶石,走在街上,左莫似乎感觉周围háng人的yǎn神都像极了贼。

  东浮的街道宽阔,天空上还飘浮着许多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房子,那些也是店铺。不过,那是高级商区,没高级座骑、不能御剑飞háng的修者,想进都进不去。有的高级店铺甚至像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小岛,花草芬芳,仙乐悠扬。

  那些都是左莫连幻想都不会幻想的地方,他素来只看自己碗里的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