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闻道


  在zhè三个奇异之人来到运七彩界的一刻,盘膝坐在那石像头部的苍松子,环绕其身体外的七彩雾气缓缓地收拢,最终凝聚在了一起,把他的元神彻底包裹

  一丝丝白色的闪电从他身下的雕像内钻出,融入七彩雾气内,与他的元神结合

  渐渐地,苍松子身体凝实起来,竟然重凝聚出了肉身,zhè肉身散发七彩之芒il有电光闪烁,在他的眉心中,一个淡淡的闪电痕迹若隐若现他柽地睁开双眼,目内瘩出阴沉

  “通的老夫不得不走出zhè一步,此仇老夫若不报,誓不为人”他身子一跃而去,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直奔前方疾驰,转眼就穿透雾气,向zhe山脉飞去

  “zhè姓吕的被我七彩钉所伤,即便没死,也◆定然处于络留之际,就是不知到底藏在7哪里……不过此事也无妨,老夫想要知晓,易如翻掌”苍松子冷笑,前行中右手虚空一抓,便有储物裂缝出现,从其内飞出一个珠子

  “召,逆行zhě”苍松子咬破舌尖喷出★一道鲜血落在那珠子上,zhè珠子立刻吸收天地七彩之芒,转眼就崩溃了在其崩溃的刹那,一股浩荡之威弥漫开来,却是有一个虚幻之影模糊的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zhè虚幻之人看不清相貌,但一双眼睛却是透出清明,仿若天地一切事情,均都逃不出其目光所在,与之对望,便有种身体身隐秘都被知晓的错觉“他在哪?”苍松子望zhe那模糊的身影,沉声道

  那模糊的身影闭上双眼,许久之后缇缓的睁开,看向苍松子苍松子心神一震,脑海内硬生生的挤入一个画面,看到那画面后,他眉头一皱“司马墨的洞府他重伤之下还是破亓迳洞府的禁制?”苍松子沉吟片刻,目中寒光一闪,直奔前方而走

  司马墨洞府所在山谷内,王lín并未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炼丹上,而是清理了一下第一个洞府,在其内完整的布置了大量的禁制后,是扩大了洞府范围,zhè才打开储物空间,放出了蚊兽

  紫蚊王样子为狰狞了,飞出后冰冷的双目在看向王lín时露出坚定,它与王lín心神相通,此刻已经知晓了王lín的计划,轻声嘶鸣一声沉就片刻,王lín右手一挥,紫蚊王被卷入洞府禁制之内

  “有足够的元晶,它不会有事”王lín拿出在云海星域一路走来获得的大量兽魂,取出了在莫罗大陆养成的变异兽魂,放入洞府内,随后取出数万元晶,落在了zhè洞府内的禁制上,把此地封死

  “以五毒门炼化变异兽魂的方式,强行提升蚊兽的实力,使其蜕变成为强的蚊兽之王,唯有zhè样,才可以操控风之仙界内的大量蚊兽”王lín神识在洞府由散开,清晰的看到紫蚊带zhe暴虐的气息冲向一头头兽魂,不断地与它们厮杀吞噬与此同时,此地的元晶随zhe禁制阵法的运转,化作浓浓的无力融入蚊兽体内

  在zhè洞府内留下一道神识时刻关注后,王lín沉就了一会,去往了丹炉所在之地

  在丹炉旁,王lín盘膝坐下,不断地操控火焰,炼化丹药时间缓缓的过去,转眼便过去了两天,丹炉内火焰斯斯消散,药香弥漫

  王lín神色平静,右手向前一抓,立刻zhè丹炉盖轰然掀起,从其内散出大量的雾气,雾气渐渐消失,一滩金色的液体漂浮在半空

  在王lín虚空引动时,zhè些液体直奔▲王lín而来,被他收入在三个小瓶子内

  深吸口气,王lín看-了一眼山谷外的禁幕,拿起一个小瓶,把其内金色的药液喝了一小口zhè药液入体,顿时就化作一股清凉运转全身,隐隐中耳边好sì传来一声兽☆吼咆哮,王lín闭上双眼,平静的吐纳起来,默默的感悟丹药中兽魂对于天地的明悟

  在那奇异的状态下,王lín忘却了时间,他心神弥漫在追寻天地规则之中,仿佛化身成为了一头凶兽,经历了种种生存的挣扎

  追寻中,印证自身真假意境,从那驳杂的兽魂感悟内,王lín好sì一个过客,不断地分离出一个个道念

  在王lín的身体外,他四周的环境好sì出觋了扭曲,起了变化「zhè变化越来越快,使得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许久,王lín伸出右手再次拿起小瓶,喝了一口,继续沉入那不断地寻找与明悟之中,渐渐地,他身体外的道念越来越多

  若他想,可以随意选择一种凶兽的感悟,借此使得修为提升,但zhè样做的后果,却是会使得道心混乱,意境毕竟不是自己感恰,而是借兽魂所得,zhè样的修为,王lín不会去要

  他要的,是在兽魂的明慢中不断地印证自身真假,在真与假中感悟天道

  他取的,是凶兽魂内,那一丝感悟天地所生的思绪,那是凶兽魂中的精髓,zhè种思绪较为模糊,但蕴含的越多,便越是刻意使得凶兽突破等阶,最终化作人形

  时间流逝,第一瓶药液,已经被王lín全部喝下,他的感悟还在继续,身体外的扭曲变化,渐渐蔓延开来,环绕整个山谷内,此刻若有人在zhè里,定会道心混乱,因为在zhè山谷内的扭曲中,蕴含了太多大多感悟天地而生,被王lín分离出来放弃的道念

 ◇ “无假不显真,无真何来假真与假,其奂没有必要完全的区分开来……”王lín拿起第二个药瓶,喝下了一大口,双目露出明悟,闭上眼睛,继续印证起来

  渐渐地,随zhe他感悟而出的无尽道念,在zhè山○◎谷内越来越多「最终穿透出了禁幕,在山谷外徘徊,使得山谷所在,出现了扭曲的变化

  zhè一幕,肉眼是看不到的,可但凡化神以上的修士,均都会在看到zhè一幕的瞬间,清晰的察觉到此地蕴含的道念,每一■个都是天地规则所化

  只是,你看它是名-,但若仔细看,却又合发现,原来是假,zhè种真与假,很难分清,一旦陷入进去,待会如沦入深测一般,无法脱离出来

  驳杂的道念越来越多,向zhe四周弥漫,转眼就把方圆千丈笼罩,使得此处的天地都出现了扭曲

  山谷内的王lín,第三瓶$液也喝了下去,他整个人忘却了一切,在那无尽的天地中,寻找zhe自己的道依稀间,他心神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声音,zhè声音好sì呢喃,渐渐地清晰起来

  “铭志,囚封天之道,众生需渡无量劫,离开深狱一执念,众生亦于无量前,解今茫世,脱困天念,取来生道,锁亡天运,印冥朝,众生之所不得真道zhě,常沉苦海,永失真道,奉呈修真行……”

  “众生之所不得真道zhě,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王lín心神中zhè句话不断地传来,渐渐地,山谷外驳杂的道念越来越多,从弥漫千丈不断地散开丈,十万丈,最终弥◎漫了小半化彩界

  苍松子在司马墨洞府山谷外千丈处,面色极为苍白,死死的盯zhe前方,但他的身子却是一动不动,他来到zhè里已经是第二天了,但还没等他前行,立刻心神中就感受到了此地存在的无尽驳杂◎道念

  zhè些道念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可以把一切意境都吸收进来,以一种特殊的方法,卷入到王lín的印证之中

  真与假的意境,是王lín道的第二次变化,他所追寻的,已然过了同阶甚至比他修为高深zhě的意境

  苍松子面无血色,盘膝坐在地上,稿定心神,不断地抵抗四周驳杂道念的侵入与那无形的漩涡吸撤,丝毫没有发现,在远处,一个个没有任何头发,双目迷茫的迷失zhě,向zhe此地缓渡的是来

  他们步伐不快,但每一步踏出,却好sì缩地成寸,很快就来临了,但他们没有临近,而是站在那里,茫然的望zhe前方,如同闻道一般

  远处,砰-些只在雾气内漂游的铭志zhě,全部飘出了雾气,向zhe王lín所在的山谷飘来,那奇异的喃喃之声,也徐徐传来

  一切,都以王lín所在的山谷为中心,一场卷动了整化彩界的道之升华,缓缓地展开,随zhe山谷外被王lín放弃的驳杂道念越来越多,渐渐的,整化彩界,好sì都扭曲了起来

  迷失zhě闻道,双目越加迷茫,目光直勾勾的望zhe前方,依稀可见一个伞无形的道念被他们吸收

  铭志看来临,飘在半空,无数悠久岁月喃喃的声音,在zhè一刻,停止了,他们望zhe山谷,全部闭上了双眼,好sì在感悟王lín的道

  就连外围那些十二阶化雾凶兽,此刻也从雾状中化作一头头样子各异的凶兽,没有发出任何咆哮,在天空中披zhe七彩之芒疾驰而来,环绕在山谷外的半空,与那些铭志zhě一起,感悟王lín的道

  构思zhè个七彩界的情节,很累很累,zhè化彩界的情节还是极为重要的一环,承上启下,必须要写好,累了满屋子烟气,闻zhe闻zhe,自己就有些晕了,有种闻道的感觉,清醒时,精疲力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