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道经


  这里青草遍地,没有任何雾气,远处景物一眼可见,王林一路疾驰,穿梭在一处处山谷边缘,他时而停下身子,凝神闭目片刻,好似在感应道络所在,不多时就立刻睁开双眼,向前迈去前方那如墙壁一般的山脉遥遥在目,随着时间的度过,王林渐渐临近

  yuē莫过了一tiān后,王林停在了一处山谷外,此地距离那高高的山脉已然极近,穿过这片山谷就可以去往山脉脚下

  望着前方的山谷,王林露出沉思之色,这●片山谷有些诡异,仔细看了片S1,王林目光一闪,右手掐诀便有禁zhì幻化,他是一点眉心,顿时便有一条黑线从眉心飞出,扭曲中化作禁zhì印记向前飞去那禁zhì飘在虚空,散发黑芒-,笼罩四周

  在这▲黑芒的笼罩下,前方地面的青草之上,立刻就有荧光闪烁,隐隐蚕出一个奇异的图案,这图案成梅花状,在看到这图案的刹那,王林双眼一凝“梅花十八禁”

  这梅花十八禁并非在这里存在悠久的岁月,而是在一tiān前被布置在这里,显然是那青衫老妪所做梅花十八禁是禁zhì阵法中极高的存在,蜕衍于上古四大禁中破灭心禁若是王林没有去罗tiānxīng域之前,遇到这种程度的禁zhì,定然无法破解

  但罗tiānxīng域的一行,王林传承了上古四大禁中的破灭心禁,对于眼前这从破灭禁中蜕衍而出梅花十八禁,想要破之,不难

  “那青衫老妪在这里留下禁zhì,想必是为了埋伏与示警……”王林目光闪烁,正要向前迈去,但突然脚步又一次顿了一下,仔细看向地面的梅花十八禁他隐yuē有种感觉,似乎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展开全身神识,王林在这山谷外的地面上仔细的寸寸搜索,渐渐他面色凝重起来,尤其是看到在不远处★梅花十八禁的中心位置一处若隐若现不易看到的黑芒后,他脑中浮现青衫老妪吸收蛟龙血肉与打开九步封tiān阵时的手法

  他之前看到青衫老妪的禁zhì手段便感觉有些奇异,但毕竟不便当面仔细观察,故而无▲法看的太过透彻,但眼下山谷外的禁zhì却是摆在那里,凝神思索半响,王林眼中露出明悟

  “以万灵生机化作死禁,这种手法,与上古四大禁中的生死禁,很是相似……”王林沉就片刻,蹲下身子右手闪烁幽光,●慢慢的放在}前一处青草旁边,把泥土拨开一些,立刻日光一凝

  青草的根bù已然腐烂,生机已然不多,只需再过数个时辰,就会失去全bù生机,到了那时,此地阵法持会彻底打开

  “那青衫老妪有苍○松子在旁,故而没有时间详细步骤阵法,只能简单的留下禁zhì,使得禁zhì吸收此地草木生机,待生机全bù吸收后,就可开启”王林喃喃自语,心中对于那青衫老妪,有了很高的警惕

  “眼下这禁zhì尚处于一半,倒也并非不能破,不如……”王林哺角露出冷笑,起身退后几步,双手掐诀向前一指,立刻那散发黑芒笼罩四周,由破灭心禁化作的印决顿时一震,紧接着立刻崩溃,化作点点黑光散开,落在了这片草地上

  “我不破开这阵法,而是在其尚未彻底完成时上留下自己的烙印与禁zhì,如此一来,却是可以让那青衫老妪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鸠占鹊巢……融合了我破灭心禁与生死禁,这上古四大禁中两种的威力,即便是苍松子若是茫然无知中踏入,也会重伤”王林小心的向前迈去,极为谨慎的穿过这片草地,直至进入山谷内,这才松了口气

  看了一眼四周,王林的日光落在了前方山谷的尽头il那里与如墙壁般的磅礴山脉连接,这山脉极为陡峭,隐露峥嵘之势

  没有停顿,王林如闪电直奔那山脉攀岩而去回想之前看到的生死禁,王林脑中不由想起了当年李元的话语

  “tiān地初开之时,便有规则出现,久化之下,分出一道,称之为禁亦或者是阵叫法不同,但大意一样tiān地玄黄四品,便是恒久以来,对于禁zhì的划分可在tiān地玄黄之上,还有一个层次,我辈中人,称之为虚虚化四份,便是四大禁术

  上古四大禁,除了破灭禁、生死禁之外★,还有古魂禁与那神秘莫测的岁月禁即便是仙界的禁zhì,也大都从迳四大禁中繁衍而出,流传至现在”攀走在那山脉上,王林日露沉思“当年我离开罗tiān时,李元曾言,若是能把上古四大禁全bù学会,融于一起,凭◆着莫大的智慧,可以从四大禁中感悟出虚之术虚,是禁zhì中的巅峰只不过无数万年来,自tiān地初开从规则内分出禁道后,从未有一人可以在禁zhì上,感悟出虚”王林暗叹,不再去思索此事,而是全bù精力放在感▲应苍松子二人的路线上

  又过去了半tiān,在tiān空七彩之芒的笼罩下,王林站在了山脉的最高处,站在那里,他仿若披着漫tiān七彩,整个人从远处看去,弥漫在七彩之芒中,犹如仙神一般

 ☆ 这如城墙一般的磅礴山脉,成环形缭绕,与外界分割成了两个不同的地域,这里弥漫了浓浓的雾气,根本就看不清其内景物仿若是一片黑色的海洋,隐隐-波涛汹涌而动

  望着前方,王林清晰的感受到,苍松子就在那雾气内王林目中一片冰冷,身子向下跃去,顺着山脉直奔下方,渐渐越是越远

  苍松子身上穿着神魔甲,神色极为谨慎,在这雾气内,他每踏出一步都要心神紧张几分,他务旁的青衫老妪此刻也是身体外黑气环绕四周一片安静,唯有二人的脚步声缓缓响起

  “那姓吕之人此刻应该已经死亡,庞德才擅长搜魂,定有收获,尤其是那役灵印,此术乃神宗大神通之术”苍松子内心就算了下时间,他与庞德才配合多次,往往一个眼神就可以知晓彼此心思“庞德才此刻也应该在路上了……”苍松子目光微不可查的一闪“苍松子道友,你说的地方,还有多远”青衫老妪一路上没有说话,此刻突然开口

  “不远了,应该就在前面”苍松子开口道,他正说●着,忽然脚步一顿,与此同时,那青衫老妪也是停下身子,谨慎的看向前方

  只闰再前方雾气内,隐隐可见一片模糊的巨石雕像,这雕像隐藏在雾气内,看去仿若在动,随着雾气云涌而起了变化一般

  二人○★相互看了看,缓缓走去,不多时,他们就来到了那巨石雕像之下,抬头看去这是一个高yuē百丈的巨石,其上所雕刻,是一个男子,这男子抬头望tiān,目露沉吟,眉心之上有一个闪电样子的印记“这是……”那青衫老妪◎一愣,盯着雕像眉心的印记,面色突然一变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在四周那浓浓的雾气内幽幽传来,声音诡异,蕴含了一股穿透灵魂之力,忽远忽近,分不清传来的方向“铭志,囚封tiān之道,众生需渡无量劫,离开深狱一执念,奉至修真行一一一一一一”“铭志,众生亦于无量前,解今茫世,脱困tiān之念,取来生道,奉至修真行……”“铭志,锁亡tiān之运,印冥朝,众生之所不得真道者,常沉苦海,○永失真道,奉至修真行……”这一段段诡异的声音环绕在雾气内,缓缓地传来,融入四周

  苍松子面色立刻苍白起来,恐惧的看向四周,那青衫老妪也是倒吸口气,那一段段话语诡异的停留在了心神中,不断地回荡,□竟然使得她元神震动,道心不稳“他们是谁……这些话是休么意思……”青衫老妪看向苍松子

  “他们是铭志者……”苍松子话语刚落,突然前方雾气翻滚,一道虚幻之影从其内飘出,其大快,直接从苍松子与青衫老妪二人中间飘过

  那诡异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二人心神之中

  “苍松子,铭志看到底是什么”那青衫老妪面色苍白,心神中那一段段话语不断的回荡,隐隐有些承受不住

  “迷失者失去了自己的道,在迷茫中寻找,不断地飘荡在这七彩界,茫然的寻找着……铭志者拥有道境,但却因看了道经后,道心崩溃,无法重凝聚,唯有飘摇在这雾气中,无数万万年的追寻……他们或许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是因执念而生的道魂”苍松子沉就,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声音,低声道“道经?”那青衫老妪双日一凝

  苍松子抬起头,双目露出狂热,缓缓说道:“没错,就是道经此物老夫在没发现这七彩界前从未听闻,但进入这里后,却是从无数的蛛丝马迹中知晓,这tiān地间,有一bù道经,传闻此经以tiān道之血所化一一r一一一

  “他们始终诉说的,莫非就是那……道经?”青衫老妪倒吸口气,她现在听闻的消息,实在是太过骇人惊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