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神魔甲


  “相忘于江湖……是的”wánglín没有去看李倩梅的离去,对于这个同样姓李的女子,wánglín没有心动,他的心,已经灭,了,死在了月星之上的仰天怒吼与悲愤的呐喊他的心,已络撕裂,撕裂在了罗○天柳眉拿出怨婴的那一瞬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两种不同的情感,代表了两种人生的态度与追求,同样也代表了两种不同的选择wánglín这一生遇到的女性,比之李慕婉要美丽,要优秀,甚至各个方面◆前要出很多的女人,很多无论是罗天的红蝶、西子凤,亦或者是柳眉木冰眉,又或者是吕烟荼,甚至还有一些偶遇,但却擦肩而过者

  这些女子,如过眼云烟,到了最后,真正能走进他心中的,也只有李慕婉与柳眉wánglín是一个不懂情感之人,早年的剧变,使得他一度沦为杀戮的魔头,双手鲜血淋淋,甚至有很多自诩魔头之人,与wánglín相比,也要有所不如

  他不懂情感,若说有,也只是少年时期尚未修道时的懵懂,想象着有一天,自己科考成举,衣锦还乡,还有娇妻在旁,与自己一同在父母身边陪伴,一直到老

  但,在藤家的剧变之后,wánglín是死了一次,性情大变,凄厉的心绪使得他明悟,修道,修道,这天xià间的修道者,唯一个强字

  与李慕婉的感情,wánglín不知晓是情,一直到李慕婉死去,他在千年岁月的流逝xià,在孤独的一步-步走向陌生的虚空时,在茫然与不得不修道的路途中,不断地追忆…渐渐地,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他懂了李慕婉,以这种方式,在wánglín千年的追忆中,走进了他的心里,很深,很深

  另外一个女人,柳眉,也走进了wánglín的心里,只不过路途,却是与李慕婉迥然不同,很痛,很痛……但归根结底,柳眉还是嬴了,只是这种嬴,是在wánglín死去的心上,生生的穿透了一个伤口,撕开血肉,埋蕺进去

  wánglín的心,灭,了,被人撕了开来,他,已经无力了……唯●有,相忘于江湖

  李倩梅最后的离去,散开的那一头蓝发,把她的身份,完全的显露了出来,在云海,一头蓝发者,唯有李倩梅她本可以不这样做,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九阶破天宗的天之娇女李倩梅,与w□ánglín坐在同一处石碑之上,是被wánglín赠出画轴,这一幕,清晰的落在四周修士的眼中李倩梅在用她的方式,为wánglín神宗mén人的身份,给出了答案

  拍卖还在继续,但四周修士看向wánglín的目光,却是隐隐不同,之前对于wánglín神宗mén人的身份,他们之中很多人,并不完全确定,疑惑蕺在了心中,不露半点端倪但此刻,这疑惑,被李倩梅的离去,消散了大半“接xià来要拍卖的,是一座山石”宝玉宗那负责拍卖的老者,扫了wánglín一眼,右手一翻,手心上多出了一物

  这是一座不完整的山石,其上多出破损,只剩xià的残骸,看起来其貌不扬

  望着山石,wánglín好似回到了罗天的一处处厮杀之中,山石也是在那时崩溃的,事后wánglín只能凝聚出迳世,成为了他储物空间内一件废弃的法宝“一千仙玉”四周的修士,在短暂的安静后,从人群内传出一个声音“五千仙玉”与wánglín相识的那白衣文士,轻声道“一万仙玉”最前方的石碑中,道法mén的长老,平静的开口

  四周再无人叫价,这山石,在他们中除了一少部分大神通修士外,余者看来大都认为是一文不值,但早在之前wánglín与那宝玉宗曹姓修士交谈并拿出两样宝物时,就已经被四周修士清晰的看到了那两样宝物的样子这山石,所有人都知晓,是wánglín的

  区区十万仙玉,能与wánglín交好,是此地修士乐于做到的事情在云海星域,十万仙玉,已经不低了

  wánglín神色如常,右手掐诀向前一指,就有一道禁制飞出,落在了山石残骸之上,立刻那山石上面就有波纹回荡,片刻间波纹消散,一股沧桑的气息,浑然从山石内扩散出来,弥漫在了四周

  这沧桑的气息蕴含了岁月的痕迹,瞬息间就使得四周修士一个个凝重起来

  那些碎涅老怪还好一些,尤其是净涅与窥涅修士,一个个目光炯炯,盯着那山石沉思“山魂”与wánglín相识的美艳少*妇,略有惊讶,仔细的看了那山石一眼,随后摇头,轻声道:“可惜,已经残破了”“这不是普通的山石,其上有仙气此物,莫非是仙界之山?”“两万仙玉”那白衣文士平静的开口

  “此物jìn管对我等碎涅修士无用,但mén派中的小辈修士,却是可以借此感悟一xià其上的神通…重要的是,此物很有可能,是从仙界得来,随后被炼化成此”那道法mén的长老沉吟片刻,缓缓开口:“之万仙玉”

  “四万仙玉”远远地传来一个声音,却是那欧阳隆,盘膝坐在后方的石碑上

  “一千元晶”那道法mén的长老沉声道

  四周一片安静,再无人竞价,最终此物,被道法mén长老买走

 ☆ 这山石jìn管不凡,但却没有在这拍卖中引起波涠,最多也就只是荡起轻轻的涟漪,但接xià来的一样物品引起的震惊,却是即便连wánglín,都没有想到

  “这件法宝,是一具铠甲”那宝玉宗的老者深□吸口气,眼中隐隐有疑惑与激动,右手一挥,身前便有一团黑气缭绕,隐隐化作一个模糊不定的钝甲之样

  在这黑气出现的刹那,四周修士中立刻就有一些人面色微变,凝神看去,其中就有砰-满脸坑洼的老者以及白衣文士等人“过请吕道友打开禁制,让余等仔细观看”那老者向wánglín一把拳,却也点出了此物,属于wánglín

  这老者的神色让wánglín很为留意,沉吟少许,他右手抬起向前一指,禁制飞出落在黑气之上,骤然间就使得这黑气仿若沸腾,剧烈的云掩翻滚起来,其上的封印禁制层层消散,最终彻底的消失,使得那黑气不再模糊,而是急的收缩凝聚,化作了一副漆黑的铠甲,露出滔天的魔气

  这魔气极浓,天地色变,聪隐在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通体漆黑,缓缓地转动

  是在这铠?被打开了封印的一刹那,四周骤然间安静xià来,那一个个修士是双目猛的睁大,甚至就连坐在左前方石碑上的碎涅老怪,也是一愣之xià双眼爆出难以想象的精光

  有一些修士吃惊中猛地站起身子,眼露无法置信之色

  “神宗魔甲”那满脸坑洼的老者倒吸口气,喃喃说道

  “神魔甲”

  “竟然真的□是神魔甲”

  “传说中唯有神宗之人才可以拥有的神魔甲,此甲魔气极浓,想必是四品神魔甲”整个拍卖之地,因这铊甲的出现,立刻沸腾起来

  能来到这拍卖之地的修士,均都是见闻识广之辈,是修为高□◆深,定力极强,但此刻,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修士的定力却是轰然崩溃,一切,只因为这一件神魔甲“吕道友,此物,你真的要卖?”那道法mén的长老站起身子,向wánglín抱拳,沉声道

  他话语落xià,◎shēn,dìnglìjíqiáng,dàncǐkè,tāmenzhīzhōngjuédàbùfènxiūshìdedìnglìquèshìhōngránbēngkuì,yīqiē,zhīyīnwéizhèyījiànshénmójiǎ“lǚdàoyǒu,cǐwù,nǐzhēndeyàomài?”nàdàofǎméndezhǎnglǎozhànqǐshēnzǐ,xiàngwánglínbàoquán,chénshēngdào

  tāhuàyǔluòxià,四周立刻安静xià来,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齐齐凝聚在了wánglín身上

  wánglín神色从容,看了那散魔铠甲一眼,他没想到,此物竟然也能与神宗扯上关系,对于这云海星域的神宗,wánglín心中升起了很浓的兴趣“我只要元晶”wánglín平-缓开口“好,老夫愿拿出三千元晶,买xià此物”那道法mén的长老声音斩钉截铁

  “老身出五千元晶”那之前与wánglín交易星图的老妪,望着散魔之甲,目露奇异之芒,缓缓开口

  “诸位欲要买xià此物,想必是为了研究神宗的神通,此物在云海,唯有神宗拥有,绝少外传出来,此物,在xià势在必得,我出八千元晶”白衣文士深吸口气,沉声道一万▲元晶”那道法mén的长老犹豫了一xià,咬牙说道他们道法mén的无晶并不多,十万,已经是他能出的极限了

  此价一出,四周便有吸气之声,这种程度的交易拍卖,已经不是闲杂人等可以参与,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调的声音徐徐传来“七阶秘洛宗,开价十万三千元晶”四周修士立刻JB-光看去,却是一个身穿黄衣的青年,手中拿着一把扇子,报出了价格

  道法mén的长老怔怔的望着那铠甲,长叹一声,不再叫价,☆其余之人也纷纷沉就,这个价格,已经是极限了,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元晶一万五千元晶”欧阳隆的声音传出,隐隐带着一丝颤抖这个价格,即便是他,也不由得心神震动一万八千元晶”那黄衣青年皱起眉头,沉声道两万元晶”欧★阳隆咬牙道两万五千元晶”黄衣青年眼中寒光闪烁“三……三万元晶”欧阳隆额头泌出汗水

  “你区区五阶蓬莱宝玉宗,哪里能有如此多的元晶”那黄衣青年猛地站起身子,盯着欧阳隆,眼中闪过杀机,却是认出了欧◆阳隆的身份

  还有一章,正在写今儿个兄弟们让耳根惊了一次,那就简介上面2010年度作品的排名,耳根写书以来从未再任何榜单上拿到过哪怕一秒钟的第这次很惊喜,jìn管知道只是暂时这个东东不晓得花钱不花谶,要是花钱就算了,不花哉的话,大家帮着每天多投几票,呵呵,后能到第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