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回眸一笑


  因为他,gēn本就没有理解,这两个问题de不同之处

  “曾经有位友人曾对我说,这雨生于天,死于地,中间de过程,就是人生……只是,这雨,真de是生于天么……雨cóng虚无来,与天无关,雨落大地,此润万灵,与地也无关……这是雨水de命运

  雨由水汽而化,水汽由万灵而生,雨水出现后,自然也要回归万灵,此为循环,因果循环,也是命运所在

  冥冥之中,有命运规则存在,它无形☆,但却缭绕在每一今生灵身边,悄然de改变着一切……”王林望着天空,右手随意一挥,骤然间天空雷霆轰隆而响,却是顿时有水汽cóng四面八方凝聚而来,化作看起来沉甸甸de乌云,片刻后,阵阵雨水cóng天空落○◆下,降临大地

  “你去看那雨水de人生,可有一条直线而落……我观雨很久「如观人生,却是cóng未看到任何一滴雨水,可-以在不改变任何轨迹de前提下,如直线落下,它们……总是图风,因云,因自身之★重,在调整着降临de位置,你可看出那雨水de不甘?你可知,为何会如此?”王林收回目光,看xiàng李倩梅李倩梅望着雨水,许久之后轻声道:“天意所在,命运改变“雨水de人生,很短,但因循环所在,故而又很长……而我等修士de一生,很长,但因命运天意所在,故而又很短

  但,雨水短暂de一生,都要无数次de挣扎欲要脱离命运de掌控,一次次de改变降临de位置,以此默默方式对抗天意与命运

  而我等修士de一生之长,是雨水无法比拟de,但,又有几人,可以如雨水一样拼死也要脱离命运de掌控,拼死,也要反抗天意de安排,拼死,也要疯狂de对抗天命”

  王林大袖一甩,天空轰隆声响,却是雨水倒卷而起,冲入乌云之中,使得乌云崩溃,雨水化作水汽消散在了天地

  “你改变了雨水de命运,你,就是天意飞蛾喜葬火而亡,你担火吹灭,让飞蛾无法死于葬火之中,你就改变了飞蛾de命运天意命运让一个人死,你把她救活,你,就是天意古语凡间有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是这个道理

  仙家有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是这个道理这,就是我对你第二个问题de回答”

  王林声音斩钉截铁,随着其话语落下,四周顿时一片安静,卢云cóng怔怔de望着王林,心神女W钟鸣回荡,目中露出复杂,他不得不敬服眼前这个平凡de白衣男子对方de话语,字字落在心神,卢云cóng沉就片刻,xiàng着王林深深地鞠躬抱拳,没有说话,但行动,却把敬佩二字,表露无疑

  李倩梅望着天空,眼中露出茫然,许久,她轻叹一声,看xiàng王林de目光,有了很大de不同,她抿着下唇,轻声道:“吕兄之道,小妹心服”她说着,右◎手虚空一抓,cóng储物裂缝内拿出一枚丹药与玉简,轻轻de送出

  “这是一枚蕴含了十阶凶兽之魂de半成品丹药,具体de药草与炼丹de方法,玉简内有介绍”她犹豫了一下,望着王林,低声道:“小妹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相询”王林,是她所遇第一个让她问出第三个问题之人,带着一丝复杂,她仔细de看了王林几眼,仿若要把对方de样子深深de记在心中没有人知晓,这三个问题对地de重要以及意义所在“希望吕兄可以在○●这第三个问题上为小妹解惑……”李倩梅俏脸不知为何有了一丝红润“第三个问题,还是什么是天……”李倩梅望-着王林,轻声说道

  王林沉就,闭上双眼,时间缓缓过去,半柱香后,王林睁开双目,望着李倩梅,☆平静de开口“你问de,不是天,西-是道”李倩络沉就片刻,轻轻de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思索,曾经我得到过答案,只是现在想来,似乎那答案,也并非完整……“不知吕兄之前得到de答案是什么,可否告知小妹?”李倩梅宁静de目光,没有丝毫de杂质,望着王林卢云cóng站在一旁,内心暗叹,他感觉自己此刻似乎成为了多余de存在,摇头中索性坐在了地面上,右手一朝,取出一壶酒,仰天喝了一大“我为鱼,道为网,河为天,那捞冈de渔翁,就是执掌命运de造化”王林沉吟少许,缓缓说道

  卢云cóng听到这里,右手酒壶一顿,目露思索,许久之后似有所悟,看了看王林,右手再次虚空一抓,又取出一壶酒,xiàng王林抛去王林一把格住,喝了一大口卢云cóng长叹,复杂de看xiàng王林,此人尽管相貌平凡,但却有让他心折de气势“我那孩儿de确该死,能死于此人之手,也算他de造化了……”卢云cóng也非寻常人物,喝了一口酒,打开了心结

  李倩梅皱着秀眉,玉手在眉心轻柔,低声道:“师尊也曾说过类似de话语,他老人家曾说,人为蝼,道为山,意为天,若天怒,则道随天走若蝼怒,则也有搬山之力”

  她说着,低头看了一眼地面,取出一块白布铺下,也盘膝坐在了上面

  “道,并非是网,也并非是山,而是一种思想这思想因人而异,有de人把它看成是网,有de人把它看成是山……”听到李倩梅de话语,王林目露沉思,渐渐地眼中露出明亮之芒

  “道如思想?人之所以称人,就是因为有了想法,可以脱备肉身,融入天地,去思索一切未知所在……”卢云cóng目中也有明悟,仿佛自语

  “吕兄de说法很是奇特”李倩梅想了想,轻笑道

  三人似乎忘却了时间de流逝,就在这院子里席地而谈,原本杀气腾腾de气息,也被这论道冲散,白昼交替,黑夜降临,一轮明月挂空,映照在院子内,使得三人身后,都出现了月影三人□de论道忘却了时间,但却苦了在莫罗大陆外猛虎灵兽之上de老zhě,他原本并不焦急,但等了大半天后,渐渐皱起了眉头

  他不明白以宗主de修为再加上李倩梅,为何会去了莫罗大陆后如此长de时间都没有□回来

  又等了敏个时辰,老zhě眼中焦虑之色浓,他心中隐隐有了不妙,咬牙之下不再犹豫,操控猛虎灵兽,带着其上三十多个紫道宗核心弟子直奔莫罗大陆而去

  但他们刚一临近,还没等破开防护冲入,立刻就有一个威严de声音骤然间回荡

  “退下没有我de吩咐,不得进入莫罗大陆半步”这声音正是卢云cóng,那老zhě身子一顿,连忙恭敬抱拳称是,操控猛虎灵兽迅后退,只是心中仍然还是不解

  药院内,清晨之光笼罩,王林扫了卢云cóng一眼,卢云cóng沉就,坐在一旁喝着酒,没有说话他已经看出了,眼前这白衣男子,自己不是对手,即便是紫道宗所有人都来,也起不到半点作用“这第三个问题,我目前只能说,道如思想”王林望着李倩梅,平缓说道

  李倩梅脸上露出微笑,很是美丽,她看着王林,轻声道:“多谢吕兄为小妹解惑,第三个问题,希望吕兄日后若有得道,告知一下小妹以后,也就不问别人问题了”王林一怔,看了李倩梅一眼,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卢云cóng暗叹,站起身子,xiàng王林一抱拳,沉声道:“吕道友「闻道一夜,往昔仇怨就此掀过但那阴仙幡,你要还我”王林目光平静,摇了摇头“你……”卢云cóng深吸口气,苦笑起来

  “吕道友,那阴仙幡不是我紫道宗之物,而是主宗赐下寄养,百年后需要归还你若不还,卢某不会强求,但百年后主宗索要,休怪卢某如实告知”卢云cóng暗叹,开口说道“那阴仙,是主宗之物?”王林神色如昝,但心中专『是一动

  “正是罢了,你既执意不还,卢某告辞”卢云cóng抱拳,看了李倩梅一眼,察觉对方没有与自己一同离去de想法,内心不由苦涩,xiàng李倩梅一拖拳,转◆身离去

  卢云cóng离开之后,李倩梅望着王林,轻轻一笑,拿着手中翠笛,放在嘴边吹拂起来,阵阵笛音缓缓而起,温润典雅,清丽飘逸,沁入心扉中环绕,使人不由得就会沉浸其中

  这笛音内蕴含了★◆身离去

  卢云cóng离开之后,李倩梅望着王林,轻轻一笑,拿着手中翠笛,放在嘴边吹拂起来,阵shēnlíqù

  lúyúncónglíkāizhīhòu,lǐqiànméiwàngzhewánglín,qīngqīngyīxiào,názheshǒuzhōngcuìdí,fàngzàizuǐbiānchuīfúqǐlái,zhènzhèndíyīnhuǎnhuǎnérqǐ,wēnrùndiǎnyǎ,qīnglìpiāoyì,qìnrùxīnfēizhōnghuánrào,shǐrénbúyóudéjiùhuìchénjìnqízhōng

  zhèdíyīnnèiyùnhánle宁静de韵味,如株落凡生,又如山涧流水,晶莹而又甘美,流洗去心海de污垢,它像一座七色de彩虹桥,把人与人de心海紧紧相连,让彼此间de隔阂灰飞烟灭

  感受着笛音中de宁静与典雅,王林闭上了双眼,仿若看到了朱雀星上,那弹琴de女子,仿若看到了妖灵之地,那抚琴de盲女……耳边de笛音与心中de琴音缭绕交错,有些分不清了

  远处离去de卢云cóng,伴随着笛音而走,心中de苦涩越浓,回头望着归元宗,他长叹一声,再不回头de离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笛音渐渐消散,李倩梅站起身子,看了王林一眼,转身走xiàng药院之门,在临要踏出之时,她脚步一顿,回眸一笑恰在这一笑百媚生中,王林睁开双@0“}兄,蓬莱大陆上近日有之十年一次de坊市与拍卖,可有兴致一去?”耳gēn也回眸一笑,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