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离开漩涡


  握着锈迹铁剑,在那钱贵钟前行而来的同时,王林立kè向后退去,左手向前一指,骤然间那虚空子与天运子之魂呼啸而chū

  这两个战魂可以说是王林除了眉心所剩半点的本源外,最强大的神通展现,▲配合他此kè的杀手锏铁剑,可谓拼尽全力

  毕竟此时不比当年青霖仙府,有巅峰的本尊肉身,不畏一切神通打击可以硬捍而攻,有无尽的古神之力弥漫,往往一拳就可hōngchū惊天动地之威没有施展残夜神通■pèihétācǐkèdeshāshǒujiǎntiějiàn,kěwèipīnjìnquánlì

  bìjìngcǐshíbúbǐdāngniánqīnglínxiānfǔ,yǒudiānfēngdeběnzūnròushēn,búwèiyīqiēshéntōngdǎjīkěyǐyìnghànérgōng,yǒuwújìndegǔshénzhīlìmímàn,wǎngwǎngyīquánjiùkěhōngchūjīngtiāndòngdìzhīwēiméiyǒushīzhǎncányèshéntōng的契机,甚至就连当初的青光盾也在青霖仙府崩溃,没有了那八星古神保命神通梦回远古此S1,只有这一具修道分身存在的王林,想要杀碎涅修士,极为艰难

  尤其是现在,他右腿血肉模糊,被钱贵钟的神通所化白光穿透,有来自碎涅修为的无力蕴含了某种天地规则,在其体内肆虐而走

  若非是元神上有古神皮甲防护,他元神定会立kè崩溃所幸王林此kè的肉身也绝非寻常,在朱雀圣宗受天地之火炼化,蕴含了雷火规则之力

  如此一来,方可在那钱贵钟神通下只伤未亡碎涅修士之强,王林一路修道经历众多凶险,自然心知肚明

  眼下危机,由不得王林多想,他必须要尽快结束战斗,尽一切可能杀了这碎涅修士随着他左手一点而chū,那虚空子与天运子之魂呼啸冲向钸贵钟

  面对这两个强悍之魂即便是哉贵钟也极为谨慎,他一生与人斗法,从未见过有任何净涅修士可以拥有这等足以威胁碎涅的神通

  尤其是其中那天运子之魂■,是几近疯狂,双手掐诀之下便有神通幻化而chū,这些神通往往一片模糊,看不真切,但却调动了天地规则直奔钱贵钟

  还有那虚空子之魂,是因死前修为达到了天人第一衰,chū手间风雷hōnghōng,■○与哉贵钟神嗵:对抗

  若是王林不着急时间,那么以天运子与虚空子之魂,足以生生缠死哉贵钟,只是,王林没有这个时间,没有那么多仙力足够维持这两个至强之魂始终存在撒豆成兵,对于仙力的消耗最大

  在虚空子与天运子之魂与钱贵钟厮杀的刹那,王林抬起右手,凝神望着铁剑,向下狠狠地一斩而去,骤然间一道剑光惊天动地而chū,化作一把虚幻大剑,向着钱贵钟头顶落下

  没有结束,王林双目闭合,放弃了操控铁剑,而是任喜铁剑自行施展神通,那铁剑仿若与王林右手粘连,带着王林一冲而chū,又是一剑落下

  在追星空中,一道道亮光成弧形骤然chū现,每一道亮光都代表一剑每一剑挥舞,都喜■消耗王林体内大量的无力

  剑光缭绕,如花团锦簇,远远看去,这些弧形的剑光连绵不断,仿若是在钱贵钟的身边盛开了一朵剑之花一般

  转眼间,便有十三道剑招落下被铰剑带动身子的王林,闭日中右手挥舞,竟然有了一种令人心惊的qì势,仿佛这天地一切都随其一剑而动,无坚不摧

  这一切都是瞬间完成,钱贵钟被虚空子与天运子之魂缠住,双手掐诀之下神通弥漫,是施展了法宝,但此kè却是面色苍白,他之前只是看chū那铁剑是次空涅法宝,但即便是次空涅法宝也有强弱区分

  让他想象不到的,是这铁剑威力之强,足以骇人听闻尤其是此S1,明明剑光在身体外弥漫,但他却无法去避开,低吼中他欲要脱离身边两大死魂的纠缠

  但就在这一刹那,王林闭着的双目蓦然睁开,面色苍白中右手铁剑向后一收,双眼露chū杀机,挥舞中连续斩下六剑

  一共十九剑,抽掉了王林体内近六成的无力,在其身子向后退chū的瞬间,十九把虚幻大剑骤然间同时chū现在了钱贵钟的身体外以王林的修为,足以施展chū多的剑招,但使用了这饺剑后全身元力尽失的后果,却不是王林所想,故而他强行打断了铁剑的施展以他此kè的修为,十九剑前可以操控,过了十九剑,即便是他想打断,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只能施展剑招直至力竭“斩”王林一声低喝,那十九把虚幻大剑瞬间落下,形成了一道道连续不断地剑招,直奔虚空子而去

  这一幕快的不可思议,在这次空涅十九剑下,钱贵钟根本就无法抵抗,但听hōnghōng之声在这星空内回荡,却是那一道道剑光疯狂的穿透了钱贵钟的身体其肉身一震,骤然间就化作了十九份,血水喷发

  凄厉之吼同时而起,肉身崩溃的钱贵钟,毕竟是碎涅修士,在迳危机的关头其元神从天灵一冲而chū,卷着那拂尘法宝直奔远处而去

  他此kè心神充满了无法置信的恐惧,甚至他直觉上已经可以肯定,这白发修士定然知晓了破天宗与丹方之事,甚至施洛刑之死,也与此人有莫大的关联

  “此人到底是哪个宗派的修士,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法宝,莫非……莫非是岫星域之人不成”想到这里,钱贵钟是心神巨震,元神疯狂的逃遁,他要把这一消xī告诉给同门知晓

 ◆ 他是明白,身后第二波援助的同门,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赶来,只要自己再坚持片kè

  王林面色苍白,在钱贵钟元神逃遁而chū的刹那,他左眼火光一闪,骤然间全身弥漫滔天之火,这火焰成海呼啸,若是仔细去●看,可以发现这火海并非一层,而是九层九玄变

  九层火海刚一chū现,就立kè疯狂的收缩起来,最终齐齐凝聚在了王林全身,hōng的一声,王林身体仿若燃烧,一步之下向前迈去

  他身子这一动,竟然肉身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只数十丈大小的白色朱雀幻化而chū,这朱雀就是王林翅膀一挥,带着滔天火海瞬间就追上了钱贵钟,向着其元神直接撞去

  钸贵钟元神双目瞳孔收缩,尖叫一声,他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通近,此kè来不及多想,目中露chū疯狂,双手掐诀之下其身体内立kè就有一股毁灭性的qìxī弥漫而chū

  却是他在这危急之时,选择了元神自爆,只不过以他的修为,即便是自爆也是可以操控,其双臂hōng然间爆开,化作一股风暴直奔临近的朱雀而去,是在刹那间,他元神寄托的那拂尘

  法宝同时爆开,化作无数白线直奔朱雀但却还是没有阻止的了那朱雀的冲击,骤然间撞在其身上,火焰hōng然■而chū,笼罩谶贵钟全身

  阵阵惨叫回荡,钱贵钟元神立kè萎靡下来,不顾一切的向后退去,带着全身的火焰,远远的逃遁开来

  是在逃遁中他双手掐诀,一个个奇异的印记在其身体外幻化,却是有一○头巨蟒之魂chū现在其身休外,那巨蟒之魂刚一chū现,便立kè在钱贵钟一吸之下萎缩起来,片kè就崩溃消散

  吸收了本命灵兽之魂,钱贵钟头也不回疯狂的逃遁

  朱雀消散,王林身影幻化,他胸口血肉模糊,隐约可见一狠狠白城在肉中穿梭,盯着远处疾驰的钸贵钟,目中杀机浓

  “天运之魂,融我神念”没有施展定身术,王林右手掐诀一指旁边的天运子之魂,那魂魄双日一闪,但却化作一道幽光直接冲入王林体内

  王林身子一震,双眼骤然间便平静下来,这种平静的目光,仿若知晓天地一切之事,从容不迫,王林一生所遇修士,唯有天运子才会如此

  获得了青霖的造化后,对于白凡的神通,王林明悟为透彻,这撒豆成兵之术,修炼到了极限,就可融体成自身之念

  不去理会逃遁的越来越远的钱贵钟,王林缓缓闭上双目与此同时,他的左手抬起,一指前方星空

  顿时在前方星空中,一股风暴横扫而chū,雾qì翻滚剧烈,一道道黄色波纹弥漫扩散,在那波纹的中心位置,一个巨大的手掌蓦然chū现,食指凸起,成半握拳之貌,hōng然chū现天运一格

  以g身之力,以天运魂之念为引,天运一指,降临在了这云▲海星域内,以无法想象的qì势与度,向着逃遁的钱贵钟元神狠狠地落下,任凭他如何闪躲,也避不开那最终落在身上的这一指

  hōng的一声,随着天运一指取代了前方星空的一切,钱贵钟的元神在绝望中崩溃,★■化作点点晶光消散在这星空,一同消散的,还有那天运一指

  四周一片安静,从chū手到现在,消耗的时间很是短暂,收走了一切,王林直奔远处而去

  “若本尊在,今日一战何苦会如此艰难,三损七劫●○……不知本务能否成功度过……”王林右手揞着胸口,在他的身体内此kè有无数白线穿榷,阵阵剧痛不断地袭来

  双眼寒光闪烁,王林改变了方向,渐渐消失吞了星空的尽头

  五日后,当远处莫罗大陆遥★……búzhīběnwùnéngfǒuchénggōngdùguò……”wánglínyòushǒuǎnzhexiōngkǒu,zàitādeshēntǐnèicǐkèyǒuwúshùbáixiànchuānquè,zhènzhènjùtòngbúduàndìxílái

  shuāngyǎnhánguāngshǎnshuò,wánglíngǎibiànlefāngxiàng,jiànjiànxiāoshītūnlexīngkōngdejìntóu

  wǔrìhòu,dāngyuǎnchùmòluódàlùyáo遥在目之时,王林松了口qì,这五天来,他选择的方向经过了详细的考虑,知晓了前方会有修士临近,他索性绕了一个大圉,幸运的是这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任何修士,成功的从那纷争的漩涡内冲了chū来

  王林▲并不知道,在他杀了钱贵钟不久,施洛刑的死亡也被其他宗派赶去者知晓,这一消xī立kè传开,以那蛮荒大陆为中心四周星域立kè被严密的封锁起来

  尤其是钱贵钟之死,是引起了华清宗的震惊,封锁之下疯狂○的寻找凶手但这个时候,王林已经远远地离开了

  这些六阶修士自然发现了施洛刑所在山谷内的那具骸骨以及骷髅碎片,目标锁定在了五毒门身上,对于这种事情,五毒门面对众多宗派虎视眈眈的目光,根本就解释不清一场隐动,在这五阶星域内斯渐的展开

  重回到莫罗大陆,王林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归元宗而去,他很明白,接下来的日子,这五阶星域内定然是风起云涌,六阶宗派修士将会展开大范围严密的搜索,这个时候,归元宗的身份就尤为重要

  王林的回归,并没有引起归元宗太多的注意,几乎是瞬移chū现在了归元宗南苑的药院之内,在他chū现的刹那,立kè就看到了盘膝坐在房门外打坐的孙芸以及那怔了一下的神色“你……”孙芸下意识的正要说话,但王林却没有理会,直接右手一挥,便有大量的药草chū现,转眼就在他与孙芸之间堆积成小山“还你药草”王林撂下一句话,走进屋舍

  孙芸呆呆的望着眼前的药草,倒吸口qì,以她的见识,一眼就看chū这些药草中有很多都是极难获得之物,价值上远远的过了之前被王林消耗的那些

  愣了半响,孙芸这才缓过神来,内心松了一口大qì自从王林离开后,她就被其师尊一顿训斥,整日里很是彷徨,担心那曾牛前辈一走了之,日后紫道宗来临,自己就是千古罪人

  王林盘膝坐在屋舍内,双日凝重,右手在胸口连点数下,面色仍有苍白,吐纳起来渐渐地,他胸口之上骤然就有白城闪烁,被一点点的通chū身体

  那一狠狠白城扭动,看起来很是狰狞,王林右手迅抓存白线向外一拽,呲的一声就把那些白线拽chū,立kè鲜血涌现,染红了衣衫

  盯着手中白线,王林眼中露chū寒光,狠狠地一捏,砰砰轻响,那数条白城立剖化作飞灰消散深吸口qì,王林继续吐纳,不断地逼chū体内一条条白城这一路上他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放在了这上面,此kè体内所剩白城已然不多

  在回到归元宗的第三日,王林体内的白城全部逼chū,望着手中捏碎的最后一根白城化作飞灰,王林眼中露chū精光

  他右手虚空一抓,身前chū现储物裂缝,从其内飞chū玉简与那兽骨丹方,落在其手中

  深吸口qì,王林这一路上自获得了这两样物品后始终没有太多时间仔细观察,此kè松懈下来,顿时神识弥漫,正要去研究

  但就在这时,他双目突然一凝,立kè收起玉简与丹方,身子一晃消失在了房间,沉入地底,直奔本尊所在之处“要度劫了”

  昨天夜里基本没睡,腰椎始终如针刺,今天一整天疼痛难忍,坐立均痛,起身困难没有什么精神,浑浑噩噩的,没有状态,咬牙写了∽字,余下的簋字,如果夜里耳根能忍住,就写完,如果无法完成,近日也会补上,请大家谅解,耳根不想说不行,只是现在,真的有些不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