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曾牛


  王林缓步走在丛林内,脚下泥泞中时而有一条条小蛇游走,到了一些拳头大小的蛤蟆在那泥水内跳跃,似乎很是享受yǔ水的淋洒

  初来云海,王林对于一切都很是陌生,他不知道自己所在之地到底是哪里,踏着泥泞,王林行走中渐渐陷入沉思

  他此行走为了躲避拓森,只是以拓森的修为,足以破开两界壁垒,到了那时,似乎这天地星空中,没有他可-以荻身之地

  “与其不断地逃避,不如尽快的在这云海站稳脚跟,待本尊度过了三损七劫后,再思索未来之路…”王林看了看自己的腰部以下双腿,神色露出忧虑

  “最重要的是,要以云海之人的身份,真正的融入进这云海星域的修士之中……”王林抬头,望着天空落下的yǔ水,如同联盟的雪「可以与云海的yǔ融合一样,他要做的,就是如此

  前行中,他的身子渐渐低矮起来,头fā,慢慢的变成了黑色,相貌,也有了细微的改变,整个人看起来,为平凡了,如同一个落魄的书生,在这yǔ水中,渐渐地走出了丛林

  莫罗大陆的yǔ季,往往都会连续几个月不停,一直到大地完全的湿润,一直到人的骨头缝里都会有酸麻的感觉,甚至全身都隐隐散fā出生锈的味道,这yǔ水才会停歇下来

  莫罗上的修士也好,凡人也罢,早就习惯了这连绵的yǔ水,修士大都是在这yǔ季中选择闭关,亦或者是走出莫罗大陆,在星空中寻找凶兽围猎只是这一年的yǔ季,莫罗大陆唯一的修真门派归元宗,却是几乎全部弟子都冒yǔ而出,化作一道道长虹,向着莫罗大陆北部疾驰而去

  那长虹惯空,仿若把yǔ水分开了一条道路,若是从地面向上看去,自然会看到那如流星一般的盛景

  至于凡人,往往在yǔ季来临时,都会在家里的炉火旁,享受着房间内的温暖,时而看着窗外的yǔ雾,平淡中,却有温馨

  北水村正如她的名字,位于莫罗大陆北部宾谷丛林外不足千里,村子中的人往往以耕田为生,也有村民组成的猎户队伍,在宾谷丛林周边狩猎

  yǔ季之时,也正是水蛤出现的时候,对于莫罗大陆的凡人来说,水蛤是一种味道极为鲜美的食物,在大城里,往往价格偏高,但仍然还是供不应求

  北水村的村民,在每一个yǔ季之时,都会组织有经验之人,前往宾谷丛林外去捕抓水蛤数月的yǔ季中,一般来说,这些村民会来来往往四五次,每一次回来,他们都会背着很大的麻袋,里面全部都是还活着的水蛤

  同棒的,当这些抓获水蛤的村民回到村子里时,他们的家人都会穿着蓑衣,甚至还有一些小孩子跟在后面,兴奋的望着父亲哥哥叔叔或者是爷爷,把一袋袋的水蛤拿回来,每当这个时候,这些孩子们都会兴高采烈

  只是这一次,北水村从宾谷丛林回来的村民中,除了带回一袋袋水蛤外,返带回来了一个人,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平凡的青年,略有消瘦,似乎在这yǔ水有些承受不住寒意,在他的身上,穿着村民送给的蓑衣,默默的站在那里,眼中露出很奇怪的表情,仿若感慨,仿若追忆,静静的看着眼前这yǔ水中村庄

  “曾兄弟,这里就是我们北水村了,你先在这里住段日子,待yǔ季过去山路通了,shùn着山路就可以到春城”一个穿着蓑衣的大汉把手中的麻袋递给旁边的人,向着王林笑道王林脸上露出微笑,抱拳道谢

  那大汉一摆手,笑道:“咱没上过私塾,也不懂什么礼数,不过既然路上遇到,就是朋友,曾兄弟别客气,这yǔ大,快去屋里孩他娘,把后屋一下,让曾兄弟住进去”

  大汉旁边一个穿着蓑衣的女子,看了王林一眼,脸上同样露出微笑,也没去问自家男人眼前这青年的来历,连忙先走几步回了家去,把后屋了一番,又拿来了洗的干净的被褥

  这大汉在村里很有威望,夜里家中来了不少邻居,热闹中自然喝起了酒,王林坐各一旁,手里拿着酒碗,一边喝着,一边含笑看着眼前这些凡人,心静一片祥和

  酒过三旬,这些汉子笑声洪-亮,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站起身,拿着酒碗来到王林面前,憨笑道:“曾兄弟,咱家老三说了,要不是你,他被那毒蛇咬后活不了,救命之恩,老汉不会相忘

  他说着,一口把整碗的酒全部喝下王林脸上带着微笑,拿起桌面尚未倒在碗里的酒坛,放在嘴边狠狠地罐了一大口,左手在嘴仓一擦,笑道:“迳酒不够烈啊”

  四周汉子双眼一亮,齐声叫好,此间主人,那让王林住在后屋的汉子笑道:“婆娘,去把老爷子当年留下的三坛北水酒拿来,好让曾兄弟知道,咱们北水村的酒,有烈的”

  大汉的妻子摇头一笑,去了里屋,有两个子侄之辈跟了过去,不多时便拿出了三坛酒放在了一旁

  时间就这样缓缓地过去,一晃便是一个月,yǔ季尽管还没有结束,但却已经小了不少,甚至每天还有那么一小会儿,天空会有短暂的放晴,yǔ水也会停歇

  在运村子里,王林很受欢迎,众人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平时很是安静,但喝起酒来却豪爽的邻居,是接受了他郎中的身份,村子里不少老人,还有那些体内有顽疾的村民,都一一见证了王林的医术他们是接受了那一个个精致的木雕,知晓了王林郎中之外木匠的身份

  若时间一直流逝下去,忘却了拓森的危机,忘却了修道中的生死,忘却了人生中的尔虞我诈,那么这样的生活,对于王林来说,是很期待的

  他喜欢这样的平静,喜欢这村子的祥和气氛只是,王林明白,这样的生活,就如同这yǔ季中短皙的晴天,很快就会消失

  归无宗的修士,陆续的来到了莫罗大陆的北部,一遍又一遍的寻找之后,挑走了一个个有资质的凡人,这些凡人中有少年,也有中年至于白fā老者,他们也有找过,只是,却没有具备资质者,即便是有,在那一把年纪下,显然一直到死,都不会有半点结果

  北水村,在这一天,也有了修士到来,这修士看起来不到二十岁,修为却已经筑基,以他这今年纪,这样的修为,足以在小辈中成为翘楚

  迳修士态度冰冷,来到北水村后立刽-使得村民一个个胆颢心惊,齐齐从房间里走出,在yǔ水中颤抖,生活在莫罗大陆的凡人,没有不知晓修士者,是明白,若是眼前这修士fā怒,即便是屠杀了他们全部人,也只是瞬间的事情

  赵玉皱着眉头,望着前方这小村子所有的凡人,yǔ水在他上空三寸便被件开,使得他的衣衫始终保持干净

  而他前方的这些村民,却是在yǔ水中,任由yǔ水浇湿了衣服,贴在身上传出刺骨的寒气,成*人还好一些,那些孩童此刻身子颢抖的很是厉害,紧紧的抱着身边的父母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快一炷香,只是前方那个修士,却是始终没有话语

  ↓土……上仙,这yǔ水寒,孩子们身子弱,怕是受不了,要不……”前方收留王林居住的大汉,此刻颤声说道,他身边的小女儿,已经冻的面色苍白了

  只是没等他说完,起玉就双目寒光一闪,让大汉的话语,生生的咽了下去

  冷哼一声,赵玉冰冷的说道:“小小yǔ寒都受不了,如何能成为修士”他的冷哼,是蕴含了一丝修为,使得前方村民一个个如耳边有雷鸣回荡,面色苍白起来王林站在人群中,神色有了阴沉,抬起脚步从人群中走出,向着那赵玉走去

  那赵玉一愣,正要喝斥,但立刻双眼就露出迷茫,目光从王林身上移开,落在了那些村民上,平静的说道:“你们都回去了”

  这些村民怔了一下,但很快就各自抱着孩子,快回到房间,他们并没有fā现,在散去之时,王林的右手很是随意的一挥,一股无形的热流弥漫,落在了每一个村民的身体内,把他◆们身体中的寒意,全部驱除

  yǔ夜中,王林走在前面,那赵玉跟在后方,神-色不再迷茫,但隐隐中却仿若失了魂

  归无宗这一次的行动,持续了近一个月,整个莫罗北部一共带走了三十一个凡人,其中□十七个为少年,余下青年这些人纷纷被送往莫罗东部的归元宗山门,在即环形山脉的盆地内,居住了下来

  归无宗如今的四大长老,对于这互十一人极为重视,将这些人散开,各自收入门下被四大长老中唯一的女性吕烟菲挑是的七人中,有一人,名为曾牛,来自北水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