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来临


  妖灵之地天空之上de宫殿虚影,随着花fēidechū现,渐渐de从虚幻中真实起来,仿若从王林de洞府内挪移

  是在花fēi走chūde刹那,这如同真实存在de宫殿以及四周环绕de姹紫千红花絮,竟然整体de缩小,只是眨眼间就化作了掌心大小「在花香弥漫妖中,落在了花fēide手上,成了一gè精致de缩影

  玉手一合,这缩影诮散,融入进了花fēi体内

  抬起那可以让人怦◇然心动de螓首,花fēi平静de望着古魔塔珈,美目内有惆怅与心酸之色闪过,无数年前de一别,尽管距离很近,但却咫尺天涯一般,直到今日才可以再次相见,而这一次相见,却是水中月,镜中花,看到de却非当年之☆◇然心动de螓首,花fēi平静de望着古魔塔珈,美目内有惆怅与心酸之色闪过,无数年前de一别,尽管距离很近,但却咫尺天涯一般,直到今日才ránxīndòngdeqínshǒu,huāfēipíngjìngdewàngzhegǔmótǎjiā,měimùnèiyǒuchóuchàngyǔxīnsuānzhīsèshǎnguò,wúshùniánqiándeyībié,jìnguǎnjùlíhěnjìn,dànquèzhǐchǐtiānyáyībān,zhídàojīnrìcáikěyǐzàicìxiàngjiàn,érzhèyīcìxiàngjiàn,quèshìshuǐzhōngyuè,jìngzhōnghuā,kàndàodequèfēidāngniánzhī魂……

  就如同在河水旁隔着岸边望去,眼底衬着绿水,眼前有着青山,而踏入河流而过,再看shí,却总是觉得缺少了一些什么……青山绿水,少了一gè,就少了魂

  古魔塔珈眼中有红芒闪烁,望着花fēi,眼中露chū嗜血与贪婪,狂笑道:“早就听闻青霖当年艳福齐天,八fēi均都是资颜绝佳之女,尤其是花fēi为其中佼佼,据说来自风之仙界,乃风仙界内仙帝蓝云之妹,当日本魔无缘窥貌,今日一看,传言果真

  你夫青霖虽亡,但肉身尚在,索性从了本魔,做gè花fēi炉鼎岂不是乐哉”塔珈大笑中一步迈chū,右手向前蓦然一抓

  这古魔塔珈虽说狂笑,但心神中专『是充满了谨慎,他不怕这花fēi,但却对于青霖忌惮太深,按照之前花fēi所说,这青霖竟然早在当年自己尚未夺舍成功shí便已经为日后失败留下了众多后手,这花fēidechū现,显然就是当年青霖de布置之一

  “这青霖当年能成为最强仙帝,即便是我等界外之修都对其名如雷贯耳,此人除了一身强悍de修为外,是如天运一般算无遗漏,方寸之间蕴含天下之事”

  随着古魔塔珈身子移动,立刻这妖灵之地顿shí轰然一震,天空之上有滚滚黑雾突然chū现,弥漫四周,在塔珈那右手向前抓去de刹那,这些黑雾顿shí云涌变化,竟然凝聚成了一只庞大无比de漆黑手臂,从天而降,直奔花fēi抓去

  与此同shí,塔珈身边de人形之物,冷漠de双眼一扫,死死de盯着王林,身子一晃之下直奔王林而去,尚未临近,便有阵阵呼啸破空之声骤然而起

  虚空子此刻样子极为狼狈,他虽说站在那里,但气喘却是极为急促,那呼呼de喘息声,即使距离稍远,也可☆以清晰de听到

  这已然不是人可以发chūde声音,仿若野兽一般

  加可怕de是,这虚空子不但呼吸急促,还有涎水从嘴角流下,滴落在地面上,这涎水如同粘液,滴落之shí拉chū晶莹de长◆■丝,看起了不由得会让人有些作呕

  他de双眼鼓起,充满血丝de目光中透chū疯狂与呆滞,其本就苍老de容颜,此刻已然不成*人样,五官扭曲在一起,仿佛痴癫

  他同样死死de盯着王林,在他☆最后de一丝记忆中,残留着对王林de恨与杀意,怒吼一声,虚空子紧随那人形之物身后,直奔王林而去

  天运子依然神色从容,眼中露chū明悟一切de寻常与平淡,仿佛此次仙帝洞府之行,其发展一直到如今★,全部都在他de把握之内,没有任何脱离他de计算

  凌天候一直低着头,神色中有挣扎,有复杂,有茫然与愧疚一十一一人性之物与虚空子de临近,自然有王癌,与胡娟二人阻挡,只是这云仙道侣二人此刻体内■■带伤,而那人形之物又极为诡异,如此一来,一shí之间倒也难以分chū胜负

  而虚空子则是带着浓厚de喘息声,在王菇,与胡娟准备阻拦de刹那,立刻眼中疯狂之色大浓,他要找de,是王林,谁若是阻挡○在前,都会让他不顾一切de冲chū

  在王巍临近de瞬间,这虚空子低吼一声,全身之肉顿shí蠕动,看起来极为诡异,王癌,神色一变,不假思索顿shí后退

  但就在其后退de一刻,虚空子猛地张开大口,向前喷chū一片黑色de鲜血,这鲜血内散发chū浓浓de腥臭,是在虚空子喷chū之shí,他身体不由自知de颤抖,那大量de鲜血,几乎是虚空子肉身内全部血液

  大量de鲜血在被喷chū之后,竟然好似拥有灵性,化作了一gè血网,直奔王藉,而去,王藉,退后中右手掐诀向前一掀,顿shí轰de一声,在其前方凭空chū现了一座冰山

  这冰山chū现de太过突然,立刻就把那大量de鲜血阻挡在外,但那些黑色de血液仿若蕴汗了奇异de高温,立刻使得其融化,是被染成了一片黑色

  “王林,这是碎涅圆满修士天人五衰中第一衰内de肉衰,此人肉身会持续恶化,一直到全部腐烂之后就会形神●俱灭”王藉,急声说道,有心去继续阻拦那虚空子,但此刻胡娟与那人形之物de交战却是因之前de重伤节节退后

  紧急之shí,这王藉,立刻挥手便有大片冰山横立在王林前方,身子一晃直奔胡娟之处帮其对抗☆那诡异de人形之物

  没有了阻挡之人,虚空子嘴角躺着涎水与丝丝黑血,向着妾-林扑去,他眼中de疯狂浓,此刻de他,哪里还有那修真联盟de长老de样子,分明就是一头丑陋de野兽

  望着虚空异,王林心神大震,他震撼de不是这虚空子de到来,而是他最近多次听到过de天人五衰

  “这就是天人第一衰……”

  修为到了第二步之后,几乎没有了寿元JLde限制,天地元气所在,尽可化作无限生机弥漫全身,只是天道所在,绝不会让一切生灵与天地同寿,碎涅de天人五衰,便是无边浩劫

  并不是说修为不到碎涅者,就可以安然-无恙,反之,会有为可怕de劫难在等待……

  此刻那虚空子带着剧烈de喘息声而来,瞬间就临近了冰山,他张开嘴再硖一喷,这一次其体内已然没有了多余de血液,喷chūde,除了一团团腥臭之气外,还有众多腐烂de内脏……

  花fēi那里,在古魔塔珈神通所化黑窖手掌抓来de刹那,抬起玉手,向前一指,立刻在其指尖之上便有一gè圆球chū现

  这圆球内缭绕一图气,是有无数虚幻之相幻化,阵阵花香弥漫中,这圆球升空,在那巨大de手掌抓来de瞬间,立刻与这小球碰触,但听轰de一声,那手掌一震之下,竟然崩溃,化作无数黑气倒卷

  古魔塔珈双眼瞳孔一缩,冷哼中身子一晃而chū,直奔花fēi而去,双手掐诀之下,抬手间立刻天地色变,风云游走之际,那些弥漫天空de黑气立刻相互凝聚,竟然转眼之间就化作了一gègè黑雾团,这些黑零团chū现之后,顿shí就蠕动起来

  “这神通,想必你定然极为熟悉”古魔塔基笑声中右手向着天空狠狠地一抓,口中低喝:“葬星”

  此言一chū,顿shí天空中那无数de黑雾因-立刻蠕动快,竟然瞬息间就化作了一gègè圆球,这些圆球刚一chū现,便散发chū谣言de星光

  此刻de天空,是黑夜之中,但如今,在这无数圆球释放chūde星光下,竟然把这大地照耀de成为一片璀璨

  “我夫君de日、月、星三式神通中de葬星之术……”花fēi眼中露chū复杂,但却摇了摇头,轻声道:“只是以你之力,却是发挥不chū夫君神通de真正威力”

  塔珈冷笑中右手一挥,顿shí这天空上无数由黑雾所画de圆球,立刻星光为璀璨,交错之下,这些星光竟然从无形之中转化,成为了有形之物,仿若一道道光线交错,在这天空之中瞬息弥漫,是随着塔珈de一挥,这无数交错在一起de星光之线,顿shí从天空而降,直奔花仙而去

  好似要把花仙葬身在此

  “若是我夫君施展这葬星仙术,可以抽取这星空之力,化作一式弥漫整gè星域de庞大神通,战万人也可,战十万人亦同,若战一人,则此人需对抗星域所有星光之力”花fēi眼中露chū一丝轻蔑,丝毫不去看那从天而降de星光交错,右手掐诀之下,张口吐chū一股香气,顿shí便在她身体四周,chū现了九gè圆球

  这九gè圆球内,蕴含了本源之力,环绕在花fēi身体外,顿shí就仿若组成了一gè阵法,在这阵法chū现de刹那,天空de星光交错瞬息而来,齐齐凝聚在了花fēi身上

  一shí之间,花fēi所在顿shí成为了这片天空下最璀璨de星光之处

  与此同shí,在妖灵之地外de星空,随着朱雀真灵与朱雀圣宗修士de不断冲击,那妖灵之地de封印,砰de一声,开始了崩溃

  随之一同de,则是整gè妖灵之地de天空,开始轰隆隆de瓦解,仿若这整gè天空就是那封印,寸寸碎裂,崩溃……被一片星光弥漫……

  朱雀圣宗,来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