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隐秘 第994章 醉


  司徒南苦笑,拿起酒壶què发现已然无酒,于是从储物袋内直接拿出一大坛,拍开封泥后直接喝了一大口,任凭酒水从嘴角流下放下酒坛,他长叹一声,说道:“幸亏老子聪明,想出一个极端的方法来抵抗此毒,老子与女修炉鼎行双修之法,利用的刺激使得修为不散,是让那毒素始终保持在欲仙之中,如此才拖延到现在”王林眼中寒光瞬息间露出浓郁至极的杀jī,抬头望向xīng空,对于这把司徒南害至如此的凤栾xīng,他心中的杀意,可以滔天“那凤栾xīng上,可有碎涅?”王林缓缓问道司徒南摇头,说道:“并无碎涅,最多也就是净涅中期而已,连后期以及大圆满修士都没有,只是……凤栾xīng上的净涅修士数量不少,加上那些外来帮shǒu,足有十余人”王林脸上露出冷笑,点了点头,沉声道:“此仇必须要报,只是与报仇相比,如何能为你解毒才是重点”司徒南目光一闪,说道:“关于这点,我也有了计划,此毒据我了解,那些凤栾xīng的娘们也只是有毒药,并无解药,真正的解药,应该在仙界只需等待雨之仙界再次开启,就进入雨之仙界,说不定可以找到”“仙界?这毒药可是雨之仙界炼化而出?”王林神色一动,问道司徒南点头,说道:“我所查的典籍上记录,正是雨之仙界炼”王林沉吟,他身上有当年周佚所送仙玉塔,其内有仙君青霜之尸,这青霜,正是雨之仙界仙君“当年种种线索表明,在妖灵之地那最为神秘的洞府内,很有可能存在着昔日最强仙帝青霖这青霖是青霜之父,说不定有方法可以令其复活,一旦青霜复活,这区区毒药,破之不难”王林目露精光,望着司徒南,缓缓说道:“或许不用去雨之仙界寻找解药”当下,他便把妖灵之地内当年所见闻的一切,告知司徒南,并把自己的分析说出司徒南听着听着,双眼便有奇异之芒闪烁,待王林说完,他沉思片刻后,大笑道:“听起来不错,老子就拼一把,反正即便是没有此事,你若去妖灵之地,我也打算与你一同,眼下看来,若是能成,便是一举两得”“至于凤栾xīng,她们跑不掉”王林眼中杀jī极为浓郁,他的性格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眼下凤栾xīng害的司徒南如此,què是触动了王林的底线与司徒南在这绝峰之顶又把酒言谈,直到天明之时,司徒南喝下储物袋内最后一坛酒,打量了王林半天,怪笑道:“我说……小林子,你这木头莫非开窍了不成……”王林一怔,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弄不明白司徒南这句话的意思“别装糊涂,你来这水灵xīng的目的,若说不是那两个丫头,老子才不信”司徒南一脸似笑非笑“我本想把那两个丫头抢走给你当侍妾,没想到啊,你竟然下shǒu比我还快,已经来到这水灵xīng上了,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虽是不错,但我还是要教训教训你,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还玩上了追逐游戏,要是老子,直接就掳走再说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管她愿意不愿意就算不愿意也得给老子愿意”司徒南哼了一声,又道:“想当年老子还是朱雀子时,这种事干过多少次了,看中就抢,谁敢说个不字?”王林苦笑,他对司徒南太了解了,对于其所说之事,并不怀疑,此人的确能干出干咳几声,王林摇头道:“那两个小辈,我并未其他想法,只是其中一个与我有些缘分罢了,但què不是道侣之缘”说道这里,王林神色略有黯淡,他想到了避天棺内的李慕婉,还有那让他心绪极为复杂,甚至带着一丝痛楚的柳眉“柳眉应该没有死……”王林望着天空,这一点,他自从回到了联盟xīng域后,便有所察觉,这是一种直觉,一种修道一千多年,达到了第二步后的对于未来之事模糊地感觉司徒南自然看到了王林双目内那隐藏很深的哀伤,内心不由得暗叹一声,对于王林与李慕婉的事情,他知晓一些,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大费心思的寻找适合的女修,目的就是要让王林从那哀伤

  签中走出来他并不知道,王林的哀伤,在尚未平伏之时,又被柳眉深深地刺痛,造成了不可弥补的心灵伤痛,融入其灵魂,永生难忘王林的一生,在爱情上很是悲哀,李慕婉的离去,让他明白了珍惜,只是明白时,珍惜的人què已经没了那种望着天上繁xīng,孤独寂寞独自一人的人生,若非亲身体验,外人所感,不足百中其一而与柳眉的交错,带给王林的,是钻心的痛,用了百年化解王平的怨气,但què化不去王林心中的痛拿起桌子上最后一坛酒,王林狠狠地喝了一大口,砰的一声放下,他大笑道:“司徒,当年你曾教我,这修真界极为残酷,弱肉强食,稍有不慎就会灭亡,若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学会狠,学会毒,只有让自己变的狠毒,才拥有生存的资格这一千三百多年的修道,我王林已经学会了狠毒,学会的杀戮,还学会了孤独,但,我失去的què是太多太多……我失去了父母,失去了族人,失去了爱人,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快乐,失去了一切的一切,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我王林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司徒南沉默,望着王林,张开口但què说不出任何话语,一向狂傲霸道的他,此刻心神,在王林的一句句话中,起了撼动“父母死时,我悲愤欲绝,但què无力改变,只能把悲愤化作一股魔

  焰,直至爆发的一天李慕婉死时,我无力改天,无力从轮回中将其取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变老,直至归去……你还不知晓,那柳眉与我阴差阳错,怀上我的骨肉,可送我的,què是一具吸收了数百年怨气,怨恨其父的怨婴这一切,都是因我修道而起,若我不修道,虽说此刻已成黄土,但这天下间悲哀之事,也同样不会落在我的身上……”王林一脸凄苦,这些事情,他不会与任何人去说,这世间,也就只有一个人,可以让他把这一千多年的苦,说出,这个人,只有司徒只有这个看着他从懵懂少年一路走来,带着他走上修真之路,直至离开了朱雀xīng的司徒司徒南沉默中,把酒坛拿起,递给了王林王林接过,再次喝了一大口,长笑道:“修道者,就连喝酒,都无醉意”他的笑声,飘荡开来,què分明蕴含了无声的悲与哀“你要醉,我便让你醉”司徒南一拍储物袋,立刻从其内拿出一个紫玉酒瓶,放在了桌子上“此酒是仙界酝酿,至今留下不多,我也是无意中获得,虽说无法提升修为,但喝一滴,就可让你找到凡人醉的感觉”司徒南把酒瓶向前一送“王林,有我在,你可以醉一次”王林一把拿起酒瓶,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放在嘴边狠狠的喝了一口,这一口仙酒入喉,顿

  签时便有一股辛辣之感瞬间升起,化作一团气流从腹部升起涌现全身“修道,修道,司徒,你可知我曾把一位故人骸骨送回其家乡,在他家乡中听到了什么”王林拿着酒瓶,再次喝下一口,眼中露出浓浓的苦“杏花树,开白花,养女莫把道士家年前二郎刚上山,年后一郎尸骨寒,养女哭声陪死人,què把棺材当自家……杏花树,开白花,孩童莫要见道家,若问我的年岁几,还称没有道缘呀,狗一叫,猫一抓,吓得道士回老家”这童谣从王林的口中说出,带着一丝悲哀,带着一丝修道一千三百多年的无奈与明悟,落入司徒南耳中,让司徒南的shǒu,抖了一下“一千多年修道,多少次生死危jī,换来如今修为,这一切,值得么……我不敢自问,不敢……我不敢去想,若我不修道的快乐……因为我,已经踏上了修道的人生,一步踏入,想要退出,难太多的事情,让人根本就无法退出,只能继续走下去,若是心怯了,这道,也就再无可修司徒,我有一子,你从未见过,他叫王平,名是我起,寓意就是让其平平安安,快快乐乐……永远不要修道……陪伴他的一生,这孩子问过我三次,为何不让其修道……为何……因为他不能修道,还因为我不想他如我一样”王林拿着酒杯,一口喝下全部,他的头渐

  渐有了眩晕之感,那一生中,只有孩童之时偷偷喝下父亲一口老黄酒时的醉意,涌上脑海“我追求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明白,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知晓,我追求的,只有我自己懂……”王林身子一晃,他,醉了……突然发现,竟然快1000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