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902、903章 了却因果


  朱雀星上,大王朝皇城内所有王家族人,此刻全部来临,zài一处广场上,这些族人一个个跪拜zài地,脸上露出激动与惶恐交错之色

  一片安静

  zài他们的前方,是一处修建zài皇城的祠堂,祠堂内,有众多的灵牌,这祠堂修建的并不是充满贵气,而是平朴无华

  王林站zài祠堂内,望着那一个个陌生的名字,最终,zài最顶处,看到了一个牌位,其上写着:先祖王卓之灵

  王林沉默,眼前好似浮现出当年王卓的一幕幕

  如今回来,却是天人永隔

  王卓,的确做到了他当年对王林的承诺,让王林安心修道,他,来守护王家后人直至寿元断绝

  王林轻叹,此次回来,他对于这朱雀星,很陌生,很陌生,即便是此刻身处于自家后人之中,可却找不到半点亲情的感动

  有的,只是惆怅与心中淡淡的悲伤

  他第一次切身的感觉到,岁月的沧桑,仿若无情的冰河,流荡zài自己身边,把一切当初美好的记忆,全部冰冷的洗去……

  祠堂外,所有的王家后人,不敢喘大气,一个个心跳加,小心谨慎的望着前方,那陌生中透着熟悉的老祖

  zài这些王家族人的最前方,是那八个老者,这八人同样跪zài地上,默默的望着王林,隐约间,好似可以感受到王林身上的沧桑与悲哀

  王林的目光,顺着顶端的牌位向下看去,落zài了其中一个灵牌之上,其上有一行字:“先祖王玉之灵”

  王玉这个名字,王林依稀间有一些印象,好似当年,仙遗族与朱雀国大战之时,zài朱雀星上抓捕一个个幼童,其中一个,便是这王玉

  “这孩子,也寿元断了……”王林身上的沧桑,浓了他心中有一种极为复杂的思绪,转眼间,数百年过去,回首眼望,却是沧海桑田,物非人非,即便是想要找到了一个旧人,也是很难很难

  沉默中,王林转身,走出了祠堂,望着眼前那些跪zài地上的一个个王家后人,zài他们身上,虽说也有血脉,但王林却找不到亲人的感觉

  “你等,好自为之,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修真者,参与凡间之事至于这大王朝,你等若有雄才大略者,自可逆行而上,保千年基业

  若尽是昏庸无道之徒,这富贵,不要也罢虽说前事有因,你等受怨气牵连,但,我看这凡间王朝,却是处处凄桑,若这一切,因我王家之果,你等,便做那平民罢了”

  了却王家后人因果,王林冷漠的看了这些后代之人一眼,大袖一甩,整个人,踏空而去塔山与大头童子紧跟其后,还有那三丈大汉雷吉,同样跟随

  王林走后,广场上一片沉默,许久,把八个老者面色阴沉的站起身子,狠狠的看了四zhōu族人一眼,其中一人寒声道:“惹的先祖大怒我等有错,今日起,重立族规,凡有违反者,杀”

  王林zài这天地之间行走,处理完了后人之事,他心中惆怅没有减少,望着天空,向着云天宗所zài之处,走去

  行走间,王林神色一动,看向远处,只见zài前方,一条数十丈大小的千足蜈蚣,摇动着身子,迅游走,zài那蜈蚣背上,站着数个修士,其中有一个修士,仙风道骨,一身黄衫,背上背着一把长剑

  清风吹袭,此人衣衫吹打看起来颇为飘逸

  “黄龙掌门”王林zài看到此人的刹那,双眼蓦然一凝,目中露出精光,心底立刻浮现当年妖灵之地所看画像

  那蜈蚣游走之极快,转眼间便消失zài了天边,只是王林却可以清晰的察觉,有一道目光,zài那蜈蚣背上传来,看向自己

  “小家伙不错”zài那目光临身的瞬间,王林的耳边,传来轻笑那笑声渐渐消失,最终没了踪迹

  王林眉梢皱起,望着那蜈蚣消失之处,沉默片刻后,身子一晃,向着云天宗而去此事透着诡异,王林不愿轻举妄动

  云天宗内,铁岩始终盘膝坐zài广场上,等待王林,他知道,王林一定会来这里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修为退化至化神后期,始终无法再次突破至○婴变,慢慢的,消耗了全部的寿元

  原本以他的资质,配合当初王林的点化,不会出现如今的状况,只是,zài一百年前,却是出了一次意外,这一次意外,他心甘情愿

  这一日,zài铁岩的前方,虚■空中缓缓的走出一人,王林踏zài云天宗,望着熟悉的一幕幕,最终目光,落zài了铁岩身上

  此刻的铁岩,站起身子,一脸的激动,望着王林,深吸口气,恭敬的说道:“铁岩,见过恩公”

  “zhōu茹呢?”王林平静的说道

  铁岩脸上露出复杂,沉默片刻,苦笑道:“zhōu茹这孩子zài一百年前,离开了朱雀星……”

  王林望着天空,惆怅浓,许久,他轻叹,看了铁岩一眼,开口道:“这就是你寿元断绝,修为倒退的原因?”

  铁岩沉默,点了点头

  以zhōu茹的修为,不可能走得出朱雀星,铁岩为了成全她,以自身生机寿元为代价,配合能弄到的大部分仙玉,是zài朱雀子zhōu武泰的帮助下,使得zhōu茹的修为,勉强达到了婴变

  “胡闹”王林皱着眉头,看了铁岩一眼,却是zài没有多说什么,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便有大量的仙玉飞出,徘徊天空之时,王林右手虚空一抓

◇  但听砰砰之声回荡,立刻那大量的仙玉,全部崩溃,化作无数仙气,zài王林右手中迅凝聚,形成一个絮状之球,阵阵浓郁的仙气弥漫四zhōu

  拿着仙球,向着铁岩一按,那仙球立刻融入铁岩体内,铁岩身▲子顿时颤抖,体内好似有一团火焰zài燃烧

  从储物袋内又拿出大量的仙玉,一甩之下,zài这广场行堆积成小山,王林转身,踏空而去

  “你因zhōu茹修为退化,此为因,我帮你恢复修为,便是果,至于这些仙玉,权当王某感激你对我王家后人的照顾,从此之后,王家之事,莫要再理,安心修炼去”

  铁岩身子剧震,修为随着体内仙气的弥漫,飞快的恢复,他望着王林消失的身影,点了点头

  九●道长虹破空,从虚空迅落zài铁岩面前,刺zài地面,却是九把长剑,阵阵剑气zài其上散出,交错之下,形成一道风暴,横扫天地

  “此剑送你”虚空中,王林的声音好似从遥远之处传来,飘渺云烟而过

  了却云天宗因果,王林zài这天空前行,他的天灵之上,阴阳双鱼之相幻化,缓缓地旋转,后人与云天宗的因果了断,他因果意境,蓦然间,有了变化,明悟深

  “第二步修道,意境的明悟是重点,因果意■境,一切有因必有果,只有因果产生循环,才可一次圆满,无数次的圆满,方可真正的自成因果没想到,此番回到朱雀星,却是暗中契合了因果之道”王林暗叹,双目闭上,神识散开,zài瞬息间,弥漫整个朱雀星

  “因果之道……一切当年对我有恩者,要报答,一切当年我之过错者,要了却因果……”沉吟中,王林神识仿若一场风暴,zài这朱雀星上,不断地延伸,不断地蔓延,到了最后,整个朱雀星所有位置,全部都有王林的神识●存zài

  朱雀星,五级修真国赵国合欢宗内,一个相貌秀美的女子,盘膝坐zài合欢宗的后山洞府内,打坐吐纳

  她打坐之处,是这合欢宗内门弟子专用之处,此地的灵力,比之外界,要高出数筹,正☆打坐中,洞府外传来一声轻笑

  “张师妹,莫要忘记月前承诺,让你zài我洞府修行一月,你需做我双修道侣三日还有四天,就满一个月了”那声音充满了轻佻,笑过之后,却是渐渐的远去

  这女子睁开双眼,暗叹一声,她身为合欢宗外围弟子,若先要达到练气第九层,外界的灵气根本就不够,唯有zài这里,才可以突破

  “家族族谱内曾有先祖张虎,他老人家同样也是修士,zài千年前,拜入恒岳派,可惜,千年福泽至今日,我却是只能成为这合欢宗的外围弟子”带着一丝苦涩,女子刚要闭目继续吐纳,忽然猛地看向前方,眼中露出惊色

  只见zài她的前方,无声无息间,出现了一个白衣青年,这青年相貌寻常,但zài其身上,却是有一股难言的气质

  王林平静的看了眼前这女子一眼,一拍储物袋,立刻便有灵石与仙玉飞出,其中有一把飞剑zài内

  “我与你先祖有旧,当年之因,今日之果”

  带着惆怅的轻叹,zài那女子的目瞪口呆中,转身离去张虎,已经死去,以王林的修为,神识横扫时,却是zài这女子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张虎的血脉

  四级修真国,火焚国,战神殿内,一个相貌颇为美丽的宫装女子,盘膝坐zài大殿内,这女子修为达到了化神后期,此刻盘膝中,zài她的身体外,放着不多的仙玉,显然是准备冲击婴变

  zài她的前方,还坐着一人,此人是一个青年,相貌虽说年轻,可zài他身上,却是有一股沧桑,他的修为,同样达到了化神后期,此刻望着眼前的女子,他轻叹,沉声道:“zhōu师妹,仙玉已经不多,无法让我二人同时吸收,这一次,还是你来,若是你能达到婴变,我火焚国,就可晋级”

  那女子沉默,片刻后,望着眼前的男子,轻声道:“zhōu师兄,若我能婴变成功,你我二人,便做双修道侣……”她说这话时,内心幽叹,脑中不知为何,浮现出当年一个人的身影

  那男子苦笑,摇头道:“我寿元◎已经不多,你不必如此,这一切,我心甘情愿况且,我听说……他已经回到了朱雀星……”

  二人沉默中,突然zài这大殿内,无声无息间,出现了一人

  “杨雄、zhōu紫虹,别来无恙”带着惆怅的◎声音回荡中,那一男一女二人身子剧震,立刻看去

  一身白衣的王林,望着眼前这熟悉的二人,他们的相貌,没有半点变化,这是当年zài域外战场时他赐予灵液所致

  “王林”

  王林含笑,看了这二人一眼,也不多话,一拍储物袋,立刻便有大量的仙玉散出,弥漫整个大殿

  “你二人能结成连理,这些仙玉,便是王某之礼”王林抱拳,言辞真诚,沉吟中,又拿出一些丹药,放下后,转身踏空而去

  五级修真国,巨魔族内,叱虎容颜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加沧桑,他们巨魔族的寿元,与修士有些不同,此时的他,已经成为了巨魔族的族长

  修为是达到了婴变后期,距离问鼎,只差一线,虽说如此,但以其强悍的肉身与觉醒了不多的天赋神通,即便是问鼎修士,他也敢一战

  这数百年的时间中,叱虎越加的稳重,zài朱雀星上,是占据了一定的地位,他们巨魔族,俨然成为了朱雀星的中坚之力

  只是,岁月的流逝,洗不去叱虎心中对于当年一位友人的惆怅,王林回到朱雀星之事,以他的身份,自然知晓

  甚至王林与那大头童子的一战,他也通过神识看到,内心很是复杂

  这一日,他盘膝打坐中,蓦然睁开双目,身子立刻一震,zài他的前方,王林的身影,好似永恒的存zài,向他望来

  “叱虎兄,好久不见”

  “曾牛”叱虎苦涩,望着王林,许久说不出话来

  “往昔之事,莫要再提了”王林一拍储物袋,立刻大量的仙玉飞出,落zài四zhōu堆积如山,同时,是拿出一个小瓶,其内装着雷吉之血

  “仙玉供你修炼至问鼎,这小瓶内,有你巨魔族先祖之血,可以助你天赋神通之威叱虎,再见”

  王林长叹,转身离去

  叱虎怔怔的望着王林消失之处,眼中,复杂之色浓

  修魔海内,一处充满骸骨之地,一个沧桑的老者,盘膝zài内,打坐吐纳,其修为已然达到了化神后期,此刻吐纳间,大量的阴气吸入体内,他的面色,涌现出一种痛苦的挣扎

  zài他的面部,青筋鼓起,浮现出网状黑纹,随着他不断地吸收阴气,渐渐的那黑纹被生生压制住

  许久,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脸上露出疲惫,全身已被汗水打湿

  “赤血老祖,此仇我李奇庆若不报,誓不为人”他脸上露出狰狞,zài其内,还透出一股难以想象的恨意

  这恨意,几乎滔天,zài他的身体百丈外,有一圈淡蓝色的痕迹,许是此人修炼的气息引起了外界的注意,几头修魔海的妖兽,迅而来,腥风大作下,这几头妖兽刚一临近,zài碰到那淡蓝色痕迹的刹那,便立刻凄厉的惨叫起来

  它们的身子,迅枯萎,就zài这时,那沧桑老者眼中寒光一闪,身子迅冲出,转眼间便来到一头妖兽身旁,双手撕裂之下,整个人扑到上面,一口咬住那妖兽的颈部,狠狠的一吸

  这一吸,只见那妖兽的身子以肉眼可见的度枯萎,只是片刻,便成为了一具干尸老者身子一晃,又临近另外一兽,如此反复,没过多久,那几头妖兽全部被吸干身亡

  老者面色略有红润,深吸口气,转身走到之前打坐之处,望着远处修魔海,眼中露出浓郁的恨意

  “赤血老祖,若非你当年追杀我妹,她岂能遇到那王林……”李奇庆,正是李慕婉之兄,也是李慕婉zài这世间,唯一的亲人

  那赤血老祖,就是当年追杀李慕婉的修士,李奇庆对于此人之恨,极为浓郁,他不惜一切查询到那赤血老祖如今zài这修魔海,潜伏而来,本想报仇,但修为不如,反倒被种下血纹,如今生不如死,但心中的恨,却是浓

  李奇庆眼中寒光一闪,深吸口气,他知道每一次血纹爆发,都会让赤血老祖知道自己方位,此刻正要迅离开这里,蓦然间双目猛地一缩,全身汗毛竖起,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只见zài他的身前数丈外,王林的身影,一步走出,王林望着眼前这个沧桑的老者,神色露出复杂

  李奇庆盯着王林,许久之后,他身子一震★,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猛地退后几步,喝道:“你到底是谁”

  他很久之前,曾见过王林,是zài这数百年中,看到过王林的雕像,如何能不认识,只是眼下,突然看到王林,却是心神剧震

  他并不★知道,王林回到朱雀星之事

  王林沉默中,一拍储物袋,立刻避天棺zài晶光闪烁中飘出,落zài了一旁,李慕婉安静的躺zài里面,嘴jiǎo还带着一丝微笑

  李奇庆身子颤抖,怔怔的望着棺材,这一刻,他的眼前,全部都消失,唯一存zài的,就是棺材内的妹妹,数百年没有相遇,唯一的亲人……

  “妹妹……”李奇庆眼中流下泪水,目中的狠辣,zài这一刻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亲情

  “爹娘走前,让我照顾你,妹妹,是哥哥没用,没有照顾好你……”李奇庆一脸的凄色,望着棺材内的女子,钻心的痛,zài这一瞬间,弥漫全身

  王林没有说话,默默的站zài一旁

  时◎间仿若永恒,缓缓地度过,李奇庆坐zài棺材旁,望着自己的妹妹,心中各种思绪,将他淹没

  就zài这时,忽然远处传来几声呼啸,但见三道剑光闪烁而来,当前剑光赤红,其上站着一个老者,此人修为达到了☆婴变后期,一脸的狂傲,zài他的身后,则是两个中年男子,看向老者的目光,透出敬畏

  “李奇庆,我看你能逃到那里”老者带着冷笑,疾驰而来,立刻便看到了李奇庆身边的棺材以及其内的李慕婉,是看到了王○林

  这诡异的一幕,让他立刻身子一顿,目光闪烁,仔细的看了那棺材一眼,却是立刻看出这棺材居然有浓郁的仙气散出,眼中顿时有了贪婪

  只是当他把目光放zài王林身上时,却是立刻一怔,眼前之◆人,他感觉有些眼熟,正思索中,王林神色冰冷的看了这老者一眼

  这一眼,落入老者目中,却是让他心神剧震,脚下剑光立刻崩溃,整个人下意识的退后数步,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眼中露出骇然,却是立刻认出了眼前之人

  “王……王林”老者倒吸口气,魂飞魄散,二话不说转身就要逃,是zài后退中,双手立刻抓着身边两个弟子,毫不犹豫的向前抛出,试图阻止王林追来,口中低喝:“爆”

  他为人谨慎,所有门下弟子体内都种植了操控的封印,此刻操控下,那两个弟子,立刻身子轰的一声爆开,化作大片的血雾向着王林冲击

  借此机会,他心神颤抖的咬牙急而逃,此刻他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想法,就是必须要逃
▲   他头皮发麻,内心充满了恐惧,他心中始终有一根刺,这根刺,就是当年zài火焚国与修魔海交界处,自己追杀一个女修时,遇到一个小辈,那小辈把人救下后,zài自己追击中,踏入了修魔海

  原本此事■他根本就没zài意,但,随着时间的度过,随着曾牛之名zài朱雀星瞩目,他越看那曾牛,越是心神颤抖,他认出了,那曾牛,就是救下那女修被自己追杀入修魔海的小辈

  让他心惊肉跳的,则是后续的一系列变■化,仙遗族与朱雀国之战,最终这曾牛大放异彩,事后他是知晓,朱雀子zhōu武泰的位置,是这曾牛,也就是王林赐予,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极为谨慎,小心翼翼之下好不容易等到那王林离开了朱雀星,他这才松了一口大气◆

  但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zài今日,遇到了王林

  “他应该不会想起我……”此人心神颤抖,却是不断地期盼奇迹

  “是你”王林眼中寒光一闪,以他的心智,只需对方刚才一句话,便立刻◆知道了前因后果,此人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追杀李慕婉之兄,他二人之间的仇隙,很有可能,与当年之事有关

  王林目中涌现杀机,大袖一甩,立刻那两个修士自爆化作的血雾冲击顿时倒卷,直奔那赤血老祖而去

  赤血骇然中,正要瞬移,但还是晚了,那倒卷的血雾立刻把他全身包裹,阵阵惨叫从血雾中传出,王林右手向前一拍

  只听轰的一声,那血雾内,立刻再次涌现的血气,最终全部消散,化作虚无

  ◎至始至终,李奇庆都没有抬头,仿若对于四zhōu的一切,茫然不知,zài他的眼中,只有李慕婉

  时间流逝,许久,李奇庆深吸口气,清醒过来,他仔细的看了一眼棺材内的李慕婉,好似要把自己妹妹深刻的留zài心里,收回目光,李奇庆站起身,始终不看王林一眼,转身向着远处走去

  随着赤血老祖的死亡,李奇庆脸上的血纹,也被破除

  王林望着李奇庆离去的身影,没有阻拦,也没有说话,他明白对方的想法,李奇庆用这冷漠的行动来表示,他,不愿与王林有任何瓜葛

  轻叹,王林把避天棺收入储物袋,转身踏空而去

  “一切的因果,已然了却”王林身zài半空,望着脚下的朱雀星,这颗星球,处于半废弃,其上的灵力,很少很少

  “zhōu武泰,你既是朱雀子,我便以朱雀星来与你了却因果”王林目光平静,一晃之下,整个人脚下出现波纹,消失zài了原地

  联盟星域星空中,一刻荒无人烟的星球外,王林身影幻化而出,望着眼前的星球,他抬起右手,窥涅初期的修为毫无保留的弥漫,双目露出精光,右手虚空一抓,狠狠地一抽

  立刻这星球剧烈的颤抖起来,片刻间,但见一股沧桑的气息从此星之上散出,☆好似有一双无形大手把其抓起一般

  抽星魂

  王林并未抽出全部,而是取了三成后,松手,转身离去失去了三成的星魂,对此星虽说会造成影响,但却不会太过剧烈

  王林一路,zài数个星球■内,抽出星魂,以他的修为,也有些力不足,可惜大头童子不能融入天地,这种事情,也只能他自己来做

  一日后,带着所抽星魂,王林融入天地,出现时,回到了朱雀星

  zài他身影出现朱雀星的刹那,一股沧桑的气息,立刻从他右手之上弥漫,zài王林右手手心中,七个絮状光团环绕,每一个上面,都有沧桑的魂力传出,这些,就是他所抽星魂

  深吸口气,王林不假思索左手弹起一个光团,这光团一晃,以极快的度,瞬息间飞向大地,刹那中,与这大地融合

  顿时,整个朱雀星,蓦然一震,这种震动,不是大地,而是朱雀之魂

  整个朱雀星,zài这一瞬间,zài地底深处,出现了大片的灵脉,从半废弃的○状态,缓缓地有了生机

  王林没有停顿,拿起第二个魂团,投入大地,朱雀之魂的震动加剧烈,灵脉蔓延之下,疯狂的凝聚,一座座原本就存zài的山峰,其上透出大量的灵气

  所有的凡人,只感觉脚下☆传来枕着暖意,却是立刻神清气爽,好似疾病一扫而空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三个魂团,zài王林抛出下,齐齐融入大地,zài这一瞬间,一阵唯有极少数修士可以听见的凤鸣,zài这一刻,从整个朱雀星内传出

  好似有一头朱雀,zài此刻,焕发了生机,大地内,原本一处处已然耗尽的灵脉,重出现了灵气,一时之间,整个朱雀星,灵气之浓郁,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不但如此,是所有的修士,全部感受到了天地之间的灵气,大范围的活跃起来,甚至把他们体内的灵力也牵引,zài体内自行运转

  感受着四zhōu的灵气,王林把第六个魂球,融入大地,zài瞬息间,朱雀星上,青山葱,绿水波,仿若透出了芳香,一股盎然的生机,化作波纹,zài这朱雀星上回荡

  随着最后一个魂团被王林投向大地,整个朱雀星之魂的震动,达到了巅峰,浓郁的灵气之下,甚至一些原本体内有修仙资质,但却不是很明显的凡人,zài这一刻,其资质立刻明显起来

  除此之外,无数低阶修士,是有不少,zài这一次朱雀星灵力的冲击下,立刻突破了瓶颈

  大量的修士zài各自门派内,放弃了一切事情,全身心的沉浸zài打坐之中,把这天地间的灵气,疯狂的吸收

  朱雀星,虽说还是没有达到那种极品星球,但是,却也不再是半废弃,其上的灵力,恢复到了当年的巅峰

  zhōu武泰站zài朱雀山上,望着天空,眼中露出感慨,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喃喃自语道:“王兄,多谢”

  zài朱雀国内,一处宗派山门前,那相貌与当年黄龙一模一样的老道,嘴jiǎo露出一丝微笑,摇头道:“以七个星球的星魂,来补充一星之力,不划算不过此子能这么做,显然是故土难忘,这一点,到是不错,此番罗天之战,就是不知此子,会做出如何选择了”

  王林看了一眼大地,向前一步迈去,身影消失,出现时,却是zài了一处山谷,谷内景物与当年离开之时,一模一样

  “因果已了,是该离去了……只是zài离去之前,那仙遗族之地,却还是要去一趟可惜始终寻找不到让体内仙豆仙元之力增加的方法……否则的话,就可以研究撒豆成兵之术”王林目光平静,看向远○处

  联盟星域内,一片单独存zài的星空中,有一处处黑色的建筑,这些建筑,风格迥异,其样子,仿若一把把大剑刺入虚空之中

  zài正中之处,有一座高塔,此塔之高,不下千丈,一条条黑色的铁▲链,从塔身蔓延,与四zhōu的建筑连接

  修真联盟,分两殿四尊八方界,这里,是杀域界

  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zài此地凭空幻化而出,闪电一般,来到一处建筑之上,那身影半跪,却是一个全身散发黑气的老者,此人低头,朝拜正中高塔,沉声道:“罗天封,正品雷仙许木之踪影,已然找到”

  “魂杀二侍,把许木人头,给本座取来算是我杀域界送给罗天修士的一件大礼”冰冷的声音,从那高塔内,阴森的传出

  三章合一爆发,危机关头,求月票

  很感谢野渡副斑竹为书评区做出的贡献,劳苦功高,很感激开学之际,野渡忙于学业,耳根也不忍继续让其分心,故帮其卸下书评区劳累,让他安于学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