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回归


  蛮荒星上,wáng林所在之处方圆数十万里,一片枯萎,大地处处龟裂,全部的生机,被wáng林吞噬个干干净净

  他的身体,也在迅变化,随着不断地吸收这磅礴的生机,渐渐地,他的相貌,恢复如常,体内的生机,迅弥补

  睁开双眼,wáng林目光中雷意闪烁,他深吸口气,喃喃自语道:“依靠寂灭指来恢复生机,有其弊端”

  沉默片刻,wáng林站起身子,一步之下,直接踏出这蛮荒星,塔◎山整个人一晃,融入wáng林身影之内消失不见

  “朱雀星……”wáng林脚下起了波纹,在星空中融入天地

  朱雀星外,大头童子的问话落入那两个罗天修士耳中

  “仙使,我们在这修真◆星内,看dào了一个雕像……”这两个罗天修士,此刻压下心中的惊慌,其中一人立刻说道

  “让你们去屠星,不是去看什么雕像”大头童子直接打断对方的话语,双目寒光一闪,尽管脸上仍然有痴傻之xiào,但这xiào容,却是透出杀机

  那修士正要说话,身边的族兄拉了他一把,望着大头童子,恭敬的说道:“仙使大人,你亲自一看便知我二人为何回来”说完,他再也不看大头童子一眼,拉着自己族弟,回dào了修士队伍中

  大头童子阴沉的看了这二人一眼,脚下向前一踏,直奔前方朱雀星而去,原本这样的修真星,他根本就不屑进入,一路上凡是遇dào这等半废弃的修真星,往往都是手下修士上去屠杀干净,他便会立刻离开

  在他的眼中,唯有七级修真星才是自己施展神通之地

  “可惜,dào目前为止,没有遇dào任何一个七级修真星,眼下这废弃之地,我倒要看看,有何人,可以让两个问鼎大圆满的修士惊退”大头童子冷哼中,身子尚未临近,神识便已然散开,他的修为,达dào了窥涅初期,是选择进入了升仙池,化去了意境,拥有了仙元

  他暗中施展过几次仙术,那种威力,让他极为惊喜

  此刻神识散开,化作一场极强的风暴,瞬xī间,横扫整个朱雀星他的神识,太强,此刻降临却是立刻引起了朱雀星上前所未有的轰然

  数座山峰,在刹那间轰轰崩溃,江河是仿若沸腾,掀起滔天巨*,整个朱雀星上所有修士,在这一刹那,全部都拥有一种仿佛万山压顶的可怕感觉

  这神识,是弥漫之际,化作无数轰隆隆的奔雷,疯狂的回荡,形成一场音爆,弥漫之下,立刻使得朱雀星,仿若陷入末日,狂暴的神识,化作大片的黑云,笼罩天地,狠狠的向下一压

  几个问鼎修士,立刻一个个身子剧震,元神几乎要崩溃,至于那些婴变修士,是喷出鲜血,身子立刻萎靡

  金丹修士,纷纷身子颤抖,体内金丹立刻出现裂缝,一个个面色苍白,眼中露出骇然的绝望

  那些修为尚在筑基以及炼气者,直接全身爆出血雾,摔倒在地气若悬丝

  修士尚且如此,不用说凡人,整个朱雀星,所有的凡人,在这一瞬间,全部昏迷,脑中只有那轰隆隆的声响回荡

  朱雀星,刹那间,一片安静

  这还是那大头修士不愿屠杀凡人,否则的话,神识一扫,生灵皆灭

  在这神识下,唯有有限的几人,在死死的挣扎,周武泰拥有青龙血脉,是传承了问鼎之晶,此刻怒吼中,在其身体上顿时便有一片片青光闪烁,化作青鳞,其身体内,爆发出一股极强的气xī,在其上空,一头百丈青龙直接幻化而出,向着天际便是一声咆哮

  云雀子,全身上下金色的符文弥漫,他面色苍白,脸上青筋鼓起,此刻的他,有一种如同面对天地的错觉,好似在这神识中,有一股意念,这意念,想要让他屈服这种感觉他从未没有体会过,仿若这意念,来自灵魂深处的烙印

  吼

  云雀子尽管老迈,但此刻却是◇一声怒吼,顿时在半空中,一颗参天巨树的虚影,直接幻化而出,一股强大的气xī,在其身体内疯狂的攀升,他,却是在这浓郁的压力下,有了突破

  一声冷哼,从天空传来,这声音传出之际,立刻便掀起轰隆隆的◎yīshēngnùhǒu,dùnshízàibànkōngzhōng,yīkēcāntiānjùshùdexūyǐng,zhíjiēhuànhuàérchū,yīgǔqiángdàdeqìxī,zàiqíshēntǐnèifēngkuángdepānshēng,tā,quèshìzàizhènóngyùdeyālìxià,yǒuletūpò

  yīshēnglěnghēng,cóngtiānkōngchuánlái,zhèshēngyīnchuánchūzhījì,lìkèbiànxiānqǐhōnglónglóngde☆音爆,大地颤抖,仿若天地逆转

  云雀子身子颤抖,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外的所有符文,在这一刹那,全部崩溃,他脸上露出惨xiào符文崩溃,并非对方之力,而是那一股意念,让他屈服的意念

  大◎头童子,神色平静,背着双手,从天空缓缓下降,清风吹来,可却在其身体百丈外,便立刻倒卷,仿若颤抖下不敢接近

  在朱雀星修士眼中那强大至不可思议的修为,随着大头童子的降临,缓缓地散开

  “◎废弃星,所有人,都是一群废物天道之下,留你们何用所幸遇dào本仙,便成全了你们”大头童子说着,右手抬起,随意的向远处一指

  这一指,立刻便有浓郁的仙气瞬xī间弥漫,疯狂之下,化作一道金光,这金●光外仙气剧烈,蕴含了可怕的仙术神通

  远处周武泰幻化而出的青龙,顿时被这仙术一指穿透,阵阵凄惨的吼叫回荡,那守护朱雀星的青龙,带着一丝不甘,崩溃

  周武泰身子一震,喷出鲜血,但双眼,却是点燃战意

  就在这时,大头童子忽然身子一顿,他刚才神识弥漫,特意寻找雕像,此刻却是在一处宗派山门内,看dào了一座庞大的雕像

  在看dào这雕像的一瞬间,以大头童子的定力,也不由得倒吸口气,眼中露出骇然

  “这……这……”

  他身子一震,几乎下意识的退后数步,心脏怦怦加,面色在瞬xī间飞快变化他无论如何也没想dào,在这里,居然看dào了许木的雕像

  许木◆带给他的,是一场噩梦,在那一线天内,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便立刻死在那至今仍然让他头皮发麻心神颤抖的雷术神通下

  甚至事后,他即便是进入了升仙池,也丝毫不敢去招惹许木

  每次想dà○o那不可思议的庞大神通,他都会后怕不已

  此刻倒吸口气,身子一晃,刹那间消失在了原地,出现时,却是在了云天宗外,直勾勾的盯着wáng林的雕像

  越看,他越是心惊,越看,他越是心神颤抖

  “魔道子,许木”大头童子面色苍白,盯着雕像,他可以彻底的确定,这雕像,绝对就是许木

  毕竟,他死在许木之手一次,对于许木的样子,已然刻骨铭心

  呆呆的望着雕像,大头童子已然明白,那两个罗天修士,为何吓的惊慌逃走,许木的威名,实在太大,即便是他,此刻也不由得升起了退意

  铁岩盘膝坐在雕像旁的广场内,盯着大头童子,冷xiào不已

  重伤之上的云雀子,此刻眼中露出精光,他神识自然观察看dào了那大头修士的一幕,看dào对方同样在当年的小娃wáng林雕像面前呆住,云雀子目中露出震惊

  “莫非这些罗天修士,认识当年那小娃wáng林不成可即便是认识,也不应如此表情,难道……”云雀子心中升起一个连他都觉得极为荒谬的猜测

  周武泰,同样如此,他此刻受伤很重,但为了守护朱雀,他却是豁出去,当年在wáng林面前发下的誓言,他无论如何,也要做dào,朱雀在,人在,朱雀不再,人亡

  再说那大头童子,他盯着wáng林的雕像,心神震动,对于wáng林,他真是怕了,此刻站在这里,与那雕像的目光对视,却是立刻全身毛发竖起,仿若有一种真正面对wáng林的错觉他下意识的退后数丈,面色立刻阴沉下来

  “实在犯不上为了一个废弃的修真星,招惹那许木……不过这里有许木的雕像,而且看这样子,此雕像已然存在了数百年……”

  “这许木,不是我罗天星域◎之人他是联盟星域的修士,没错,就是这样”大头童子内心狂跳,他觉得自己掌握了一个天大的机密,甚至很有可能,以这个机密之事,让这许木身败名裂,甚至丢掉性命

  大头童子狂xiào起来,双目露出精光,☆一步之下,直接来dào那雕像面前,右手抬起,向下狠狠一拍,喝道:“给我碎”他不敢招惹许木,唯有以此泄恨

  就在其手掌抬起的刹那,雕像下,广场中盘膝坐地的铁岩,盯着大头童子,毫无畏惧,他的嘴角,仍然有鲜血流下,寒声道:“你毁恩公雕像,必死无疑”

  那大头童子右手一顿,目光落在铁岩身上,他早就看出对方寿元快要断绝,已然油尽灯枯,冷xiào道:“别说毁个雕像,即便是许木亲来,本仙也不放在眼里”

  他抬起右手,正要拍下,但,就在这一刹那,突然一股透彻无尽寒意,如同三冬之冰的声音,蓦然间,在这朱雀星上,回荡

  “你给我再说一遍”这声音之寒,可以冰封天地

  “许木”大头童子仿若被人当头一棒,面色刹那苍白,毫不犹豫,身子立刻后退,他脸上血色瞬间尽退,却是魂飞魄散,心神剧震

  “战不得,退”后退间,他直接喷出一大口鲜血,却是不假思索,展开了自损修为的血遁,对于许木,在一线天时,他便从心里,产生了强烈的畏惧

  “恩公”铁岩眼中露出数百年的激动,望着雕像旁,波纹荡起间走出的身影,留下两行老泪

  “wáng林”云雀子倒吸口气

  “wáng林”周武泰眼中露出狂喜的震惊

  “wáng林”在这一刻,凡是苏醒的修士,凡是观察dào这一幕的修士,全部震撼

  wáng林,朱雀星,真正的老祖

  “你,跑不掉”wáng林眼露滔天杀机,向前踏出一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