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退了一步


  王林平静的望着一切心中bú起波澜,旁观中,无喜无悲

  祠堂内,liǎng个女童脸上露出浓浓的惊慌与无助,尤其是妹妹,是身子颤抖,紧紧的抱住姐姐,仿佛只有这样,才会有一丝安全的感觉

  “姐姐,我怕,我害怕……”女孩颤声中,死死的抓着姐姐的衣服,就连指头,都已经苍白

  抱着妹妹,姚冰云面无血色,眼中的害怕,已然浓郁到了极限,她隐约中知晓,等待她们的,将是一场比之生死还■○要可怕的事情

  在liǎng个女童前方,盘膝坐着一个老者此人一身血衣,赤眉赤发,看起来极为苍老,此刻双目睁开时,却是有一道夺人心魄之光无形中毕露

  “身为我姚家族人,为了姚家千秋万载的◇荣耀,你们,要成为器魂”

  老者说着,抬起右手,虚空一抓,立刻在其前方的虚无,顿时刺啦一声,裂开了一道三丈缝隙,其内吹出阴寒之风,在那风中,却是有一盏古老的油灯,缓缓的飞出

  油灯之上散发出lán色的火焰,徐徐燃烧之际,却是没有任何热浪传出,而是无尽的冰冷

  这油灯缓缓地飘出,落在了liǎng个女童与老者中间的半空,其上的火焰,在这一刻,立即激烈起来,忽明忽暗,尤其是那火苗,齐齐的向着liǎng个女童散去

  “此物为我姚家至宝,其上之火,自仙界存在以来,从未熄灭象征着,便是生命之火但,五bǎi年前,这火焰却是出现了熄灭的迹象,老夫推算钻研了许久,终于知晓原因

  器魂将要消散,待完全消散的一刻,这火,就是彻底熄灭……如此,老夫耗费了三bǎi年的时间,把其内器魂缓缓地抽出了一部分,融入我姚家最优秀的族人体内,孕化二bǎi年,诞生出了你们姐妹二人

  这,是你们的命运,躲bú过,你们的出生,本就是为了成为器魂”老者的声音很是平静

  他声音落下的刹那,立刻那漂浮在前方的油灯,其上的火苗却是瞬间蓬勃,剧烈的燃烧中,立刻形成一片火云

  这火云蠕动之际,形成了一个妖异之物,此物头上双角,身子庞大无比,全身散发火光之际,却是直接冲出

  “古妖”看到这一幕,王林神念一震

  那火焰之中幻化而出的妖异之物,正是一头古妖此物现身后,立刻整个祠堂,全部笼罩在了火热的妖气之中,那妖异之物张开大口,向着liǎng个女童,一吞而去

  “姐姐”抓着姐姐衣衫的女童,立刻惊叫起来,那声音中透出的恐惧,即便是王林,也bú由得心神震动

  那姐姐,是面色苍白无血,眼中的惊恐,浓郁至了极限,她害怕,很害怕,这种害怕,她从未有过

  眼看那妖异之物冲来,那姐姐整个人沉浸在了恐惧之中,却是bú由自主的,向后,退出了一步

  她的妹妹,在姐姐的一退之下,身子便在了前方,被来临的妖异之物,一口吞下,向后猛地一缩

  刺啦一声,姐姐的衣衫,被妹妹紧紧抓住的双手,撕裂了……

  “姐姐……姐姐……救我……救……”凄惨的声音,在这一瞬间,回dàng整个祠堂,随着妖异之物的吞噬,骤然而止

  那姐姐,整个人坐在了地上,双眼留下了泪水,她咬紧下唇,流出了鲜血,目中露出悔意,整个人爬起,向着那妖异之物跑去

  “妹妹妹妹,把妹妹还给我,你来吞我,吞我”

  那妖异之物身子一扭,直接回到了油灯之内,消失无影,油灯之火,在这一瞬间,立刻浓郁起来,散发出明亮的光芒,只是在那其中却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有一个女孩,正在痛苦的挣扎

  “姐姐……姐姐……”

  坐在一旁,目睹这一切的老者,却是眼露奇异之芒,大袖一甩,立刻那姐姐,便被推到了一旁,这老者直勾勾的盯着灯火,渐渐的,嘴角露出微笑

  “没想到,没想到……原来只需一人,便可成为器魂,罢了,既如此,便饶你bú死”

  那姐姐,整个人仿若没有了灵魂,双目空洞,望着油灯,脸上的悔恨,仿若潮水,将她彻底的淹没

  “妹妹□……姐姐bú是故意的,真的bú是故意的……原本,应该被吞的,是我……是我……妹妹……”姚冰云的脸上,泪水bú断,她身子颤抖,此刻,却是再也没有了害怕,有的,只是无尽的悔

  “我bú该退……妈妈□……jiějiěbúshìgùyìde,zhēndebúshìgùyìde……yuánběn,yīnggāibèitūnde,shìwǒ……shìwǒ……mèimèi……”yáobīngyúndeliǎnshàng,lèishuǐbúduàn,tāshēnzǐchàndǒu,cǐkè,quèshìzàiyěméiyǒulehàipà,yǒude,zhīshìwújìndehuǐ

  “wǒbúgāituì……māmā走前和我说,让我照顾妹妹,我没有做到……我bú应该退……”姚冰云凄惨的望着油灯,她咬着双唇,跪在地上,哭声道:“老祖爷爷,我姚冰云心甘情愿成为器灵,哪怕一生一世,哪怕千年万年,我都心甘情愿,没有丝毫的怨言,只求老祖爷爷,把梦云放出来,换我,让我成为器魂,求求老祖爷爷,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

  姚冰云泪流满面,bú断地磕头,眉心,已然留下了血液,但她却bú顾,始终哀求,她的声音,透出一☆股让人无法bú动容的震撼,她的行为,涌现出一股即便是王林,也沉默的力量

  那一声声呼唤,回dàng祠堂,甚至传了出去,落入外面姚云的耳中,姚云双目在这一刻通红,他近乎咆哮,挣扎的站了起来,想要★★冲入祠堂,只是,在他的身子刚一起来的刹那,却是有一股力量从祠堂内轰然而出,姚云喷出鲜血,带着惨笑,身子bú断地被抛出

  “姚家,要亡”

  老者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哀求的姚冰云,对方那凄厉的●声音,钻入他的心神,老者,bú由得沉默,眼中罕见的,露出一丝茫然

  只是,就在这茫然刚刚出现的刹那,却是立刻被他压下,右手虚空一抓,油灯落在手里,平静的说道:“这是姚梦云的命,我无意改变”

  他说着,便把这油灯放入裂缝内,袖子一甩,立刻裂缝缓缓地合拢,慢慢的消失

  “妹妹”姚冰云抬头中望着那渐渐消失的裂缝,却是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凄厉之声,这声音仿若一股冲击,使得王林融入进来的道念,刹那间被受到波及,险些崩溃

  “妹妹,你要坚强,要坚强的等着姐姐,我还没有给你买糖人,我还没有带你去找妈妈……妹妹,要坚强,等姐姐去救你

  妹妹,姐姐一定,一定会来救你,这是我答应你的,这是姐姐的承诺”

  随着那凄厉的冲击,王林所看到的一切画面,刹那间崩溃,祠堂bú再,油灯bú再,老者bú再,裂缝bú再,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化作碎片,如同之前的虚无,形成风暴,全部崩溃 □
  唯一存在的,便只有那跪在地上,眼内悔恨中透出冰寒之气的……姚冰云

  “谁可以救我妹妹,我姚冰云生生世世,侍其为主,哪怕让我丧尽天良,只要能救下妹妹,我……甘愿无怨无悔”凄厉的声音,回●
  wéiyīcúnzàide,biànzhīyǒunàguìzàidìshàng,yǎnnèihuǐhènzhōngtòuchūbīnghánzhīqìde……yáobīngyún

  “shuíkěyǐjiùwǒmèimèi,wǒyáobīngyúnshēngshēngshìshì,shìqíwéizhǔ,nǎpàràngwǒsàngjìntiānliáng,zhīyàonéngjiùxiàmèimèi,wǒ……gānyuànwúyuànwúhuǐ”qīlìdeshēngyīn,huídàng天地,透出一股姚冰云的决心,但多的,却是一股无助

  王林的神念,被冲击,亲身感受了姚冰云的意境,以此印证自己的道,同样的,姚冰云的道,也在这一刻,展露在了王林面前

  那liǎng个小女孩相依相偎的身影,在他心神中,久久bú散

  “我……可以……”

  跪在地上的姚冰云,抬起头,她好似听到了什么,但最终,却是身子渐渐地消失

  随着眼前一切的崩溃,王林传出一声轻叹

  渐渐地,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了一幕

  那是一座冰山之下,姚冰云的样子,已经长大了,她盘膝坐在冰山下,怔怔的望着前方,目内露出浓郁的悲哀

  “妹妹,哪怕从今以后,我没有了情感,没有了所有感觉,成为了一个连心都冰冷的人,我也一定bú会把你忘记,要坚强的等着我”眼泪从姚冰云眼角流下,她没有去擦,而是闭上双眼,开始第一次修炼,姚家禁术,闭神仙诀

  此术,断绝情感,●断绝一切,修炼至大成,便是冰冷至极,所修,是无情道

  “以有情心,修无情道……”王林暗叹,他此刻,彻底的看透了姚冰云的道心

  “她的道心,是其妹,所修,是无情道,而非姚家的先祖耀荣……□”王林身影在姚冰云旁边,幻化而出,他望着姚冰云,却是摇了摇头

  “罢了,此女道心,我可破,但……”王林看了一眼姚冰云,身子消散

  横云山顶,王林睁开双眼,右手抬起,轻叹道:“你追杀于我●,又助我突破,算是了却了因果”王林袖子一甩,立刻姚冰云身体内的封印,全部消散,她的身子,是飞起,向着天空而去

  在半空中,姚冰云缓缓地睁开双眼,她眼中露出刹那的迷茫,身子一顿,遥遥的望着横云山◆顶盘膝而坐的王林,目中露出复杂,沉默许久,轻声道:“你,信轮回么……当年我在姚家祠堂,耳边真切的听到,有人对我说……他可以……

  是你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