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788章 尊主,出手吧!


  这一幕,看的远处修士全部面色大变那bái发怪人几乎刚一出现,便立刻把十多个修士一抓而亡,且当场连同血肉以及元神一同吞噬

  这震撼的场面,几乎让所有人倒吸口气

  眼看这怪人迈步间,直奔远处的仙界大门,四周的修士纷纷不敢上前阻止,就在这时,距离仙界大门最近的几个修士中,飞出一人,此人中年,一身金袍,双目如电,他修为是过了问鼎,达到了阴虚境界,此刻他一拍储物袋,立刻便有十三把飞剑飞出

  被此人一指zhī下,齐齐射向那bái发怪人

  “诸位道友出手,莫要让此人堵住大门,届时我等没一人可以出去”

  在这中年男子身后,几个修士一咬牙,齐齐冲出各自拿出法bǎo,立刻冲去

  那bái发怪人桀桀一笑,身子一晃zhī下,整个人立刻与这天地融为一体,刹那间便消失无影,出现时,却是已然在了仙界大门,那道从天而降,无始无终的巨大红色闪电zhī旁

  他身子刚一出现,便立刻右手掐诀,在那闪电上一拍,顿时一震轰隆隆的巨响蓦然间回荡天地

  “雷界zhī门,关”沙哑的声音如同阴风吹入四周所有修士的ěr中

  那巨大的红色闪电,居然以肉眼可见的度,迅缩小

  就在这时,四周的修士已然反应过来,一个个迅拿出法bǎo,齐齐向着怪人冲去,这些人里,阴虚修士不足十人,他们便是主力,带着磅礴的气势,直奔怪人

  “雷界门就要关上,你们,都将是本君的食物”那bái发怪人眼中露出阴森,对于四周攻击而来的修士,根本就是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身子一晃,其快的难以想象,出现时已然在了一个问鼎修士身后

  那问鼎修士是一个老者,此刻面色大变,眼中露出恐惧,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转身,那bái发怪人的右爪直接穿透了老者的后胸,抓住了其内无法逃遁的元神,一把捏碎

  那老者甚至都听到了自己胸口碎裂、元神崩溃的声音,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他整个人连同元神,被那bái发怪人一吸下,立刻全部吞了下去

  “元力太弱”bái发怪人身子再次一晃,消失无影

  下一次出现时,却是在了那zhī前第一个出手的金袍男子身前

  那金袍●男子面色苍bái,不假思索身子爆退,但还是晚了,一阵桀桀怪笑中,bái发怪人身子一冲,整个人化作一片血影直接冲入金袍男子体内顿时阵阵砰砰声响回荡,那金袍男子全身喷出大量的血雾,整个人瞬间崩溃

 ★◎ 在其血肉zhī中,发bái怪人幻化而出,一口便把金袍男子的元神吞下

  他双眼一亮,笑道:“不错,这才是炼气士”舔了舔嘴唇,他身影再次消失

  四周的修士仅有上百,但远处却是有多的修士不☆断地前来,显然是准备从此地离开,如此一来,随着修士的增多,那怪人几乎如鱼得水,他身影太快,却出手狠辣无比,往往瞬息间便可杀一人

  这样的话,根本就无法使得四周修士联手,渐渐地,一股恐惧的气息弥漫,尤其是那仙界大门此刻迅缩小,眼看就要彻底消失,这种恐惧的感觉立刻浓

  也不知是谁先带头,四周的修士放弃了围攻怪人,而是一冲而出,分散开向着急消失的仙界大门冲去

  那发bái怪人阴森▲一笑,又吞噬了几个修士后,双手掐诀,口中低喝:“仙术化身”刹那间,这bái发怪人身子一分为二又从两个分出四人,如此循环,转眼中,便有了三十二个分身

  这三十二个分身一冲zhī下,立刻便融入天地◎□,出现时,却实在了仙界大门千丈内,顿时惨叫zhī声四起

  所有进入千丈内的修士,纷纷在这些分身的闪烁中,一一肉身崩溃,元神被吞

  他们的反抗,在那些分身上根本就起不到太大作用,往往还没◎,chūxiànshí,quèshízàilexiānjièdàménqiānzhàngnèi,dùnshícǎnjiàozhīshēngsìqǐ

  suǒyǒujìnrùqiānzhàngnèidexiūshì,fēnfēnzàizhèxiēfènshēndeshǎnshuòzhōng,yīyīròushēnbēngkuì,yuánshénbèitūn

  tāmendefǎnkàng,zàinàxiēfènshēnshànggēnběnjiùqǐbúdàotàidàzuòyòng,wǎngwǎngháiméi等出手,便已经死亡

  尽管如此,但是却仍然有多的修士冲入千丈,直奔那仙界大门而去,毕竟此门,是唯一的活路

  “有趣,本君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后辈炼气士,到底有没有人能最终逃出”那发bái怪人哈哈大笑,身子一闪,再次出现在一个阴虚修士身后一把抓去

  那阴虚修士眼中寒芒一闪,毫不犹豫的元神自爆,连同其肉身一同化作一片元力崩溃,在不能逃走的情况下,死亡,必不可免,但即便是死,也依然■有一种选择,选择拥有尊严的死亡

  这,便是自爆

  在轰隆隆的巨响中,那bái发怪人皱起眉头身子并未退后,而是猛地一吸,便把四周自爆的元力全部吸入口中

  “倒是一个有魄力的炼气士■

  这是一场屠杀,在仙界大门收拢消失的同时,这场厮杀也到了顶峰,不断地有修士前来,疯狂的冲入仙界大门千丈内,试图逃走

  毕竟,那仙界大门,是唯一的希望

  只是,在千丈内,有那bái发怪人的三十二个分身,除了阴虚修士可以冲入百丈内外,其余修士,纷纷在百丈外身亡

  至于那几个冲入百丈内的阴虚修士,下场一样,在bái发怪人本体出现下,一一死亡

  阵阵阴森的长笑,从那bái发怪人口中传出,随着不断地杀戮,随着不断地吞噬,他原本枯瘦的身子,渐渐地略有膨胀,其内好似有物一般在蠕动,使得其整个人看起来,为骇人可怕

  他身体内散发出的气息,也越来越强,几乎每吞下一个修士,他便会强上一丝,其双目红芒是越来越浓

  血腥的气息弥漫四周,在绝大部分修士的眼中,露出了绝望,那仙界大门化作的红色闪电,此刻已经到了彻底消散的边缘,似乎用不了多久,便会最终消失

  一旦这闪电消失,雷zhī仙界将会彻底封死

  就在这时远处天边飞来十多道剑光,这些剑光zhī上元力浓郁,纵横zhī下化作尖锐的呼啸,直奔此地而来,剑光中,战空烈眼露寒芒,一冲而出,他身后的十多人,全部都是阴虚修士,齐齐向着bái发怪人冲去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方向,同样有数道长虹飞来,当前一人,正是那唐言枫,此人面色阴沉,在他身后所跟众人,除了他唐家族人外,还有一些交好的其他家族修士,人虽不多,但却一样都是阴虚

  这两组队伍度极快,向着bái发怪人疯狂的冲去,人还未到,各种元力神通与法bǎo,如同洪水一般迅猛的先去

  以唐言枫与战空烈为首的众人,毫不犹豫的,展开了进攻

  那bái发怪人双目露出红芒,狞笑中一步踏出,对于那些临身的神通与法bǎo,根本就不在意,身子一晃便出现在了唐言枫所在的队伍zhī中,右手一抓,便立刻捏住一人

  那修士眼露果断,身子立刻自爆,化作大片波纹散开,发bái怪人冷哼中,正要张口一吸,但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凌厉的剑光自远处一冲而出,剑光zhī中蕴含了浓郁的雷威,正是申公虎

  “死困”唐言枫大喝中身子后退,其家族的修士听闻此话,立刻施展全力,想要把那发bái怪人困住

  同时,战空烈是冲出,手中拿出一尊铜鼎,带着强烈的杀机,直奔bái发怪人而去

  唐言枫是在此刻放弃了与申公虎的私人恩怨,大袖一甩,立刻一片bái雾出现,弥漫四周,他双目一闪,冲了进去

  申公虎、战空烈不假思索,冲入雾内,三大阳实修士,同时出手,对那bái发怪人展开了进攻

  四周的十多个阴虚修士同样没有退■缩,纷纷展开神通法bǎo,展开了围攻

  阳实修士虽少,但此刻却也并非只有申公虎等三人,在旁边还有两个阳实修士,此刻也是毫不犹豫,冲入bái雾内,纷纷施展出各自最强大的元力神通

  有人带☆头,四周的所有修士,纷纷精神一振,正要一同围攻,但就在这时,bái发怪人的三十二个分身冲出,疯狂的屠杀修士

  修士中也有一些明哲保身者,想要趁这个机会冲入仙界大门离去,有这种想法zhī人并不少,但他们往往刚刚冲入千丈,便立刻被bái发怪人分身疯狂的杀死

  尽管如此,但仍然还是有多的修士试图冲向仙界大门,尤其是随着远处修士来临此地的人数越来越多,这一现象几乎达到了巅峰

  王林◇早在那bái发怪人出现的瞬间,便抓着李元迅后退,这一退便是一里外,遥遥的望着前方不断地传出修士临死前的凄惨zhī声,王林的面色极为阴沉

  申公虎等人的出现,王林也看在了眼中,略一犹豫,王林看了▲◇早在那bái发怪人出现的瞬间,便抓着李元迅后退,这一退便是一里外,遥遥的望着前方不断地传出修士临死前的凄惨zhī声,王林的面色极为阴沉

  申公虎zǎozàinàbáifāguàirénchūxiàndeshùnjiān,biànzhuāzhelǐyuánxùnhòutuì,zhèyītuìbiànshìyīlǐwài,yáoyáodewàngzheqiánfāngbúduàndìchuánchūxiūshìlínsǐqiándeqīcǎnzhīshēng,wánglíndemiànsèjíwéiyīnchén

  shēngōnghǔděngréndechūxiàn,wánglínyěkànzàileyǎnzhōng,luèyīyóuyù,wánglínkànle一眼身边的李元,却是没有出手

  他身边的李元,此刻是面色苍bái,

  “许兄……我们怕是无法离开了……”

  王林沉默,那发bái怪人太强,王林暗中与血祖对比,内心判断出此人此刻的修为,怕是比血祖,都要高出一筹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bái发怪人每吞噬一个修士,其修为便会增加,如此一来,此人到底修为能变化到何种境界,王林算不出来

  “李兄,你可信我?”王林看向李元,忽然说道

  李元一怔,点头道:“许兄可是有方法离去?李某对于许兄,自然相信”

  “我的确有一神通zhī术,只不过此术我自身尚未完全掌握,若是再带一人,我自身无碍,可对于所带zhī人,很有可能会出现变故,你若同意,我可以一试”王林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

  李元沉默,那bái发怪人的强大,他一一看在眼中,深知自己根本就无法对抗,即便是许木在自己身边,怕是在那怪人的攻击下,自保尚且不足,不用说保护自己了

  留在此地,李元有种预感,自己必死无疑这种感觉极为强烈,尤其是此刻,几乎占据了他心神的全部

  “许兄,请施展神通,我李元愿意赌一把”李元目光一闪,露出果断zhī色,沉声道

  王林点头,他与李元相识在雷zhī仙界,一路下来发生了许多事情,交情虽未莫逆,但却也算患难与共

  若非这李元,王林自认,在血祖的追杀下,自己必死无疑,从这方面将,李元也算是救了他一命

  深吸口气,王林身子缓缓退后,心神散开,回忆当初融入天地时那种感觉,每一步退出,都会有一圈圈波纹在他脚下出现

  一直退出了几十步后,那种融入天地的感觉始终没有出现,眼看远方那仙界zhī门已然缩小到了极限,似乎随时都可以完全消失,ěr边是传来前方修士一声声临死前的凄惨zhī音,王林压下心中的焦急,使得内心一片平静

  他脑中不去想任何事情,而是尽自己最大的可能,让自身平静,平静……

  到了最后,随着王林一步步后退,他眼中也露出平静的光芒,其整个人,在这一刻,与四周的天地融合起来,渐渐地,越来越紧密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初那种与天地融合,密不可分的感觉,再次出现在了王林心中,这一刻,他好似有种错觉,自己,变成了这天,成为了这地

  目光一凝,带着如水般的平静,王林的双脚不再后退,而是向前迈出,一步,一步,他极为从容

  一圈▲圈波纹在他脚下又一次出现,向着四周缓缓地散开,王林的身子,减减的仿佛融入了虚无,踏步中一把抓住在旁边木凳口的的李元

  李元感觉一股大力从王林手上传入,其整个身子,好似被风暴卷起,瞬息间,他便眼◇前一花,看不清了一切,好似整个人,融入进了岁月zhī中般,身体被无限的拉长

  抓着李元的手臂,王林目光始终平静如水,踏步中,他身影连同李元,一同消失,真正的融入进了虚无

  此刻,被bái雾弥漫,受到五大阳实修士,十多个阴虚修士攻击,有大量问鼎修士围攻中的bái发怪人,狂笑zhī中双手掐诀,口中喃喃有词,立刻其身体外出现了一层红色的光幕

  一切的元力神通与法bǎo,在这光幕上都没有半点作用,根本就无法击碎

  申公虎的飞剑带着浓郁的雷光落在那光幕上,立刻飞剑一震,寸寸崩溃,庞大的反震zhī力使得申公虎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倒退

  不仅是他,战空烈,唐言枫连同其余两个阳实修士均都是如此,纷纷口喷鲜血,身子被震退

  至于那些阴虚修士,是就连元神都被震的颤抖,身子好似被大力抛击,疯狂的退后

  光幕内的bái发怪人露出嗜血的狞笑,沙哑的说道:“对,这才有些战斗的样子,只不过你们这些小辈,比zhī当年的仙界大军,却是太弱,太弱,太弱就连让本君使用极境的资格都没有”

  他说着,双手向四周一推,立刻其身体外的光幕蓦然间迅扩大,其极快,转眼间便把弥漫四周的bái雾齐齐向外退出

  四周的修士,也不由得迅后退,甚至有几个后退较慢zhī人,在碰到那光幕的刹那,整个人立刻惨叫起来,身子以肉眼可见的度瞬间枯萎,成为了干尸,就连元神也一同崩溃,化作元力被光幕吸收

  从外界看去,只见bái雾内一个个修士眼露骇然的冲出,好似生怕自己度太慢

  bái发怪人桀笑中,身影一晃,出现在了一个落下的阴虚修士身后,捏碎其肉身,在这修士元神自爆◎的瞬间,正要一口吞下,但忽然,他猛地转身,眼中第一次露出诧异的凝重

  “道融天地”在他转身的同时,那失去了肉身的修士元神自爆,但此刻,这bái发怪人却是根本浑然不顾,身子一晃,居然同样的融入天▲地zhī中,一步zhī下脚下波纹四起,他身子立刻消失

  “能道融天地,即便是在了当年的仙界,做到这点者也不多只不过,此人却是并未完全掌握”那老者身子出现在了仙界大门百丈外,眼中露出奇异zhī芒◎,右手蓦然间向着虚空狠狠地一抓

  “给本君出来”

  五道巨大的裂缝瞬间出现在了天地zhī间,这裂缝极深,带着尖锐的呼啸zhī音,一撕zhī下,好似把这天地撕开了五道缝隙

  一股○明显与仙力、元力不同的力量,从bái发怪人体内爆发,顺着裂缝疯狂的冲入天地zhī间,在这一刹那,四周所有修士纷纷有种天崩地裂的错觉,好似这天地在剧烈的晃动

  申公虎面色苍bái,在他的身边,战空烈同样神色阴沉,至于唐言枫,则是握紧了拳头,三人相互看了看,均都看出对方眼中那隐藏极深的骇然

  一声轻微的闷哼从bái发老者身前的虚无中传出,紧接着,在距离仙界大门五十丈外,王林的身影出现,他右手扔在抓着李元,此刻的李元,七窍流血,双目黯淡无光,其内是露出恍惚的迷茫

  在出现的刹那,李元的身体是喷出大片的血雾,显然是在王林的神通下,他无法承受造成

  王林现身的瞬间,他没有任何犹豫,几乎在瞬息中便把手中李元狠狠地向前一抛,一股庞大的元力是弥漫李元全身,使得其如同闪电,直奔那化成了拳头大小,将要消散的仙界大门而去

  那bái发老者冷笑中一步迈出,身影立刻消失在其消失的瞬间,王林眼中寒芒闪烁,毫不犹豫的全身元力爆发,在身体外形成一道元力漩涡,体内元神是散发雷威,立刻无数的闪电从其体内冲出,融入元力漩涡中

  “爆”王林不假思索,在那老者消失的刹那,大喝道

  轰隆隆的巨响在这虚无中蓦然间爆发,这声音太过惊人,瞬间便使得四周所有修士,纷纷倒吸口气

  申公虎双眼一凝,直勾勾的望着王林,眼中露出惊喜

  不仅是他,战空烈同样如此

  “是他”唐言枫眉头一皱,他认出了王林正是zhī前让自己没有战胜把握的许木

  王林身体外的元力漩涡崩溃的同时,那bái发怪人的身影在其身前出现,但立刻便被这崩溃波及,这怪人眼中露出奇异zhī光,大笑中狠狠地一吸,立刻那元力漩涡的崩溃,立刻全部吸入他的口中

  王林身子退,追上了李元,一把推了下李元的身子,口中大喝道:“李元,还不快打开雷鼎”

  这声音如同奔雷,冲入李元脑中,使得迷茫的他,下意识的拿出雷鼎,在其雷鼎拿出的瞬间,他整个人碰到了消散至拳头大小的仙界大门

  一道光芒自雷鼎闪烁,包裹李元身子,消失无影

  与此同时,王林同样拿出雷鼎,正要离去,此刻,那发bái怪人双目一闪,口中轻声道:“关门”

  此言一出,缩小至拳头大小的仙界大门,立刻崩溃,消失了

  王林拿着雷鼎,眼中寒芒闪烁,头也不回的迅瞬移而出,直奔远处虚无而去那老者桀桀一笑,一步踏出,追了上去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谨慎的炼气士”

  bái发怪人度太快,一步zhī下便追上王林,大手向着王林背部狠狠地一抓

  “我不喜欢谨慎zhī人极境都杀不死你,我倒要看看,你这次如何逃脱”bái发怪人眼中露出红芒,右手抓出zhī时,带起刺ěr的呼啸,却是刹那间,把王林前后左右上下一切退路,全部封死

  申公虎猛地睁大双眼,露出期待

  “尊主,出手”

  战空烈也是提着心神,目不转睛,内心暗道:“这怪人太强,就是不知与前辈相比,二人谁强”

  至于唐言枫,则是内心冷笑,盯着王林,心底讥讽:“此人虽强,但那怪人方才我等五人与众多阴虚修士都不能匹敌,就凭他与我一样的阳实修为,必死无疑我且看看他如何被杀死,倒也省了我日后一番手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