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雷仙殿真正的使者


  月明,星稀

  秋风伴随着王林的声音在这院子内,似乎不愿离去,徘徊不断朱雀星少年的故事,曲折中透出一丝悲哀,与秋意相融,加浓郁

  青宜的眼中,已经不知流下了多少泪水,默默的听着王平在听到一半时,便低下了头,看不清其表情……

  “之后,他带着孩子,在这冉云星居住下来……”王林的故事,讲完了,他拿起酒壶,喝了一大口,望着天空,没有再说话

  青宜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父子二人,内心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下意识的,她拉住了王平的手,却立刻察觉王平的手,一片冰寒

  院子内极为安静,许久,王平沙哑的声音,轻声道:“故事很动听,爹,我累了”王平站起身子,走向大院深处的偏房,青宜向王林施礼,跟了上去

  整个院子内,只留下王林一人,默默的坐在那里,怔怔的望着远处

  秋风之寒,在夜晚之时为浓郁,chuī在四周,把一些落叶chuī起,飘出了很远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林轻叹,低下头,拿起酒壶放在嘴边,却发现,酒,已经没了……

  这一夜,王平无眠

  他坐在房间内,望着天空的明月,眼中露出痛苦之色,青宜坐在他的旁边拉着他的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陪伴

  “原来……这就是答案……我等了六十多年的答案……”王平眼中痛苦之色浓

  “原来,我是一个被母亲炼化的怨婴……”王平低下头,脸上露出浓浓的苦涩与惆怅

  第二天一早,王平离去了,青宜始终随着他

  至始至终,他没有再与自己的父亲说过一句话,看过一眼,即便是离去,也是在清晨,默默的坐在马车上,远远地消失在了祁水城

  他没有注意到,在离去的那一刻,一道目光,默默的望着马车的远去,这目光中,透出沧桑……

  王林走出房间,安静的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白云,喃喃道:“或许你会有xiǎng明白的一天……”

  王平坐在马车中,他不知要去何处,只是茫然的望着前方,他感觉很疲累,好似这世间之事,在这一刻,再也没有任何,会让他升起看一眼的xiǎng法

  “青宜,我好累,找一个平静的山村,我们在那里居住……”王平轻声道

  青宜点头,眼中露出柔情

  一处平凡的边chuí山村内,王平与青宜,居住了下来,过着平淡的生活,他们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一生的岁月,在王平眼中时常闪过

  他的一生,十九年平凡,八年山河,二十五年的征战,十年的凡间至尊,虽说短暂,可其精彩的程度,却是远非常人可以经历

  只是,到了最后,他还是回到了原点,回到了平淡之中每天清晨起床在院子里拿着木块雕刻,平凡之中,透出温馨,每当这时,青宜都会坐在他的身边,眼中露出柔和,望着他手中的刻刀,一刀一刀,刻下……

  “父亲曾说过,雕刻,要用心去刻画,只有这样,才可以把记忆中的一切,全bù落在刻刀上,融入木雕中”王平拿着手中木雕,轻轻一chuī,其上木屑飞起

  把木雕放在了地上,王平眼中露出一丝怀念,轻声道:“这是年轻时候的父亲”

  那木雕所刻,是王林,青年的王林,眼中露出凌厉之芒,背着双手遥望天地一股傲然之气◇悠然而起

  时间一晃,又是十年

  岁月的沧桑,洗不去轮回的痕迹,生生死死,逃不出天道的轨迹

  十年,对凡人来说,漫长中带着一丝短暂,这感觉有些矛盾,但却是每一个凡人心中真实的写▲□照

  对于王林来说,十年的时间,却是短暂中带着一丝漫长

  他的头发花白,很长,似乎很久都没有梳理过,容颜,也变得为苍老,当他双目合上时,好似进入了轮回

  这十年,王林平淡中,对■于天道的理解,却是为清晰,为深刻,这一切,他并非是有心为之,而是无心之中,自然而然的明悟

  就好似院子内的树木,已经死去了大半,它们逃不出轮回,但是,在它们死去不久,却是又有的生机出现

  生死轮回意境之中,生的变化,无处不在,只是之前,王林即便是看到了,也不会有所感触,现在,他无心之中,眼中所看,却是处处生机

  墙角的花朵,年年掉落,但,却也是年年盛开

  天空的云层,日日消散,但,却也是日日重凝聚就好似这世间,有人死,也有人生似乎总是有一种平衡

  若说是因果,倒也蕴含其内

  王府一片大房子内,只有王林一人居住,这一点,四周的邻居,似乎也早就习惯了,平日里,倒也有不少小孩子跑到这里玩耍,初始时尚还害怕王林,但世间长了,这些小孩子却是发现,这个老爷爷,一点不都吓人

  渐渐地,这王府的大房子,便成为了孩童玩乐的地方,每天看着这些孩子,王林的心,一片平静

  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该做的,已经做了,该说的,也已经说了,能否最终xiǎng明白,就要看王平自身了

  王林相信自己教育长大的孩子,拥有天一样的胸怀,这世间之事,一切羁绊,都可以迈过

  十年的世间,王平,加苍老了,他已经走到了人生的暮年,只是手中的雕刻,却是从未放下

  “父亲说的对,人生,还是平淡一些好,若是我可以选择,若是有来生,我希望,能和父亲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内,平平凡凡的过一生……”王平轻声道

  在他的旁边,青宜静静的望着王平,轻声道:“你既然已经xiǎng明白,为何不去见见他老人家呢”

  王平放下手中父亲的雕像,这个雕像所刻,是十年前的王林,那坐在饭桌前,温和的说了句“吃饭”的样子

  “青宜,你不懂……”王平眼中的睿智,随着他年龄的增长,浓

  “在我的心里,除了母亲的问题外,还有一个疑问,我不敢问……我有种感悟,或许这个问题,才是父亲不让我修道的真正原因……”王平眼内露出一丝悲哀,这悲哀,与王林,是那么的相似,他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但却不敢去求证

  “青宜,我能感觉到,我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怕是没有多长时间了,你是修士,比我活的长,我死后,把我送到父亲身边

  至于你,自由了,只是不管过了多久,你都不要忘记,在你的人生中,有这么一世轮回,属于我”王平声音平淡,可却有一丝决然

  青宜身子一颤,正要说话,却被王平dǎ断

  “这些年,苦了你,身为修士,xiǎng必可以改变样貌,你为了不让我觉得孤独,渐渐地使得自己与我一同衰老,这份情,我王平不会忘记,若有来生,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泪水,从青宜的眼中流下,她的修为,当年被王林提升至了元婴后期大圆满,是在二十年前,陪伴王平中感悟了天道,获得了意境,她的意境,便是不悔的情

  “黄泉也会相伴”青宜轻声道:“修为,在我眼中如浮尘……我不做无情仙,只xiǎng做一个有情的人……”

  王平怔怔的望着青宜,叹了口气,轻声道:“这是何必呢……”

  此刻,在星空中,一道雷光呼啸而走,在摧残●的星云内穿梭而过,这雷光若是仔细看,可以发现其内居然是一头庞大的凶兽,此兽看似麒麟,但却无角,全身雷光闪烁,正是一头雷兽

  在这雷兽背上,坐着一个中年文士,此人修为高深,丝毫不介意那雷兽的雷光●dexīngyúnnèichuānsuōérguò,zhèléiguāngruòshìzǎixìkàn,kěyǐfāxiànqínèijūránshìyītóupángdàdexiōngshòu,cǐshòukànsìqílín,dànquèwújiǎo,quánshēnléiguāngshǎnshuò,zhèngshìyītóuléishòu

  zàizhèléishòubèishàng,zuòzheyīgèzhōngniánwénshì,cǐrénxiūwéigāoshēn,sīháobújièyìnàléishòudeléiguāng在身体外游走

  雷光度极快,向着罗天北域急而去

  他的目标极为明确,正是那罗天北域的冉云星

  七十年前,此地千幻星出现变故,幻家踏入第二步修为的老祖身亡,且有疑似雷仙殿使者出现,这件事情,流传之下,渐渐地引起了雷仙殿的注意

  根据调查,似乎那疑似雷仙殿之人,并未离开冉云星,故此,便派出此人前来查探

  中年男子修为已然脱了修道的第一步,此刻却是达到了阴虚的境界,他坐在雷兽之上,踏入罗天北域,没有停留,直奔冉云星

  “居然还有人敢冒充雷仙殿使者,这种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中年男子脸上露出冷笑,身为雷仙殿使者,他的权利极大,整个罗天星域,除了几个●上古修真家族外,几乎没有人敢于招惹雷仙殿

  “就让我雷道子,真正的雷仙殿使者,好好的会一会此人,莫要以为,会施展几个雷系神通,便可冒充我雷仙殿,真正的雷仙殿之人,拥有的,是雷兽”雷道子右手放在●雷兽头上,轻轻的拍了拍

  雷兽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骄傲,仰头一声咆哮,奔雷之声轰隆隆的回荡星空,距离冉云星,越来越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