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升华


  冉云星上,海水虽说占据了很大的范围但陆地上yī些名山苍峰,却也不少,虽说多年前的那场浩劫使得冉云星灵气不再浓郁,但相比于当年的朱雀星,还是要略好yī些

  在冉云星上yī处处名山之间,◎总是可以看到yī对父子二人的身影,他们攀爬山峰,站在顶端遥望天地

  看天地的变化,看那云层交错的yī幕幕大地,在他们的目光中,好似被缩小了无数倍,使得yī眼,好似就能看到尽头yī般

  尤其是在那巅峰之时,巨大的风层呼啸,王平迎风而站,看着天地,心灵好似获得了净化,不断地升华

  在yī座座山峰的攀爬中,他瘦弱的身子渐渐的有了力量,在他的眼中,父亲的yī切都是伟大的,譬如二十年的平静,譬如此刻的挑战天地

  在越过yī座座山峰之后,王平的心灵,从所谓有的宽阔,他好似忘记了yī切,徘徊在那天地之间,陪伴他的,虽说只有父亲,但这山,这水,这天,这地,却好似可以感受他的存在,在其身体外相随

  没有任何的孤独,有的,只是心灵的放飞

  不管多么险恶的山峰,都无法阻止他父子二人的脚步,不管多么高大的巨山,都在他们的脚下跨过

  王平的身体虽是凡人,但他的心灵,却是在这yī次次的陶冶中,得到了升华,达到了yī个高度

  从山中,体会人生,从迈越中,凝固心性从yī次次的遥望天地内,感受那股浩荡但,却绝不止步,绝不屈服这浩荡,而是凭借yī次次的攀爬,以凡人的最大可能,传承了王林心神中那股逆天之意

  王林,没有传授王平修道之术,但,他却以他的方式,给王平的心灵,涌来了无限的冲击

  渴了,便喝山泉之水,饿了,便以果兽入口,累了,便席地而坐,困了,便躺在大地,以天为被

  三年的时间,以极快的度yī晃而过这三年中,王平对于自己父亲的尊重,浓,在他眼中,自己的父亲,是这天地间最高大之人

  征服了山,接下来,便是河

□  在yī处处河川之地,这父子二人的身影也是时而出现,望着磅礴的川河,聆听那好似逆天的咆哮

  yī叶孤舟,承载着王平的视野与渐渐升华的心灵,在川河中、在怒浪下,不断地前进,不断地挑战

 ▲ 这条环绕了大半个冉云星的大河,留下了王林父子二人的处处身影,欢笑之声,在多的时hòu,从王平的口中传出,伴随这欢笑的,便是王林爽朗的笑声

  这种笑声,在王林的身上并不多见,甚至可以说,极为稀少他的笑声,似乎具有感染力,使得王平,为开心

  好似这天地之间只要有父亲在自己的身边陪伴,他便yī切足矣

  “父亲,平儿yī生都要陪在你的身边,即便是死,若有下yī世轮回,哪怕我们不再是父子,我也yī样永远不会忘记你”在河川中,王平的声音,斩钉截铁

  这叶孤舟,在河川中远去,游历了大半个冉云星,去向了那大海的入口

  陆地之行结束,但大海的航行却是刚刚开始,海面上,y★ī艘海船乘风破浪,海风吹袭中,王平的世界,无限的扩大

  yī座座岛屿,yī波*海浪,他看到了天雷轰击海面,带起阵阵电光游走,看到了巨大的堪比yī个村子的巨鲸,甚至还看到了海市蜃楼

  大○海的广阔,远远地过了陆地,王平的双眼越加的明亮,他感觉这大海的包容,就好似父亲的胸怀,无限的伟岸

  融合了海的无限,融合了山的凌厉,融合了河川的延绵,感受了天地的浩荡,五年后,当王林父子二人重踏上这陆地之时,王平,已经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升华

  他虽然还是yī介凡人但他的心灵,却是可以容纳天地

  回归之时,他们跃过的最后yī座山峰,便是落月村旁的祁连峰

  二十七岁的王平,脸上稚气早就yī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坚毅的神色,其相貌,在这八年的经历中,渐渐的驱除了那yī丝妖异,剩下的,只有绝伦的俊朗

  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拥有着如阳关般的笑容与明亮的目光

 ☆ 望着眼前的王平,王林露出了微笑,这八年,是他想了很久之后,想到的yī条彻底驱除王平灵魂中怨气的方法

  柳眉的丹药、王林的神通,也只是可以把怨气驱散大半,只是这怨气太深,已经融入进了灵魂之中,□根深蒂固,二十年的平静,使得这怨气渐渐缓和,再加上这八年心灵的净化,王平灵魂的升华,使得他在不知不觉中,灵魂中的怨气,清除的只剩下了yī丝

  这yī丝,却是任何法术,任何丹药也无法驱除,只能在轮回中,把它抹去

  祁连峰下,王林遥望远处的山村,轻声道:“不去看看么?”

  在他的身边,王平摇头,说道:“不去了”

  王林没有再说,而是踏向山峰王平跟在后面,追上父亲的脚步,笑道:“父亲,我记得小时hòu曾听人说,这祁连峰上有仙雾,吸上yī口可以十年不生病,那时我就在想,不知什么时hòu,父亲可以带着我来到这里”

  王林微笑,和蔼的看了yī眼王平

  这高大□的祁连山,渐渐的,被这父子二人爬至巅峰,在那山峰之上,飘着无数云层,好似踏着云雾yī般

  王平深吸口气,看向父亲,在他看中,这祁连山虽说伟岸,但却比不过自己的父亲,这祁连山虽说高大,但却高不过□父亲的脊梁

  云层远处,略有阴暗,阵阵电光游走,时而雷鸣轰隆隆的传出,这天地之威,吸引了王平的目光

  不多时,随着雷声渐渐大了起来,yī片湿风吹袭,雨水缓缓的落在了大地,随着那阴云的弥漫,雨水渐渐大了起来

  大地之上,许是好久没有下雨的缘故,拍起了团团的尘土,只是尚未飘升太高,便被那急促的雨水淋透,融入雨滴内,再次回到了大地

  就好似逆天修行之人,本欲升天,但在那化作雨滴的天威下,却是不得不,落下在这局促的雨水中,真正能升天的灰尘,又能有多少……

  雷雨交加,轰隆而过,在山峰上的父子二人,却是平静的望着天地,这雨水,好似在下界滔天,可却半点没有落在身上

  四周除了雷霆与唰唰的雨声,再无任何声响

  雷雨来的快,去的也同样急,不多时,云层消散,yī道七彩虹,好似挂在了天空yī般,展现在了这父子二人眼前

  彩虹的美,炫丽多姿,七种颜色在如此的近距离看下,好似蕴含了天道

  只不过此刻,这宁静之中却是被yī道呼啸之声扰乱,只见在天地之中的远处,yī道剑光呼啸而走,化作奔雷轰隆隆之际,好似要把那彩虹震碎,从其内穿透而过

  那剑光中,站着yī个中年男子,此人仙风道骨,yī身仙气弥漫,脚下yī把青色飞剑,散发出阵阵寒芒

  他呼啸而过中,yī眼就看到了祁连峰顶端的王林父子二人,却是轻咦yī声

  凡人能攀爬至这里,绝非寻常,定然是有着极大的毅力此人眼中露出赞shǎng,但却没有停留,而是跃过山峰,直奔远处而去

  王平怔怔的望着那中年男子消失在了天边,这是他此生第yī次,看到这样的yī幕,心中之震撼,却是如同怒浪,久久不曾平复

  “父亲,这……便是仙人么?”王平喃喃道

  王林轻叹,缓缓的说道:“是的”

  王平沉默,许久,他抬起头,望着自己的父亲,眼中露出明亮之芒,轻声道★:“父亲,真的不能让我修道么……”

  王林目光落在了远处渐渐消散的彩虹上,眼中深处,再次露出yī丝悲伤,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王平没有再诉说,而是怔怔的望着远处那中年修士消失的地方☆

  下了祁连峰,yī路上王平始终沉默,行走在官道之上,yī直到了附近的镇子里,坐上了去大城的马车,王平依然是没有说过yī句话

  除了那赶车的车夫外,马车上只有王林父子二人,王林的目光,□顺着车窗看向外面,其眼内,悲哀之色浓,其中,还有yī丝难言的苦涩

  马车内yī片安静,许久,王平低头头,轻声道:“父亲,我想修道……”这是他第二次,说出了修道

  第yī次,是十年前,那○yī年,他十七岁

  王林没有收回目光,依然看着窗外,平静的说道:“你,不适合修道”

  “父亲,为什么?”王平望着父亲的侧影,不甘心的问道

  王林转过头,如十年前那般,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望着王平,静静的望着

  马车外轱辘压地的声音缓缓传来,带去了时间的流逝,最终,王平低下了头,轻声道:“我知道了,父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