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第三道剑气


  远处天地之间,扬起一片尘土,这尘土,即便是雨水,一时半刻也无法拍xià,尘土中,无数妖兵身穿铠甲,手持利刃,骑在马上,带着浓浓的杀气而来

  在妖兵半空,漂浮着一个古香古色的阁楼,随大军而动

  在这阁楼四周,一个个目光炯炯的妖兵,分列左右

  此刻,一dào长虹从天际而来,直奔大军所在,这长虹尚未临近,那天空中的阁楼内,便走chū一人,此人衣着寻常,但却有一股威严散chū

  他嘴角带着笑意,望着远处来临的长虹,笑dào:“王兄,别来无恙”

  那长虹在阁楼州化作王林的身影,他看了眼那从阁楼内走chū之人,脸上没有露chū诧异,而是抱拳dào:“王林见过妖dì大人”

  此人,正是那与王林把酒彻夜的青年,王林当年看此人,好似体内没有半点妖力,但他却是有种微妙感觉,此人绝非等闲

  今日以问鼎修为一看之xià,却是看chū了端倪,在此人丹田,有一颗仅仅拳头大小的妖晶,这妖晶虽说没有半点妖力散chū,看起来也极为平常,但王林却为留意

  王林打量此人的同时,这从阁挂内走chū之人,也在打量王林,他笑dào“王兄莫要如此,nǐ是祖灵▲钦点的使者,说起来,nǐ我地位相当,直接称我祖名古云封便是不过古某却是有些不解,nǐ何以知晓…我便是妖dì?”

  王林微微一笑,说dào:“当日只是怀疑,今日见古兄后才确定”王林刚说完,立刻从▲储物袋内传chū一股神念,在他心神内不断地哀求

  “主子,我许立国此生最最尊敬,伟大的主子啊,nǐ忍心让一对生死相许的恋人明明只在数丈之隔,但却就此擦肩而过么主子啊,我已经有十年没见到那小美人了,我”王林眉头一皱,直接拍了一xià储物袋,仙剑内的许立国,立刻飞chū

  他这次学聪明了,怕惹得王林不喜,没有带着仙剑一起chū来,而是离窍而chū

  他刚一chū现,便立刻幻化成●形,连连打量妖dì,可看了半天,也没发现dì剑所在,不由得脸上露chū寡欢之色,叹息dào:“莫非老子与小小美人真的没有缘分么,十年一别,回首却是一生”

  这许立国难得言谈文雅一次,可听在王林◇耳中,仍然有些尴尬,他向妖dì抱拳,说dào:“古兄,这是王某剑灵,与nǐdì剑剑灵有些有些误会…”

  妖dì看了许立国一眼,说dào:“无妨,我对这让我那侄女十年内仍然恨恨不已的剑灵,也是早☆就闻名”

  他说着,右手虚空一抓,但见天空中立刻传chū咔咔之声,虚无处居然直接裂开一dào缺口,dì剑一闪而chū”是nǐ此剑刚一chū现,便立刻剑体一震,其内传chū一声尖音,奔着许立国一■剑削去,剑气顿时扫chū

  许立国寡欢之色顿时一扫而空,好在他知dào那小美人的主人就在旁边,眼中淫光被生生压xià,露chū一雷痴情之色,对这dì剑说dào:“娘子,十年未见”个nǐ家许爷恩,好生想念啊”他说着,连忙闪开剑气

  因为是灵体chū现,面对剑气,许立国闪躲的有些勉强

  王林目光一冷,许立国虽说是剑魂,但却是他之物,平时他怎么对待都可以,但若是外人如此,则不行

  眼看那dì剑再次削来,而妖dì却没有阻止,王林面色沉了xià来,右手大袖一挥,一股怪风吹起,那dì剑上的剑芒,顿时晃动

  “这气息是nǐ,nǐ就是那个可恶的食物好啊,原来nǐ们是一伙的”那dì剑上少女的身影幻化而chū,她气愤的瞪着王林与许立国,毫不犹豫的催动dì剑,刹那间,四周全部都是剑气,这些剑气立刻向着王林冲击而去

  王林眉头微皱,冷哼一声,他此刻修为达到问鼎,远非当年婴变后期,当年对这dì剑,他的确忌惮,可现在,以他的修为,岂会在乎一把剑

  冷哼中,四周所有剑气,瞬间被震的崩溃,那dì剑刚要在动,此刻,妖dì右手虚空一抓,dì剑便被他抓住”王兄,我这侄女有些顽皮,让nǐ见笑了,但,她虽说是剑灵,可却并非天生,而是我一位至交好友的女儿,因为一些变故,这才化身成为灵体对古某来说,她,便是我的子女一般,不容恶徒淫语调戏”妖dì古云封,含笑说dào,但其目光,却随意的扫了一眼许立国,这一眼,看的许立国身子一颤,好似将要崩溃一般

  王林目光微不可查的一凝,这妖dì在刚才的瞬间,体内妖晶幕然爆发,其强度,丝毫不弱于一个问鼎后期大圆满的修士

  王林神色阴沉,一把抓住许立国,扔入储物袋内,抱拳dào:“让古兄见笑了,王某来此,是问询一事,妖将墨非,在何处”

  妖dì内心暗叹,他本不想与王林弄的这般僵持,可若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欺负双儿,他却是不能忍受

  那王林的剑灵,虽说掩盖的极好,但落在自己眼中,其目内的淫邪却是极浓,暗叹一声,妖dì说dào:“王兄,墨非已经成为了副帅,他与天帅等人一同率领左路犬军,此刻应该已兵临火妖松◎涛城”

  说完,他略微一顿,又dào:“王兄身为祖灵使者,此事我已经宣布chū去,如此一来,可方便王兄行事,另外nǐ持我玉简,便如我亲临,若有不敬者,可调动天帅杀之”古云封说着,拿chū一枚白□色玉简,向王林送去

  这玉简内有独特妖气,却是很难模仿

  王林神色如常,接过此简,说dào:“多谢”说完,他一抱拳,转身踏步而去,消失在了天边

  古云封望着王林消失之处,摇头暗dào:“王林,从那琴音入耳的一刻,我便知脐,nǐ我同是一路之人,我不愿与nǐ交恶,善意送chū,希望nǐ能明白”

  挪移间,许立国的声音传入王林元神内

  “主子,那小美人,…”

  “此事莫要再提”王林平淡的说dào,他捏了捏手中的玉简,放入储物袋内以他的心智,妖dì之意,自然明白

  天妖郡左路大军,妖兵千万,所过之处大地震动,如同地面炸响无数狂雷,天,宙,荒三位正帅带队,洪,玄,黄三位副帅协管,带着千万妖兵,直奔火妖郡此处边界松涛城而去

  此刻,天,宙、荒三位正帅各自骑着不同的妖兽,在妖兵中军驰骋

  三人彼此没有交谈,一股萧杀的压抑之气,笼罩天地,随着天妖郡大军直逼松涛城

  在大军右翼,副帅墨非,身穿铠甲,骑在一头似麟的妖兽上,目中一片平淡,在他身后麟尾上,站着一人,此人中年,双目合上,身后背着大剑,整个人随着麟尾飘摇而动,看起来颇★有仙风dào骨之色

  就在这时,忽然远处天际,一dào奔雷炸响,这雷声轰隆隆旬,好似要把千万妖兵的杀气压过,在奔雷中,一个人,蓦然而立

  此人身穿一套黑色铠甲,看起来如同魔尊降临,全身■■上xià魔气纵横

  他的chū现,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他,正是王林,刹那间,王林眼中寒芒闪过,向前一踏,整个人变化作流星,直接在空中冲击而来

  他没有任何话语,一冲之xi◇à神识幕然散开,瞬旬便锁定在了右翼墨非身上墨非目光冷漠,遥遥看向王林

  其身后的中年男子一直合上的双眼缓缓睁开,一dào深邃之光,散chū

  说时迟那时快,王林脚踏奔雷,轰隆隆声中电光而来,一路跃过无,数妖兵,此刻,天,宙,荒三位正帅除了天帅外,其余二人目光一闪

  千万妖兵杀气呼啸,但王林却全部无视,杀人,便是要夺人声势,便是要快刀斩乱麻,否则的话,若是上来先自报身份,拿chū妖dì玉简,想要再杀人,便失去了先机,给了那大罗剑宗之人思索施展凌天候剑气的时间

  “奉妖dì之命,擒杀副帅墨非,其余人等,壁让”王林一声大喝,右手一抛,妖dì玉简飞chū,直奔那正要chū手的宙,荒二位正帅而去

  这一切,都是在刹那间完成,黄泉横扫之xià,王林一个挪移而chū,在身影消失的瞬间,其右手食指向前一点

  寂灭指

  寂灭指风电闪而chū直奔墨非二墨■非神态冷漠,抬起右手,其身后的中年男子面色凝重,双手掐诀,其背后犬剑蓦然飞chū,此剑在半空,其上有一头漆黑的凶猪之魂幻化

  指风度极快,但却在临近墨非之时突然崩溃,消失无影,这~幕,使得墨非○一怔,但立刻便面色微变,一股妖力从其体内爆发,笼罩全身

  系于那中年男子,也是楞了一xià

  就这一xià,便是死亡

  王林的身影在那中年男子身边瞬间chū现,一指点chū,他全身铠甲的魔气,刹那凝聚,化作一dào魔焰

  这一指,是巅峰,无法抵抗那中年男子面色大变,生死之际瞬移而chū,毫不犹豫的准备施展凌天候的剑气,但,刹那间大地黄泉轰然而起,dào传天地,轮回幻▲化,无形之力降临四周,好似天地间,这~刻只剩xià这dào黄泉一般,苍生为之一顿

  这一顿,中年男子眉心金芒则闪,王林食指,已然点在其上

  指落,人亡

  割xià人头,王林一晃☆▲化,无形之力降临四周,好似天地间,这~刻只剩xià这dào黄泉一般,苍生为之一顿

  这一顿,huà,wúxíngzhīlìjiànglínsìzhōu,hǎosìtiāndìjiān,zhè~kèzhīshèngxiàzhèdàohuángquányībān,cāngshēngwéizhīyīdùn

  zhèyīdùn,zhōngniánnánzǐméixīnjīnmángzéshǎn,wánglínshízhǐ,yǐrándiǎnzàiqíshàng

  zhǐluò,rénwáng

  gēxiàréntóu,wánglínyīhuǎng,虚空抓住此人大剑,转身离去

  行云流水,干净利落

  三,完成爆发承诺恳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