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血魂丹


  镰刀是黑甲老者以自身魔与凝化他不是真正的魔人其魔气并不精纯,以此幻化而出的魔刀,并未完美,但,他眉心的魔影,却是实实zàizài的魔魂分体,有此魔魂融入,即便是凡铁,也可以化作魔刃,不用shuō这本就是由魔气化作的镰刀了

  魔魂融入其内,这镰刀,变成了魔刀其上,是蕴含了魔道

  凌天候的剑气,与蕴含了魔道的魔刀,谁强谁弱,无人知晓

  王林食指剑芒一闪,凌天候的剑气,从其指尖呼啸而出,这剑气太强它刚一出观,天地便为之一顿

  这一顿,好似时间停止了流逝,就连天空中的黄泉与风雨雷电的神通,都为之一暗

  剑芒一观,天地之间全部都是剑气这剑气之浓,使得天空黄泉倒卷,直接融入王林体内,其内的十三万杀戮之气崩溃,其内的黄泉之魂由一化亿

  风雨雷电的神通,同样如此,黑雷刹那崩溃,无数雨滴连同其上的电光,全部碎灭,就连上空的那风之漩涡,也被剑气穿透,直接崩溃

  剑芒一观,天地间任何神通,都要给其让位,不可抢其声势,这,便是剑芒内蕴含的凌天候的道

  霸道

  凌天候一生傲然,以霸之道,横走天地,他的剑气内,这gǔ霸道,便是天威 ▲
  那魔刀上的魔影,露出凝重的表情,此刀一闪,化作黑芒,直奔王林

  剑气纵横,带着霸之道念,一剑扫去

  魔刀与剑气临近的刹那,zài那剑气之后,好似出观了凌天候的身影,同样,zà○○i那魔刀之后,一个头生单角的巨大魔影,幻化而出

  zài碰撞的瞬间,大地崩溃,一道裂痕出观,直接把大地分成两半形成一条沟壑,迅的裂开

  天空云层全部消失,整个天,zài这一刻,黯淡下来○

  魔刀之后的魔影,脸露不甘,消散,zài它消散的刹那,魔刀崩溃

  凌天候的剑气,完全黯淡,只有一丝金芒闪烁,但这一丝金芒,同样蕴含了凌天候的道

  zài魔刀崩溃的刹那,残余的剑气横扫,直奔黑塔而去

  王林zài释放出凌天候剑气的同时,毫不犹豫的迅后退,他要退,必须要退,清醒之后王林心有余悸,若是任由那疯狂占据心神,强行踏入那搭中,他,必死无疑

  刚才zài那黑甲老者的直观下,他无法后退,但此刻,他剑气甩出,这便是退的最好时机

  那黑甲老者zài魔刀崩溃的瞬间,啧出一大口鲜血身子萎靡,他看到王林退走,咬牙正要追击,但立刻生生止步,面色大变,改方向直奔剑气而去

  因为那剑气,正直奔黑搭他心里明白,此塔对于魔仆来shuō的重要程度

  老者度虽快,但那残余剑气却,刹那间,便来到黑搭旁,就zài这时,一声冷哼,从黑搭内传出,钟气顿时一颤,但却并未消散,其内蕴含的霸道,使得这剑气,硬是穿透了这哼声内蕴含的力量,落zài了黑搭之上

  一声轻咦,从那黑搭内传来,与此同时,此塔一震,虽shuō并泰崩溃,但却有一道道裂缝,zài黑搭中出观

  “好强的剑气发出这剑气之人,比我当年全盛时期还要强上几分”

  黑甲老者看到剑气消散,黑搭并未崩溃后,松了一口大气,就zài这时,一gǔ浓浓的魔气从黑搭内传出,直接进入到老者体内,老者身体上的皑甲顿时闪烁妖异之芒

  他的身体,瞬间便膨胀起来,整个人立刻胀大了数倍,成为了一个三丈大小的巨人,他身体上的皑甲,也随之变大,一跟黑角,自老者额头钻出,散发寒芒

  这一刻的老者,己经不再是人他痛苦的咆哮一声,猛地转身,遥望正急退走的王林,眼中露出寒芒

  “小杂种,我看你往哪里跑”他shuō着,身子向前一踏,追了上去

  “成也shēng仙果,败,也是s◎hēng仙果”王林暗叹,他目光一闪,暗道:“只有拼一把了”他右手一拍储物袋,一粒蜡丸,出观zài其手中

  这蜡九上有无数符文,随着王林的心跳而诡异的闪烁

  王林一咬牙,神识分出一道,蓦□然冲入自己储物袋内,横扫之下,瞬间便锁定zài了储物袋中一个被无数禁制封印的小球内,他神识冲入其内

  zài这禁制球中,姚惜雪面色徘红,全身汗水不断地泌出,脸上露出既痛苦又舒服的奇异表情,其中还有羞辱与挣扎之色闪过

  “姚惜雪,shuō出血魂丹的使用方法,若你不shuō,我死前捏碎储物袋,你将融入虚无,保持观zài的样子直至寿元断绝”

  王林的神念,直接冲入姚惜雪神识中,好似奔雷,使得此女蓦然清醒,但立刻,她便挣扎起来,因为身体上那奇异的禁制产坐的奇异感觉使得她几乎崩溃

  “解解开…禁制我告诉你”姚惜雪挣扎的shuō道,她宁可告诉王林一切,也不愿意再承受这样的折磨

  王林神念zài姚惜雪身上一转,顿时此女身上的禁制消失,姚惜雪松了口气,脸上徘红之色虽shuō仍zài,但没有了那折磨人的根源,立刻轻松不少

  她从未见过王林这般焦急,此刻眼晴一转,正要讨价还价

  王林神识一分为二,进入储物袋的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一道则还zài身体内,此刻身后黑甲老者一步之下便追来,王林眼中寒芒,储物袋内立刻飞出一把战斧

  这战斧,便是巨魔族之物,王林拿出此物,蓦然扔出,口中喝道:

  “爆,”

  战斧一震,轰然间碎裂,形成一gǔ巨大的风暴,那黑甲老者眉头一皱,轻哼一声“大袖一甩,巨斧碎裂的风暴,顿时消散

  储物袋内,王●林喝道:”shuō不shuō“他神念一动间,立刻禁制出观,若是此女还不shuō他便准备继续让其zài那痛苦中挣扎

  姚惜雪面色徘红,但双目却是有惊恐,她望着那禁制,毫不犹豫的便把血魂丹的使用方■●林喝道:”shuō不shuō“他神念一动间,立刻禁制出观,若是此女还不shuō他便准备继续让其zàilínhēdào:”shuōbúshuō“tāshénniànyīdòngjiān,lìkèjìnzhìchūguān,ruòshìcǐnǚháibúshuōtābiànzhǔnbèijìxùràngqízàinàtòngkǔzhōngzhèngzhā

  yáoxīxuěmiànsèpáihóng,dànshuāngmùquèshìyǒujīngkǒng,tāwàngzhenàjìnzhì,háobúyóuyùdebiànbǎxuèhúndāndeshǐyòngfāng法shuō出

  此刻zài外界,那黑甲老者扫开风暴,右手成抓,向王林抓来

  王林的神识zài储物袋内又问了一遍,迅收回钻入体内,其手中的血魂丹”被他一捏,蜡丸碎裂,其内飘出一滴蓝色的血液

  王林毫不犹豫直接咬破指尖,挤出鲜血虚空化作一个复杂的符文,这符文出观后立刻与蓝色血液融合,与此同时王林迅抓住符文,按zài自己眉心之上

  此刻,化作三丈巨人的黑甲老者,己然临近,王林的眉心中,那符文立刻泌出,被王林一弹之下,飞至千里外消散zài了天地之间

  做完这些,王林猛地转身,其眼中的清明,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那shēng仙果的疯狂战意与杀机

  “老东□西,你给我死”疯狂的中的王林双目通红,狰狞的大喝中“身子不退反进,直接迎面冲向老者

  zài冲来的瞬间”王林的身体内,蓦然爆出出一道火焰,这火焰从他全身冒出,好似浓焰

  黑甲老者面色瞬□息一变,他不进反退,这一退,随后再退

  “你疯了”老者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自爆问鼎修士的自爆其威力,即便是老者,也不愿直接面临

  王林心神中,shēng仙果的奇异之力充斥,他己经瘫狂,元神正zài嘿烧,尤其是他体内那四滴仙液,zài元神燃烧的一刻,也随之沸腾

  王林身影好似流星,直奔老者而去,老者面色变化中,一退再退

  “爆”王林全身的火焰瞬间浓耀,他盯着那老者,身子瞬间便被体内的仙力摧毁,与元神一同化作一gǔ无法想象的力量,横扫开来

  若是寻常问鼎修士自爆,老者即便受伤,但却不会死亡,可王林体内有四滴仙液,如此一来,则是天地之差

  自爆的力量,疯狂的横扫,老者的身子首当其冲,立即啧出一大口鲜血,他身体上的铠甲立刻化作细丝,zài其身前凝化成盾,想要抵抗这自爆的力量

  但,这盾牌之持续了三息,便立刻凝化成一个黑色的魔影,一跃之下,离开了老者,向黑搭飞去

  没有了皑甲盾牌的守护,老者的身子,瞬间,便被王林自爆的力量波及,崩溃

  自爆中的王林,身子消散的一刹那,他冲着不远处的黑搭,打出了一拳,这一拳,是他道念、生命、元神所化,甚至其内,还蕴含了本尊的古神之念,种种的一切,zài他身子消散的瞬间,被打了出来

  这一拳,化作一道狂风,直奔黑搭,黑搭一震,其上凌天候步1气留下的裂痕,顿时蔓延,转眼间,整个黑搭崩溃

  半空中,一副少了一个护腕的皑甲,静静的漂浮,其上幽光爆闪,一gǔ神念从其内冲出

  “你敢毁我魔塔”即便你与他有关系,我也要杀了你“魔络,是这皑甲神识扩散的重要魔器,没有了魔瘩,他的神识便无法做到横扫大半个妖灵之地

  魔搭之前所zài的大地,zài此搭崩溃后,露出一个黑色的阵法,阵法内,有一个身影zài盘膝,此人一头长发飘动,身体上有紫金色的纹络

  此刻,半空中的皑甲落下,化作一道道黑线,包裹zài了此人身上,转眼间,这皑甲便zài此人身上穿好,zài这一刻,这大汉睁开双眼

  千里外,虚空中出观一滴蓝色的血液,这血液刚一出观,便立刻向远处疾驰,zài飞行中,它渐渐变化,最终形成王林的身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