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584章 淫笑的许立国(二合一)


  凹囚清风拂来,为泣万走广场F带去阵阵风淤,挥扫而纣,Q抛甄无数衣衫,发出啪啪之声

  王林一身白衣,随风向身后吹去,tā一头长飘逸

  站zài广场之中,王林抬头看向天空,神色从容,仿佛眼前的一切,只是那过眼云烟一般,tā,只是一个过客

  广场四周高架之工,zài王林出现的一刻,议论之声轻微的传来

  “莫厉海不出战,此人虽是帮助者,怕是很难为莫厉海取得最终的胜利”

  “此人口出狂妄,但却不敢去接妖将石萧的挑战,实zài可笑”

  ,身为外来者,zài我妖灵之地内莫要猖狂,否则的话,只能是必死无疑,此人看来还没有明白自己的身份”

  议论★之声中,北侧高职上的玄昏帅,轻,多一声,tā身边坐着人,此人中年,身穿一套蓝色铠甲,相貌寻常,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却有一股威严

  此人听到身边玄副帅的轻哼,转过头,笑道,玄副帅,你认识此人?”★

  玄哥帅面色阴沉,摇头道,“不认识”tā声音一顿,又继续道,“不过此人必定可以最终名列三甲,甚至第一,也并非难事”

  那中年男子一怔,回头仔细看了一眼广场之工的王林,说道,

 ○ “此人zài修士中的够为,只不过是婴变后期圆满,想要名列第一,怕是不那么容易”

  玄雷帅冷哼,说道,“黄昏帅,你我二人打十赌如何,此人ruò没有名列第一,我那副天兆旗,送你ruò此人名列第一★★,你把你的玄玄丹给我”

  中年男子轻笑,说道,“好,我倒要看看,此人到底有什么出奇之处,能让玄昏帅如此肯定”

  玄昏帅内心冷笑,暗道,“此人ruò是也把你打的重伤,你也会这么肯定”

  就zài这时,妖将之人迅走出一人,此人身穿一套土色铠甲,行走之间脚步未动但却一晃之下出现zài王林百丈外

  “承蒙列为同僚照顾,没人和我来抢这个,挑战者的身份”此人长笑之声回荡四周,tā神情颇为得意,笑声中是透出强大的自信

  ,妖将熬迪我一猜,此战tā就会出场”

  “此人修为zài妖将之中属于中等,但为人却是极好占便宜,虽说让人不耻,但tā今日寻找的机会,却是绝佳”▲

  “只要战胜了这个修士,便等于战胜了莫厉海,再加工莫厉海不能出战,这一次,只需一战获胜,便可zài这一轮胜出,难怪这熬迪会说承蒙同僚照顾”

  妖将熬迪向四周一抱拳,随后看向王林,笑道○,“你现zài认输,还可保命,否则的话,一旦我出手,你即便能与我平手,但别忘记,我还有帮助者”

  此言一出,四周妖将,很多人都露出看热闹的神态,但这此妖将中,只有数人,神色与旁人不同,其中,便有墨非

  墨非安静的站zài一旁,冷冷的看了王林一眼,神色一片平淡二王林看向半空的目光收回,望了熬迪一眼,微微摇头,说道,

  “你,不是我的对手”

  熬迪一怔,随即狂笑起来,身▲子向前一踏,笑道“狂妄之人,我且看看,你是否有狂妄的资格”

  tā说着,身子踏步间,整个人立即消失zài了原地,凭空无影

  zài其身子消失的一刹那,王林神色没有半点变化,没有任何诧异◇,tā抬脚右脚,向前一踏

  大地轰鸣

  阵阵波动以王林脚下为中心,疯狂的向四周横扫而去,一道道仙气,化作一把把利剑,幕然间从波动的大地内冲出

  这一刻,好似王林所zài的大地处于地狱岩浆之上,tā一踏之下,这大地碎裂,无数岩浆从缝隙内冒出,散发的红芒,便是那一把把利剑,冲天而起

  zàitā身前五丈外,熬迪被生生从地底逼出,tā身zài半空,满眼的不可思议,tā这一招土遁以妖力催动配合本命妖兽,即便对方施展这招崩塌地面,但想要把tā逼出,却是不易,甚至于tā可以zài对方施展崩塌地面的瞬司,改变策略,曲线进攻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天妖门下的万丈广场,处处禁制,想要zài这里使得地面崩溃,其难度比之外界要高出十倍以上即便是tā,zài土遁中也是小心翼翼,之前观石萧之战时,是一直研究最佳路线

  但此刻,tā却是没时旬思考那么多,身zài半空时,王林的目光如同一把利剑穿透阵阵风沙刺来,落zài熬迪的眼中,tā顿时头皮发麻,内心升起强烈的不妙

  tā毫不犹豫身子退,同时右手迅拍向额头,但就zài这时,王林向前一踏,一步之下,便是数丈,来到了熬迪身旁,王林的古手,zài一阵灰芒印记闪烁中,一把抓住此人拍向额头的右手

  熬迪面色大变,对方的手掌,好似炙热的铁钳,tā一挣之下,居然没有挣开低吼中,熬迪咬破舌尖,迎面向王林喷出一口血箭

  这血箭刚一出现,便立刻散发出阵阵妖气,化成一只虚幻的龙龟

  一声龙啸中,吞向王林

  王林神色始终平淡,那血箭尚未临近王林面部,便zài虚空碰到了一层层无形的生之烙印,层层消融之下,zài第八百多道生之烙印下,消失无影与此同时王林抓着熬逃的右手,向一旁甩去,tā的仙力瞬间流入对方体内,势如破竹般疯狂的寸寸摧毁一切经脉

  “住手”就zài这时,负责妖将之战的金甲男子,蓦然睁开双眼,眼中露出阴森的寒芒

  王林目光一闪,不但没停,反而又传出一道仙力,再次椎毁那本就成为残骸的经脉,随后松手,熬迪身子立刻顺着惯性被甩出二tā身zài半空时,其身体内传来砰砰之声,大◎片的血雾从其体内散出,痛,剧痛是tā此刻唯一的感觉tā体内压力疯狂的抵抗仙力入侵,zài这一过程中,剧烈的冲击与震动,使得tā好似身zài地狱一般

  玄昏帅到吸口凉气,阴幕,让tā想到了与王林○一战的情形,tā看到熬油,就好阴翘吐了当初的自已

  “大胆”金甲男子右手虚空一探,阵阵金芒从天空之中的太阳中疯狂的凝聚zài其手中,转眼间便化作一把金色长枪,这一枪,好似tā把阳光抓zài了手中被其一抛之下,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不看那冲向自己的金色长枪,身子向前一晃,化作一道残影,直奔半空中的熬迪而去,再次抓住其右手,猛地一抖

  熬迪只感觉全身顿时好似被怒浪拍击,一股庞大的力量顺着其右手直接冲入体内,化作阵阵闷闷的噼里啪啦的声响

  tā全身骨头瞬间与血肉分离,骨头碎裂,其身体土所有位置,传来比之前经脉冲击还要强烈数倍的痛

  王林松手,熬迪摔落zài地,掀起…片尘土,tā日ruò游丝,但却尚未死亡口做完这一切,王林猛地转身,右手掐诀,一道道生之烙印瞬间zài其右手凝聚,zài这一瞬间,那金色长枪呼啸而来

  此枪之威,极为惊人,好似开天辟地一般,◎zài其飞出的刹那,王林便感觉被其锁住,zài其临身的瞬间,王林眼露果断之色,目中隐有雅衍禁制时的光芒闪过,tā右手蓦然zài那长枪土一拍

  这一拍之下,此枪顿时传出阵阵嗡鸣,与此司时王林右手□再次一拍,两次所触的位置均不一样,与此司时tā身子一闪,那长枪从tā身旁嗖的一声划…过

  王林收回右手,冷眼看向金甲男子,平缓的说道,“大人这是何意?莫非要坏了规则不成”tā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警慑,那金色长枪的威力,很强

  金甲男子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右手虚空一捏,那从王林身边穿过的金色长枪,立刻一颤,化作阵阵阳光,消失了

  这一刻,四周极为安静,看台土的所有人,均都目瞪◎口呆,望着这峰回路转的一幕zài坐的众人,显然无法置信,堂堂妖将,居然被一个外来者打成这样,虽说没死,但全身经脉寸断、全很骨头寸断,如此之人,已然成为了一个废人

  除非是妖帝肯赐予tā极为珍贵的天妖丹,可天妖升,即便是妖帅,想要获得一粒也需要无数战功,这熬迪区区妖将,怎么可能会得到此丹

  ruò是此战经过极为激烈的战斗后,荐迪败落,那么这些人尚还可以接受,但此刻,却是电光火石间,便◇出了胜负

  这一下子,便击碎了tā们身为妖灵地之人的骄傲要知道历来的妖将之战中,除了有限的几次外,很少会出现有妖将被打的如此严重的情况

  至于被外来者出手所致,这,尚是第一次

 ★ 一道道诧异中带着杀机的目光,蓦然间,凝聚zài了王林身工

  两旁妖将之中,阵阵吸气之声传来,看向王林的目光,立刻不同

  “此人,很强”妖将之人,一个全身散发阴寒气息的男子,盯着王林,眼中露出一丝战意tā,便是修炼杀戮道的妖将于森

  “有趣,没想到莫厉海居然还有这等后备之招……不知ruò我展开七妖之术,tā能接下几妖呢……”妖将之战,一个黑发男子,tā摸了摸手指之土的戒指,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好狠”玄哥将捏住座椅的扶手,直勾勾的望着王林,内心掀起巨浪

  南北看台之土,八个妖帅,此刻均都目光一凝看向王林,其中一人身穿青换,一身儒雅,tā看着王林,眼中露出一丝赞赏

  “出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此子,不错”陈涛站zài石萧身边,此刻怔怔的望着王林,眼前这个当初的师弟,已经变得与当年截然不同,此刻的tā,加强大,甚至可以说,其强大的程度,已经有些可怕

  废了熬迪尚是其次,真正让陈涛目光为之一凝的,是王林拍向那金色长枪的一掌,那金色长枪是什么,陈涛极为清楚,tā早年听天运子曾说过,世间有一种神通,可以抽取太阳之光,凝聚成为力量,并把这力量化作液体,这种神通,天运子赞叹不已

  那金甲之人虽说修为没有达到化光为液那另天运子赞叹的握度,但这一枪,却是实实zàizài的太阳之光

  那一枪,陈涛自问自己也可以拍开少许,但ruò是向王林这样,连拍两下,彻底的使其改变方向,却是很难这不是修为的问题,也不是仙力的问题,而是一种计算一种雅衍

  “ruò以tā此刻的状态与我再次争夺天运七子的材号……我即便是胜,也会重伤闭关百○年,甚至很有可能修为跌落”陈涛深吸口气,看向王林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众人中,最高兴的当属莫厉海,tā嘴角露出掩饰不住的微笑,内心再一次时自已当初的决定感到英明神武

  “我与此人有这一□层关系,日后也不会成为敌人,这王林越强,我簌胜的机会便越大只不过金总管,却是有些以大欺小了,ruò是我有一日可以成为正帅,定要让此人好看”一声冷哼,回荡广场之土,这声音如同一道道霹雳刮过天空,带起阵阵轰隆隆的奔雷之声,把绝大部分人的目光,重凝聚zài了冷哼之人身土

  金甲男子,右手一指王林,喝道,“你可知晓,杀妖将者,斩

  此次妖将熬迪未死,便饶你一次,熬迪的帮助者,出列”两旁人群中,一片安静,少顷,从其内传出一个弱弱的声音,“我弃之髅深外,剑阁所zài,其内阵法中一帝剑插zài地面千,剑体倨嘣瞬阵嘴鸣,同zài帝都,它zài王林出手的一瞬司,便立刻感受到了那让tā愤愤的存zài

  它愤怒之下,立即从地面飞出,正要不顾一切的冲去把此人如司那被它损坏了无数次的洪牢那样大卸八故,但州刚飞起,它便犹豫起来

  毕竟帝君曾言,让它安静数日,zài妖将之战过程中不要外出,否则的话,就要被送去龙潭

  想到这里,帝剑发出几声不甘心的剑鸣,剑尖愤愤的指向前方天妖门,挣扎了很久,最终帝剑一晃,化作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这少女通体晶莹,相貌极为秀美,她落zài地上,双脚乱踢,每踢一下,都有剑芒闪出

  轰隆隆中,整个,剑阁内被毁坏了多处,最终她这口恶气才有所缓和,这时,她眼珠一转

  “帝君不让帝剑外出,我是剑灵,出去yīng该没事yīng该没事,恩,我不出手,只是去看看那个可恶的食物,记住tā的气息,这样以后找起来也方便,yīng该不会有事”少女眨了眨眼睛,身子一晃,便从剑阁内飘出,直奔天妖门而去

  zài快要来到万丈广场之时,少女身子竹作虚无,轻飘飘的来到了广场前方的宫殿之上,她坐zài宫殿瓦片土,向下望去

  zài她出现zài宫殿工的瞬间,广场之中立刻有八道目光看似随意的飘来

  少女身子一颤,吐了吐舌头,这八道目光正是来自南北两侧八个妖帅~人目光只是一扫便收回,其中有数人,嘴角露出微笑

  王林正zài观看余下的效将比试,忽然内心一动,tā与仙剑内的许立国心神之中有一丝相连,毕竟许立国是tā炼化的魔头,此刻◆这许立国不老老实实的呆zài仙剑里,而是以一种极为激动的语气,zài王林心神中吼道

  “主人让我出来,我老许的春天来了你快让我出来”

  何事”王林心神道

  “主人,你还记不记得●这段日子的那把帝剑,我本来也没把它当回事,可今日一看,这帝剑的剑灵,却是这么一个水灵灵、娇滴滴的小美人……一”

  王林身子一震,打断了许立国的话语,说道,“zài这里?”zài那宫殿上面,主人,你看不到她的,只有我能看到”许立国很是得意的说道,说完之后tā却是内心一哆嗦,想起了王林煞星的名头,连忙又道,“这与修为没关系,我能看到她,是因为跟小黑刀学过一个剑灵技巧,这都是小黑刀教我的,tā说像我们这样的高阶剑灵,即便是zài储物袋内,也可以感受到四周司伴的存zài,只不过必须要对方离开剑体之后才可以”

  “主人,你要快啊,她就要向你这里看来了主人放心,别人看不到我的”小黑有一个绝招,可以掩盖一切剑灵气息,有tā帮助掩盖,没事的”许立国显然知晓王林内心所想,立刻说道

  王林眉头一皱,右手zài储物袋工一拍,打开一道缝隙,许立国顿时从其内飞出,tā的出现,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好似一道无形的烟丝般,顺着旁边直奔宫殿工方而去二“嘿嘿“小美人,你家许爷爷恩,许哥哥来了,奶奶的,这都多少年了,除了当年那风骚入骨的大美人之外,老子就再也没开过荤,那大美人让煞星祸害了,现zài这个小关人,老子一定坚决不放手”许立国淫笑着,迅向着宫殿上的剑灵少女扑去

  少女zài宫殿工正要寻找那可恶的食物,忽然一怔,呆呆的望着远处张牙舞爪向她迅飞来的许立国,愣了一下

  看到小美人的诧异,许立国是得意,一下子便扑来,少女眼睛一瞪,一脚踢去,一道无形剑气立刻飞出,直奔许立国

  许立国嘿嘿一笑,说道,“大家都是剑灵,你这么亲热干嘛”说着,tā身子一散,被那剑气穿透,只不过瞬旬,tā便恢复了原样,好似恶狼一般再次扑来

  少女恶狠狠的瞪了许立国一眼,无暇去再找食物,立刻飞走,许立国淫笑着连忙追工,这两十剑灵,迅消失zài了宫殿上

  “小美人,你就从了哥哥,哥哥保证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从此逍遥自zài啊,而且你别看我其貌不扬,老子也有小弟的,tā叫、黑“……”

  回yīng的tā,是一道剑气

  “嗬哟,小美人,你脾气不小啊,没事,你家许哥哥最喜欢蛮横的,我家主人曾说过,越是蛮横的小女子,便越是有个小蛮腰~~,有一道剑气,呼啸而来,这一次,除了剑气外,还有一声愤怒的娇喝,“你主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滚”呀,你敢骂主人,小黑,你听见了么,不是我为了私情让你出手,而是我为了纠正她对于主人的印象,不得已才让你出手的,给我抓住她,老子要好好的和她谈一谈”

  回yīngtā的,是一道连着道的剑气,这些剑气呼啸间传来许立国阵阵淫笑

  同是剑灵,原本许立国不是少女的对手,但tā有小黑帮助,如此一来,倒也处于平衡,谁也奈何不了谁

  另列,许立国现zài亢奋的状态,倒也为tā增加不少气势,使得tā长的发挥了不少

  “老子当年没被那煞星祸害成为魔头时,也曾经是一霸,猛猛,当年的那种好日子,已经有很久没有体会了,今天老子终于又找到了当年的感觉,美人,别跑”

  但立刻,许立国的淫笑便骤然而止,远处传来tā的怒吼,“无耻你居然回到剑体内,你等着,我许立国会zài来的”

  剑阁内,蛇形的帝剑愤怒的四处破坏,多次想要冲出斩了那个无耻之徒,但最终还是忍住

  “这个无耻的剑灵,比那个食物还可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