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厅榭


  第559zhāng 厅榭

  这阁楼地面上那原本放置桌椅的地方,有几处痕迹,这痕迹显然是桌椅放置时间太长,再加上此地外围封印被pò,失去了除灰的小神通后所致

  在这阁楼内仔细的观察了一圈之后,在王林的眼中,却是看出了bú少信息

  首先,在他之前进入这阁楼者,应该是三人当然bú排除有人如王林这般,lái到这里时所见的全部都是前人pò解完的残骸

  这三人中,那掌握了梅花***之人,是最早出现,此人应该心高气傲,等闲之物bú放在眼中,根据王林的观察,这阁楼内凡是看起lái放置贵重物品之处,都有***的残骸

  此人走后,又陆续有二人lái此,他们的pò解方法就有些外行了,这桌椅,便是被其中一人取走

  这个判断重点便是王林此刻眼中所望的地面上的痕迹

  这灰痕上有一些细微的碎木屑,若是bú仔细看,倒也búhuì被人注意

  王林蹲下身子,食指捏起木屑,看了一眼

  “强行pò解之下,那原本放在这里的桌椅,却是有了损坏……”王林把手中木屑弹飞,身子一晃,从此阁楼后门走出

  在阁楼之后,则是一道长长的回廊,回廊四周以仙玉凝成围栏,在围栏之下,则是干枯的池塘

  这里同样留有大量的禁制被pò除后的残余,在那池塘上,王林再次发现了梅花***的图案

  行走在这回廊之上,王林步步小心,仔细打量四周,此地在他眼中,尤其是四周的围栏,多处有被人折断的痕迹

  越是向前走,禁制的残余便越少,走出了约十里后,此处回廊有了尽头,尽头处,回廊一分为三,分成三个方向

  在交叉处,王林停下脚步仔细的看了眼这三条道路,他要找出当年那擅长梅花***之人所去的方向,此人禁制之术太强,若是跟在他的身后,什么宝贝也búhuì得到

  那人就好似一个雅贼,专挑上等之物,在其后的那两人,则好似强盗,基本上所见之物全bú放过,但他们能力有限,便huì有一些上等之物留下

  仔细查看少顷,王林尝试在三个方向分别走出数丈,随后回到原位,目光一闪,直奔右侧道路而去

  走出百丈,王林触目所望,虽说景物依旧,但在他看lái,却是处处pò碎的禁制残痕,这些禁制,均都是被人强行pò除甚至还有一些地方,那禁制只pò除了一半便放弃

  每当遇到这些pò除了一半的禁制,王林都huì停下脚步,仔细的打量一番,他没有急于着手pò除,而是观察之后,继续前行

  这右侧的道路,延伸而出,两旁虽说也有围栏,但围栏之外却bú再是池塘,而是一处竹林

  谨慎的前行中,忽然王林脚步一顿,抬起的右脚,缓缓的放在了原位,他身子一动bú动,但双目内却是有禁制符文闪烁

  此地前方十丈,有一处厅榭,这厅榭之内圆桌旁,有四个石凳,圆桌之上,放着一个酒壶与几个杯子

  王林目光一凝,眼露谨慎之芒,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这厅榭十丈内,禁制完整,没有丝毫pò除的痕迹

  “这厅榭内石桌之上的酒壶,定有乾坤我顺着前人pò除的痕迹走lái,在这里,那强行pò除禁制之人却是止步”

  王林沉吟少顷退后几步,双目禁制符文闪动,仔细的观察起lái,渐渐的,他面色越lái越凝重

  “原lái如此,这厅榭内的禁制,其内有数万种变化,若是bú能全部推衍而出,一旦踏入其十丈之内,定huì引发禁制之威,即便是强行pò除,在那数万种变化之下,除非修为惊人,否则也很难全身而退

  另外最重要的,这厅榭所处之位,显然是四周区域禁制的一个中枢点,牵一发动全身,所以那bú知多少年前lái到这里之人,选择了退避”

  “这禁制虽强,可若是那擅长梅花***之人lái此,消耗时日之下定可pò除,由此可见,我选择的方向是正确的这前方,无人去过”

  王林深吸口气,眼内有兴奋之芒闪过,他进入这洞●府内,所见一切都是被人风卷残云后的残骸,这就好似是进入了一座宝山,可却发现这宝山早就被人挖空

  眼下,在他看lái,这厅榭,便又是一座宝山

  压下心底的兴奋,王林定气凝神又仔细看了几眼●,索性盘膝坐下,研究起lái

  这厅榭外的禁制封印,就好似一张张密密麻麻的网,寻常之人bú可能发现,可落在擅长禁制之人眼中,却是根据经验bú同,所看也是大有bú同

  想要pò除这里的禁制,第一步,便是要观察

  王林这一坐,便是三天,三天内,他的双眼渐渐有了细密的血丝,在其脸上,隐隐露出疲惫之色

  “只能看到三千多种变化,距离pò阵,还有一段距离可这阵法禁制眼下处于静止之中,很多变化búhuì展现而出……”王林沉默,右手蓦然抬起,向前一弹,顿时一道仙力从其手指射出,直奔这厅榭而去

  弹出此指后,他身子没有任何犹豫,以极快的度立刻后退,其快到几乎出现了残影 ◇
  只见那一道仙力刚刚进入厅榭十丈内,立刻砰的一下崩溃,化作点点晶芒消散,与此同时,就好似往油锅中投入了一滴水般,一股爆炸性的气息,疯狂的从十丈内涌现而出

  一石激起千层浪,疯狂的气息,□▲充满了暴虐之力,从十丈内如怒浪般席卷而出,几乎瞬间,便疯狂的延伸

  若非王林早有准备,其也是极快怕是将huì立刻被这怒浪覆盖

  一直退至百丈外,王林身影才停下,他的双目尽管在退后中,也☆始终盯着厅榭禁制,此刻是闪烁明亮光芒

  “刚才那一瞬间的禁制变化,bú下上万”王林沉默少顷,盘膝坐在原地,继续推衍

  时间流逝,转眼间,过去一个月

  这一个月,王林尝试了数次以◆仙力引发禁制,借此查看其内变化,每一次,他都大有收获,其脑中渐渐浮现出了这厅榭外绝大部分的变化

  同时,在这一个月lái,他的推衍没有停止过半息,其双目,此刻通红一片,似欲滴血

  这一■个月,王林已然忘却了一切,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处于别人的洞府之内,在他眼中唯一的事情,便是pò解这个禁制阵法

  越是研究,越是推衍,王林便越是觉得大有收获,这个阵法禁制内,包罗万象,其内种种变化,在他的研究之下,领悟深

  王林所学禁制,是在古神之地内,他所学乃是上古禁制,其后在朱雀星平原的地下洞府内,在那里偶然间查看了大量的典籍,再加上此后数百年lái,bú断地摸索与融合,对于禁制的掌握,较为驳杂,集多家所长,达到了一定的程度,随着时间的度过,当九百九十九组禁幡完成,他的禁制之术,达到了一个瓶颈

  凡是研究禁制之人,此生都huì遇到多个瓶颈,若是无法迈过,那么研究将huì止步,这瓶颈无形,但却受很多因素所致

  王林这一个月的研究,见闻大增,厅榭禁制内的种种变化,好似给他打开了一条通道,他bú知bú觉中,便击碎了那瓶颈,展现在眼前的,是笔直的大道

  他此刻,有四成把握可以pò除此阵,这把握虽说只有四成,但要知道,即便是研究了千年禁制之人,面对这厅榭禁制,也最多只有一二成的把握

  唯有那些万年老怪,其阅历与见闻极广,才敢言及有四成以上把握

  “若是那擅长梅花***之人pò解,恐怕把握huì有七成以上”王林沉吟许久,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继续推衍

  又过了一个月,王林自信这禁制的变化,他虽说没有全部掌握,但pò除此阵的把握,却是有了五成

  这一日,他神态从容的站起身子,虽说双眼一片血丝,但他的精神却是极佳,他身子一动,瞬间便lái到了厅榭十丈外,双目闪烁,计算之下,向前踏出一步

  这第一步,王林没有半点紧张之色,他有十足把握búhuì出现任何变故,búhuì引动这禁制阵法

  一步踏出,四周没有任何变化,王林神色如常,再次向前踏出一步,一步刚落,他又一次踏出

  三步一丈,他一连踏出九步,这九步,他好似演练了无数遍一般,极为从容,如同行走在自家花园般,没有任何异常之色

  九步而顿,王林目内有禁制符文闪烁,他抬头看了看前方七丈外的厅榭,右手掐指,默默计算少顷,随后再次踏出

  这◆一次,又是九步此时,他已经走出了六丈

  六丈的距离,虽说bú长,但却是王林全身心的透入其内,推衍了两个月方才计算而出,这六丈,即便是一些数千年的老怪,恐怕也búhuì轻易度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