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战!


  大罗剑宗长老石方与那矮个,老者,二人几乎同时口喷鲜血,身子相继爆退,蹬蹬蹬之下,在地面踏出数个深深的脚印

  每留下一个脚印,地面都会轻颤一下

  那灰气扩散之jì,是有一道好似◎剑芒般,呼啸而出,其目标,并非是这两个大罗剑宗长老,而是那趁机想要采取耀金果的化神修士吕松义

  吕松义面色大变,他深知后退已然不及,毫不犹豫立刻瞬移,虽说在这地魔北界之内,瞬移的危险极大,但此▲刻,他却是没有第二个选择,但见其身体四周,出现阵阵扭曲的波纹,其身影,眼看就要消失

  只是,那冲击而来的灰气内,却是传出一声冷哼

  哼声中,灰气蓦然临近,居然直接穿透了扭曲的空间波纹,直接破空而入,几乎眨眼间,便立刹冲进了那正要瞬移而走的吕松义体内

  ,你”吕松义面色大变,正要说话,但立刻,其身子一晃之下,居然好似球体一般,疯狂的膨胀起来

  这一幕,太过诡异,但见吕○松义的身子,几乎瞬间,便膨胀到了极限,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堂堂大罗剑宗化神修士,居然就这样,生生的崩溃了

  “砰砰砰”山谷内的回荡之声还在传递,天空中,大量的血肉,却是已然扑洒下来,落下一地
●sōngyìdeshēnzǐ,jǐhūshùnjiān,biànpéngzhàngdàolejíxiàn,zhītīngpēngdeyīshēngjùxiǎng,tángtángdàluójiànzōnghuàshénxiūshì,jūránjiùzhèyàng,shēngshēngdebēngkuìle

  “pēngpēngpēng”shāngǔnèidehuídàngzhīshēngháizàichuándì,tiānkōngzhōng,dàliàngdexuèròu,quèshìyǐránpūsǎxiàlái,luòxiàyīdì

  一片淡淡的血雾,渐渐弥漫四周

  在这血雾之中,一个身穿紫衣的身影,慢慢的,从山谷之外,走进

  此人一头长发,随意的垂在脑后面色并非英俊,但却有股不俗之感,他的右手指尖之上,两道灰气,好似两条小龙一般在指缝内穿梭盘旋

  在此人的腰上,挂着一块紫色的令牌,其上,刻;着一个“七”字

  王林的出现,使得山谷内,一片寂静

  郭都佚,面色苍白,毫无任何血色,其身子,是隐隐颤抖,右手死死的抓住飞剑,已然握的指尖发白都不自知

  其师妹,是眼露惊慌之色,最终实在忍受不住,捂着嘴,蹲下身子呕吐起来,其面色,是苍白如纸

  至于那显然并非大罗剑宗弟子的蓝衫青年,则是眼中陶醉之色大浓,甚至他还深深地吸了几口这充满了血腥味道的雾气

  除了三人外,那叫做千琴的女子,则是表情阴晴不定,眼露犹豫挣扎之色

  这些小辈弟子,修为不足,定力不够,自然不如石方与矮个老者,他二人此剩虽说心神大震,暗叫不好,但面色,却是没有露出太过的端倪,只是较为难看罢了

  王林神色平淡,目光在众人身扫过,随后右手看似随意的虚空一指,顿时山谷内,一道道灰气,从地面的碎肉之中缓缓的飘散而出,迅凝聚在一起

  化作一大片灰色雾气,向着王林虚空点出的右手凝聚而qù

  灰气大量的聚集而来,转眼间便化作一团灰色的球体,这球体内云雾缭绕,好似蕴含了某种神奇的物质一般,让人眼,便会忍不住彻底的迷失进qù不能自拔

  王林目光平淡,右手随意一捏,顿时这灰色球体,立刻从内部传出一阵波动,在这波动之下,此球顿时缩小,最终化作只有指甲盖大小,被王林抓住手心,张开时,这小球已然消失无影

  “天运宗,紫系老七,王林”大罗剑宗长老石方,目光在王林腰上之紫色令牌上看了一眼,随后盯向王林,的说道

  王林收回右手,目光冰冷的看了石方一眼,说道“回答我一个问题,今日,我放你们离开一个”

  那石方好似听闻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狂笑起来,右手掐诀,向天空一点,顿时从其背后空空的剑鞘内,蓦然间闪烁一股强烈的剑气,这剑气成青色,直冲天jì而起

  ,王林你虽说是婴变中期,但今日,我们两个以婴变初期的修为,再加上我大罗剑宗剑宝,你即便是能杀,也定会受伤,到时半个月后的东海妖灵之门,我看你如何qù的”石方冷笑

  今年qù东海妖灵之门的◇名单他在来之前已然略有听闻,据说天运宗的收弟子紫系王林,此番将是人选之一

  此刻他看到王林,便决定赌一把他赌这王林不会轻易出手,以免自己二人全力反击之下,使其受伤,以便影响东海之行

  ☆那矮个老者,从王林现身后,至始至终一语不发,但其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王林,此刻听到石方之话,内心忽然暗叫不好,根据他的观察,此人绝非那种顾前顾后之人,与其有时间在这里与此人废话,不如立刻出手,抢夺先机为妙,以自己两个婴变初期的修为,战一个婴变中期,本就机会不大

  那矮个老者一咬牙,二话不说身子蓦然一动,右手一拍储物袋,顿时手中多处一杆血色小旗,一抖之下,立刻大片血色气息立刻从旗帜内弥漫而出,瞬司便把此人全身笼罩

  “受死”矮个老者大喝一声,双手在血色气息内掐诀,蓦然间向前狠狠的一拍,顿时数个巨大的血红手印,瞬间在血痕内幻化而出,带起浓浓的血腥之味,向着王林呼啸而qù

  ●与此同时,他是咬破舌尖,喷出一大口元神精血,这血液的颜色,透着一丝金光,血液一现,他立刻口中飞快的念出咒语,其声好似鬼魅,听不确切,但却有一股无形之力,好似立刻从天而降一般了,天鬼吞”咒语之后,那矮个◆老者双目立刻幽光一闪,一声大喝中,其身前的那透着金光的元神精血,立刻诡异的蠕动起来,几乎眨眼间,便消散在了半空

  在其消散的瞬间,矮个老者的身后,兰然出现了一颗十丈大小的幽幽虚幻头颅,此头颅极◎大,通体清黑色,头顶无发,好似恶鬼一般,尤其是其目光,虽说虚幻,但看起来却好似实质,透出森森冷芒

  此头颅一现,立剩咆哮一声,直接从矮六;老者身后飞出,向着王林扑qù

  “出手”矮个老★◎大,通体清黑色,头顶无发,好似恶鬼一般,尤其是其目光,虽说虚幻,但看起来却好似实质,透出森森冷芒
dà,tōngtǐqīnghēisè,tóudǐngwúfā,hǎosìèguǐyībān,yóuqíshìqímùguāng,suīshuōxūhuàn,dànkànqǐláiquèhǎosìshízhì,tòuchūsēnsēnlěngmáng

  cǐtóulúyīxiàn,lìshèngpáoxiāoyīshēng,zhíjiēcóngǎiliù;lǎozhěshēnhòufēichū,xiàngzhewánglínpūqù

  “chūshǒu”ǎigèlǎo者大喝

  石方一咬牙,二话不说右手虚空掐诀,蓦然间向下斩qù,在其身后叠鞘内闪烁而出的青色剑光,立刻发出震惊天地的剑芒,顿时冲出,好似一条狰狞的淆龙一般,向着王林直接撕扯而qù

  与此同时,这石方还是觉得把握不大,司样咬破舌尖,喷出元神精血,随后盘膝坐地,右手在身前一抓,扫过自身精血于手心,随后dī吼一声,蓦然间拍向额头

  但听轰的一声,石方身兰一震,一团青光自其天灵闪烁,青光中,石方元神蓦然离体而出,此人元神出窍,张口便是一道刺眼淆芒闪烁而出,那青芒化作一把只有一指长短的柳叶飞剑,他元神凝聚飞友之上,紧追之前斩下剑芒,向着王林闪电一般冲qù

  “受死”

  这两个婴变初期的大罗剑宗长老,此刻已然拼命

  王林神色如常,站在原地,目光没有半点变化,他脚下向前一踏,右手抬起,虚空一按,其拇指之上,顿时出现阵阵黑芒

  寂灭指

  一指之下,万灵枯荣

  一指之下,山谷内所有杂草,顿时化作一片焦黄,即便是之前已经枯萎之叶,此刻也是瞬间崩溃,这种崩溃,并非是表面,而是连司其在上壤深处的根部,也顷刻间瓦解

  那首先向着王林疯狂落下的数个血红色的手印,此古迎面落在了王林拇指之上,没有任何停顿,那一个个血色的手印,立刻涣散,崩溃

  若仅仅是崩溃也就罢了,显示不出寂灭指之威但见那崩溃成无数红色碎片的手印,原本在崩溃之势下,削卷而回,但尚未退出多远,便立割被寂灭指内的奇异之力牵弓,居然反方向而回,全部凝聚在了王林拇指之上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在外人看来,就好似是王林的拇指,在按向那些血手印的瞬间,便把这些手印完全吸收了一般,其拇指之上,顿时血色大浓

  吸收了血手之力,玉林眼露寒芒,拇指不但未停,反而度快,抢先一步直接越过石方的剑芒,直接点向那扑面而来的巨大阴森鬼头眉心

  那鬼头双目闪烁妖异之芒,在王林拇指点来的瞬间,居然张开天口,一口把王林拇指吞下

  ,咦”王林双目一亮,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口中轻声道:“你既然要吞,那边吞个饱”

  说着,他拇指蓦然间闪烁红芒,之前吸收的血色手印之力,在一瞬间,被王林全部灌入那鬼头之内,与此同时,寂灭指内本身蕴含的一丝灭绝生灵的气息,也随之疯狂的融入其内

  那鬼头瞬间胀大,其内传出呜咽之上,立削疯狂的退后,只是,尚未退出三丈,便一震之下,轰的一声巨响中,彻底崩溃了

  矮个老者本命神通被毁,面色顿时苍白,身子一晃,喷出一大口鲜血,他眼露惊骇之色,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他实在是害怕了

  这天鬼吞之术,他曾经与一个,婴变中期修士动手之时使用过,那婴变中期修士虽说最终破解,但过程却是极为惊险,远远不如王林这般轻描淡写,他,如何能不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