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孙长老


  天运子讲道,万年一次,每次讲道,持续时间不定,凡lái听道者,均都有莫大的机缘,此乃天运星,自天运子成道后,极为独特的一件盛事

  四方八面,lái此贺寿之人,qí中不泛有大神通者,但◇即便是他们,也都会在天运子讲道这一日,静心听闻,印成道果

  这一日清晨,天运宗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宗嫡系弟子,以赤宗为先,当前从赤宗踏出

  赤宗一脉,弟子七人,一个不缺,均都是身穿红衣,袖●口处有金龙刺绣,腰间仙河暖玉,七人化作七道长虹,从赤宗飞出,在天jì之上横开,向着天运宗总宗之处,敬拜

  赤宗一动,紧随qí后的,则是橙宗,橙宗同样是七人,衣着橙色,齐齐飞出,在赤系一脉之后,敬拜

  接下lái,分别是黄绿青蓝四宗,待这六家全部出现后,才轮到紫宗,毕竟紫系一脉在天运宗lái说,是最弱的存在

  紫宗之上,只飞出三道长虹,落在天jìr旁

  qí他六宗弟子的目光,纷纷看lái,qí中有冷漠,有不屑,还有嘲讽,各种目光交错在一起,好似一把把利剑,落在了三人身上

  白薇神色如常,显然早就习惯了此事

  至于那四师姐,则是面色带煞,紧咬下唇,一语不发

  三lín站在那里,面色平淡,冷眼扫向qí他六宗,这六宗弟子,他去,越看,内心越惊,眼中瞳孔,微不可查的收缩起lái

  六宗弟子,他只认识三人,qí中一人,便是那蓝宗排行第三的◎司马如风,此人修为达到了婴变大圆满,距离问鼎,只差一线

  还有一人,则是那清宗王姓男子,此人依旧一脸冷漠,看到王lín望lái,眼中闪过一丝漠然,此人修为,过了司马如风,半只脚已然踏入问鼎

  除了这二人之外,还有一人,王lín望之极为眼熟,此人,正是那当年在仙界,与叱虎一战,用出煞气血晶的中年男子

  当年此人修为,尚未达到赢变,但此削看去,却是已经达到了婴变后期,此人站在橙宗一脉的第四位,此刻目光,也正看向王lín

  二人目光交集的瞬间,此人眼中露出一拦恍然,似乎认出了王lín的身份,嘴角露出一丝古怪之笑三王lín深吸口气,当年他对天运宗不了解,此刻随着接触,他可以确走,此人当年在仙界,一定是隐藏了修为

  即便是现在看去,王lín也是怀疑,此人仍然隐藏了修为,只不过自己修为相差太多,所以看不出lái罢了

  qí余六宗弟子,王lín去,qí中有一大半,他均都看不出修为深浅,即便是看出一些端倪,王lín猜测之下,也是对方隐匿之后的虚幻

  “这天运宗,的确强大仅仅是这此弟子,除了我紫系之外,随便一系,便足以横扫朱雀星,即便是朱雀子有封号印诀,恐怕也有所不敌”

  王lín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阴沉

  七系弟子全部lái临后,紧接着,则是七系之中的寻常弟子,这些弟子中,也不是全部都有资格闻道,而是qí中天资聪颖者,亦或者修为高深者,方有资格近距离闻道

  但见一个个七系寻常弟子,纷纷从七宗之内飞出,各自站在本宗天运子弟子身后,密密麻麻成为扇形

  如此一lái,强弱之势一眼可见,七宗中,赤宗实力最强,就连qí身后的寻常弟子,也是强者众多

  至于王lín身后的紫宗弟子,则明显差上数筹

  “老七可看出我紫宗的没落”王lín感慨间,耳边传lái四师姐的声音

  他沉就少许,点了点头,传音道:“紫系一脉,比之qí他六宗,相差太多”

  “你可知为何?”四师姐轻叹,说道

  “请说”王lín神态平静

  “因为我紫系一脉,内斗太多,最重要的是天运七子封号,换的太过频繁,▲不像qí他几宗,有千年天运七子存在,如此一lái,我紫系一脉,自然渐渐没落,再无当年孙云师弟在时的威风”四师姐苦涩一叹,不再说话

  待七宗寻常弟子陆续出现后,接下lái,在列围,则是此次贺寿之☆人,这些人,在闻道之时,不分身份尊溅,不分修为高低,凡是贺寿之人,均可在此闻道

  渐渐的,随着越lái越多的人出现,方圆数万里内,几乎密密麻麻全是修士

  少顷之后,lái者越lái越多,王lín一眼望去,根本无法分清到底有多少人,天运子在天运宗的地位,王lín这是第一次,从侧面,看了个彻彻底底

  时间不长,在天运宗总宗之处,一道七彩之芒,蓦然间出现,划出一鲨弧形,直接落在了七宗弟子上空,紧接着一个,身穿白衣的老者,qí身影缓缓出现,踏着七彩之虹,一步一步,徐徐走lái

  在这一刻,七脉嫡系弟子,几乎同时敬拜,口中齐声道“参见师尊”

  王lín跟随他人,同样恭敬而道

  在他们之后,则是七系寻常弟子,他们人数众多,此刻齐声起lái,好似惊雷一般,洞彻天地,震动虚无

  “参见始祖”

  随后,则是外围的拜寿之人,这些人中,有高声拜见者,也有点头示意者

  老者看似缓慢,但实jì也就是三息之间,他便lái到了虚空之上,遥望四周修士,老者微微一笑,平淡的说道:“老夫天运子,凭着修为日久,略感天道,今日,便把老夫一些感悟,与众道友体悟一番,老夫之道,乃是信奉天运,若有谬论之处,还望见谅”

  说到这里,他略微一顿,抬头看向虚元,脸上露出祥和之貌,笑道:“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请修真联盟的老朋友,出lái一叙”

  天运▲子此话一出口,瞬间,四周一共安静,所有的修士,纷纷抬头看向天运子之上的虚无,丸qí是那些大神通者,一叶,个立刻定气凝神,目不转睛,眼中露出惊色

  一声好似lái自虚无之巾的长笑,蓦然间,在这寂■静的天空中,回荡起lái

  与此问时,但见天空数万里内,一道道金色的光芒,突然出现,万丈金光在出现的瞬间,疯狂的向着一个位置凝聚而去

  随着金光的移动,整个天空,看去就好似一座巨大的阵法般,而且这阵法,并非静止,而是在急的运转,迅的缩小

  最终,当所有的金光凝聚在一起之时,这一刻,太阳,都失去了颜色,天空,大地,一切的一切,都黯淡失色,整个,天地中,只剩下了那一道金芒

  这金芒中,渐渐走出一人,此人一头长发,飘在身后,无风自动,他身影魁梧,站在那里,好似一尊战仙

  他年约四旬,脸部刚毅,双目内好似闪电,让人望之,便会心神剧震

  他站在那里,便是一切的威严所在

  四周的修士中,修为高深者大有人在,但此列,即便是这些修为高深者,看到此人的目光后,也不由得低下了头

  此人身穿一道紫色长袍,肩膀处趴着一只三眼紫招,这紫招目光同样如电,扫动之下,露出冷漠之色

  天运子神色如常,看到这中年男子后,微微一笑,说道:“原lái是孙长老,天运子,见过孙长老老夫寿宴小事,没想到孙长老居然分身前lái,荣幸之至”

  天运子话语恭敬,但身子却是一动未动,显然只是客气而已

  那中年男子也不介意,走出金光之后,右手向后一拍,轻描淡写般,qí身后的金芒立惑黯淡,最终化作一把金色飞剑,被此人抓住手中

  “天运老怪,你万▲年大寿,老夫岂能不lái”这中年男子哈哈一笑,右手一甩,手中金色飞剑,立刻飞向天运子

  “lái的匆忙,没什么好礼,这飞剑,乃是中上品仙器,被我凝炼万年,总算还有些威能,我知晓你喜欢七色,这金○剑“也算黄芒一类,应该符合你的心意”

  天运子微微一笑,接过飞剑,一甩之下,扔给黄系一脉中的第一人,说道“鲲鹏子,此剑,送你”

  那黄系中的鲲鹏子,闻言身子一颤,立刹接过此剑“内心激动异常,恭敬的说道:“谢师尊”

  那中年男子略一摇头,苦笑道:“你这脾气,还是没变”

  天运子微微一笑,不再言语,而是目光一扫,看向四周各个,修士,缓缓说道:“老夫讲道,讲的是天运之道,诸位道友,若是有不同言论,可以当场提出,你我共同印证道果”

  说着,天运子袖子一甩,盘膝坐下,在他坐下的瞬间,一片祥云在qí身下浮现

  那乘自修真联盟的巾年男子,同样盘膝坐在一旁,仔细的望着天运子,准备闻道至于他肩膀上的三眼小招,则是一闪之下,从qí肩膀飞出,qí比之闪电,还要快上无数倍,一闪之下,消失无影

  王lín眼中瞳孔一缩,这种度,恐怕只有弯刀全力,才可与之一比

  他正沉思间,忽然肩膀上一沉,但见那三眼小貂,不知何时,居然站在了qí肩膀上,王lín侧头看去,那小貂也正向王lín看lái

  今日四了,四还差一对,别急,我继续码字,不过今天可能不了,要回家写了,岳母家没网线,明天,咱在发,兄弟们,还差几lái着,算是明天的标准2,还差6,我拼了

  耳根拼了,你们是不是也拼一把,干掉我上面那个……让耳根也摸摸别人菊花,哈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