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道


  “有趣此rén的做法,到时与孙云师弟当年一摸一样不过孙云师弟坚持了六十七天,就是不知这王林,能坚持几天”那一脸和善的青年,摸了摸下巴,嘴角露出一丝无法琢磨的微笑

  他的目光,始终平静,但在其内,却是有一丝奇异闪过

  天运宗入门三关,乃是天运子亲自布置而出,劈开虚无,取其一地作为三关之处

  只要通过此三关,才可拥有成为天运宗弟子的资格,这是一条铁石规则,任何rén,不可改变

  此刻,rén之关内,一片朦胧好似纱幕遮盖天地,在其深处,却是有一处如同世外桃源般的所在

  这里鸟语花香,柳树成荫,几声突如其来的犬吠,并没有打破这里的宁静,反而好似唤醒了沉睡一般,阵阵rén语之声慢慢回荡

  这世外桃源,是一处shān村,村中之rén虽说不多,但却彼此都是世代近邻,相处之间一片祥和

  村中北首第三家,是一个单独的宅院,虽说简陋,但让rén一看却是极为舒服,门口处,几穗金黄色的毛尾草,点缀之中充满了一丝春意

  院子中,一根根整齐的木柴,堆积成了小shān,几个木头圆椅fàng在四周,一旁还有一个木面桌子,其上fàng着茶杯与茶壶

  此刻,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坐在椅子上,品着茶意

  此rén虽说满头白发,但却丝毫不显老态,他拿着茶杯,喝下一口后,抬头看向屋宅之内

  在那里,一个弱冠的童子,正拿着一个小刻刀,低着头在一块红色的木头上刻画

  老者眼中露出一丝慈祥的微笑,望着那童子,神态极为安宁

  少顷之后,那童子鼻子一皱,抬头看到老者的目光,立刻快跑几步来到老者的身边,以稚嫩的声音说到“你到底是谁?”

  老者把茶杯fàng下,摸了摸童子的头,笑道“你说我是谁,我便是谁”

  童子正要说话,这时,一个严肃的声音从宅子内传出“虎子,别缠着你爷爷,去雕刻”

  随着声音,一个中年男子,挑开宅子挂帘,从其内走出

  童子没有回头,而是叹了口气,深深的看了看老者少顷,转身回到屋宅内,再次开始了一刀一刀的刻画只不过他的目光,却是露出深深的疑惑

  那汉子瞪了童□子一眼,来到了老者身边,坐在一旁,给老者倒满茶水,说道“爹,我明个要去shān里一趟”

  老者始终慈祥的看着那童子,听到中年汉子的话后,略一点头,便不再说话

  “去shān里干什么?”◎★一个妇rén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rén,手里拿着一栏青菜,走进院内

  中年汉子连忙起身,上去接过菜篮子,说道“娘,我听村东的二牛说,shān里最近不太平,有大虫,我们准●bèi找几个rén,一起上去看看,要是运气好,就给爹弄张虎皮做个袄”

  那老妇rén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是看了那始终望着孙儿的老者一眼,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那中年汉子,从离开之后,始终再也没有回来

  老妇rén念子心切,日夜等待,最终等来的,却是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悲痛之下,昏jué过去,再无苏醒之日

  院宅内,从此,便知剩下了祖孙二r■én

  那童子,一直在学校木雕,那老者,始终在一旁凝望

  “你,可学会了雕刻?”这一日,老者轻声问道

  “还没有,这雕刻太难了,怎么也学不会”那童子,抬头平静的望着老者,说道 ◎
  “这是第几次了?”老者沉默,少顷之后,轻抬一声,说道

  童子抬头,望着老者,平淡的说道“第八十三次了,距离下一次,还有不远”

  “还不愿意结束么?”老者叹息道

  童子●◎
  “这是第几次了?”老者沉默,少顷之后,轻抬一声,说道

  童子抬头,望着老者,平淡的说道“第八十三次了,距离下一次,还有不远”

 
  “zhèshìdìjǐcìle?”lǎozhěchénmò,shǎoqǐngzhīhòu,qīngtáiyīshēng,shuōdào

  tóngzǐtáitóu,wàngzhelǎozhě,píngdàndeshuōdào“dìbāshísāncìle,jùlíxiàyīcì,háiyǒubúyuǎn”

  “háibúyuànyìjiéshùme?”lǎozhětànxīdào

  tóngzǐ抬头看了看天空,少顷之后,摇头说道“为什么要结束,这样的生活,很好除了不知道你到底是谁!”

  “轮回无数,每一次的事情,都是固定,没有任何变化,你知道所有的rén一去便不会回来,你经历了无数次同样的过程,难得还看不透么?你到底在干什么?”老者拿着茶杯,fàng在唇边,却是始终未动

  童子收回目光,投在手中木雕之上,许久,轻声道“该结束了么没有”

  天运宗内,那菩提树下,一脸◆和善的青年,此刻表情极为严肃,他盯着远处虚无,眼中闪过一丝阴沉

  “八十三天了此rén绝非等闲之辈!当年孙云师弟,也只不过是六十七天罢了;入门三关,说是考验,但实际,若是可以品出味道,那就是大▲◆和善的青年,此刻表情极为严肃,他盯着远处虚无,眼中闪过一丝阴沉

  “八十三天了此rén绝非等闲之辈!当年孙云师弟,也只不过是六十七天罢了;入门三héshàndeqīngnián,cǐkèbiǎoqíngjíwéiyánsù,tādīngzheyuǎnchùxūwú,yǎnzhōngshǎnguòyīsīyīnchén

  “bāshísāntiānlecǐrénjuéfēiděngxiánzhībèi!dāngniánsūnyúnshīdì,yězhībúguòshìliùshíqītiānbàle;rùménsānguān,shuōshìkǎoyàn,dànshíjì,ruòshìkěyǐpǐnchūwèidào,nàjiùshìdà○大的机缘这三关,一rén一生只可经历一次,是师尊大rén耗费大心血布置而出这王林,居然可以在第一关滞留八十三天此rén留不得”

  他脸上越加阴沉,目光闪烁不定,少顷之后,他双手掐诀,阵阵七彩霞▲光在其手上不断闪烁,散发出炫目色彩

  “未来的小师弟,让师兄我助你一把”此rén说完,双手向前一点,七彩霞光顿时脱手而出,一闪之下,消失在了虚无之中

  rén之关,那童子,一直低头雕刻,忽然,他猛然抬头,遥望远处但见一道七彩霞光,从天空之上蓦然间出现,散发出万道光芒

  这光芒极为霸道,所照之处,好似滚烫的烙铁fàng在了雪中一般,此处世外桃源的鸟语,顿时消失

  花香,不再弥漫

  shān村的房舍,立刻消散一空,化作一道道白色的雾气,向四周散开,慢慢的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

  一间间房舍,随着光芒的照射,全部消失,最终,只要北首第三间房舍,独自耸立

  童子的目光,露出一丝奇异,他盯着七彩霞光,手中刻刀猛地一挥,一道银光夺目而出,直奔天际七彩

  一声惊天动地之响,蓦然间从天空中传出,轰隆隆一片,震散了四周所有的朦胧

  那七彩之光,好似被风吹袭的烛火,立刻变的忽明忽暗起来但立刻,这七彩之光诡异的闪烁,居然相互融合起来,在天空中,形成一双明亮的眼睛,好似看破了虚无一般,落在了童子身上

  那童子抬头,目光冰冷,右手虚空一挥,立刻院子中堆积成小shān的木块,一个个纷纷飘起,童子双手迅挥舞,但见阵阵银光闪过间,大量的木屑落下,所有的木块,几乎在瞬间成形,赫然变成了一间间房舍,一个个村邻的雕像

  童子双手猛地一抖,这些木雕立刻自动燃烧起来,散发出阵阵幽光这幽光好似燃烧的火苗,疯狂的壮大起来,最终猛地向四周扩散

  只见那些之前消散的村民、屋舍、鸟语、花香,等等一切,在这一瞬间,全部恢复了原装,此地,再次变成了世外桃源

  “不管你是谁,现在,给我消失”那童子平淡的说道,语气虽轻,但却有股滔天的杀机

  天空之上的双眼,盯着童子,少顷之后,渐渐消失了

  天运宗shān峰菩提树下,那一脸和善的青年,此刻双目一闪,喃喃自语道“原来是这样,此rén修炼的是轮回道,难怪可以在其内坚持八十三天,每过一天,他便轮回一次,如此一来,便多了一番轮回的感悟”

  rén之关,院子内,那老者轻叹一声,站起身望着童子,轻声道“第八十四次,要开始了,你,真的还要继续么?”

  童子低头看着手中八十三次轮回始终没有雕刻成功的木雕,这木雕,是一个女子的身影

  “继续这,便是问道也是rén之关真正的意义所在”

  天运宗内,深处

  一处黑色的祭坛正中,天运子,盘膝坐在其内,闭目静修,蓦然间,他睁开双眼,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轻声道“此子,甚佳”

  十天后,rén之关,那世外桃源之地内,走出一rén,此rén迈出此地第一步,尚是童子之身,但第二步,便化作少年,第三步,他整个rén摇身一变,化作青年

  这青年一头长发无风自动,身穿白衣胜雪,一步一步走出了桃园在他的手中,拿着一个木雕,这木雕,,最终,成功了

  那是一个女子,一个温和美丽,好似仙子般的女子,她的嘴角,洋溢着灿烂的微笑,她的目光,散发出开心的神采

  这青年,便是王林

  “不足百年轮回,如何得以问道不足千年修为,如何指天问道这rén之关,有趣”王林目光平和,他整个rén此刻看去,与进入此地之前,有了一丝奇异的变化,只不过这变化被他隐藏的极深,很难发现
▲   只是可以看到,他的目光,比之以前,加的清明,好似星空一般

  王林一步踏出,整个rén消失在了虚无之中,走出了rén之关

  “地之关,考验的是修为,你,可做好了准bèi,可敢踏入”□   zhīshìkěyǐkàndào,tādemùguāng,bǐzhīyǐqián,jiādeqīngmíng,hǎosìxīngkōngyībān

  wánglínyībùtàchū,zhěnggèrénxiāoshīzàilexūwúzhīzhōng,zǒuchūlerénzhīguān

  “dìzhīguān,kǎoyàndeshìxiūwéi,nǐ,kězuòhǎolezhǔnbèi,kěgǎntàrù”

  “有何不敢”王林微笑抬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