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结婴


  不对,若是七品灵丹出炉,会有异象出现,可现在,任何异象?”李慕婉盯着那灵丹,目不转睛的喃喃zì语道*泡_书_*中文网*最小说章节*

  王林右手隔空一抓,顿时那灵丹一动,向他手中飞来,yǐ两指夹住此丹,王林凝神看了一眼

  此丹色泽为青,从其表层蛛网般裂痕内,散出阵阵灵威,整个密室,在这一刻灵力难yǐ想象的浓密起来

  “这是七品灵丹?”王林望着李慕婉,说道

  李慕婉上前几步,站在王林身边,从他手中拿过此丹,仔细看了几眼后,叹息道:“准确的说,此丹属于伪七品,它实际上是六品上阶我们打开丹封的时间,想必是相差不少,所yǐ造成了丹表碎裂,品质下降,此丹若是yǐ正确方法打开,其品质定然会达到七品yǐ上黄门身为四级修真国宗派,定然是炼制了一枚罕见的五品上阶灵丹,随后yǐ丹封储存,根据这丹药品质的猜测,其储存的年限,怕是最少也有数千年”

  王林目光闪动,盯着丹药,说道:“这丹药你可认识?”

  李慕婉沉思少许,美目一亮,说道:“岐黄门的炼丹剑走偏锋,最具盛名的丹药有三种,若婉儿没有猜测,此丹应该是青云丹这青云丹传闻中有鬼神难测之功效,突破结丹期应该不在话下

  ”

  王林沉吟少许,拿过此丹后,对李慕婉说道:“等我”

  李慕婉轻轻的点了点头,双眼露出一丝柔情,轻声说道:“你放心,即便失败也没关系,婉儿有这丹鼎之助,定然会叫云天宗夺天七鼎破碎,到时,他们定然无暇顾及我们”

  王林眼中露出一丝寒芒,平淡的说道:“应该不会如此麻烦”说罢,他回头看了丹鼎一眼,二话不说盘膝坐地,右手点在眉心之上,顿时整个人凭空的xiāo失在原地

  李慕婉一咬下唇,她若是离开太长时间,定然会引人怀疑,沉吟少许后,她右手一挥,顿时在墙壁上出现一道阵法,李慕婉娇躯一送,整个人沉入阵法之内,xiāo失在密室之中

  此时此刻,□密室之上的广场,欧阳子的炼丹已经到了白热化,他此时双目闪烁兴奋之芒,口中喃喃zì语,许久之后他低喝一声,整个人腾飞而去,双手向下一挥,顿时炼丹之鼎立刻一震

  在这一刻,风云变色,原本漆黑的天空◆,蓦然间明亮起来,只见一枚闪烁金芒的丹药,慢慢的从丹鼎之内飘起,越飘越高

  在这丹药四周,六道游魂慢慢露出身影,这六魂赫然就是之前血祭的六个炼丹shī,他们在丹药旁徘徊

  欧阳子神态凝重,抱拳高声说道:“六位道友,老夫此丹多亏你等相助,无yǐ为报,从此之后,此丹名为六道灵丹,yǐ此祭奠诸位”

  此言一出,那六个化形地游魂一个个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恋恋不舍的看了这丹药几眼后,一一xiāo散

  与此同时,丹药慢慢下降,被欧阳子一把抓在手中,他神色尽管如常,但内心却是颇为兴奋,暗道:“成功了如此一来,老夫就可yǐ尝试炼制六品灵丹”

  再说王林,他盘膝在天逆空间★,盯着手中青色丹药,目露踌躇之色,少许之后,他眼神一定,二话不说把此丹扔入口中

  此丹入口,立刻化作一道青色灵力,在王林体内迅游走,古神诀疯狂的运转,吞噬这无穷无尽的灵力

  与此同时,○王林的金丹,快转动,急剧的增长起来

  慢慢的,一丝丝紫色灵线,出现在金丹之中,随着灵线越来越多,王林的修为,在瞬间便达到了结丹后期的大圆满

  此时他地修为,还在不断地增长,金丹不停的壮大,渐渐的,一滴滴金色液体从金丹上滴下,仿佛是融化了一般

  他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变得透明起来,可yǐ清晰的看到其内的一切变化

  王林此时,心态平静,波澜不惊,他精心打坐,等待结婴的一刻当金丹全部融化之时,就是结婴之际为了结婴,王林已经挣扎了多年,实际上这种度,在修真界来说不算最快,但也不算最长

  对于王林来说,结婴代表的含义与旁人截然不同

  一旦他可yǐ结婴成功,那么就表示之前地计划成功的完成了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把分身与本尊融合在一起依靠这种融合,引带本尊结婴

  一旦本尊能够结婴,那么他地极境神识就会得到第一次突破,如果真的做到了这点,那么整个楚国,他将是第一人

  甚至于在修魔海,他也有了立足之地,有了与化神期修士争斗的资本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有了回到赵国报仇的实力,藤化元,这个名字在王林心中,已经仇恨了四百多年,这种恨,已经不是任何言语可yǐ形容,也是任何人可yǐ阻止谁若阻止,便要付出血的代价

  年的时间,王林不知道藤化元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境界,但无论如何,一旦王林本尊结婴成功,只要藤化元没有达到化神期,那么他的下场★,不会有任何改变

  王林断然不会相信,区区四百年地时间,就可yǐ让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修为飙升到化神,要知道元婴yǐ上,不用说是等阶了,即便是每一个小境界的提升,难度都极大

  修真的世☆界,是一座梯形的塔楼,越是往上越为稀少

  凝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婴变、问鼎,七个境界之中,元婴属于一个分水岭,一旦达到元婴,就代表着可yǐ从此踏入真正的修真门槛,成为强中的一员

  除了报仇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也在鞭策他不断修炼,那就是来zì古神之地长男子的危机感

  他相信,yǐ长男子的旷世天资,定然会再想出离开古神之地地方法,一旦对方出了古神之地,那么第一个要寻找的,定然就是他

  融合了古神记忆传承之后,王林能感觉到,zì己几乎每天都在蜕变,这种变化,主要是心神,他能感觉到,zì己正慢慢地过度,渐渐的向

  地世界靠拢

  在没有修真之前,王林最大的梦想,就是考取功,扬眉吐气,让父母这辈子过上好日子,四叔把修仙地资格给了他,这为他打开了一条的道路那时的他,认为村子之外的县城,已然是最大的城池,至于凡人皇帝所在的都城,他几乎不敢想象,也从来没有看到过

  初入修真界的他,梦想由功名,变成了成为仙人与此同时,他知道了赵国只不过是一个弹丸小地,在这个世界上,与赵国一样的国家,比比皆是

  随后经历大变,王林不断地鞭策zì己,想尽一切方法让zì己变强,他地目的,是杀回赵国,报仇雪恨历经一个个国家,王林看到了很多,他的眼界蓦然间开拓,他知道了zì己的脚下,叫做朱雀星,赵国只不过是三级修真国,在这之上,还有四级、五级、乃至最终的六级修真国朱雀国

  他知道了这朱雀星,实际上最高统治,就是那朱雀国

  获得了古神传承之后,他的心神再一次被冲击,那浩淼的星空之中,与朱雀星一样的星球,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古神地巨大,随意便可毁灭一个星球的力量,让他有一种深深地迷醉感

  在那一刻,王林的心态,急剧的蜕变,他的梦想,再次提高,不断地追求修为,让zì己变得加强大,只有这样,才可yǐ在这个修真界生存下去

  可yǐ说,此时的王林,他的心态,终于从仇恨之中脱离而出,他不在是为了报仇为修炼,而是为了追求一个梦想,一个不甘被人踩在脚下,想要追求极限的强心态

  这种心态,是一个强必须要有,而且一直坚定的决心

  十日后,王林从天逆中走出,他身子刚一出现,便立刻与密室丹鼎内的本尊,合二为一与此同时,一丝丝广场之上夺天七鼎地灵力,悄然无息的慢慢引下,进入王林体内

  本尊与分身,正在进行最终◇的融合,这里容不得出现半点差错,否则的话,将会前功尽弃此时王林,心中波澜不惊,他沉浸在分身与本尊的融合之中

  时间慢慢度过,王林身体内,除了极境修为阻碍修炼之外,还有一道天劫细丝最终能否成功,▲任何人都无法知晓,这一切,只能看命运的抉择

  广场上夺天七鼎内储存了上千年之多的灵力,正在yǐ这种方法,不断地把灵力灌输进王林体内,他的古神诀,疯狂的运转起来,如同一个黑洞一般,把这些灵力霸道的吸扯

  在分身与本尊融合地瞬间,古神诀,也正在进行某种变化,古神诀第一层,总结来说,只有吞噬这两个字

  而第二层,则是吸收

  吞噬与吸收,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两个境界,吞噬,表示◎地是一切灵力进入王林体内,无论何种属性,都会被古神诀吞噬转化为适合他修炼的灵力这是一个被动地境界

  而吸收,则是主动境界,一种吸收他人修为的强大境界

  实际上古神一族地强大,全靠一部传○◆承的古神诀,每一个古神,在苏醒后,脑中都会zì然而然的得到古神诀的传承功法

  身为古神,只有当把古神诀修炼至第二层后,才真正的拥有了强大的攻击力,yǐ古神之躯施展第二层功法,那么方圆无数里内,▲几乎所有的灵力,都会被其吸收体内,再yǐ第一层吞噬xiāo化从而形成一个循环

  只不过古神诀毕竟是古神一族的功法,王林若是获得了力之传承,那么zì然可yǐ修炼到第二层,但现在,yǐ他一个凡人之躯,想要达到吸收这一境界,难度实在太大

  古神诀尽管有些转变,但这种转变,与真正的第二层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时间一晃,李慕婉与孙镇伟的双修典礼之日,到来

  这一日,整个云天☆宗内外一片喜气,天空中万里无云,碧蓝一片,但见一道道剑光,从四面八方迅向着云天山脉疾驰而来

  楚国境内各个门派,修真家族,几乎全部派人来此,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掌门或徒亲来,这等气势,也就只有云天○☆宗内外一片喜气,天空中万里无云,碧蓝一片,但见一道道剑光,从四面八方迅向着云天山脉疾驰而来

  楚国境内各个门派,修真家族,几乎zōngnèiwàiyīpiànxǐqì,tiānkōngzhōngwànlǐwúyún,bìlányīpiàn,dànjiànyīdàodàojiànguāng,cóngsìmiànbāfāngxùnxiàngzheyúntiānshānmòjíchíérlái

  chǔguójìngnèigègèménpài,xiūzhēnjiāzú,jǐhūquánbùpàirénláicǐ,qízhōngjuédàbùfèndōushìzhǎngménhuòtúqīnlái,zhèděngqìshì,yějiùzhīyǒuyúntiān宗才可yǐ拥有,换了任何一个门派,都做不到这点

  因为来人太多,所yǐ云天宗广开山门,把整个云天山脉都笼罩在护山大阵之内,除此之外,是派遣无数外宗弟子,在各个重要之地巡逻,同时起到迎接的作用

  要知道李慕婉在云天宗的地位,颇为然,毕竟她是仅有的三位五品丹shī之一至于孙镇伟,也是名声在外,其父身为外宗长老之一,修为已然达到元婴中期的圆满,被誉为近百年来最有可能进入后期成为始祖的人选之一

  除了这些,孙镇伟也是被外宗寄予厚望,只待他修为达到元婴期,便会有一系列的任命,实际上,在暗地里,他已经被钦定为外宗下一任宗主人选之一若其父可yǐ成为始祖,那么他zì然会成为未来的外宗宗◇主

  否则地话,也不可能让他与李慕婉双修,这双修之礼,在某种意义上讲,除了让内宗把李慕婉牢牢拴住之外,对于外宗来说,则是借此抬高孙镇伟的身为,为他yǐ后接掌外宗,做好铺垫

  这些事情,☆■各个门派的来纷纷心知肚明,此次双修,可yǐ说是云天内外两宗彼此加交融的一个契点

  毕竟云天宗,分为内外二宗,内宗炼丹,外宗修道彼此之间相互合作,这才有了云天宗现在的地位

  孙镇伟身穿红▲色长衫,挺拔的身躯看起来温和中带着一股俊气,他此时正跟在内外两宗宗主与几个长老之后,站在大殿之外迎接来此的贵客

  他虽说面带微笑,但眼角却始终跳动,实际上越是接近典礼之日,他便越是心惊肉跳,好■似有种大祸临头之感

  这种感觉在他看来极为可笑,若是换了旁日倒还好说,但今天,是云天宗的大日子,所有的元婴后期始祖几乎全部都从闭关中走出,若是有人在今日捣乱,那么下场定然只有死路一条

 ◆■似有种大祸临头之感

  这种感觉在他看来极为可笑,若是换了旁日倒还好说,但今天,是云天宗的大日子,所有的元婴后期始祖几乎全部都从闭关中走出,若是有sìyǒuzhǒngdàhuòlíntóuzhīgǎn

  zhèzhǒnggǎnjiàozàitākànláijíwéikěxiào,ruòshìhuànlepángrìdǎoháihǎoshuō,dànjīntiān,shìyúntiānzōngdedàrìzǐ,suǒyǒudeyuányīnghòuqīshǐzǔjǐhūquánbùdōucóngbìguānzhōngzǒuchū,ruòshìyǒurénzàijīnrìdǎoluàn,nàmexiàchǎngdìngránzhīyǒusǐlùyītiáo

  除非对方的修为,达到了化神期

  不过孙镇伟

  yǐ化神期修士地身份,会来这云天宗捣乱,而且即,yǐ云天宗bèi后巨魔族的bèi景,任何一个化神期修士,都要顾及几分

  如此一来◇,孙镇伟几乎找不到任何理由,可yǐ让zì己心惊肉跳,他暗zì一笑,心道zì己想多了

  只不过话虽如此,但在他脑中,却是时而闪烁那与李慕婉相识之人冰冷至极的眼神

  此时,在孙镇伟之前数步◎的一个灰衣老,侧目看了孙镇伟一眼,脚步略缓,待孙镇伟临近后,沉声说道:“镇伟,不要想太多,若是那与李长老相识之人今日来此,为父定然让他插翅难飞即便他修为通天,也没有任何用处,此事我已与宗主商议,你且放心就是”

  这老语气平淡,但却有股不容置疑的气息,此人,正是孙镇伟之父,也是外宗长老之一

  孙镇伟连忙恭敬称是,对于王林的事情,他可yǐ瞒任何人,但是惟独对于父亲,他不敢隐瞒半分,早就一五一十的诉述

  此时听到宗主参与这事,他是内心大定,抬头望去时,只见在最前方与内宗掌门并排而站的白老,转过头,冲他微微一笑

  此人正是云天宗外宗宗主柳斐,其修为,神秘莫测,传闻中他已然达到了元婴后期,只不过此人修炼了一种神秘功法,可yǐ隐匿修为,除非实力高过他一筹,否则很难看透

  在这白老身旁之人,则是内宗掌门宋青,在他地身后,跟着一干人等,若是仔细看,可yǐ现这些人的修为高低不等,但这里面每一个,若是放在别地门派,都可一跃成为身份高贵的席丹shī

  “浩然宗司马掌门、长老徐离,来贺”从远处传来一声长诺,声音此起彼伏,从云天山脉一直传递而来

  与此同时,两道长虹一前一后破空而来,落在大殿外时,露出其内的身影,其中一人身穿紫袍,面容充满沧桑之色

  此人正是浩然宗掌门司马云南,他现身后,立刻哈哈一笑,抱拳说道:“宋兄、柳兄,恭喜”

  在他身边,则是穿着青衫的徐离,yǐ他的身份,此时zì然不能插话,于是含笑抱拳

  外宗宗主柳斐长笑上前几步,抱拳说道:“司马道友,你我一晃十多年未见,若非今日本宗传出请帖,怕是很难请你来此啊”

  内宗掌门宋青撵着下巴胡须,在一旁笑道:“司马老儿,你上次答应给我一株千年朱果,今日可曾带来?”

  司马云南笑道:“你们二位就别为难我了,罢了,你记性倒好,朱果带来了,不过我有个徒孙正要结丹,你可要给我个百八十粒丹药,不然这朱果,我可不给”

  三人哈哈一笑,又彼此交谈几句,柳斐一挥手,孙镇伟立刻上前指引,带着司马云南与徐离走进大殿

  司马云南仔细的打量了孙镇伟几眼,笑道:“果然是一表人才,修为已然处于结婴门槛,不出百年,云天宗定会又添一位元婴期高手,好”

  孙镇伟温和一笑,恭敬的说道:“前辈谬赞,晚辈实不敢当”

  司马云南点了点头,与徐离走进大殿

  大殿之中放置着数个案几,之上有着美酒仙果,此时殿内已经有了不少门派之人,彼此或轻声交谈,或是相互言笑作揖

  司马云南进来后,少不了又是一番热闹,陪同少许,孙镇伟起身后退,离开了大殿 ●
  待他离开之后,司马云南与徐离坐在一处案几旁,二人相互看了眼,司马云南传音道:“你说的那人,隐藏在云天宗?”

  徐离神色如常,同样传音道:“掌门,这只是在下的猜测罢了,并非准确,那人身○●
  待他离开之后,司马云南与徐离坐在一处案几旁,二人相互看了眼,司马云南传音道:“你说的那人,隐藏在云天宗?”

  徐离神
  dàitālíkāizhīhòu,sīmǎyúnnányǔxúlízuòzàiyīchùànjǐpáng,èrrénxiànghùkànleyǎn,sīmǎyúnnánchuányīndào:“nǐshuōdenàrén,yǐncángzàiyúntiānzōng?”

  xúlíshénsèrúcháng,tóngyàngchuányīndào:“zhǎngmén,zhèzhīshìzàixiàdecāicèbàle,bìngfēizhǔnquè,nàrénshēn上有着滔天煞气,当年就是在这云天山脉xiāo失,而且三个月前云天宗内出现神秘人,此人在三位元婴期修士地追击下仍安然而走,按照探子的描述,徐某觉得此人,就是当年我遇到的那人至于他是否隐藏在此地,在下就不知了”

  司马云南沉吟少许,内心暗道:“此人若真是如徐离所说,定是来zì修魔海的巨孽,嘿嘿,云天宗惹下修魔海的魔修注意,这对我浩然宗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罗月派天一真人,长老史天籁,来贺”又是一声长诺,司马云南抬头望向大殿外

  此时,各个门派陆续来人,其中除了一些大宗大派是孙镇伟亲zì招待外,其余门派家族,均都是云天宗弟子接引,一一送至大殿

  很快,整个大殿几☆乎座无虚席,彼此高声言论,颇为热闹也有一些不惜热闹之人,则是坐在角落,或独zì饮酒,或闭目打坐

  在大殿四周,站立着整整一圈外宗弟子,他们的修为均都是筑基后期,彼此目不斜视,如同苍松一般笔直的●●站立

  时间不长,柳斐与宋青二人,从大殿外走进,在他们身后,跟着数十个长老,至于孙镇伟,则是紧跟其后除了这些人之外,李慕婉也赫然在内,她脸上带着紫纱,目光平淡

  众人进殿后,各家族、门●派的来纷纷不再言谈,侧目而望

  在大殿上,柳斐看了宋青一眼,含笑退后两步,宋青点头示意,目光一扫整个大殿,声音平和的说道:“诸位道友,今日是我云天宗大喜之日……”

  他话还没等说完,蓦然间,整个大殿突然一震,与此同时一股滔天的威压,从地底传了出来这威压横扫之下,顿时殿内所有元婴期修士,纷纷不由zì主地站了起来,均都目露惊骇之色神识向地底探去

  李慕婉眼中露出一丝柔情,她知道,王林,来了

  连续多日6字,腰的老毛病又了,唉,今天这章是忍痛码出来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腰已经直不起来了,大大们,看在耳根带病一直地份上,砸些月票,距离月底前六,还差1多票,让耳根这个月,多拿一千元奖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