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罗月


  shuǐ并不辛辣,反而有些甘甜,比之天逆灵液de无味有不同,只不过这酒shuǐ入腹后,即刻化作阵阵热流,转眼间便流转全身*泡书*中文网*最小说章节*

  王林能清晰de感觉到,体内灵力,居然有所增长,不由得一怔

  程贤哈哈一笑,在不远处一边随着灵猿de跳跃起伏,一边回头说道:“这可是我师父专门为炼丹而准备de灵泉之shuǐ,放眼整个楚国,这种shuǐ并不常见被我偷chū不少,用这两只灵猿珍藏多年de果子泡成酒shuǐ,兄弟,要是别人,我根本就不给他喝这等好东西”

  此话一chū,那两只灵猿顿时咆哮几声,露chū强烈de愤愤之色,显然对程贤de作法,颇为不满

  时间不长,在这灵猿de绕路下,原本应该距离不近de东苑,慢慢dechū现在王林眼前

  这整个东苑,与南苑截然不同,它完全de飘在半空,被云层覆盖,若非仔细去看,根本就无法看到其内那通体白玉制作而成de阁楼屋舍

  一只只仙鹤在云层中飞舞,穿梭于白云之间,一阵阵如同仙曲de妙音,从这东苑之内飘chū,甚至于,临近这东苑之后,阵阵芬芳之香,徐徐从天间散开

  程贤痴痴de望着半空中de东苑,许久之后叹le口气,喃喃自语道:“这云天宗几乎所有de女修,都是在这东苑之内,这里面得有多少美女啊,要是我程贤能在这东苑住上个一年半载,一一近得香泽,此生足矣”

  王林目光微闪,对于程贤de自语置若罔闻,他一眼就看到,这飘在半空de东苑之下,有着一个极强de禁制,此禁制de作用,显然就是让这东苑飘起,除此之外,还有一定de障眼之术

  就在这时,一队仙鹤从云层间飞chū,其上坐着七八个少女,这些女子一个个貌美如花,身姿凹凸有致,尤其是当前一女,此女颜容是略胜一筹,她乘着仙鹤来到程、王二人身前后,娇斥道:“东苑禁地,严禁入内”

  说完这话后她眼睛狠狠地瞪le程贤一眼凶巴巴地说道:“程贤你怎么又来le我告诉你若是再来纠缠彤师姐休怪本姑娘对你不客气”

  程贤撇le撇嘴一边摸着身下灵猿地毛一边好整以暇地说道:“程灵怎么说咱们也是一个村子chū来地何必呢?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你不记得le?我可清楚地记得我抱你时你还往我身上撒le泡尿呢”

  王林听到这话顿时一拍灵猿头部那猿猴也是通灵立刻向后退le几步

  只见半空中那个少女小脸立刻红le起来但很快就变成le青色双眼冒chū滔滔怒火身体颤抖地一拍储物袋顿时飞chū三把飞剑此女怒斥道:“你还说我和你没完”

  那三把飞剑如同闪电一般迅向着程贤疾驰而来

  程贤身子一倒躲过飞剑后右手一翻拿chū一块玉简灵力微吐顿时形成一道光幕防在四周与此同时他嘴里依然调侃道:“别生气嘛不就是撒泡尿么没事贤哥哥我不介意地你要是喜欢现在尿……”

  这一次没等他说完,那女子已然怒极,银牙一咬,左手蓦然一动,其手腕上拴着三个铃铛,此时在她一晃之下,顿时chū阵阵清脆de铃音

  王林目光一凝,这一次他坐下灵猿不待他吩咐,便立刻又退后le几步,与此同时王林右手暗中一动,打chū一道禁制横在身前

  这一切都是在极快de时间内完成,几乎就是那程姓女子手腕挥动de瞬间,王林便做完le这一切

  此时,阵阵清脆de铃声,蓦然chū现,这铃声初始尚还微弱,但很快,便越来越大,最终几乎化作道道春雷般,轰轰然de落下

  那程姓女子显然气极,连同与程贤一起de王林也恨le上,在她看来,能和这云天宗三害之一地程贤走在一起,定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这攻击,有一半,是向着王林席卷而去

  程贤惊呼一声,苦笑起来,暗道这一次玩笑开大le,这小丫头不念儿时一泡尿de旧情,居然用le云铃

  他身前de那道光幕,在轰轰然落下de铃声攻击中,晃动le几下后,便立刻崩溃掉,程贤深吸口气,张口吐chū一道黄芒,这黄芒一现,顿时化作一个小型de丹鼎,阵阵药香之气从其内散chū,几乎是在瞬间,便化作le一只灵猿

  这灵猿de身体并不庞大,但却有股滔天de凶气从○他身体内散而chū,此物一现,程贤坐下de那只猿猴,顿时怒吼一声,把其身上de程贤猛地甩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冲着那药香之气化作地灵猿磕起头来

  与此同时,王林坐下de那只小猿猴,也是一样,只◇不过王林并非如程贤那般被甩开,而是自行落下

  丹鼎药香之气化作de灵猿,对于那轰然而来de铃音,根本就不在意,他腹部胀起,蓦然间吹chū一口气,顿时那些落下de铃音,一个个全部被席卷而回

  程姓女子立刻面色苍白起来,喷chū一小口鲜血,恶狠狠de盯着程贤与此同时,她身后de那些姐妹,也一个个怒斥起来,纷纷祭chū法宝

  至于传到王林身边de那些铃音,则是在王林身前突然一滞,随后诡异de无声无息de消散掉王林修为虽低,但其眼力以及禁制仍在,区区一个筑基期地小丫头释放de法宝,他还是可以凭借禁制阻拦地禁制所选之点,全是那铃音攻击de薄弱处

  药香之气化作de灵猿,蓦然间转过头来,颇为诧异de看le王林一眼后,其身体便重现消散,最终再次成为丹鼎,被程贤一吸之下重吞到le嘴里

  “别动手,我可不是来打架de,我是陪他来找人地,唉”程贤苦着脸,暗道这一次看来又无法混入其内le,都怪自己这张嘴,若是刚才不招惹那程灵丫头,何必会有现在de苦恼

  “找谁?不会是彤师姐”程灵从储物袋内拿chū一粒丹药服下后,面色恢复正常,看向王林,冷冷地说道,其目光中,露chū深深de厌恶之色

  王林神色如常,扫le此女一眼,缓缓说

  在下找地,不是彤师姐”

  “他要找de是罗月”程贤连忙在一旁抢着说道

  程姓女子眉头一皱,看向王林,凶巴巴地说道:“你找罗月师妹什么事情?”

  王林轻笑,望着对方,说道:“与你何干?”

  此女双眼涌现怒意,但很快便压le下来,轻哼一声后,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从其内飞chū一枚玉简,她握在手中略一凝神,便向后一抛,那玉简顿时化作闪电迅飞向天空云层之中地东苑内

  做完这些,此女目光转向程贤,恶狠狠de说道:“程贤,我告诉你,你若是再提那些事情,我就回家去告诉你爹,说你欺负我” □
  程贤一怔,脸色微变,连忙陪笑道:“何必呢,表妹,咱们俩谁跟谁啊,是不是,你小时候我……”说到这里,他连忙收口,看见程灵面色再次改变后,连忙又道:“我可是特别照顾你啊,什么好吃de,好玩de,■不都是我给你弄de么?表哥我今天来,真de是陪他找罗月……恩,顺便来看看表妹你”

  程灵轻哼一声,瞪le程贤一眼后,便不再理会他,而是与身边姐妹,低声说着什么,其目光时而飘向王林

  程贤暗叹一声,来到王林身边,冲他苦笑,低声道:“兄弟,都怪我这张嘴,唉,没办法,我一看到这丫头,就忍不住想要奚落她一番,没想到今天是她当值,早知如此,咱们真不如明天来呢”

  王林神色平静,缓缓说道:“该帮de我都帮le,一会无论罗月chū不chū来,都算是我完成le对你de承诺”

  程贤叹le口气,右手一拍储物袋,拿chū一块传音玉简,扔给王林后正要说话,但就在这时,突然半空中东苑内飞chū一只仙鹤,一个美妙绝伦de少女坐在其上,此时她睁大le眼睛,不可置信de望着地面上地王林

  待飞近后,此女身子一跃,从半空落下,诧异de对王林说道:“你来找我?”

  此时那程姓★女子,皱着眉头说道:“月师妹,你认识此人?”

  罗月连忙转身说道:“认识啊,师姐,他是与我同时进入门派de”

  程姓女子再次扫le王林一眼后,又以眼神警告le程贤,这才与其他姐妹远远d○★女子,皱着眉头说道:“月师妹,你认识此人?”

  罗月连忙转身说道:“认识啊,师姐,他是与我同时进入门派de”

  程姓女子再次扫le王林一nǚzǐ,zhòuzheméitóushuōdào:“yuèshīmèi,nǐrènshícǐrén?”

  luóyuèliánmángzhuǎnshēnshuōdào:“rènshíā,shījiě,tāshìyǔwǒtóngshíjìnrùménpàide”

  chéngxìngnǚzǐzàicìsǎolewánglínyīyǎnhòu,yòuyǐyǎnshénjǐnggàolechéngxián,zhècáiyǔqítājiěmèiyuǎnyuǎnde离开,地面上,此时只剩下le三人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罗月眨le眨眼睛,看都不看程贤一眼,只是望着王林,又问le起来

  王林沉吟少许,平淡de说道:“若是你方便,带此人进入东苑,若是能看到那彤师姐最好,若是看不到,就算”说完,他头也不回de转身离开,留下程贤与罗月二人呆呆de站在原地,怔怔de看着王林de背影,许久说不chū话来

  “什么嘛,把我叫chū来,就为□le这事?”罗月一跺脚,高声娇嗔道可惜,王林没有回头,其身影渐渐远去

  程贤暗叹,心道这王林兄弟果然是个高人啊,放着眼前这么个小美女根本就无视,这等境界,怕是自己此生都无妨望及

  “月●月师妹……师姐,您老人家现在有时间么?我和王林兄弟那可是好哥们,他入派后多亏我照顾有佳,您看他刚才说地那番话,能否帮个小忙啊?”程贤深吸口气,一脸赔笑de对罗月说道

  “你才老人家呢,哼”罗月扫le程贤一眼,不满de说道,说完后,她狠狠de瞪le一眼王林消失de方向,嘴里le嘀咕le几句后,转身手腕铃铛一晃,顿时一只仙鹤从半空飞来,落在她de身边,此女轻身一跃,便站在le仙鹤之上,腾空飞起

  程贤苦着脸,唉声叹气但就在这时,半空中传来罗月银铃般动听de声音:“你自己跟着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程贤顿时欣喜,连忙起身跟在仙鹤之后,向着东苑而去

  再说王林,离开le☆东苑之后,一路回到le所在de北苑庭院,进入院子后,其内没有任何变化,他临走前设置de禁制,也没有任何被触de痕迹

  回到院子后,王林拿chū李慕婉给他地丹炉,放在le房间内,随后再次开始le■炼丹、修炼de生涯

  他知道自己时间紧迫,必须要尽快把修为提起,他不愿与李慕婉相认,毕竟事隔多年,昔日地情分,此时到底还剩下多少,王林分析不透

  在没有达到元婴前,王林不打算暴露身份,否则de话,一旦这里面chū现变故,那么好不容易获得地云天宗身份,很可能会毁于一旦

  所以,之前王林才没有相认,而且在他看来,200年de时间,物是人非,实在没有必要再去强行改变一些事情,这一切,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至于李慕婉知道他之前肉身de名字马良,这一点也很好解释,毕竟200年地时间,只要有心之下,任何事情都可以打探清楚,而且区区一个名字,也并非多么重要之事

  当然le,若是李慕婉打探到他叫王林,那么这里面就有古怪le

  对于李慕婉,王林心底有种复杂de感觉,实际上从他踏入修仙之途地一刻,一直到现在为止,所遇女修虽多,但李慕婉却是唯一一个与他一同居住le数○年之久de女子

  事实上对于此女,王林也曾有过心动,但这种感觉几乎是刚一chū现,便被他强行抹去

  此时此刻,再次遇到le昔日故人,王林心底极为复杂在房间内沉默许久之后,王林轻叹一声,★收起种种琐碎之念,静心修炼起来

  时间慢慢过去,一晃又是数月

  周林地闭关仍然没有结束,在这数月de时间内,王林地炼丹之术,得到le长足地进步,只不过他对于炼丹,或许真de没有太多天赋,在李慕婉赠送de丹炉使用le九十三次后,才成功de掌握le地火de操控

  于是,他开始按照玉简内留下de一些丹方,开始炼制丹药,周林de玉简内记录de丹方,全部都是半品灵丹

  利用院子de灵草,王林一一尝试,但炼丹地失败率太高,几乎每十次中,他只能有一次成功,甚至有时候,连一次都不到

  若是这么下去,那么庭院内

  材料即便再多,也承受不住如此挥霍使用

  最后因为有一味草药已然用尽,王林沉吟之后以灵液dài替,但让他没想到de是,居然炼丹成功

  而且并非是只成功一次,只要是炼丹中参加le灵液,那么其成功率,就会提高到一个不可思议de高度,几乎十次中,有九次会成功,王林尝试le多次之后,已然确定这灵液de又一个作用,可以增加炼丹成功率

  如此一来,加上灵液与天逆珠子de叠加作用,他de修为,不断地攀升,已然达到le凝气期十五层,距离筑基,只差一丝

  王林现在已然清楚de记得,当年本尊筑基时,无论尝试多少次,均都是以失败告终,最后司徒南曾说,只有三个方法,一是获得筑基丹二,则是使用魔道神通之术夺基**三,需要有一个元婴期以上修士,亲自灌功输法,助其成基

  筑基丹太过少见,元婴期修士也不可能助他成基,于是,当时de王林,选择le魔道神通夺基**

  其夺基de目标,种种阴差阳错之下,选择le藤化元之孙藤厉

  此时,他分身再次处于这个阶段,只不过这次,他不需要使用夺基**,也不需要有元婴期修士助其成基,因为他已然掌握le炼丹之术

  只不过这筑基丹地丹方,却不是那么容易获得,原本此丹应该是师父炼制后赠送徒弟,但此时周林正在闭关,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王林在不到半年de时间,就从一个凝气期三层地刚刚入门,一跃达到le凝气期大圆满境界

  这一日,王林在院子内沉默少许,右手一翻,拿chū当日程贤给他de传音玉简,这数月de时间,程贤来过数次,每次都会与王林长侃一番

  按照程贤de说法,那次在罗月de暗中指引下,他终于再次看到le彤师姐,并且与其相处地颇为愉快

  王林神念一沉,在传音玉简内留下音讯后伸手一抛,那玉简顿时穿梭而走,王林也不心急,静静de盘膝坐在院子内,等待程贤

  时间不长,远处传来几声兽吼,紧接着,一只灵猿度飞快,从远处迅跳跃而来,直接从院子外跳le进来,程贤坐在灵猿上,看到王林后立刻笑道:“兄弟,找我何事?”

  王林抬头,缓缓地说道:“你可有筑基丹de丹方?”

  程贤一怔,说道:“筑基丹是一品灵丹,不是我等可以炼制地,那玩意de丹方我没有”

  王林眉头微皱,暗叹一声,心道只有再次去寻李慕婉le

  “不过,既然兄弟你开口le,我怎么也得帮忙是不,我虽然没有,但我师傅那里定然拥有,你等我三天啊,三天内我定然可以偷到手”程贤得意地一笑,又与王林闲聊le一会后,他抬头一看天色,立刻说道:“今日彤师姐约我chū来见面,兄弟咱们先不聊le,我走le筑基丹方你放心就是,包在我身上

  ”说着,他颇为兴奋de坐着心不甘情愿de灵猿,匆匆de离开

  时间没有如同程贤所说那般需要三天,在第二天中午,程贤没来,来de是那只大一点de灵猿,此猿在王林庭院外吼le几声后,扔下一枚玉简转身离开

  待王林chū来时,看到de只是那灵猿de背影,蓦然间,王林双眼目光一凝,他盯着那灵猿快要消失地身影,立刻现le不对,此猿右脚明显有伤,行走之间有些不太自然,似乎不敢用力

  王林低头拿起玉简,沉吟少许后,转身回到庭院

  接下来de十天时间,王林几乎全部用在le炼丹之上,筑基丹是一品灵丹,以王林现在de炼丹之术,想要练成,失败率极大

  但是在放入le灵液后,成功率顿时提升le不少,只不过□比炼制大培元丹,却是有些不如,培元丹在加入灵液后,十中有九可以成功,而筑基丹则是十次中,只有五六次可以成功

  王林沉吟少许,他分析,这灵液对于增加炼丹成功率,显然是品质越高de灵丹,其作用就越◇

  不过天逆珠子本身并没有五行齐全,这几百年de时间,王林也曾寻找过其所缺少de那些五行,只不过这种五行实在太难寻找,要知道当年de火属性大圆满,可是整整吸纳le一只荒兽才达到

  如◆此一来,想要补齐剩余de金、木、土三种属性,实在太过困难,最起码到现在,王林没有现任何比较有效de方法

  这里面只有shuǐ属性比较容易,除此之外,木属性也狗扑,最起码,到现在为止,木属性虽说□没有圆满,但天逆珠子上却是chū现le七片树叶

  除此之外,金、土两个属性,却是没有半点动静王林也曾用过一些方法,但最终却是没有任何用处

  王林对于天逆珠子产生地灵液,已经有le很深程度dele解,此珠子在shuǐ属性未圆满前,其灵液de品质与shuǐ属性圆满后,相差甚多

  并且在火属性也圆满后,这灵液de品质,一跃翻le一倍,比之当初,差距颇大

  如此一来,只要五行齐全,先不说这天逆珠子会有何种变化,单单其产chūde灵液露shuǐ,想必对于高品质de丹药,也会增加一定de成功率

  这筑基丹,一炉只能chū两粒,而且其炼制时间需要一个整日十天后,王林几乎把整个院子所有筑基丹de材料草药全部采集一空,最终炼制le十三粒筑基丹

  王林de这具分身,其天资比之王林本尊相差不多,都是属于平庸之流,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若是仅仅一颗筑基丹,王林着实不敢确定能否成功,所以,他才准备le这么多,以备失败后继续使用

  一切准备完,王林深吸口气,右手点在眉心之上,进入le天逆空间之中在他进入空间不久,一只灵猿焦急de来到le庭院之外,它全身鲜血淋淋,有着多处剑伤,连续吼叫le数声后,失望地匆匆而走

  差几个百字,实在写不动le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多,支持*泡书*中文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