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血海之主


  人身高十丈有余,全身穿着一套暗紫色铠甲,铠甲之T锋利至极的骨刺,散fā着森森寒芒

  一头黑fā在脑后飘散开,无风自动,看其脸部,此人相貌极其英俊,线条犹若刀削一般,隐有一股妖邪之感,●尤其是双唇略薄,看似kè薄无情

  他双目散出暗红色光芒,盯着六欲魔君,许久之后幽幽一叹,缓缓开口道:“易儿,你还认得为师,很好,不过现在,我的名字,叫做妖神涂司”

  这易儿二字落在六欲魔君耳中,他立kè心底一震,眼露不敢置信之色,若说刚才他看到此人面部,与他师父一摸一样,心神震动下,这才失声那么现在,此人能叫出自己这个几乎很少有人知道的名字,那么此人,除了已经死去的师父天魔散人,还会是谁?

  六欲魔君深吸口气,脸上露出阴晴不定之色,他盯着对方,低声说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魔?为什么与孟驼子一样,都被魔化?而且千年前,你不是已经……”

  天魔散人眼睛微闭,但很快便睁开,平淡的说道:“你想说的是,我本应该在千年前死了才对,为何会复活,对”

  六欲魔君心底警惕,从孟驼子出现,一直到他师父天魔散人复活,这一系列事情太过诡异,让他有种心惊肉跳之感,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个天dà的秘密

  甚至他已经开始怀疑,这所谓的古神之地,似乎并非如之前所预料那般,只要进入古神体内,就会有无尽的法宝、丹药等待他去拿取

  之所以有这个怀疑,那是因为千年前,有◎关这古神之地的传承之物,正是他师父得到,现在仔细想想,当年的天魔散人,得到这传承之物前与后,仿佛换了个人一般

  这一点,当年他就有所不解,现在脑中仿佛被一道闪电劈中,一个dà胆的猜测浮上他的心头

  “我并非被夺舍”天魔散人望了孟驼子消失的方向一眼,缓缓的说道

  六欲魔君心底一惊但神色却是如常谨慎地盯着他师父缓缓向后退去

  “再退十步我会出手”天魔散人看都不看六欲魔君一眼平淡地说道

  六欲魔君身子一顿停了下来低声道:“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即便是你要杀弟子也要让弟子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天魔散人转头看了六欲魔君一眼沉吟少许说道:“罢了告诉你也无妨这……”

  六欲魔君没等他说完手中年轻人地尸体蓦然间砰地一声爆炸开此人尽管死去多时但体内血液却诡异地没有凝固就如同是刚刚死去一般

  此时一爆之下顿时一股血色雾气突然向四周散开瞬间便把六欲魔君包裹在内他整个人在这一kè仿佛融到了血光之中瞬间便在原地消失向着第三关地出口方向迅遁走而去

  “欲念血遁……很好,不愧是我的弟子,见事不好立kè选择最有效的方式逃走,不错”天魔散人看了一眼六欲遁走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赞赏的笑意

  六欲的所有功法,都是他亲自教导,他修炼的功法,名字叫做玄天魔欲诀,人有六种先天之欲,此诀以各种修炼,先是炼化自身欲念,从而以自身欲念为引,引动他☆人之欲,并借为己用

  若说歹毒,比之死咒术,也只是略逊一筹,修炼这玄天魔欲决,自身的欲念是最为关键,若是能炼化四道自身先天之欲念,便可达到化神期修为,若是六种欲念全部炼化,即可达到婴变期
  六欲魔君已经炼化了五道自身欲念,唯有这最后一道执欲,他始终无法炼化,这执欲,在他看来,就是执念的意思,六欲本人唯一的执念之物,就是自身的修为,他从踏入修魔的第一天起,他就fā下誓言,此生定要成为婴变期修士

  这是他的梦想,也是他一生的追求,当年天魔散人就说过,这执欲,将是六欲魔君此生最dà的一道沟壑,现在事实证明,果然是如此

  至于欲念血遁,是玄天魔欲诀中记录的一种保命手段,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使用,此的以损失一道欲念的炼化来推动,可以在瞬间,使施术者的度,提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六欲魔君本就是一个果断之人,从他师父天魔散人出现的一kè,他就有种微妙的预感,所以这才咬牙使用此法,迅逃命

  再说王林,他度飞快,向着西北方第三关的出口,疾驰而飞,一路上所有阻碍在前方的游魂,都自动的向两旁散开,为他让出一条笔直的通道

  他的身体,几乎快要化做一道残影,一闪而过,与第三关入口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至于六欲魔君的生死,王林无暇顾忌,他与对方本就没什么交集,此时保命逃亡之下,如果能多出一份把握,比什么都重要

  不过让他觉得可惜的,是通过游魂传递的信息中,他看到了六欲魔君与他师父天魔散人相遇的一幕

  同时是看到了孟驼子只是略一停留,便立kè再次追击而来的画面

  王林深吸口气,再次喝了一口灵液,右手蓦然间一挥,顿时蓝色冰焰从◎他手中出现,与此同时他拍了一下储物袋,毒剑从内飞出,散fā出森森寒芒

  王林身子未定,双手掐诀,向后一指,身体立kè闪烁而出,继续逃走,至于那冰焰与飞剑,这分成两个不同的方向,向着追击而来的孟□驼子冲去

  妖魔般的孟驼子,一边追击,心底一边暗自思索,他现在追击之人,正是那散fā出让他感觉极其厌恶气息的修士,对此他满脸迷惑,他只是心底有种冲动,想要尽快追上,把对方生生撕成碎片才能缓解心中那莫名之气

  不过孟驼子心中,却也对此人有些佩服,这人的修为,他能感觉到,只不过是结丹中期罢了,可此人

  为狡猾的一个,他只要稍微向其追去,对方便会立kè且果断的逃离

  让孟驼子感觉诧异的,则是这第三关的游魂,对那人好像没有任何攻击性,任凭他如何在这里闯荡,都不会对法展开攻击

  这让他心底极为奇怪,要知道他之所以不被游魂攻击,那是因为主人赠送的那件还有一丝吞魂气息的法宝,这才做到了这一点

  可对方是如何做到的呢,孟驼子心底疑惑,他深吸口气,脚下在虚空一踏,度再次加快不少,向前迅冲去

  可没等他冲出多远,他立kè察觉到前方有一团蓝色火焰,正向他飞快袭来,孟驼子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身子不但不减,反而快

  几乎是眨眼间,他根本就不屑闪躲,硬生生的一头撞在蓝色冰焰上,那冰焰闪烁了几下,砰的一下炸开,化作一朵朵冰焰之花,四周消散开

  孟驼子冷笑,正要继续加,突然他面色一变,只见四周的冰焰之花虽然慢慢消散,但是他与之撞击的胸口,却是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深蓝色,仔细去看,那是一层深蓝色的冰晶

  这冰晶迅扩散,向着孟驼子全身蔓延

  孟驼子轻咦一声,身子停了下来,低头右手在那冰焰上一点,顿时冰焰停止了扩散,其表层出现一丝丝裂痕

  就在这时,突然远处寒芒一闪,紧接着,一把黑色的古怪飞剑,瞬间便临近到孟驼子右肩之处这飞剑造型颇为诡异,不长的剑身上,两端长满了一根根锋利的小刺,其上幽蓝一片,显然是蕴含了剧毒

  在看见这小剑的瞬间,孟驼子心底一震,他从这剑上,察觉到一股几乎让他kè骨铭心般的熟悉感,仿佛这飞剑上有某种让他为之心揪之物一般

  神情恍惚的刹那,飞剑刺中孟驼子的右肩,一声金属撞击的叮当声蓦然从飞剑与孟驼子右肩的接触点上传了出来,这飞剑的度尽管极快,但居然只能稍微刺破一点表皮,无法穿透

  不过仅仅是破了皮,飞剑内蕴含的毒素,却是dà量的涌入到孟驼子体内,此时孟驼子根本就考虑中毒的事情,而是dà手一挥,向着飞剑抓去,他有种强liè的感觉,这飞剑内蕴含之物,本就应该是他的

  以孟驼子的修为,想要抓一把飞剑,如同儿戏一般,在他dà手抓去的瞬间,一股漩涡状的气场,立kè包裹住飞剑,让其无法挣脱

  此时已经快要来到出口处的王林,他面色一变,立kè察觉到自身飞剑的危险,虽然脚步未停,但双手却是连续挥动出几个手印,最终右手一点心窝,喷出一口金丹之气

  与此同时,被困在漩涡气场内的飞剑立kè有所感应,迅一转,其剑身上的利刺顿时蓝芒重

  在孟驼子dà手◆抓来的瞬间,气场略有松缓的一kè,飞剑fā出啪啪几声,顿时八根利刺从剑身上自行断裂,以远飞剑的度,向着孟驼子手掌射去

  若说这飞剑内的毒素,比之利刺还是有所不足,王林当初设计这把飞剑时,在这九▲十九根利刺上,下了很dà的心血

  几乎绝dà部分毒素,都存放在了利刺之上,如此一来,八根断刺同时射出,其内蕴含的毒素,已然极为庞dà

  不过若是对旁人使用,或许会有奇效,可孟驼子本身就◆是毒功dà家,飞剑的毒素主要缘于毒王鼎,这毒王鼎本就是孟驼子曾经的本命法宝,如此一来,毒素根本就无法对其产生任何危害

  刚才飞剑刺中孟驼子肩膀,进入他体内的毒素,只是稍微一转,便立kè消失无踪★,被孟驼子体内的灵力同化成为一体

  不过尽管如此,八根利刺的毒素虽然无效,但其强liè的冲击之势,却是相当于八支飞剑同时进攻一般,若是换了旁人,可能手掌就此被刺透,可孟驼子妖魔般的躯体,其坚硬◇程度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于是八个叮当之声fā出后,八根利刺,全部在撞击的瞬间,受到强dà的阻力震动,一个个从中间折断

  虽说折断,但却也让那抓向飞剑的手掌,度略缓了下,在这一瞬间,那☆飞剑立kè闪烁而出,孟驼子dà手一抓,只是抓到了飞剑的边缘,被其从手中消失

  不过孟驼子的修为极强,尽管只是扫到一点边,也立kè让这飞剑外表光芒黯淡起来,甚至在其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此飞剑消失后,出现时已然在了百丈之外,迅闪烁失去了踪迹

  孟驼子脸色阴沉,盯着飞剑消失的方向,右手在身前一划,顿时一道空间裂缝被其生生撕裂而出

  一道极为霸道的神念,从裂缝内蓦然冲出,★横扫一圈后,立kè覆盖了整个第三关的寂灭界,只不过在那吞魂沉睡之地,这神识从两旁散开,不去接触对方

  “何事?”神念中传递出一道冰冷的信息

  孟驼子在那神念出现的瞬间,便立kè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使者dà人,此地有一修士距离出口太近,我需要帮助”

  “可以”那神念说道

  孟驼子听到对方回答后,立kè身子一动,向着王林所在方向追去,他心底极其确定,有了使者dà人帮助,那么这结丹中期的小辈,绝对进不了出口

  若说这第三关的君王,在孟驼子看来,除了那被主人以法术弄的进入沉睡状态的dà家伙外,就只有使者dà人可以匹配了

  那神识立kè横扫这第三关,顿时找到了王林与六欲魔君二人他先是把神念聚集在六欲魔君身上,对方身体外散fā出的浓密血光,使得他度立kè暴增,只不过度虽增,但越是往深处走,游魂的数量就越多,以他手中法宝,根本就无法对付如此多的游魂

  这么一来,这一路上他的身体已经被很多游魂扑中,全靠一口灵气支持,在体内与那些游魂顽强的抵抗

  在那神识

  来的瞬间,六欲魔君立kè心底一惊,体内的游魂已经T付,现在居然出现了如此霸道的神识,他立kè分析出,能散fā出这等神识之人,其修为绝对是深不可测

  那神识扫了六欲魔君一眼后,传出一道波动,顿时六欲魔君身体外的血光,越来越淡,最终彻底消失,露出他一脸惊骇之色的身影

  “有吞魂在,我无法出手,只能帮你阻拦一次,你要尽快”做完这一切,那强dà的神识向着在六欲魔君之后不紧不慢追击的天魔散人传递出一道神念

  天魔散人面色平和,略一点头,身子蓦然度一快,◎向前追去

  六欲魔君暗自叫苦,他一咬牙,二话不说再次废掉一道欲念,又一次施展出欲念血遁,这一次,他的身体已经有些承受不住,喷出数口鲜血,体内游魂立kè开始吞噬,他苦笑,咬牙向前冲去

  ○xiàngqiánzhuīqù

  liùyùmójun1ànzìjiàokǔ,tāyīyǎoyá,èrhuàbúshuōzàicìfèidiàoyīdàoyùniàn,yòuyīcìshīzhǎnchūyùniànxuèdùn,zhèyīcì,tādeshēntǐyǐjīngyǒuxiēchéngshòubúzhù,pēnchūshùkǒuxiānxuè,tǐnèiyóuhúnlìkèkāishǐtūnshì,tākǔxiào,yǎoyáxiàngqiánchōngqù

  那强dà的神识又一次扫向六欲魔君,这次,他没有出手,而是只看了一眼后,便扩散到第三关出口处,在距离出口的千丈之外,看到了王林

  神识传出一道波动,目标指向王林其实早在刚才那神识出现的瞬间,王林便立kè察觉到,他当时蓦然一怔,这神识虽然强dà,但是王林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神识内,有些古怪

  此时那神识向他攻击,王林目光寒芒一闪,他知道古怪的地方在那里了,这神识的拥有者,绝对不是修士,这赫然就是一只已经快要进化成为吞魂的游魂

  如此庞dà的游魂,王林还是第一次遇见,只不过游魂就是游魂,只要它还没有进化到吞魂的境界,在阶位上,就是出于下位者,即便再庞dà,天敌的克制,对它来说就是一个不可跨越的沟壑

  现在,这庞dà的游魂,居然敢对身为吞魂的王林展开进攻,其下场可想而知,在王林看来,这游魂就仿佛是一个级dà补丸,若是能把它吞下,其神识定然会恢复到当初的庞dà程度,而且在精锐上,却是明显出以往,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此时,游魂的神识攻击已经来临,在进入到王林体内的瞬间,那游魂立kè一怔,随即顿然一惊

  “吞魂?你……你居然是吞魂”那游魂神识的波动,立kè传递开来,只不过这声音虽惊,但却有一股狂喜色存在

  王林虽然心底疑惑,但对进入自己体内的游魂,却是毫不犹豫的一口吞了过去,那游魂立kè收回神识,只不过仍然有一部分,被王林生生吞下

  王林添了添嘴唇,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极境神识,正在以极快的度强dà起来,他暗道可惜,若是能把这整个游魂都吞了,那么他相信,自己的神识还会增强不少

  那庞dà的神识游魂逃离后,立kè以一种复杂的方式直接打开一道空间裂缝,顺着其内钻入,消失在这寂灭界

  此时此kè,在妖神血海内,那游魂蓦然间自天空突然出现的一道裂痕内钻出,紧接着,它迅向着此地最dà的那个通天石锥处飞去,在石锥前,此游魂立kè凝结成一个长fā男子,单膝跪在半空中,脸上露出虚弱之容,只不过表情却是充满了亢奋之色

  “主人,在第三关,我看到了一个……吞魂”

  这通天石锥上,盘膝坐着一个红fā男子,这男子低着头,红fā遮盖下看不清相貌,但是一股狂傲睥睨的气息,却是无时无kè不从他的身体内扩散出来

  在听到游魂话语的瞬间,此人身子蓦然一颤,缓缓的抬起头,露出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在他抬头○的瞬间,这妖神血海内,顿时出现了浓密的血雾,四下浩荡而散

  与此同时,四周所有石锥上的修士,一个个立kè都把目光投向此人,甚至就连地面血浆中的那些修士,也纷纷侧目,眼中露出一丝狂喜之色

  “吞魂……你可确定?”男子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却充满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

  神识游魂化作的长fā男子,立kè说道:“主人,我可以确定,那人的确是吞魂主人,他现在正处于第三关的出口,若是抓他,就要立kè过去”

  “吞魂……”红fā男子双眼露出一丝平淡之色,右手一挥,顿时在天边,出现了一条约有数千丈的空间裂缝

  “妖神涂司们,去把这吞魂,给我抓来”红fā男子淡淡的说道,随后再次低头,看着身下石面,又陷入了沉寂之中

  他的话语一落,整个妖神血海内,所有的修士,一个个纷纷从地面、石锥上跃起,瞬间便消失在裂缝内

  此时游魂化作的男子,也一同跟了过去,整个血海内,蓦然间只剩下这红fā男子一人,他右手在地面轻轻划动,写下了一排小字

  “余被封印在这妖神血海数万年,今日听闻又有吞魂出现,心底略有起伏……”

  在这排小字一旁,还有几排字迹

  “余进入这第三关,立kèfā现此地居然是与寂灭界相连接的空间裂缝,寻找之下,fā现了寂灭界的入口,但没有进入”

  “这古神之地,谣传过于夸张,此地除了这第三关略微有趣外,其他不值一提,本想离开,但虑及已到此地,若不进入其内看个清楚,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时间”

  “第四关,只是一座传送阵罢了,其内根据闯关者闯关时间的设计,很是精妙,余研究了很久,终于彻底的了解了构造,可以随心所以进入古神体内的任何地方”

  “这哪里是什么古神之地,这里分明就是一个妖神之地”

  “古神涂司……此人果然是dà智慧的远古修士,余佩服……他居然想出这等方法……”

  “我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困在一个地方长达千年之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