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神秘尸骸


  火焚盟四大派只有战神殿、洛河门以及邪魔宗驻留在主峰之上至于尸阴宗除了在最初阶段滞留一段时间待四级修真国灭掉火兽之灾后便立刻撤离回到了火焚国境内

  这一举动让很多人都不理解火焚国火兽虽被灭但灵气充满了暴虐气息根本就无法吐纳吸收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一个修真者的绝地

  对此尸阴宗没有任何解释而是在一日深夜全宗离

  在其他三大派眼里尸阴宗极为神秘其内元婴期虽说不多但每次几派的元婴期修士见面均都能若有若无的感觉到尸阴宗的元婴修士身体内似乎蕴含一股让人可怕的力量

  所以对于尸阴宗的举动三大派保持chén默没有任何阻拦

  火焚国极西之地一片连诀不断的火山下这里有着一个巨大的溶洞一间间洞室相互连接形成一个巨大的地下世界

  与赵国的尸阴宗相比其结构大同小异只不过大小要大一些

  尸阴宗当代宗主赵传良此时单膝跪在一间石室内在他的正前方飘着一个由无数个菱形发光体交叉在一起形成的不规则结晶

  此时的赵传良态度恭敬甚至有一丝恐惧若有若无的在脸上浮现他低声说道:此事我定然会查的一清二楚请上宗再宽限几日我一定能找到4876失踪的原因”

  “我宽限你几日谁来宽限我?4876是四级修真国天罡国天罡宗弟子陈某所在分部也是在天罡国现在对方来要人按照时间算4876应该早就已经wán成了夺舍地融合你让我拿什么交人?”从菱形结晶内露出一张狰狞的人脸咆哮声从那人脸的口中吼出

  赵传良暗自叫苦露出诚惶诚恐之色连忙说道:“上宗我已查出一些端倪找到了4876失踪之地从种种迹象分析一个叫做马良的战神殿弟子与此事有一些关联我已经派出人手追查得到消息对方目前出现在宣武国只要您给我十天的时间我定然可以查出真相”

  结晶内的人脸表情略缓看了赵传良一眼后叹了口气说道:“传良看在我现在这副身体的份上我给你十天时间十天后若是还没有结果那么你就不要怪我把此事上报给五级分部了到时候以五级分部地手段定会取消你肉身被夺后的一次选择机会”

  说wán结晶内的人脸慢慢的消失了

  赵传良一下子瘫坐在地苦笑道:“那4876既是天罡国不是好为什么要扔到我这里来唉”其实他心里明白本国的修士夺舍一般宗部都会选择扔去他国处理

  “取消你的一次选择机会赵传良你有些不妙哦”一个阴冷的声音在赵传良体内传出

  “夜自在你说该怎么办?”赵传良chén默少许轻叹道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夫当初身为赵国尸阴宗宗主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遇到过当年我师弟的事情与此颇为相似只不过略有不同罢了4876地魂灯未灭说明并未死亡如果能找到那自然最好找不到的话你就危险所说看在他肉身的份上容你十天那肉身是你什么人?”

  “是我弟弟我二人四百年前同时进入尸阴宗他天资绝佳被上宗选为肉身”赵传良语气平淡缓缓说道

  “哼若非我之前选择那具绝佳肉身突然被五级宗国发现强行收走地话现在我已经彻底恢复修为成功夺舍了”夜自在冷笑语气充满不忿

  赵传良深吸口气站起身子拿出一枚玉简放在额头少许后一甩而出

  “尸阴宗结丹期以上修士随我去火焚盟”一声令下整个尸阴宗各个石室内闭纷纷睁开双眼点点幽光在他们眼中闪现

  再说wáng林这里神道术虽然玄妙但却不适合他修炼他chén吟少许暗叹一声起身向外走去不过让wáng林感觉有些惊喜的是那神道之术自从他看透石壁后便一直留在脑中并未如以往那般转眼就消失殆尽

  只不过当wáng林拿出玉简尝试拓印时却发现仍然无法做到好似有一种无形的阻力阻止神道术记载一般

  wáng林chén默少许放弃了拓印的想法看了看四周的水镜门每一个门后都是黑漆漆一片看不清内貌

  他chén吟片刻神识散开但一碰到水镜门却仿佛是有一层阻碍般神识被弹了回来wáng林目光闪烁先是看了眼出口那巨大的○水镜门红脸老者应该就在那门外

  他身子一跃落在四周墙壁上的一个水镜门前伸手探入冰凉地感觉从手掌内传来当他的手臂深入一半时摸到了一面石壁

  wáng林收手盯着镜门chén默一会儿后他一拍▲储物袋战神殿炼器玉简出现在手中他神识一扫在玉简内迅翻阅起来

  战神殿炼器术地三个步骤调、融、合一切的法宝均都是在这三个过程中炼制而出wáng林翻阅少许立绍

  所谓逆流术本是为了让炼器者之间相互交流之用彼此逆向推演对方法宝从合的步骤入手最终把法宝还原成初始状态的一种手段

  长期进行逆流术地练习可以提高炼器经验再逆推中学习别人的长处从而wán善自身地炼器

  只不过这种逆流术只能用在以调、融、合地方式制作出的法宝上

  wáng林仔细看了一遍收起玉简两手当胸十指相合灵力从体内凝聚在双手之上拉开时一丝丝灵线在手内出现

  wáng林口中低喝:“去”

  灵线立刻从中切断一丝丝细长地灵线迅钻入水镜门内另一端则与wáng林双手相连此时的一幕就仿佛是wáng林地双手繁衍出无数的丝状分支一般这些灵线在水镜门里晃动随着wáng林灵力的涌现丝线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很快就密密麻麻的把整扇水镜门全部包裹住

  炼器术的合字阶段实际上类似为法宝开光让其内的灵力与阵法可以与器胚wán美的融合在一起从而达到某种神秘的平衡

  而逆流术则是反其道而行首先要破坏的就是这种平衡一旦成功那么合字立刻破掉灵力不断地涌入wáng林神色如常但不光却闪动紧盯水晶门

  蓦然他神色一动双手内繁衍而出地细线立刻颤抖起来只见一道极亮的光圈在水镜门的中心出现这光圈发出咔咔○地轻微声慢慢的碎裂在wán全破碎的瞬间光圈猛地向四周荡开扩散到整扇门的边缘四角后消失不见

  整个水镜门立刻变得黯淡无光wáng林知道合字阶段的平衡已经被破坏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把经过融字阶段融合▲在一起的器胚与调出的灵球分离

  wáng林表情凝重控制着灵力细线慢慢地回撤

  随着细线的回缩水镜门荡起阵阵波澜整扇门地四角边缘闪烁明亮的光芒这一圈光芒渐渐缩小最后wán全凝聚在正中心的位置形成一个仿佛水晶一般的光球

  在光球上长着无数密密麻麻的细线细线的另一端连接在wáng林的手中

  “收”wáng林低喝道

  那光球立刻在细线地拉扯下啵地一声从石壁内被拽出在出现的瞬间wáng林双手一抖灵力细线立刻消失在手中

  wáng林看着半空中地光球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逆流术的第二步破坏融字阶段的融合他做到了现在这战神殿炼器术的灵力球已经与器胚分离了眼出口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里待了几天不过这水镜门隔绝神识与灵力波动即便是这里产生再大的变化外面也绝对察觉不出

  再加上红脸老者根本就不相信以wáng林结丹期的修为可以破除水镜面所以并未一直在里面等待

  这就给了wáng林一个机会但wáng林知道自己必须要快否则的话万一对方突然进来那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想到这里他一拍储物袋拿出得自十四谷地底兽骨制作的反应炉把半空中的光球小心的放入其内后打出一道灵诀印在反应炉上反应炉立刻一震迅原地旋转起来慢慢的它越转越快

  打wán灵诀后wáng林二话不说走向器胚石壁

  这水镜门是由两部分组成一是器胚石壁二是材料调出的灵球二者结合就出现了水镜门现在wáng林把二者分离后阻挡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了器胚石壁

  wáng林伸手按在其上神识透出立刻进入其内在石室内一扫后wáng林面色立刻变得古怪起来

  石室内只有一具尸骸尸骸好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支撑不散盘膝在地手指点在地面一丝黑色气体从其骨骼上透出顺着手指钻入地底

  wáng林神识仔细的探查一他摸了摸下巴看了眼急旋转地反应炉内右手一抓反应炉顿时停止转动灵球蓦然飞出其上的颜色略有黯淡

  wáng林看了一眼再次扔回反应炉中炉体立刻又转动起来wáng林的目光投向下一个石室以同样的方式一连打开十多个水镜门后他地面色越加古怪

  “这战神殿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这里是坟冢之地?”wáng林喃喃自语每一个石室内都放着一具尸骸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物品

  wáng林看了看四周chén默少许后再次一一搜索起来每打开一间查wán后他都会立刻控制灵球融入恢复如初◎最后全部石室都被他打开后终于在其中一间wáng林神识刚刚探入立刻发现了异常

  这间石室内的尸骸明显与其他的不一样这尸骸并非盘膝坐地而是身子飘在半空一丝丝黑色的气体从石室内四面八方慢慢的散出化作一道道细线连接在尸骸

  wáng林立刻内心一秉

  此人没死尚有生命气息波动而且从其波动上看其生命力的旺盛程度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wáng林不假思索正要退出但立刻他的目光凝视在那尸骸下方地一个黑色金丝布袋wáng林眼睛一眯看了少许后略一chén吟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收回神识身子立刻退后

  退回之后wáng林一把抓起旋转度略减的反应炉里面的光球此时已经融化成为晶莹剔透的液体wáng林不假思索右手一捞

  顿时捞出大半的液体在双手中揉搓几下打入一道灵诀后扔向最早开启的石室外壁上那石室顿时恢复如初

  做wán这一切他深吸口气略有踌躇之色那储物袋从外表上看与他见过的有很大不同可这里毕竟是战神殿之地人家让他来观看神道术若是临走前在把东西弄走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若是石室内存放着炼器材料那么他倒也不介意拿走一部分可此时所有石室中只有这一间存在古怪

  略一chén吟wáng林忽然若有所思他隐约有个猜测会不会本来这里众多石室之内的尸骸实际上都是那特殊石室内的那人练功之用

  想到这里wáng林心中一动刚才看到地一幕那尸骸身上的黑色气体与其他石室内尸骸身体散出的黑气一摸一样

  wáng林脸露骇然之色他现在已然确定自己所料定然**不离十此人定是在修炼某种神通之术他看了看四周地石室密密麻麻几百间这内的尸骸定是为此人修炼准备

  w☆áng林chén默少许他隐约有种怀疑此人很可能不是战神殿之人甚至战神殿都不知道这人的存在若非如此刚才红脸老者介绍时绝对不会那般从容而且最重要的若是他知道此地的事情断然不会让自己贸然一人在此

  ★当然也不排除对方心怀叵测的疑点但wáng林分析之下自己若是身亡对战神殿来说没有半点好处而且实在没必要如此周折

  他越是分析就越确定自己的想法这里定然是战神殿先祖的葬尸之地不知为何吸引了那人地注意这才来此修炼

  想到这里wáng林退后几步只感觉此地阴风阵阵好似有一双眼睛在这几天的时间内一直默默地盯着自己

  但很快他目光闪动几下立刻回到那有异于常的石室外张口喷出一口灵气灵气中晶光飞jiàn立刻闪现而出

  顺着石壁右下角立刻刺入转眼间便削出拳头大小的一个洞口wáng林神识紧紧的盯着尸骸心神绷紧引力术隔空用出抓着储物袋迅从洞口拽出

  他不及细看立刻放在怀里同时身子后退双手连连挥动旁边的光球立刻回到石壁上转眼间石壁恢复正常水镜门再次出现只不过在右不是很明显的空白

  wáng林身子未停迅从出口钻出出来后一眼就看到远处打坐的红脸老者

  红脸老者睁开双眼低chén地说道:“你在里面待了七天参悟了?”

  wáng林摇头苦笑道:“这神道术太过古怪往往看wán一遍就立刻忘记始终无法参悟前辈晚辈有一事询问石府内地那些水镜门内到底封印着什么?不知能否相告”

  红脸老者扫了wáng林一眼平淡的说道:“战神殿历代先祖死亡后都会被送到石室内”

  wáng林神色如常但心底却是一震他现在已经可以wán全肯定自己猜测应该没错于是身子一跃而起★抱拳道:“晚辈不再打扰告辞”

  红脸老者点了点头起身向石府走去在他身子进入水镜门地瞬间wáng林立刻化作jiàn光从山峰内冲出

  转眼间便离开了火焚盟山峰远远的看到青衫老者端坐云层之上▲在wáng林飞来的刹那他眼睛蓦然睁开轻哼道:“你若再不出来老夫就打算进入寻你了”

  wáng林二话不说迅飞走青衫老者身子一动他坐下云层立刻一散露出云层内的巨大葫芦立刻就追上wáng林

  wáng林脚步微点踏在葫天际之外

  葫芦度极快甚至比之wáng林的土遁术还要快上几分远远看去火焚国与宣武国的边境已然触目可及

  一路之上二人始终未说一话wáng林能感受到怀中储物袋的存在但却没有立刻查看甚至连神识也没有探入

  毕竟青衫老者就在身前若是有任何异常地举动被对方察觉那必定会多出一些事端

  葫芦没过多久便飞离宣武国边界进入了火焚国一天后已然来到修魔海外远远看去修魔海内一片云雾缭绕滚滚雾气缓慢的移动其中有一些在雾中生存的灵兽时而露出一下便又立刻消失不见

  修魔海外青衫老者一拍葫芦顿时葫芦缩小落在其手中wáng林身子一跃落在地上老者收起葫芦面无表情的说道:“在此地等几日还有一人要来到时我三人一去进入”

  说wán他盘膝坐地闭上

  wáng林望着修魔海坐在岸边层层雾气如潮水般翻滚上涌丝丝寒气散发而出他chén默少许盘膝吐纳

  时间不长wáng林蓦然睁开双眼只见在修魔海上空突然出现一幅奇异的景象八道紫色光柱从虚空突然出现渐渐变幻成八根紫色巨木相互成一个圆形的法阵庞大的灵力如飓风般吹出甚至连下方的修魔海中雾气也被搅动的四下散开露出一个巨大地漩涡

  八根巨木上刻画着一个又一个古朴的符号与图案看起来庄严肃然在八跟巨木之间由数条荧色的光线连接从上看去可发现这光线交错在一起形成一个又一个光圈相互套在一起仔细算去这些光圈就四十九个

  “这尸阴宗特有地传送阵这帮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不知抽什么风敢来这里”青衫老者睁开双眼轻哼一声低chén的说道

  尸阴宗这三个字wáng林极其熟悉即便是这阵法他也有些眼熟仔细一看这分明就是当日在赵国尸阴宗看到的阵法一摸一样只不过扩大了无数倍而已

  此时阵法内的光圈迅亮起一个又一个一直到四十九个光圈全部明亮后三十多个黑影在阵法内出现这些人尽管相貌各异但表情却是一样均都是双目散发幽光气息略微混乱不过修为一个个最低者都是结丹后期最终有五人达到了元婴期

  除了那五个元婴期修士外其余人身后全部飘着一具具黑木棺材

  赵传良正是那五个元婴期修士之一他身在阵中目光一扫在青衫老者身上停留最后放在了wáng林身上

  略一犹豫他二话不说大手一抓立刻化作一道黑雾瞬间自半空卷下向着wáng林袭去

  wáng林冷笑并不闪躲依然盘膝在地权当无视眼看那黑雾就要碰到wáng林阴寒之气几欲扑面而来之时青衫老者面色阴chén的右手一挥那黑雾立刻轰然的消散一空余波冲击到wáng林身上被他从储物袋翻出的一块很普通地防御玉符轻松化解

  两章3000合一晚上还有一章连续数日000字好累不过为了月票拼了(未wán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